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万事如意(32-33)

00-01 02-03 04-05 06-07 08-09 10-11 12-13 14-15 16-17 18-19

20-21 22-23 24-25 26-27 28-29 30-31

*惯例港一声,首发在bai xiong

32

  六月底放榜的那一天,天气十分炎热。

  天上的云朵大块大块地团积在一块儿,太阳被云层掩在后头,光芒却一点儿也不减。风也是热乎乎的,吹得植物窸窣地响着。鸟叫声混着早蝉的嗡嗡声,提醒着众人夏天是真的来到了。

  喻文州趴在院子里的水池上,冰凉的陶瓷让他不那么热了。黄少天出门的时候找了好一会儿才瞧见他,他怔怔地站在院子门前,瞧着水池里头盘成一圈的喻文州,恍然间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个夏日。

  他第一次走进隔壁的院子里头,一眼就瞧见了躺在枇杷树下的藤椅上的喻文州。

  那时候的喻文州还要小一些,毛茸茸的一团,像点缀着蓝宝石的雪块,也像是从哪里跑来的精灵,那是黄少天见过的最美丽的生物。


  喻文州似乎察觉到了他的靠近,缓缓地抬起头来,湛蓝的眼睛同黄少天对上。黄少天心里忽的一软,不由地上前将喻文州从水池里捞出来:“文州文州,我要去看红榜啦,我觉得我考得挺好的应该没有问题。不过说太绝对也不好啦你说是不是?总之我一会儿就回来啦,要是考中了,今晚肯定有加餐!”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轻轻叫唤了一声。

  黄少天心想他一定是听懂了,便愉快地吻了吻他的额头,将猫咪重新放回没有水的水池里头以后,才飞奔到院子外面,一脚跨上单车,朝学校里跑去。

  半路上郑轩打来电话,问他有没有考中。

  黄少天一手握着车把手,一手听着电话回答道:“还在路上呢没有那么快,你呢?有没有考中?”

  郑轩嘿嘿一笑,黄少天便知道他考中了。

  “恭喜啦!我一会儿再和你说。”黄少天笑着挂了电话,微微起身离开车椅,加快了骑车的速度。

  到学校的时候布告栏前已经围满了人,黄少天将单车随意地靠在墙边,摸了摸额头上的汗。人太多了,在外围根本看不到什么,他只好往里头挤。结果还没把自己塞到人群里,他忽的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喊道:“哇!黄少天!你考中啦——”

  黄少天动作一滞,很快便被人群推了出来。

  楚云秀在布告栏前跳得很高,瞧见他以后十分兴奋地从人群里挤了出来,朝他肩膀上狠狠一拍:“就我俩考中了,惊喜吗?意外吗?要庆祝吗?”

  黄少天吃痛道:“惊喜惊喜,姑奶奶你打我干什么……”

  楚云秀扔给他一个“真没用”的眼神。

  

  黄少天躲在树荫底下,给郑轩打了个电话。

  “我也考中啦。”

  他笑着说。


  于是那天晚上,喻文州的食盆里多了两个新口味的罐头。

  黄母抱怨道:“文州他吃太多了,会胖。”

  黄父点了点头:“要注意身体。”

  黄少天则笑眯眯地揉着正啃着罐头的喻文州,无所谓地说:“难得一次嘛。”

  “考试的那几天加餐,考完试也加餐,放榜还要加餐,这一点也不难得。”

  黄母打开冰箱,将冰镇好的西瓜放到餐桌上。

  黄少天很快跳到桌子边,拿起一块西瓜啃了起来:“那明天给文州喂蔬菜好啦。”

  “他又不喜欢蔬菜,你要虐待他?”

  黄少天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那不就结啦。”

  黄父掰了一小块西瓜扔到喻文州的碗里头,摇了摇头:“你们呀……”


  更晚的时候,黄少天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头顶上是海湾明亮的星空,夜风凉爽。黄母切了几块西瓜放在他的旁边,他啃了一块就有些饱了。喻文州也蹲在台阶上,同他一块儿吹着风。后来他睡着了,在黄少天身边横躺着,身体微微歪着,露出了雪白的肚皮。黄少天摸着他肚皮的时候,他雪白的爪子还会微微颤动。


