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12)

*难得有个清闲的周末但效率奇低……这章我写了整整两天……两天……我可能已经是个废桑了……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星石


  清晨六点,徐景熙胡乱按掉自己闹铃,在床上挣扎了几分钟后,才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

  他晚上睡得不怎么好,醒了很多次,眼皮灌了铅似地不住往下垂。眯着眼刷完牙,洗完脸,换完衣服以后,他还有点儿不清醒。

  于是在拉开寝室门,看到黄少天的瞬间,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以为这只是一个过于真实的梦罢了。

  “等等等等——徐景熙你干嘛——”黄少天向前跨步,一脚卡住了正要关闭的房门。

  徐景熙说:“继续睡觉。”

  “睡什么睡!”黄少天终于一把拉开了徐景熙的寝室门, 哭笑不得地道:“你想迟到吗?”  

  “我不是在做梦吗?”

  “……”

  “不是在做梦你怎么会在我寝室门口?你有在六点半前起过床吗?”

  “你到底还去不去食堂?”黄少天揉了揉头发,有点哭笑不得。 

  “好吧,去。”徐景熙慢吞吞地关上了门,似乎终于接受了“今天黄少天居然起得比我早”这个设定,嘴边还小声嘟囔着“简直不可思议”之类的话。

  黄少天嘴角抽了抽,选择了假装听不见。

  

  因为黄少天起得早,这天他们到食堂的时候几乎还没有什么人,徐景熙一时间都有点儿不习惯了。

  简单地买完早餐,在桌边坐下以后,黄少天忽然掏出一个苹果放到了徐景熙的盘子里。

  徐景熙:“……???”

  黄少天啃了一口自己手上的苹果,眨了眨眼。

  “给我的?”

  “给你的。”

  “为什么?”

 黄少天: “哪有什么为什么。”

  只是觉得误会了你有点不好意思,但这种事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徐景熙:“你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

  黄少天:“哪儿不一样了,眼睛鼻子还是嘴巴?别瞎想了,第一节课不是要考试么。 ”

  徐景熙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才举起叉子将一块面包塞到了嘴里。

  黄少天继续啃着苹果,眼角往隔壁的哨兵食堂扫了一眼。在瞧见某个身影之后顿了顿,又很快转过了眼。

  “对了,你看到通知了么?下午的课取消了。”

  “呃?”黄少天愣了愣,“什么时候发的?”

  “昨天晚上九点。”

  “……我可能没注意。”黄少天那个时候大概还在虚拟社区里生闷气,信箱的声音一响他就关掉了,根本就没打开来看。他打开邮箱,果然有一份教务处发送的未读邮件。

  “‘致一年级的诸位,明日下午的课程将全部取消,请全体学生登陆101虚拟教室参加专专业宣讲会……’,一个学期还没过呢,怎么这么早?”

  徐景熙又摇了摇头:“好像一共有四次,学期末还有一次。”

  黄少天耸了耸肩。


  第一军校课程繁复,考试也很多。低年级比高年级的学业压力要小些,因为每门课只有学期中和学期末两次考试。而由于大多数低年级都未成年,因而在戴上学校发放的信息素侦测手环后,依然能享受一年两次,每次两个月的假期。而成年后的高年级则不然,因为成年后的哨兵向导在未结合前会散发信息素,他们的假期只能在学校里的封闭墙内度过,且还有许多需要完成的假期作业,每门课的考试也通常不止一学期两次。尤其是医疗向导专业,课程繁琐,难度也高,以压力巨大而著称。

  入学的时候,每一位学生都曾填写过一张志愿表,以便让导师知道每个人的想法。但这并不代表你的专业就此确定了,正式的专业划分将在一年级结束的时候进行,到时候每个人可以重新提出申请,而导师也会根据你的第一年相关课程的成绩与专业名额综合考虑,最终选定方向。

  几个小时候,他们按时登入了101教室。此时教室里已有许多人了,作为向导,黄少天的感官比较敏感,几乎在登陆的一瞬间他就察觉到了一道视线的注视。缓慢地朝视线的源头瞧去,喻文州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他似乎才回过神来,朝他打了个招呼。

  黄少天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在虚拟社区,正要向他走过去。但很快又想起来这里是虚拟教室,才收回了脚。

  这一细节并没有被徐景熙错过,他从头到尾扫了黄少天一遍,而后颇有兴趣地问:“你刚才是不是想走过去?”

