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70)

*目录页

70 毕业舞会(二)

隔日,黄少天也与家里联系了。

那时黄母正拽着二黄的脑袋坐在沙发上,瞧见黄少天,她兴奋地朝黄父招了招手:“亲爱的,快过来,你儿子终于想起他除了男朋友外还有爹妈啦!”

黄少天:“……”

很快,黄父也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坐了过去。

黄母实在是想念黄少天,絮絮叨叨地向他说了很多琐碎的事情,说她前几天买到了几年前一直想买却买不到的一个纪念包,说家里的飞行器的处理器坏了行驶的时候会放出五颜六色的烟雾,还说二黄好像喜欢上了隔壁街道的一条小黑狗,而体形的差距似乎无法阻碍它们爱情的诞生……讲到最后,她自己都觉得口干舌燥,让家用机器人倒了一杯水,才缓了口气。

黄父趁机问...

【喻黄】【哨向】星落(69)

*流水账式收尾

*更新提问箱

69 毕业舞会(一)

*目录页

清晨,黄少天发现宿舍外的伊诺米尔花快要开放了。

这是一种只在夏天生长的花朵,通常长在灌木上,他们的宿舍楼下刚好就有一小片伊诺米尔花。可不知怎么的,有一支花偏要摇摇晃晃地拔高,几天前,它带着一个花骨朵停止在了他的窗台前,而后的每一天,那隐隐发蓝的花瓣都会微微张开一些。

这一天,已隐约能看到里面黄色的花蕊了。

黄少天将它的样子扫描了下来,发给了喻文州。

恰巧门铃响起,他胡乱套了一条衣服就去开门。

郑轩站在他房间门口,见他早就起床的样子,不乐意道:“你怎么起这么早!你又不用去参加院系体验!”徐景熙站在他的身后,一脸无可奈...

【喻黄】【哨向】星落(68)

*目录页

👇为了故事的完整性,想了想还是把这部分加上吧

68 凯米尔花(下二)


一个小时前,校长室。

第一军校的校长肖恩·格列特坐在办公桌前,眼前是一份由教务管理中心紧急发来的学生档案,这份档案拉到最后,有一个标注着诊断的链接。链接里是一份长达十多页的病情诊断,在结论的那一行,他看到了四个字:建议退学。

肖恩抬起眼皮,盯着那四个字看了一会儿,又返回到了档案的顶端。

屏幕里的亚裔青年有着一头漆黑的短发,瞳孔同样是漆黑的,正直直地盯着自己,可他的笑是柔和的,眼神却仍有执拗与固执,让人不由觉得,这人并不如表面上那样好拿捏。

屏幕前闪烁了几下,肖恩抬头,笑了笑说:“进...

【喻黄】【哨向】星落(67)

*目录页

看我名字,能看懂就行别给我捉虫了我真的烦,我自己写完更新很累当晚真的不想再看第二遍。明天早上我会检查再改的。


67 凯米尔花(下)

午后。校医院。

喻文州的病房外已无人逗留,昨夜排着队看望他的同学差不多到清晨才散尽。

病房里,喻文州呼吸匀称,显然正在睡梦之中。房间里室温不低,他的体温却一直很高,这是狂躁症发作过后常有的现象,身体免疫力降低,体温升高。他的主治医师韦德是个红头发的高个男人,正皱着眉站在床边听值班的医疗向导小声地报告这个二年级学生身体的各项数值,直至有人进来通知,说一位向导区的医生说要找他,他的眉头亦还是紧蹙着,没有一点儿要松动的痕迹。


安迪和孙哲平在...

【喻黄】【哨向】星落(66)

*目录页

66  凯米尔花(上)

凌晨一点,第一军校的灯光依次灭去,只有校医院的重症病房仍旧灯火通明,人流如织。廊灯刺眼,战略指挥系不少哨兵们都在病房外等待着,面带倦容,勉强抬着眼皮。安迪与孙哲平坐在最前方,女孩神色颓然,并无倦意,孙哲平的手指一直在最小化的虚拟屏上点动,像是在和谁发着信息。

在失去了好几个小时的意识后,病房中面色苍白的黑发哨兵终于缓慢清醒。

他的手臂中镶嵌着的长条形检测仪时刻监视着他的体征,因为他的转醒,正一闪一闪地发着蓝光。几个高年级的医疗向导收到信号,匆匆地来到病房,走廊上的众人顿时警醒。

喻文州的额头上还贴着军部近几年才研发出来的意识云舒缓薄层,对狂...

