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14)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大概是个老年人了……设定总是写着写着就忘了orz

*哦对了,我说一下二刷的事情。浮世归根二刷大概在九月吧(如果我开学比较空的话)……我会重新修文重新校对重做排版,封面看情况换不换,大概率不换。天光……天光……天光我卖了好多年(真的感觉好多年了啊)终于在今年上半年卖完了……你们叫我二刷是认真的吗……我害怕我一个三十八线写手,这一二刷又要卖到几年后了……


14.你没问题

  期末到来的时候,第一军校进入了一种全体焦虑的状态。在黄少天看到第四个人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撞到食堂的柱子上的时候,他忍不住问道:“有必要吗?今天明天也不考试啊,第一场考试不是在后天吗?”

  徐景熙一边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看着自己个人智脑,只耸了耸肩作为回答。一边的郑轩倒是很来劲:“后天和明天今天也没有什么区别啊?我的结构学还只复习了一半呢……现在当然得抓紧看。”言罢,他又好心提醒道:“你不能前一天抱佛脚啊!这样是看不完的!”

  徐景熙和黄少天做同学不少年了,见郑轩这么说,有些不忍揭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是你想的这样的。”

  郑轩:“不是我想的哪样的?”

  徐景熙:“他不需要考前突击,他一个月前就开始复习了。”

  郑轩大惊,连枪林弹雨也捞起了自己胡子:“真的吗?”

  黄少天没好气道:“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早准备吗?十二门课,提前一周你能复习完?再说,这种没日没夜的复习很没有效率,没有多大意义。”

  郑轩:“……” 

  作为黄少天日常欺压的对象,郑轩还真没有想到他是这么认真的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黄少天的复习计划确实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一周前,他差不多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第一轮复习。即使如此,他仍然没有太过松懈。虽然不至于像大多数考前几周才开始复习的人那样不分日夜,但他的休息时间确实也比平日少了许多,花在全息社区里的时间也更少了。要是在几个月前,黄少天可能还会因为积分没有到2万而焦虑不一,可几个月后,他看着自己的积分,心情已经截然不同了。

  三周前,他同喻文州的积分终于到达了1万,经过三周的高级任务,他们的积分已经接近2万了。可是不管是喻文州还是自己,似乎都没有再提起过竞技场的事情。

  相比于学期初,校园论坛上关于他们的八卦已渐渐消隐,周围的人瞧见他们也不再指指点点。虽然黄少天清楚,群众绝对不是因为他和喻文州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而对他们丧失兴趣,相反,他们极有可能是因为接受了“他们俩绝对有关系”这个设定而日渐麻木了。

  这种情况下,发帖澄清这种事情已经十分多余了,要是真去校园论坛上发个帖,还极有可能造成反作用。黄少天闭着眼睛都能想到这个学校脑回路不正常的老师和学生会说什么了。


  ——开玩笑,你当我们傻吗?

  ——你俩的配合度这样都还不算在一起,你是在暗示韩将军和张老师感情不佳吗?

  ——吵架还往论坛上发帖,也太闲了吧。

  ——啊,青春真好。

  ——这是变向秀恩爱吧?烧烧烧烧!


  当然,这也不是最重要的一点,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己似乎也不再执着于澄清两人之间的关系了。相比于和喻文州毫无关系来讲,还是和喻文州有绯闻关系这一点比较容易让自己接受。

  想到这里,黄少天又有点心虚地看了一眼徐景熙,忍痛把自己餐盒里最好的一块肉夹给了他,而后换来了徐景熙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

  “我不想吃,腻。”黄少天舔了舔嘴唇说。 

  徐景熙觉得黄少天有点不正常,他观察了那块肉老半天,才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嘴里。


