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16)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这篇已经偏离大纲很久了,原来只打算写个两三万的中篇,所以大概已经不大好看了。可现在我也没法停下来了,就一切随缘,写到哪儿算哪儿吧。最后结构大概会不大完整,但我会尽力弥补的。


  16.竞技场

  考试结束后,低年级约莫有一周左右的时间离校。黄母催促了许多次,都被黄少天随意应付了过去。这几天他一有空就拉着喻文州去情人街乱逛,用积分胡吃海喝了一堆,直到到了可用积分的上限才被迫停了下来。

  “你以为学校会允许你把几万积分都用来买糖吃吗?” 喻文州无奈地说道。

  黄少天有些沮丧:“一个月才让吃一千,也太少了。”

  ——消耗始终拉低不了收入,用“自己一个人在情人街特别不和谐”这样的理由拉着喻文州共同消费也拉低不了喻文州的收入,两人的积分在当天的任务结束后仍旧义无反顾地冲上两万了。

  几乎在到达两万的瞬间,他们就收到系统的通知:恭喜您的积分到达两万,您已获得竞技场的使用资格。

  黄少天面上十分冷静:“我收到通知了。”

  心里却很不冷静:一块蛋糕为什么不能卖三百积分?为什么购物积分每个月还会有上限?

  喻文州勾了勾嘴角:“我也收到了。”

  黄少天:“……好巧。”

  喻文州:“不巧,我们一块儿赚一块儿花,积分估计就没差多少。” 

  黄少天:“……”

  这句话怎么听都好像有别的意思。

  果然,喻文州忽然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不想让积分到两万?”

  “……谁说的!”黄少天立马抬头。

  根据黄少天的经验,这种时候就算十分心虚,也要强迫自己表现得非常积极,掩盖心虚的最好方法就是就是要语速飞快地胡扯一通。

  “我为什么不想让积分到两万!当初提出要去竞技场的人是我哎,我干嘛要打自己的脸,我又不傻。再说我有什么好怕你的,我格斗成绩可好了,说出来都能吓死你。反正早晚都要登陆竞技场的,早点也挺好的。五局三胜,地图随机啊!不够我还不是很懂这里的竞技场是怎么操作的是不是和公网差不多,我们先去看看?积分到一万应该就可以观战的……”

  喻文州扶住了自己的额头:“……少天。”

  黄少天脸不红心不跳:“啊?怎么了?什么事?你不想去?”

  喻文州向后捋了捋额发,最终还是被黄少天顾左右而言他的瞎掰能力给打败了。他苦笑道:“没什么,走吧。”

  言罢,他便转过了身去。

  黄少天在他身后顿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忽悠人的功力又上了一层,不由有些得意。直到喻文州已走了一小段路,转过头来略带疑惑地看着他,他才反应过来,冲他灿然一笑,随即跟了上去。

  喻文州被那好似带着光芒的笑晃了眼,待黄少天追上了他,他模糊的视线才渐渐地清晰起来。

  

  竞技场坐落在比较偏远的位置,他们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

  黄少天盯着面前的庞然大物三秒钟后,忍不住转过头问喻文州:“你说他们是不是和游乐场换了个排子?”

  喻文州深有同感。


  地图上的竞技场是一个正圆形的区域,在这里他们只能瞧见它的一小部分。一个用气球垒起来的罗马门上,挂着一块硕大而五颜六色的牌子,上面用粗体写着“竞技场”。

  他们对视一眼,颇有些小心地一块儿朝里面走了进去。

  夜雨察觉到了黄少天的警惕,脑袋也立了起来,漆黑的眼珠子四处转着。

  果然,在他们正式踏入竞技场的那一刻,忽然间响起了“砰”的一声。而后是无数凭空出现的粉色气泡和七彩丝带,狂风暴雨似地从他们脚底喷射了出来。  

  而他们的手中,也突然间出现了一大捆花束。

  “欢迎来到竞技场!”

  系统的声音欢快地响了起来。


  黄少天:“……”

  ——这该死的粉色的气泡和花是怎么回事?

