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

补了归根(十六)(十七)(二十二)……

还有什么要补的吗……

5 5

【喻黄糖不甩 14H】青春流水账

*其实应该是人生流水账的然额没能写那么多,以后应该还会补写后半部分吧~

*假期快乐!

01

黄妈妈生黄少天的时候早产了两天,疼得死去活来。

她和黄爸爸都不是什么讲究的人,戳了戳襁褓里皱巴巴的孩子,随随便便地就定下了孩子的名字。

既然在肚子里少待了几天,就叫黄少天吧。

黄少天名字取得随便,成长轨迹也非常随便。

三岁的时候他就学会了满大院追着女孩跑,手里抓着好不容易才从树上逮到的大天牛。

锃光瓦亮的天牛有着长长的胡须,甫一出场就让女孩们先是大惊失色,随后哇哇大哭,拔腿就跑。那年春天,黄妈妈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抓着黄少天的后领去各家各户道歉,黄少天非常委屈,道歉完还要嘟囔着说牛牛可爱。...

通贩上架啦。

7 147

【喻黄】梦中梦(03-04)

*娱乐圈/破镜重圆


03

黄少天的出场吊足了观众的胃口,最终却只拿了个C。不算太好,但也不算坏。

郑轩回学校去堵他,正巧碰着黄少天拎着行李箱准备去郊区的影视城参加集训。

“黄少你没搞错吧。”郑轩简直头大,“你真要去啊?”

郑轩想不通:“你什么时候有了个偶像梦,我怎么不知道?”

黄少天笑,他抬头沉思了一会:“上个月吧?我让你把你问我怎么不去做梦的时候?”

“你就放屁吧!”

郑轩瞪了他一眼,知道他这是不愿意说了。

那次篮球队的人在外面聚餐,吃的是烧烤。黄少天对烧烤是真的情有独钟,每次烤串上来,他话也懒得说了,就埋头苦吃,一副八百年没吃过烤串的样子,总共点了没几串烤虾,他一个人...

【喻黄】梦中梦(01-02)

*娱乐圈/破镜重圆

*总之没有写完但还是发出来再说吧系列,宝贝儿生日快乐!

*《星落》二刷还有点余本,《春秋》今天下午六点预售截止啦,抽奖晚上八点抽~


01 风神


S市,六月。

食堂的空调冷得匪夷所思,黄少天端着餐盘哆嗦着撞了撞想要坐在空调下面的郑轩,一脸沉痛地质问他是不是想要谋杀室友。

“大夏天的——”

郑轩嘟囔了一声。 

“夏天什么夏天,二十来度能叫夏天吗?”黄少天挑了个离空调老远的座位坐下,十分嫌弃地表示,“这连叫春天都勉强,也不知道学校抽什么疯,这温度还开空调。”

往年的这个时候,S市的气温早就升到三十来度了。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春天姗姗来迟,又...

【喻黄】天天宝贝生日快乐鸭



【芋圆甜桃冰/13:00】

生日快乐鸭!

65

《春秋》赠送的透卡&吧唧~

另外扉页纸从金砂米白改成棉絮纸啦

3 71

【喻黄】《春秋》预售

【刊本信息】

刊名:春秋

原著:全职高手

CP:喻文州X黄少天

字数:16w+

页数:280p

尺寸:A5

工艺:外封莱尼,内页蒙肯,无线胶装

赠品:吧唧x1,PVC透卡x1

【参本信息】

作者:沈扶桑

画手:阿歆

校对:秦惜

设计:   @沈满枝 

题字:  @kyrja 

代理:吃货组

【预售时间】:2019年7月27日18:00-2019年8月10日18:00

【预售价格】:75RMB

【通贩时间】:8月10日18:00后

【通贩价格】:80RMB

*注:如果预售期售完了...