  可喻文州是怎么想的,黄少天心里却没有数。

  他转头看向对面的哨兵餐厅,很容易就找到喻文州的身影。彼时他正坐在和黄少天相同的位置上,对面和他一块儿吃饭的是安迪。哨兵姑娘不知在说些什么,手舞足蹈,眉飞色舞。喻文州偶尔抬头回应,露出他常有那种笑。虽然只能瞧见他的侧脸,可他仍能清楚地想起他微笑时候应该有的样子,像是风吹过树梢那样,温柔又令人舒适。

  喻文州很爱笑。在认识喻文州不久之后, 他就发现了。

  不论是他懊恼的时候,难过的时候,还是开心的时候,他总是笑着。一开始黄少天还分不清他笑起来的样子,现在却已没有困难了。

  可也只是仅此而已。

  喻文州是个擅于隐藏情绪的人,这是一般哨兵都不擅长的事情。即使黄少天能隐隐分辨出他的心情,也没有办法搞清楚他脑袋里到底在想点什么。

  他想和别人说我们没有关系吗?他到底是无所谓,还是有那么一点在意?


  “放心。”郑轩突然推了推他的胳膊,“安迪不喜欢男孩子的。”

  黄少天转头:“你干嘛突然说这个。”

  郑轩感到莫名其妙:“你不是一脸忧心忡忡地盯着他们看嘛。”

  黄少天:“我哪里忧心忡忡了。”

  郑轩:“你有。”

  黄少天:“我没有。”

  郑轩:“你有。”

  徐景熙:“够了!”

  黄少天:“……”

  郑轩:“……”

  徐景熙:“安迪不喜欢男孩子,可喻文州可以喜欢女孩子啊!”

  郑轩:“难道他还是个双?”

  黄少天:“!!!”

  他下意识地转头,觉得徐景熙的话不无道理,正想透过双层玻璃将喻文州的表情看个仔细,却猝不及防地同刚好也转过头来的喻文州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喻文州有那么几秒似乎有点惊讶,很快又归于平静。于是,他朝着黄少天露出了一个他常有的柔和笑容。

  安迪也转过了头,瞧见黄少天的时候很是高兴,又是挥手又是大喊大叫。似乎完全忘记了他们之间有两层玻璃与好几米空气的厚度。

  黄少天只好朝喻文州回了一个笑,而后朝安迪招了招手。

  再转过头的时候,他打算认真地、心无旁骛地、一心一意地,吃,饭。


  徐景熙叉子上的土豆啪嗒一声,掉到了餐盘里,骨碌碌地滚了一圈,把自己沾满了咖喱酱。  

  “你刚才是不是,转头了?”

  黄少天:“……”

  郑轩:“你才说完,他就转头了。”

  “……”徐景熙满脸震惊,“你终于面对自我了?”

  黄少天:“……”

  郑轩:“他一直挺自我的。”

  徐景熙:“你转头了,你朝那谁笑了,你还招了招手,你现在心虚了对吧?还有你莫名其妙今天干吗把自己的肉给我?”

  郑轩:“???”话题转得有点太快我不懂。


  徐景熙:“黄少天我跟你讲,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你别和我装傻,我早八百年前就知道你脑内苯乙胺分泌过多了。”

  黄少天忽的一拍桌子:“够了!”

  枪林弹雨吓得用胡子遮住了眼睛,驯鹿也踢了踢后腿,连夜雨的鬃毛都忽的抖了抖。

  “你们还考不考试了?啊?能不能好好复习啊?”黄少天端着盘子站起来,朝着郑轩问,“你,结构学连一半都还没有复习完,现在还聊什么天?蝎子兽的二重螺旋结构有几段基因链?蛙鱼的代谢一共有几重?”

  郑轩:“呃……”

  “还有你,”黄少天又看向徐景熙,“你不是立志当军医的吗?怎么现在还在温习星际生理学前三章?”

  徐景熙:“……”

  黄少天:“……虽然你以后应该好像不是个庸医,但总不能大一的星际生理学都不能拿A+吧?好好复习,没复习好就不要随便关心无关紧要的事情了。说了我今天不想吃肉。反正我吃完了,我走了,你们就三心二意地继续一边复习一边吃饭吧,再见!”