【喻黄】【哨向】星落(65)

*目录页

65  强制结束

配合赛第十四日,下午四点五十分。

杰克出现在了比赛系统的登陆点。

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股窒息的感觉似乎还存在着,他皱着眉转了转脑袋,竟有了些劫后余生的庆幸。

——明明只是一场比赛而已,明明那里面发生的一切都只存在于精神世界,自己又没真被勒死,他到底有什么好怕的?

杰克半是恼怒半是羞愧地抬头,这才发现登陆点还围着不少人。

小部分是最后一日被淘汰的选手,大部分是前来围观的学生。登陆点处那块巨大的显示屏,正在进行配合赛最后几分钟的倒数,二年级的学生们三五成群,小声讨论着比赛的近况。

郑轩和徐景熙在上午就通过了传送光柱,没在城市废墟中过多地停留。...

【喻黄】一番星

*破镜重圆,瞎写烂尾。


黄少天未曾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喻文州。

十月末,他应邀去参加合作品牌的某场发表会,那日S市天气不好,起飞时耽误了许多时间,以至于到达G市时已是晚上八点。他匆忙赶至会场,衣服都是在车上换的。只是最终他仍是没有赶上,到达会场的时候发表会已经结束,人们正前往隔壁的酒会,那里倒是灯影交错,热闹非凡。这品牌的首席设计师是他多年的好友,听闻他没有赶上发表会也多有遗憾,玩笑道:“要罚一杯。”黄少天无奈点头,拿过侍者盘中的酒正欲举到嘴边,却见好友已被别人拉去说笑了,不由苦笑,举着的酒也不知如何是好。

于是他转身,打算去寻些吃食,就在这个时候,他竟在人群中瞧见了喻文州。

那人穿着...

7 350

【喻黄】【哨向】星落(64)

*目录页

*又又又更新了2个提问箱答案

*三章合一!最后一个副本终于结束了我流泪,接下来开始收尾了。


64 城市废墟(五)

他们没有沿着主干道行走,而是拐了几个弯,选择了楼房间曲折的小道。

即使此时比赛已经接近末尾,也难保没有想要最后再收割一波的队伍藏在暗处,他们认为还是小心行进比较妥当。

周围的岔路受损情况远比主干道严重,那些高楼间的并不宽敞的街道大多堆满了报废的车辆与楼房坍塌时掉落下来的砖石水泥,索克倒是飞得自由自在,夜雨同黄少天和喻文州一样,攀爬得有些艰难。 

“……总没有神经病还想着堵我们吧。”黄沙天随手踢走了一块挡在他面前的石块,抱怨道,“这比爬山还烦人。...

【喻黄】【哨向】星落(63)

*目录页

*又又又又更新了一个提问箱答案


63 城市废墟(四)

可黄少天仍旧很难过。

怎么可能不难过呢?

喻文州越是这样讲,他越是难过。他说的话像是软绵绵的冰激凌砸在自己的心脏上,明明是甜甜软软的东西,他却只觉得冷。黄少天甚至不敢去看喻文州,他扶着他的肩膀,低下头,轻轻地顶着他的胸膛,闭上了眼睛。而他的思维触手在同时正努力地梳理着喻文州的意识云,那是一片重灾区,光点虬结,火星四溅,像是战争之后满目疮痍的废墟,看上去无比惨烈。

这也是黄少天无法保证冷静地原因,他的思维触手仔细地在废墟之中游走,反复地浇灭火星,可他始终没有办法将那里变成原来的样子。

他忽然想到了蝴蝶向导那时候对他...

【喻黄】【哨向】星落(62)

*目录页

*更新了一个质问箱答案

62 城市废墟(三)

听到黄少天那句话,索菲下意识地转头看了安迪一眼。

可她没能在那双眼里看到平日里的温柔与关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夹杂着困惑与不可置信的复杂神色。

索菲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安迪姐。”

又随手击落了安迪脚上的一只机械犬,那动作利落得安迪都有些恍惚。

她终于意识到索菲似乎从来不是她眼中那个柔弱可爱的小向导,那些让她心生保护欲的湿漉漉的表情,软糯的语调,甚至射偏的子弹,都好像只是一种刻意的伪装。

那她的小心翼翼,她的温柔体贴,在对方眼里又是什么呢?