  黄少天心虚地摇头:“什么?没有?我想走到哪里去?我哪里都不想去。”

  “你刚才和喻文州打招呼了吧?你刚才想主动朝他走过去了吧?”

  黄少天:“没有!”

  “你有!那你就是想主动走过去了!”

  “没有!”

  “有!”

  “你看看你耳朵,谁信没有啊!”

  郑轩好奇地凑过来:“什么有没有的?什么耳朵?哎?黄少你耳朵好红啊?过敏了?”

  黄少天:“……”

  徐景熙抱起双臂,俨然一副“你还狡辩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的样子,十分得意。

  “好好好,过敏过敏过敏。你们还听不听了?不听快去登出点吧。”黄少天瞪了他们两眼,转身去找位子了。夜雨嗷呜一声,跟着主人走了。

  “看见没。”徐景熙戳了戳郑轩的手臂。

  郑轩一脸茫然:“啊?”

  “教科书似的转移话题。”

  郑轩依然在状况外,但仍然茫然地点了点头。

  坐在他们不远处的喻文州收回眼,嘴角还隐着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微笑。


  宣讲会很快开始了。因为在座的学生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将在几年后成为联盟的士兵,因而他们将学习的专业也同军队息息相关。如战略指挥系,学习的内容庞杂而晦涩,但被成为将军的摇篮,因为几乎所有将军都出自战略指挥系,又如更为直接的驾驶系、机械系等等,是专门服务于机械的驾驶、开发与维修的。当然由于哨兵同向导的相异性,个别专业只招收哨兵或只招收向导。如战略指挥系,只允许招收哨兵,而医学系则只招收向导。

  在简单介绍过专业的种类之后,是各个院系的老师对各自专业的具体介绍。黄少天知道徐景熙从小的志向就是当医生,当他知道向导不可能报考医学专业的时候还沮丧了好一阵子,直到知道第一军校的向导医学专业,他才重新燃起了希望。因而在医学院院长开始说明医学院录取标准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徐景熙,他果然全神贯注,听得非常认真。

  反观自己,考取第一军校的目的相比之下就没有那么具体了。他只是不想去向导学校而已,他是一个阿斯特拉狮子向导,他不想以成为某个人的附庸而生存下去,他想做更多的事情,他能做更多的事情。

  “你想去什么专业?” 郑轩坐在他的旁边,问道。

  黄少天:“这个嘛……”

  “我想考机械系,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嘛!说不定以后可以维修XR-7号战舰哦!那款真的太好看了!我从小就最喜欢XR系列了。”没等黄少天回答,郑轩就开始自问自答起来,“机械系听起来就很酷对吧?而且还有维修和制造两个方向哎……”

  黄少天:“原来你还有看电视剧以外的爱好?”

  郑轩:“当然有啊!对了喻文州想去什么专业啊?你们吵架吵完了吗?”

  黄少天:“……我怎么知道。”

  郑轩:“还没有吵完啊。你们昨天晚上不是都手拉手一起去做中级任务了么?”

  黄少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手拉手?哪里来的手拉手?我们没有手拉手!”

  郑轩:“论坛上说的啊,有照片为证,你不要再狡辩了。”

  说完郑轩打开了自己的屏幕,拉出了一张照片发给了黄少天。照片上的黄少天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喻文州正站在他的对面,面目温和地拉着他的手腕,因为角度问题,嘴角的苦笑被拍得更像是宠溺的笑容,让整个气氛都有点不对劲。

  黄少天想给这位摄影师搬个奖,真心的。

  不动神色地将这张相片储存了之后,他回答郑轩:“我怎么知道喻文州想去什么专业啊。”  

  郑轩理解地点了点头:“你们应该多探讨一些人生的,探讨人生有益于增加相互之间的感情。”

  “你是不是有个人生目标是做个情感作家?”