【喻黄】空降(九)

*《星落》二刷 :点我

*春秋打样好啦!超厚的砖本,顺利的话这周就能预售啦。

*       八

9


“这都不是什么问题。”

黄少天在脑海中第九十九次想起这句话的瞬间咬歪了一块鸡骨头,牙齿一合,差点把自己的舌尖谋杀。他猛的捂住嘴,惨叫一声,眼中积蓄起生理性的泪水,把饭桌上其他人吓得够呛。

“宝宝!你怎么了!”黄母大惊失色,“是不是卡到鱼刺了!要不要去医院?”

黄父也一脸焦急:“怎么了!”

黄少天忍着痛张开嘴,囫囵道:“没事,就是咬着舌头了。”

黄母心疼地眉毛都耷拉了下去,她连忙凑...

【喻黄】空降(八)

*《星落》二刷 :点我

*      


8

那天过后,网上乱成一团。

黄少天涨了一大波粉,但同时也收获了不少喻文州粉丝的冷嘲热讽。

喻文州的黑和粉掐成一片,有不少黑直接声明自己要粉黄少天,又被黄少天不知道哪来的粉丝辱骂了,有些团粉出来劝架,又被唯粉指责又当又立,剩下的佛系唯粉和团粉们懒得参与混战,一边舔饭拍一边粉饰太平兢兢业业地给《剑与诅咒》做数据。一时间整个蓝雨饭圈一会儿春风拂面百花开放一会儿又腥风血雨电闪雷鸣,粉丝开不开心魏琛不知道,但看着飙升的数据,魏琛挺高兴的。

十二月,蓝雨接了不少通告...

【喻黄】空降(七)

*《星落》二刷 :点我

*     


7

喻文州参加过很多综艺。

“《密室三十六计》、《我们去旅行》、《偶像对对碰》……”

黄少天趴在自己过于柔软的大床上,皱着眉念着搜索界面上的节目名称。手指悬在半空中犹豫了半天,终于不情不愿地按了下去。

隔天他们有一场商演,下午一点开始,早上八点就要出发。

黄少天被许博远唤醒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有点懵,手边是一个没了电的平板。

“黄少,你昨天几点睡的?”许博远头疼地问。

黄少天迷茫地看了他一眼,难得没有说话。

最后许博远给他带了杯咖啡,说不仅能提神还能消肿。黄少天打了...

《星落》二刷

*《星落》的二刷链接先开了,因为不用打样,还是在原来的代理印的。如果快的话本月底大概就能开始发货。内容和装帧同一刷(上下两册,双封,外封莱妮+烫金,番外小册子x1,明信片x2),具体可以往下拉跳到子博看。

预售时间:7.15-7.30

通贩时间:8.1后

二刷地址:某宝👉点我

然后需要wx支付的可以走微店,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请大家尽量走tb代理吧谢谢大家了!!!

微店👇麻烦扫码:


*⚠️注意:《春秋》还在漫长地打样,预售大概会在本月底或者八月初,发货大概会在八月中旬到八月底,因为想做周边所以换了代理,需要注意的是,不是一家代理所以不能和《星落》一起购买,如果需要购买《...

《春秋》+《星落》二刷印调

1个简单粗暴的印调,因为快打样了,虽然知道肯定不准但还是搞一个吧。

希望大家尽量不要驴我!谢谢!

春秋的封面是下面这样的,赠品应该是一张PVC明信+1个吧唧。内页300P左右,比较厚,价格在70R上下,根据印量会有调整。

然后《星落》的情况同一刷,95R。

印调地址:https://www.wjx.cn/jq/42683926.aspx


之前找圈外的画手老师约的春秋的封面的原图(不过封面不是这个色调的,粉好多,子博里有

但这本我是真的忙的完全没时间搞了(不知道下个月有没有时间)……

超多合影!