  喻文州:“……”

  ——他们好像穿上西装,系上白花会和这景象比较匹配。

  夜雨:“……”

  ——人类的这种情景是不是需要戒指?

  索克萨尔:“……”

  ——那边有个人手上有戒指,需要我叼过来吗?

  

几乎所有靠近竞技场正门的人都被这动静惊动了,转头看了过来。 

  “哎呀,新人啊?”

  “哈哈哈哈好久没来新人了,我还以为二年级的人早来全了?这俩怎么这么慢?”

  “你瞪大眼睛看看,他们是一年级的!”

  “我靠,这么快就刷到两万积分了?这才一个学期刚过去哎。”

  “我认识这样个新人,我在论坛上看到过他们!”

  “又是一对情侣,你们2V2可以虐新人了,反正不关我们1V1的事。”

  “你怎么知道他们要一定是2V2啊?说不定就想1V1呢?”

  “你傻啊,现在的小情侣都黏黏糊糊的,成天都不高兴分开,他们才一年级哎?”


  黄少天听着他们压根儿没有压低声音的议论,十分平静地和喻文州说:“我都跟你说了,这个学校从学生到老师甚至到系统都他妈有毛病。”

  喻文州显然没抓住重点:“包括我?”

  黄少天思考了一会儿:“呃……勉强把你排除在外了。”

  喻文州笑了:“看来我有进步啊。”


  随后他俩随手把花扔了,也没顾着别人猎奇的眼神,围着竞技场绕了一圈。竞技场的造型和游乐场也没什么区别,几个分区的建筑都长得十分童真,童真地让人怀疑这系统的设计师对军校可能有什么误解。是讽刺他们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吗?

  格斗区分为机甲区同实战区,由于他们三年级才能接触机甲课,显然没有进入机甲区的权限。实战区相比之下比较简单,分为1V1、2V2、同6V6三种,不同于全息社区的任务系统,这里并不限制异能者的身份,不论是哨兵和向导,在竞技场内可以任意组合。不如说,这里是一个更加原始、不以特性,而以实力说话的地方。

  积分满一万的低年级学生可以进入竞技场进行观战,观战人数最多的比赛一般会在会在大厅里进行公放。他们才走进1V1的大厅,就瞧见一个巨大的实景球漂浮在中央,而实景球下方详细地记录着这场战斗的具体情况。

  “是两个哨兵。”黄少天说道,“一个三年级一个四年级。”

    喻文州点了点头。

    他们的量子兽分别是猞猁同北极狼,都是攻击力较强的类型。

    全景球中是一座古地球的破旧城市, 楼房破败,街道荒凉,天际是一轮正要落下太阳,余晖将整座城市染成一片金黄。

  战斗才刚刚开始,双方正在选择武器的界面。黄少天和喻文州并未了解过竞技场的流程,正巧可以仔细参考一番。

  系统可选的武器都较为基础,分别有激光匕首,激光枪,小能量激光炮,一人可携带两件。其余还有一些恢复性的药物,防御罩等。同公网不同,这些装备都不可以额外购买,且都有限额,以确保战斗不会在太短的时间内结束,同时也均衡了双方的实力。

 

  实景球上开始了倒计时,战斗开始了。


  猞猁哨兵同北极狼哨兵分别出现在了城市的两端。

  这个城市并不大,就算迂回前进,要相遇也不是什么难事。

  “真够直接的。”黄少天叹了一声。

  实景球中,战斗双方几乎都没有迂回的意思,两人一登陆都径直朝着城市的中央前进,他们几乎成一直线横跨了城市两端,很快就在城市中央的一幢大楼顶上相遇了。

   喻文州也点了点头,眼中却闪过了一点遗憾。

  黄少天问:“你觉得谁会赢?”

  此时的全景球中,双方已经开始互相攻击了。

  喻文州几乎没有思考,立刻给出了答案。

  喻文州:“北极狼哨兵。”

  黄少天眼中闪过一丝讶异:“这么肯定?”