安迪忽然间有些丧气,她避开了索菲的目光,抿着嘴,狠狠地将匕首插入机械人的胸膛。

索...

【喻黄】【哨向】星落(61)

*目录页

*更新了一个质问箱答案

61 城市废墟(二)

两个小时后,黄少天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人,嘴角弯了起来。

他们匍匐在一座残破的大楼顶层,远处是猩红的落日,红色的光芒缓慢地遮盖着这座巨大的、似乎已无人问津的城市。倒塌的高楼,皲裂的地面,拦腰截断的长桥,四处生长的藤蔓构成了这座废墟颓然的样貌。

喻文州在第一时间研究了地图,圈出了几个传送光柱可能出现的点。两人商讨了一会儿,一致同意前往东南角的一座废弃的大楼。

这座大楼在整张地图上不算显眼,但也不容易被忽略,是个很好的埋伏地点。

前往那幢大楼的路上他们遇到了不少机械伏兵,机械大多数呈人形,有红外功能,可以根据人的体温确定目标,还有...

【喻黄】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下)

黄少天不大好追。

郑轩看喻文州努力了三个月,都还没把人搞到手,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但奇怪的是喻大少爷没有一点儿不耐烦,还是每天陪人上学放学,动不动就往人课桌里塞东西,脾气好到让人觉得这人根本就不会生气。

不过这当然是假象,郑轩最清楚了。


圣诞节那天,高二的富少爷们攒了个局,晚自习成群人变着花样和老师请假,值班的老师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祈祷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别弄出什么事来就行。

喻文州对这种派对向来没什么兴趣,但郑轩说黄少天也会去,他便变了注意,当晚跟着郑轩乘车去了那幢别墅。


黄少天是被许晴叫去的。

“没多少人,就玩玩。”当时她是这么说的。

到了地方,他才发现“玩...

【喻黄】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中)

再后来就是短信和课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小物件。

黄少天是个不怎么听话的学生,成绩不烂,但很不规矩。上课睡觉,逃课打球之类的都是常事,老师对他很是头疼,叫家长也没用,他有一对忙着满世界赚钱不管事的爹妈,当面教育更加没用,黄少天会扯出一大堆歪理来反驳,到最后老师都哑口无言,差点信了。总而言之,黄少天算是初中部差生里的好生,好生里的一朵奇葩。

在遇到喻文州之前,他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实在是过得非常恣意。

哪像现在,才在操场上打了二十分钟的篮球,坐下来喝水的时候手机里就有了一整排的未读信息。

黄少天喝了一口水,撩起衣服下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打开了信息。

那个高中部的学长前几天当着他的面把自...

【喻黄】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上)

*1个富二代学长追学弟的故事。

*突然巨巨巨巨想写校园paro,瞎写着玩,短的。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是在高二的一节体育课上。

往常没有别的班在用的篮球场被初中部的占了,几个男生在那儿打得难舍难分,边上还围着一群看热闹的女生。

喻文州他们被占了球场,心中恼怒,但也不至于没风度地和几个初中部的学弟计较。但威风总还是得抖一抖的,高年级总不能任由低年级给欺负了去。于是郑轩拉着喻文州等人在球场边吊儿郎当地站着,按他的话说,咱们杵这儿瞪他们,多少能给他们一点儿危机感吧。

结果示威活动才进行了两分钟,郑轩的眼神就都飘到了一个女生的身上。

“喂,那是不是初中部的校花?”郑轩指着场边被许多女...

【喻黄】【哨向】星落(60)

*目录页

*更新了几个质问箱答案……顺便强调一下星落是HE,别问了真的是HE,明明是个小学生恋爱流水账它哪里长得像BE了, 我恨

60.城市废墟(一)


配合赛第十一日。

虚拟社区的登入口旁,二年级的学生已不足一半。

当天零点,积分榜重新刷新了。

幸存队伍已不满三十支,单人的队伍仅剩五支。

黄少天和喻文州总积分为1989,依旧排名第四。出人意料的是,安迪和索菲的以2210的积分占据了榜首的位置。

舒缓剂显然发挥了作用,喻文州看起来状态好了很多。那种让人难以忽略的疲态消失了,他朝黄少天招了招手。不远处才到达登陆点的黄少天就听话地跑了过来,张开双手,带着笑容,一把抱住了...