 @师绘 老师家的娃真的好幼233333

【喻黄】爱与爱

解压半小时短打。不建议看。乱七八糟的意识流。都是语病和莫名其妙的通感。唯一的好处是看了可以脑个MV。

(……看看生活把我逼成什么样了.jpg


喻文州问黄少天你是不是喜欢我的时候是在一个夏季开始的时候。

铁轨边开满了不知名的白色野花,一簇一簇地扎在一块儿,蝴蝶扑腾着翅膀,被囚禁在芳香迷宫。

黄少天在铁轨上踮着脚走路,被男孩的问题砸中,而后晃了晃,掉了下来。

他不满地皱眉,重新回到铁轨。深褐色的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露出饱满白皙的额头。

喻文州听到他小声嘟囔了一声,而后又说起了别的事情。

你没有听昨天的广播吗?外星人入侵的故事。说的是地球毁灭和宇宙爆炸。原来所有人都有这样的...

5 454

【喻黄】空降(六)

*    


6

隔天下了两个通告,蓝雨全员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靠近十一点了。黄少天一紧张就爱说话,回宿舍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倒水,咕噜咕噜喝了一大杯之后,负荷过重的喉咙才稍微恢复了些。

他去厕所卸了妆,看着镜子里自己湿漉漉的脸,摇了摇脑袋想:当明星是真的累。

换上睡衣,他正打算直接去自己那张占地1/2的大床睡上两百年,谁知道床边还没沾上,就有人咚咚咚地敲起了自己的门。

“谁啊?”黄少天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拉开门的时候一脸不情不愿。

“黄少,你已经睡啦?”卢瀚文穿着一双娘唧唧的粉红色兔耳拖鞋,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黄少天眨了眨眼。

黄少天...

关于春秋这个故事。

之前有人问过《春秋》的标题是从哪里来的,其实这个名字取得很随意,是在故事梗概出来之后扒拉着网易云歌单随便取的。我很喜欢张敬轩的《春秋》,但这个故事和歌词没什么关系,选择这个词做标题其实是因为春秋两个字有着时光的含义,而我想写正好是一个在漫长的时光中相互救赎的他们的故事。因此细心的人可能会发现,这个故事是从春天开始,在秋天结束的。

我很喜欢破镜重圆&校园设定,《浮世》和《归根》是破镜重圆+校园,《玫瑰先生》也是破镜重圆+校园,当时很喜欢骨科,又觉得骨科适合年下,我还没怎么写过年下,所以最开始我是抱着想写骨科年下的想法构思整个故事的,在构思的过程中我又把自己最喜欢的两个设定塞了进去,最后...

【喻黄】春秋(完结)

58.

黄少天走进病房的时候喻姗已经睡着了。

他看着床上那个形容憔悴的女人,忽然间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侯的样子。那时候她趾高气昂,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了自己最初的那个家中,十六岁的自己无疑是恨她的,他觉得喻姗是兴奋的、得意的,直到很多年后的现在,他才意识到,他看到的,也许只是一种虚张声势的表象。

嘀嘀嗒嗒的雨声中,黄少天看着喻姗瘦小的背影,心中有很多种复杂的思绪,最终只是发出了一声很轻的叹息。

喻文州见他进来,微怔,起身的时候身体却有些不听使唤。大概是坐得有些久了,双腿发麻,他晃了晃,在重新坐回去的时候被加快了脚步的黄少天抱在了怀里。

青年身上好闻的味道一瞬间堵塞了自己的嘴鼻,...

【喻黄】春秋(57)

57.

A市的夏夜嘈杂燥热,黄少天将车窗打开了一小条缝,让一点温热的风顺着那横条爬进了密闭的空间里。喻文州没有察觉,他微微蹙着眉,神情凝重地看着窗外来往的车流,额前的一点碎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

谁也没有说话,车子里只有空调细微的声音。黄少天踩着油门,手心渐渐地出了汗,在某个红灯亮起的路口,他小心地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他想,他不能比喻文州还要紧张。

他用余光看了一眼喻文州的侧脸,那张精致而温和的脸庞看起来似乎和平常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有碎发下微蹙的眉毛和因为没有聚焦而显得有些空芒的眼神流露出了一点担忧与茫然。

喻文州显然是在意喻姗的。

黄少天从第一眼看到喻文州的时候就...

【喻黄】春秋(56)

又被屏蔽了,我都快被屏得没脾气了【……

56.