  黄少天说完便利落转身,带着餐盘风似地走了,夜雨嗷呜一声,紧紧地跟在了后面。

 

  徐景熙哭笑不得,摇了摇头。

  郑轩:“所以关肉什么事?”

  “你结构学复习完了吗?”

  郑轩:“……说起来,蛙鱼的代谢有几重来着?”

  “三重!”


  期末考试的前一天晚上,黄少天想了想,最终还是登陆了全息社区。彼时全息社区里空空荡荡,几乎已没有什么人了,街道上偶尔走过二三人,也是神色紧张,脚步匆忙。

  他习惯性在考试前放空自己,所以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他一般不会再看书了。至于为什么登陆全息社区,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只站在街道旁几分钟,他就有些后悔了。

  自己原来不怎么紧张,瞧见这些紧张来去的人(大多数是高年级),反倒是被感染地有些紧张了。

  他简单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积分,就决定下线了。

  “叮!”

  黄少天几乎就要按到登出按钮了,听到信息的声音连忙放下了点下了取消按钮。

  他想不出谁会有什么事,在这种时候给他发消息,直到点开信息,他一下子愣住了。

  信息是喻文州发的。


  三十秒后,他们一块儿坐在空荡荡的街心公园里。

  公园的中央是一个滑梯,黄少天看着那个滑梯好一会儿,想到了之前坐在那上边忽然间相通的事情,顿时有些觉得脸疼,连忙转过了头去。

  喻文州奇怪地问:“怎么了?”

  黄少天摇了摇头:“没事没事。说起来你怎么这个点还在全息社区瞎逛,明天不是要考试了么?”

  喻文州笑了笑:“是啊,我还挺担心的。”

  “你担心什么。”黄少天想不通喻文州到底为什么会对自己成绩没有信息,在他看来,喻文州怎么着都比那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哨兵好得多了。

  “我们明天考体能和格斗。”喻文州解释道,“我体能一直不算好。”

  黄少天:“你看你积分都快刷到2万了,我们这两个月带精神负荷刷这么多副本肯定不是 白刷的,就算你体能比他们差那么一丁点儿,精神力肯定要强得多。”

  “谢谢,少天。”

  “是精神力决定体能,不是体能决定精神力。”黄少天笃定道,“你没问题的。”

  喻文州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笑道:“谢谢。”

  黄少天一顿,转过头去,瞧见夜雨同索克正在公园的角落玩耍。

  “我实话实说而已,谢什么。”

  “我是说真的。”喻文州正色道 ,“你是第一个和我说我没有问题的人。”

  “你当然没有问题啦!”黄少天哭笑不得,“我和你当了这么久的搭档,你的能力我再清楚不过了。”

  喻文州笑:“我很荣幸,少天,但这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了?”

  “你看到的只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的我。”

  “什么意思?”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

  “你说完啊!”

  “2万积分。”

  “什么?”

  “2万快到了。”

  “……”黄少天点了点头,没想到喻文州会先说起这事儿,“这个……呃……”

  “还比吗?”喻文州问。

  “比!当然比!”黄少天点头,这一点他倒是一点儿也没有犹豫过。

  “那等考试完吧。”喻文州说,“考试完,我们把最后的分刷够。 ”

  黄少天点了点头:“好。”

  “五局三胜,地图骰子决定?”

  黄少天:“没问题。”

  喻文州:“那就这么决定了。”

  “不过……”黄少天有些欲言又止,“那个……”

  喻文州似乎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其他的事情,我们之后再说吧。”

  黄少天:“……好。”

    

  “那考试加油,少天 。”喻文州站了起来,冲着他微笑道。

  黄少天点了点头,也笑着说:“你也加油。”

  

 -tbc-

  

*这就是一篇傻白甜恋爱文……大概,离恋爱不远了!

评论(26)
热度(633)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