  “你觉得呢?”他反问道。

  黄少天想了想说:“……猞猁哨兵比较灵活,但攻击力似乎没有那个北极狼哨兵强。对方的腿部力量明显强过他,且一直在攻击他的下盘,论优势的话,猞猁哨兵没有办法发挥他的优势。”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他适合偷袭,而不是直接上。”


  “切,这种不上台面的事情谁会做啊?他就算直接上也明显能赢。”

  忽然,有人站在他们旁边横插了一嘴,语气颇为不善。

  黄少天转头,果然瞧见了人高马大的杰克。

  他的非洲象太显眼了,任何人都无法忽视,黄少天才进大厅就瞧见了他,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还会凑过来同他们找茬。

  喻文州并不在意,只是笑了笑:“没有实力的人才会拘泥于这些。”

  杰克顿时有些恼怒。上一次在攻击性配合的课程上被他们当堂羞辱的事情他一直都记恨在心,好不容易刷满了一万积分,可以来竞技场观战了,却又在这里瞧见了这两人,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愤懑,忍不住要上前讥讽几句。

  “喻文州,你别仗着你上次赢了我就不识好歹——”

  “喂喂喂。”黄少天在一边听到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什么叫不识好歹?会不会好好用词语啊?你说你谁啊?说句实话就是不识好歹了,我看你才是不识好歹了吧?上次输的是我和你,又不是喻文州,你这脑子里灌得不是脑浆是水吧?”

  “你——”杰克虽然被黄少天暗暗讽刺过不少次,但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应该和一个向导计较。现下见黄少天连暗讽都放弃了,直接进行人身攻击了,让他一时间有点懵逼。

  “你你你,你什么你,我有名字。”


  正巧,实景球中的二人在此时分出了胜负。胜利的果然是北极狼哨兵。

  黄少天笑眯眯地指着大厅中央的结果,问:“那个谁,你看看谁赢了?刚才谁说就算直接上也能赢来着?”

  杰克:“……”

  ……早知道不来这里刺他们几句了,杰克心中十分懊悔,准备转头就走。

 而黄少天却没有让他走的意思:“怎么?说错了话就不承认啊?无缘无故指责别人干什么?你觉得你人个头大点,量子兽个头大点就了不起了?道歉都没有?你还算什么军人!”

  杰克:“黄少天!你够了啊,看在你是向导的份上我才不和你计较,你适可而止点!”

  黄少天眨了眨眼:“什么叫适可而止?像你一样冒犯了别人就灰溜溜地跑掉?这也太不上台面了吧?你说是不是啊文州?”

  喻文州一愣,这还是黄少天第一次不带姓地叫他名字,他心里蓦地一软。

  黄少天见他不答话,又撞了撞他的胳膊。

  而后喻文州才淡淡地笑了笑:“一般心虚的人就爱转身就跑,要习惯。”

  黄少天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

  

  杰克被这两人一唱一和气得不轻,手指指着他们颤了半天:“你们、你们——”

  “我们什么呀。”黄少天笑着问,“你手怎么抽筋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顺便也去精神科检查一下。”

  杰克气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最终咬牙切齿道:“你们俩还真他妈是天生一对!”

  一个话痨得要命说什么都能把人给噎死。

  另一个跟个笑面虎似的说什么都正中人的要害。


  “不好意思啊,我俩还真不是一对。”黄少天说。

    ——不过以后就说不定了。

  “是啊,暂时还不是。”喻文州笑眯眯地又补充了一句。


  杰克:“我靠谁信你们啊——不对,谁管你们是不是一对啊,有本事单挑啊你们!”

  “行啊。”

  “等我积分到了两万——”

  “好啊。“黄少天友好地点了点头,“瞧你这样子,一个人刷积分也挺辛苦的,不要急,慢慢来,我们可以等你的。”

  “别说的你们一定比我先刷满两万积分一样!”杰克愤愤不平道。

  “不好意思啊。”黄少天露出了一个充满歉意的表情。


   “我俩已经刷满两万了。”喻文州再次补充道。


  杰克:“……”

  ——我下次看到他俩一定绕到走!

-tbc-


评论(40)
热度(631)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