S市很快进入了夏季。

午后,办公室里的空调调得极低,几个女孩披着长袖外套啜着去冰的奶茶,叽叽喳喳地围在黄少天旁边。

“上午你找魏老大什么事?”陈惟吞了口珍珠,好奇地问黄少天。

黄少天抬眼看了她一眼,随即又低头按起了手机,极敷衍地说:“没什么事。”

陈惟挑眉:“真没有?那你最近老跑他办公室干嘛?”

黄少天没顾得上回答,一下子笑起来。陈惟原以为黄少天在冲她笑,后来才发现他是看着手机笑的。她狐疑地凑上前去,却被楚云秀拽了回来:“唉,没见人黄少谈恋爱正忙吗,你别打扰人家。”

黄少天听楚云秀语气颇有些怨怼,这才收起了手机,有些无奈地看着她们...

【喻黄】春秋(55)

*更新提问箱

55.

陆恩泉年轻的时候经常旅游。

那时候她能力强,一个人也能把生意打理得有模有样。空下来就往世界各地跑,每到一个地方,她都会寄一张明信片给她的姐姐。

陆恩溪总埋怨她定不下心,三十好几的人了还像个孩子,恋爱谈了一场又一场,却始终没有定下来的意思。可陆恩泉觉得结婚很没有意思,偶尔她看到姐姐怀里的那个孩子,会有一种奇异的亲近感,甚至也会有一种成家的冲动。但很快她又觉得如果是自己的孩子,自己一定很快就会觉得厌烦。

谁知道阴差阳错,很多年后,陆恩溪死了,黄少天同她生活在了一起,这个幼时在她怀里咿咿呀呀的软糯可爱的孩子,真的变成了自己的孩子。

青砖上铺满了粉红色的海棠花瓣,柳枝...

【喻黄】春秋(54)

*更新提问箱,大家可以注意看一下Q38

54


喻文州叫了送餐服务,酒店服务员推着餐车出现的时候,黄少天还没有醒。

那是早上十点,太阳热烈地升至中空,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只留下了一道金色的缝隙。喻文州穿过那道缝隙,看到黄少天趴在酒店的床上,还熟睡着,双手抱着枕头,半张脸陷在柔软的布料里,裸露出光滑的脊背。

他吻他的额头,说了一声早安,可黄少天依然没有反应。直到喻文州掀开了早餐的盖子,食物的香味蔓延开来,他才像动物一样,先动了动鼻子,而后才真正地醒了过来。

他们坐在床边的圆桌上吃早餐,荷包蛋煎得很好,蛋黄像个太阳,黄澄澄的,可黄少天依然和从前一样不喜欢吃蛋黄,他吃完了蛋清,喻文州就把...

【喻黄】春秋(53)

*谢谢大家配合我,问题太多了我今天先更新几个吧后面的慢慢更新!爱大家!

*提问箱更新,点进去就能看到绝美猫咪(?

*……另外我是个文盲,对公司法经济法都一窍不通,这文里面这部分东西可能很儿戏,大家看看就过吧(对不起大家了!

53.

机场人流如织,黄少天和喻文州在候机大厅外道别。

黄少天第一次感受到了分离的不舍与痛苦,他站在喻文州面前,看着他温柔的眉眼,简直一刻也不愿意同他分开。他想苏沐橙说得是对的,他们不可能总是分开,既然决定不再逃避了,那一笔烂账他们总得去解决。

“在想什么?”喻文州问他。

黄少天被打断了思路,笑了笑说:“在想你上午去做什么了。”

喻文州闻言,略一顿。

“…...

【喻黄】春秋(52)

是我不够可爱吗??半个月提问箱没有问题回答,我不快乐。大家理理我嘛。

52.