【喻黄】【哨向】星落(59)

*目录页

59 死亡沙漠(三)


接下来的两天,他们始终没有离开死亡沙漠。

白日里,阳光热烈而刺目,他们穿着长衣长袖,汗水浸透了整个背部,衣服只能湿哒哒地粘在背脊之上。黄少天走在喻文州的身后,看着他背部由于衣物的粘黏而显露出来的肌肉线条,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眼。

“怎么了?”喻文州似有察觉,转过头问了一身。

黄少天摇头,说没什么,然后看到一滴汗水顺着喻文州的脸颊直淌淌地落了下来,沿着他下颚完美的线条滚过了喉结。

黄少天心烦意乱地吞了口口水,面色隐隐发红。

“太热了。”他说,“昨天天黑得还快点,今天的白天怎么这么长。”

喻文州只是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唔,走啊...

【喻黄】【哨向】星落(58)

*目录页

*依然无聊地扔出质问箱……什么都可以问,回答长期更新在这条

58 死亡沙漠(二)


张佳乐和孙哲平在这荒漠转了有一阵子了。

比赛到了后半部分,地图里的七七八八的怪物都少了大半。他们走了近一公里,只遇到了几条沙蛇,拿了十几分后,因为时间限制,直接被系统清下了线。因而隔日刚登陆,他们也不集急着四处走,反而让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去附近侦查,看看附近还有没有别的队伍。

张佳乐不喜欢沙土,每走一步鞋子就要下陷一点儿,沙子灌到鞋子里,硌得脚疼。

“还有几个小时来着。”他皱着眉头甩了甩鞋,对这张地图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四个小时。”孙哲平说。

他看了张佳乐一眼,思索了一会儿,干脆弯...

【喻黄】【哨向】星落(57)

*目录页

57 死亡沙漠(一)

配合赛第七日凌晨,所有队伍的积分排名重新刷新。

约莫100支队伍,在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已淘汰了20支队伍,剩下的78支队伍中,23支都只剩下一人。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排名一开始只位于中游,不大显眼,之后,他们每天的排名都会上升一点,第七天的时候,他们已排在了第13名的位置。 

榜单前方的名字他们大多都认识,第一名是一对情侣,不过和他们不怎么熟悉,安迪和索菲排在第四,孙哲平和张佳乐排在第五,再接着往下,他们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读到了无奈与惊讶。

维克的向导已经被淘汰,但他依然以较高的积分排在了第七的位置上,前十的...

【喻黄】【哨向】星落(56)

*目录页


56 宇宙之眼(二)


“真好看啊…… ”黄少天喃喃道。

喻文州也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久久没有出声。

他们的肩章此时已亮起了一道蓝色的光芒,这意味着他们已经通过了第一张地图。两位少年着迷地望着远处的星云,甚至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这点变化。

这一次,他们的刷新点附近不仅没有别人,甚至没有什么宇宙垃圾,只有一些石块与尘埃在一片空茫之中缓缓飘荡着。

经过近一个小时候的太空行走后,他们绕过了一块一人高的碎石,才瞧见了一艘漂浮在宇宙中的小型舰艇。

“perseus–IV代军用舰艇。”喻文州眼神一亮,在瞬间就认出了眼前的舰艇,“舱门在那边。”

黄少天高兴地说:“还...

【喻黄】【哨向】星落(55)

*目录页

55 上帝之眼(一)

黄少天语气笃定,根本就没想等喻文州的答案。在哨兵迟疑的两三秒内,向导有些难过地看了他一眼,嘟着嘴,气鼓鼓地下线了。

年轻的黑发哨兵瞧见自家的向导身形渐渐模糊,很快消失在了面前,他向来淡定的面容也不由地多了些苦恼。

怎么办好呢,他摸了摸自己眉心,没一会儿也下线了。


直到第二天比赛继续开始,所有二年级的学生再次登入配合赛系统之前,黄少天没有再理过喻文州。九点,两人的身形同时出现在了摇摇晃晃的甲板上。

喻文州在登陆的刹那间就朝黄少天看去,昨天登出的时候他们正在对付五米外的一头巨型海豚,那海豚张着足以吞下他们整条船的嘴,凶狠地直面着他们,而黄少天正站在那...