  旁边的院子里漆黑一片,在无人居住的院落里,那颗枇杷树仍一年一年茁壮地生长着,好似它的主人从没有离开过。

  黄少天知道很多时候喻文州还是会跑到那个院落里睡觉,有时候在枇杷树上,有时候就在墙头。

  他想,要是喻奶奶能瞧见现在的喻文州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也很想她呀。”炎热的夏日里,少年轻声同熟睡中的猫咪说道。

33

  临近年底,公司里头的装潢也换了一圈。黄少天刚进公司大楼,就看见底楼的换上了一棵巨大的圣诞树,不少别的公司的人正饶有兴趣地朝着它拍照。

  黄少天在大厅稍停顿了一会儿,便去搭坐电梯。结果还没走到电梯门口,就被人给从后头环住了脖颈。

  “黄少黄少黄少!那个圣诞树好好看哎!”

  卢瀚文和个小孩似地嚷嚷着,黄少天重心不稳地踉跄了几下,才勉强站好。

  他弹了弹卢瀚文的脑门道:“你小学生啊,第一次见圣诞树?一会儿出现个圣诞老人是不是还得叫?”

  卢瀚文忽然眼睛一亮,连忙去扯黄少天的胳膊:“黄少你真神,你看真有圣诞老人!”

  黄少天转头,猝不及防瞧见了个提着大袋子的圣诞老人。他仔细一看,才发现是这幢办公楼的某个常驻保安,原本就胖乎乎的身材套上红色的衣服之后还真有点那么回事儿。

  平时正儿八经的上班族这时候也难得不正经起来,嚷嚷着和圣诞老人要礼物。圣诞老人被围堵了好一会儿,才打开袋子给众人分糖。

  连带着在一边看热闹的黄少天和卢瀚文都一人分到了一粒。

  “这还没到圣诞节呢。”黄少天哭笑不得地看着手心里的水果糖道。

  卢瀚文耸了耸肩,很快拆开糖纸,把糖果扔到嘴里,一边说话和黄少天一块儿往电梯间走去。

  “明天就是平安夜了呀,发糖多好,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但是喜庆,哎,那不是喻总监吗?”

  “他从车库走,什么时候从这儿走过了?”

  “真是——”

  “别扯我,怎么可能啦——”

  “总监早!”

  “你装得还挺像。”

   “早。”

  直到听到喻文州辨识度极强的声音的时候,黄少天才猛地抬起头来。

  ……还真是喻文州。

  黄少天点头:“总监早。”

  喻文州微笑道:“吃糖吗?”

  黄少天:“?”  

  “蓝莓味的,你应该喜欢。”喻文州一边补充,一边将一粒水果糖塞到了黄少天的手里。

  卢瀚文:“……”

  黄少天:“……”

  等到他们都被人群挤到电梯里头的时候,黄少天才疑惑地想到,喻文州怎么知道自己喜欢蓝莓口味的东西?

  喻文州上楼之后,卢瀚文问道:“黄少,总监为什么给你糖吃啊?”

  黄少天:“……我怎么知道,大概我脸色苍白,看上去就有低血糖。”

  “我也很白,他怎么不给我?”

  黄少天瞎扯道:“他离我近,给我比较方便。”

  卢瀚文:“……”

  对黄少天来说,一颗莫名其妙的糖不是什么问题。明天是就是平安夜了,这才是个大问题。

 

  橙汁和可乐那天早早地下班了,下班前还问黄少天:“不是有约会吗?怎么还在这儿?不会又被甩了吧?”

  黄少天看了看卢瀚文,卢瀚文连忙摆手:“不是我说的!”

  可乐笑道:“你日历上这么大个圈谁都看得到好嘛?”

  “谁说是约会的?”黄少天反驳道,“就是有朋友约个饭而已好吗?脑洞别这么大。”

  橙汁推搡了一下可乐,两个人交换了个眼神,一齐朝黄少天露出“我懂我懂”的表情,然后飞快刷卡下班了。

 

  等到办公室空无一人的时候,黄少天才看了看时间,而后叹了一口气。

  喻文州早就站在电梯间的窗户前了,他穿着西装,外头套着一条驼色的大衣,正瞧着窗外。彼时天色已经暗得差不多了,窗外是车流汇成的火红灯海。

  听到有人走近,他便转过头来。

  一边的额发架在耳边,另一边的额发垂落了下来。

  他朝黄少天微笑:“来了啊。”

  黄少天恍惚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可一时间却又说不出来那是什么味道。

  他顿了一会儿,继而点头道:“走吧。”

  

-tbc-


评论(10)
热度(235)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