豪华专列点我


半个小时后,喻文州推开了车门。

春天阳光灿烂,别墅门口的桃花成片地开着,花瓣落了一地,微风吹过,卷起一层粉雾。他按了按门铃,大门即刻打开了。三两步跨过院子,佣人已经打开了别墅的门,微笑着在门口向他问好。

喻姗坐在沙发上,穿着一条精致的墨绿色苏绣旗袍,头发绾了起来,耳边吊着两颗珍珠耳坠,听到响动,她转过头,手中的茶杯却没有放下,她轻飘飘地瞟了喻文州一眼,微微笑了笑说:“来了啊。”

喻文州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在抬眼的瞬间,却忍不住皱起了眉。

喻姗不是一个人,一个长发的年轻女孩正穿着一条浅色...

【喻黄】春秋(50)

50

绘金楼是A市去年新开的饭店,装修华丽却不浮夸,雅致的包间修了一个小型的水池,水池底部长着翠绿色的苔藓,几条金色的锦鲤在里面嬉戏游走。

苏沐橙把菜单推到喻文州和黄少天面前:“喝不喝酒?这里的梅子酒是老板专门找人酿的,很好喝。”

苏沐橙这几年喜欢到处尝鲜,没少拉人和她一块儿吃都关系,她还开了个公众号,专门介绍A市的美食,粉丝有小几万。

郑轩笑道:“苏大小姐说好喝,那大概是真的好喝了。”

喻文州凑到黄少天耳边,小声地问:“喝不喝?”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也压低了声音道:“医生说了,你不能喝酒。”

桌子不大,四个人面对面坐着,再怎么小声也听得见。郑轩看着他俩哭笑不得,忍不住...

【喻黄】春秋(49)

❤提问箱👉点我

49

出了医院,喻文州就让小柴先回去了。喻文州拿着小柴递过来的车钥匙,正要开门,却被黄少天一把夺走了钥匙。他强势地把喻文州按到了副座,自己却坐进了驾驶座。

车子启动,黄少天不满地说道:“你忘了医生刚才怎么说的了?才拆掉石膏,不能过多用手。我在这里,你开什么车。”

喻文州笑了:“开车手不用用力。”

“我不管。”黄少天看了他一眼,蹙着眉道,“再说这才过了几个月,你忘了自己的手是怎么断的了?”

“那是意外。”

“我看你以后最好别再开车了。”

黄少天对喻文州解释充耳不闻,他打着方向盘转弯,神情严肃道:“万一再出什么事怎么办?”

喻文州看着他认真的侧脸,下意识地想说不...

【喻黄】春秋(48)

48.

喻文州拆石膏的那天,小柴理所当然地开着车去了老板的公寓楼下。喻文州披着一条褐色的风衣,利落地用右手拉开了车门。

“直接去医院?”小柴问道。

他转了转钥匙,将车子发动,却听到喻文州在后座上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去机场。”

“啊?”小柴不明所以,车子驶出小区,他一边打着方向盘转弯,一边困惑地问道,“喻总,今天没有去机场的行程,您不是要去医院吗?”

喻文州淡淡地抬眼,不咸不淡道:“接个人再去。”

小柴连忙应了一声:“知道了。”

他跟了喻文州这么些年,虽然算不上对自己的老板有多深刻的了解,但老板的行事风格与行为准则,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数的。比如喻文州是个严格自律的人,这样的自律不仅...

【喻黄】春秋(47)

47.


“你看起来不一样了。”

回到公司的那一天,黄少天忙了整整一个上午,好不容易闲下来,就看见楚云秀熟练地踹了一脚地,同椅子一块儿滑动到了他的跟前。

“瘦了?”他摸了摸自己脸颊,随意地抬头看了楚云秀一眼,“没有吧应该。”

将打印下来的资料整理到资料夹前,他又认真地核对了一遍内容,确定没什么问题,才打开了资料夹。

楚云秀拖着腮,歪着脑袋看着他忙碌的样子,眉心越皱越紧。

黄少天抱着资料夹起身,看到她一脸困惑的模样,哭笑不得道:“到底怎么了?看什么呢你?也就两周没见犯得着这样么?”

“犯得着!”陈惟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你快点从实招来!这两周干嘛去了!”

“对!快点说!...

 
1 / 13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