【喻黄】【哨向】星落(54)

*目录页

54 百慕大水域(三)


此时此刻的海中央已经不再有虚假的平静,海浪起起伏伏,一个接着一个地从四面涌来,其中还夹杂着各种奇奇怪怪的海洋生物,最大的一只章鱼甚至有别墅那样大。

一道蓝色的光柱矗立在他们的前方,不少船只都在困难地试图向着那光柱靠近。

而黄少天和喻文州只能努力地抓着快艇的边缘,他们被晃得快要吐了。

“我去我快喝了一肚子的水了还好这都不是真的……不过文州这船真的不行快翻了,我们得换搜大的不然真得下去喂鱼了啊……后头来了条我靠它嘴巴怎么这么大!快开枪开枪!”

喻文州一手抓着船檐,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了激光枪,不远处的巨型章鱼狠狠地甩了甩触手,那猩红的触手犹如一根巨大...

【喻黄】【哨向】星落(53)

*目录页

53 百慕大水域(二)


雨林没有干燥的地面,脚下的积水漫过脚踝,走起来的时候水声哗哗地响着,他们的鞋子也完全湿透了,这是一张令人相当不愉快的地图。

行至海岸边缘,反而出现了干燥沙滩,黄少天在原地跺了跺脚,想把水渍都甩出去,结果鞋上沾满了沙子。

他们的积分这一路已经上升到了69分,路上遇到的怪异藤蔓和吸血蝙蝠让他们增加了22个积分。出于谨慎,他们一直没有采取正面攻击,因而两人的血条现在还几乎是满的,总共只掉了1分。

喻文州朝不远处的海面望去,近海岸边,海平面如同镜子一般光滑异常,只有微小得几乎可忽略不计的海浪小幅度地运动着。

“有点奇怪。”

“是有点。”黄少天把鞋子里...

【喻黄】【哨向】星落(52)

*目录页

52 百慕大水域(一)


热烈的阳光洒落在平静的海面之上,那些层层叠叠的微小水波像是洒在镜子上的钻石般折射着耀眼的光芒。带着潮气的风温柔地从远方吹来,与之同来的还有一群鸟儿。它们低低地在海面上徘徊了一会儿,发出了几声清脆的鸣叫,随后又滑翔着掠过了海面,爪子整齐地海水中轻轻地点了点,撩起了些许透明的水珠。霎时间,海面猛地颤动起来,鸟儿们机敏地扇动着翅膀,往不远处的岸边飞去。而在它们高飞的瞬间,一个庞然大物从水海水中一跃而出,张开了血盆大口,那口器布满了细密的尖牙,看上去十分可怖。一只鸟被猝不及防咬住了翅膀,发出了尖锐的叫声,与此同时,它的翅膀瞬间涨大,肌肉鼓动着生长,原本密布的羽...

【喻黄】【哨向】星落(51)

*目录页

51 狂躁症

这不是黄少天第一次探出自己的思维触手,进入喻文州的意识云。

先前不论是攻击性配合的课堂上,还是在日常刷副本或是竞技场的时候,他都曾短暂地接入到哨兵的意识云中。但那些通常是短暂且点到即止的,像这样深入的梳理,还是第一次。

喻文州的意识云像一片深邃的海域,他才延展开来的触手在碰到海平面的瞬间就堕入了海中,之后随着更深入的潜行,黄少天甚至有一种错觉,不是自己在控制自己的思维触手,反而是它们不受控地往深海沉去,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海底吸引着它们,让它们本能地越走越远。

令黄少天意外的是,这一片海域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波涛汹涌。

思维光点像是星光一般在他的意识云中规则地缓...

【喻黄】【哨向】星落(50)

*目录页

50.索菲


安迪暗恋的小向导叫索菲,是个金发碧眼的蝴蝶向导,她的量子兽是一种十分稀有的蝴蝶。这种蝴蝶的翅膀几乎是透明的,只有尾部分散着些许玫瑰粉色,梦幻而美丽。

索菲性格开朗,很招人喜欢,但感情方面却好似一直不能开窍。安迪在她眼前刷了两年的存在感,也没能将她攻下。

坦白讲,索菲同喻文州基本没怎么说过话,一年级的时候因为黄少天的事情,她注意到过这个沉稳的亚裔少年,而二年级分专业以后,他们就没什么再见的机会了。偶尔听到他的名字,都是因为安迪在说关于他的事情。所以当喻文州主动联系索菲的时候,她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要我帮你梳理意识云?”