  郑轩:“……我好心帮你!你又吐槽我!”

  黄少天:“……真是对不起哦。”


  至于喻文州今后想去什么专业,事实上黄少天也很好奇。于是当晚在冰霜森林的时候,他一直在找机会问喻文州这个问题,但奈何似乎总是没有恰当的时机。


  冰霜森林的副本比格林之森任务难度增加了很多,虽然没有了格林之森找东西的环节,但单纯的障碍物跨越已经让他们十分吃力了。恶劣的环境,随时会变化的风雪,层出不穷的不同种类的怪物,和惊险无比的道路都让他们不得不在场景内保持百分百的专注。

  他们走在森林厚重的积雪中,几乎每一步都没过大半个小腿。风雪太大声了,几乎能掩盖一切其它的声音。因而黄少天不得不放出大半的思维触手来感受周围是否有活动的生物,而剩余的触手则包裹在喻文州的意识云周围,以便时刻与他进行通感。没有标记的哨兵与想到通感的能力有限,只能传达大脑表层的思维,而这对他们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森林里的怪物主要是一种长着獠牙的灰兔,约莫有半人高,活动敏捷,在风雪中很难察觉。黄少天也是适应了好几次才找出这样的侦测方法,靠意识云来感受活动的生命体,判断具体的方向,而后传达给喻文州。因而在森林中的时候,他们几乎没有说话的机会,始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同这些长相还算温顺却无比凶狠的灰兔战斗着。一轮下来,两个人都有些吃力。好不容易到了森林的边缘,他们才能稍微歇息一下。

  “我要对兔子有阴影了。”黄少天拍了拍胸脯,喘着气道。

  喻文州笑了笑:“我家附近兔子也挺多的。”

  “这样的?”

  “没有。”喻文州摇了摇头,“还要小很多,没有攻击力,大多时候被当作宠物饲养。

  黄少天好奇地问:“养兔子?”

  喻文州点了点头:“我家在敦克尔苏市的北部,那里盛产星石,一种含有矿物质种类很多的石头。”

  “我知道那个。”黄少天点了点头,“做装饰用的对吗?”

  “对。而这种兔子就以这种石头为食,所以叫星兔,所以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养几只,用来寻找星石。成色好的卖出去,成色不好的,就留给星兔。”

  这样的事情黄少天是第一次知道,顿时觉得有些稀奇:“你家也有吗?有几只?真的能找到石头吗?去哪里找?石头大吗?有多大?”

  喻文州笑了:“你每次都会这样问问题吗?”

  “呃……”黄少天有点尴尬地转过头,将红通通的耳根展示在了喻文州的眼前。

  喻文州的笑意更甚,却不再挖苦他,只是一个一个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有,两只,一只白的,一只黑的。 后边的山上就有,通常放他们出去,他们就会叼很多石头回来。大的有拳头那样大,小的只有指甲大。”

  “……你居然每个都回答了。”黄少天忘了窘迫,有些惊讶地看着喻文州,心想这人的短期记忆里还挺好的,可能是他遇到的人里面最好的了。

  而喻文州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什么也没有说。

  “走吧走吧。 ”黄少天拉了拉他的衣角,示意他们差不多可以继续前行了。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地继续往山崖走去,越过这个山崖,是另一片被冰霜所覆盖的森林。

  “下次可以给你看。”


  风雪从他们的身侧挂过,面目有清晰的体感,他们抓着身边的锁链,一点一点地顺着山崖上无比狭窄的楼梯向下走去。而喻文州的声音顺着风雪传到黄少天的耳里。

  “看什么?”黄少天大声地问道。

  “星石,星兔,还有——”喻文州剩下的声音被逐渐剧烈起来的风雪所吞噬了。

  像是冰天雪地里忽然燃起的一小簇火,黄少天蓦地觉得有一股热流温暖了胸口。

  “还有什么?”

  “没有什么——”

  喻文州走在黄少天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而后摇了摇头。

 

  -tbc-  



评论(20)
热度(577)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