听过喻文州的要求...

【喻黄】【哨向】星落(49)

*目录页

49.“我不想让他担心”


不知不觉,下半学期已经过去了大半。周五傍晚,所有二年级的学生都收到了一张配合赛的申请表,这意味着期末考试将要来临,而那之后全校范围内的配合赛也即将拉开帷幕。

“唉。好烦。”郑轩趴在黄少天的沙发上,盯着屏幕上的申请表发愁,“为什么一定要和哨兵一块儿呢,就不能和向导一块吗!看不起单身狗是吗!”

“我终于懂论坛上说学校像个老鸨一样是什么意思了……”徐景熙悠悠道,“这就是变相逼人找对象。”

“我俩组队多好啊。”郑轩对徐景熙说,“彼此了解,经验丰富,简直完美。”

徐景熙摇头:“……向导和向导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郑轩嘴角抽了抽:“就打个配合赛,谁要和...

[喻黄][索夜]莱麦塔的黑玫瑰(31)

 *00-02 03-05 06-08 09-11 12-14 15-16 17-19 20-22 23-24 25-26 27-28 29-30

别问我为什么更这篇,点播一首龙卷风


31  

  “莱麦塔的猫妖如何了?”

  又一个清晨,夜雨单膝跪地,眼眸低垂。而蓝雨王站坐在大殿之上,双手扶着华丽的座椅,而乌诺站在座椅的后边,眼神里带着笑意。

  “索克已取来了夙夜石水,战士们可用匕首刺破猫妖的身体。近日来已少...

【喻黄】【哨向】星落(48)

*目录页

48.要一起做的事

喻文州迟到了一分钟。

黄少天坐在长椅上,有些焦灼地望着四周,他微微皱眉,手指在木质的椅子上不断地敲打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耐心也变得差了。

深夜的情人街依然有不少情侣逗留,他们手挽着手,在商店里进进出出,面上都带着笑容,看上去十分幸福。

黄少天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喻文州不会再来了,短暂的几十秒钟被无限拉长,他像失重般难受,心脏又闷又沉,直到喻文州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世界才像是打开了灯,慢慢地又明亮了起来。

“怎么了?”喻文州察觉到了他情绪上的落差,搂了搂他。

“没怎么。”黄少天很快回抱了喻文州,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脖颈不经意地碰...

【喻黄】【哨向】星落(47)

*目录页


47.想不出标题了烦


荒野之上,风声阵阵,沙土飞扬。

一座巨大的神像瘫倒在荒野中央,半个身子被埋在了沙土之中,裸露出来的手臂已经断裂,残枝散落在不远处,它的面孔布满了皲裂的痕迹,蛛网般爬满了整个头部,可神的面容却依然慈悲而宁静。

倏忽间,一个身影从神像断裂的掌心略过,三两下就跳到了神像的上头。紧接着,另一个身影跟随而来,他动作敏捷,速度优秀,很快就追上了前边的人。

神像之上,两人纠缠了起来。

“我靠,你是向导?”白狼哨兵在意识云受到攻击的时候,才震惊地意识到了这一点。而在那之前, 不论是对方优秀的素质,还是那头凶恶的狮子,都让他理所当然地以为他的对手是一...

【喻黄】【哨向】星落(46)

*目录页

46.星落


喻文州又吻了下来。

他在他的唇边亲昵地磨蹭了一会儿,又用舌尖在他的唇瓣上一圈圈细细描摹,温柔地在那他的唇上盖上了属于自己的印记。黄少天脑海中又茫茫然一片空白,处理器的引擎呼啦呼啦转了好几圈以后终于慢吞吞地停下来,咔嚓一声宣告了自己的报废。霎那间,黄少天走马灯般地想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飞船舷窗外看到的五彩星系,沃托昼夜交接时候天边橙红色的微光,在宿舍窗前看见的第一场雪,还有每天闭眼前夜空中闪耀的群星……


这些画面一帧帧地闪现,铺满了他整个脑海,随后更强烈的光从画面与画面之间的边缘迸发了出来,他像是一个正从温暖又安全的水域里缓缓上浮的人,在浮出水面的瞬间,他...

 
1 / 10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