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17)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终于开学了…………


17.第一局

  

  “黄少……这什么玩意儿啊!”徐景熙哭笑不得的声音从隔壁传过来的时候,黄少天还在折腾自己的行李,未成年向导们的监视手环已经下发,三天后他们就可以暂时离校,回家度过近两个月的假期。

  “什么?”黄少天好不容易把几件怎么也塞不进去的衣服塞了进去,转头问道。

  徐景熙的行李已经收拾完毕了,整日里无所事事地在黄少天的房间里晃荡。 

  “你和喻文州去结婚了?”徐景熙哭笑不得问道,“你看论坛没,上面都是你俩的照片。” 

  黄少天这才放下手中的东西,蹿到了徐景熙的旁边:“什么结婚啊,谁结婚了啊,谁要和他结婚啊——呃……”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便瞧见了虚拟屏上的照片。

  照片明显是在竞技场门口偷拍的,说偷拍可能还不大适合,因为镜头实在是太过光明正大了。气球叠起来的罗马门五彩缤纷,天空中还飘着粉色的气泡和艳丽的彩带,他和喻文州刚好站在门的正中央,两个人的手中还都捧着花。照片里的喻文州似乎有些被吓着了,难得没有平日里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瞳孔微微放大,眉毛也稍稍挑起,看起来却又有些像在笑。而自己则是真的一脸懵逼的样子,嘴巴还稍张开了些,满脸写着“这他妈是什么鬼”。

  这条帖子的标题充满了噱头:【八卦】你见过在竞技场拍结婚照的情侣吗?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简短地吐出了三个字:“神经病。”

  徐景熙满脸困惑:“所以这是真的?你们到底去竞技场干嘛了?”

  黄少天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观察一下,我俩要打架。”

  徐景熙听黄少天提过这件事,不过那也是好几个月前了,他还以为按照他俩现今相亲相爱的程度,这件事早就不了了之了。

  “你们还真要打?”徐景熙问,“打着玩?”

  黄少天心想,我也不想打啊,我能有什么办法,嘴上却是另一番说辞:“五局三胜,不打着玩。”

  “你舍得啊?”徐景熙十分怀疑。

  “……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我向来对你很有信心。”

  “他好歹是个哨兵好不好,我哪有这么大的胜算。”

  “指不定他也不舍得呢?”

  “……你好烦。”

  “所以你俩现在什么情况啊?情投意合还要相爱相杀?” 

  黄少天扶额:“你最近是不是又给你妹读言情小说了?”

  徐景熙耸肩:“《爱你到星辰深处》,本月销量最高。”

  黄少天:“……”

  他当即回到自己房间,继续折腾自己的行李去了。

  徐景熙笑了笑,也懒得管他。躺在沙发上把帖子往下一拉,饶有兴趣地继续往下读了。


  黄少天打开校园论坛,悄悄把那张照片保存了以后,又发了一条信息给喻文州。

  “确定今天晚上七点?你有空的吧?”

  喻文州很快回复他:“有空的。”

  黄少天瞪着这条消息良久,而后叹了一口气,关掉了对话框。自己折腾出来的事情, 不管结果如何,也就只能继续由着自己折腾完了。

  好在自己不情愿的部分不是和喻文州打竞技场这件事情,而是赌注本身。

  作为一个向导,黄少天有着太多和大多数向导并不相同的爱好同能力,譬如格斗便是其中一项。向导同哨兵有着客观的身体机能方面的差异,即使黄少天的格斗成绩一直在向导中名列前茅,也并不意味着他同哨兵对抗的时候能占多少优势。可以说,如果是一对一的无场景肉搏,黄少天也不能保证自己能胜过一个成绩垫底的哨兵。但如果是拥有场景的竞技场,客观的差异就有拉平的机会了。某种意义上来说,竞技场确实提供了一个可以让哨兵和向导公平竞争的场景。只是大多数情况下,向导们在竞技场更多的还是同哨兵组队竞技,主动要求和哨兵1v1的向导着实不多。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他同喻文州的默契确实越来越高了,这也让他对喻文州的水平有了很大的认知。喻文州的身体机能也许相对较弱,但他的应变能力却不亚于任何向导,这在哨兵身上很难见。他是一个很矛盾的存在,作为哨兵,他无法发挥出哨兵足够的优势,但以向导的角度看,他的韧性却很强大。这让黄少天很好奇,在竞技场这样相对公平的场景内,他们究竟谁更强一点。

  至于输赢过后需要兑现的赌注,他几乎提都不想再提。

  有时候他也挺想问问自己的,当时怎么就脑袋一抽,想出了这么一个无趣又很容易弄巧成拙的方法呢?还有,喻文州到底是怎么想的?要是两个人想的一样,那也就没这么多烦恼了,只可惜就算黄少天盯着喻文州整整一天,他也没法辨别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的眼睛太黑啦。”黄少天揉了揉夜雨的鬃毛,抱怨道。

  夜雨摇了摇尾巴,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七点。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竞技场捣腾了半天,终于设置好了所有的数据,美中不足的是,他们积分不够三万,没法对外屏蔽这场比赛。

  “有病吗这不是,积分越高才越应该取消屏蔽功能啊!”

  喻文州也很无奈,他觉得这整个竞技场的设计都透露着一股奇奇怪怪的气息。

  “要不我们把积分刷到三万再来?”黄少天两眼透着光,看起来十分期待。

  喻文州笑了:“就那么不想和我打?”

  “不是不是,不是不想和你打——”

  ——是不想发帖说我俩没关系啊。

  黄少天有口难言,十分别扭。

  “那是什么?”

  喻文州眼角微弯,嘴角也勾了起来,似乎真的很感兴趣的样子。

  “……是不想被围观。”黄少天总觉得喻文州的眼神在表达些什么,但他又实在说不上来,“一整个学校的神经病,到时候又要在论坛看见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喻文州纠正道:“没有一整个学校。”

  黄少天无力:“这不是重点好,算了算了不管了,那进去呗?”

  喻文州微笑着点了点头。

  黄少天点击了确认键。

  很快,他的身影在喻文州面前化成了一抹虚影。

  喻文州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嘴角仍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他其实并不在意结果如何,可黄少天显然很在意。

  而他在意的样子,实在是有点可爱。

  

  当他们都进入场景的时候,眼前便同时跳出了四个字:炎火山谷。

  这是一张猩红色的地图,诺大的山谷底端尽是炽热的岩浆,只有些许石头立在上边充当落脚的地方。他们分别从东西两个方向进入场景,眼前除了谷底的岩浆,看不见任何其它的东西。

  黄少天选择了激光匕首与激光枪,他将匕首插在大腿处,激光枪则拿在手上,夜雨跟在他身后,见到满池的岩浆有些瑟缩。

  “你又碰不到,躲什么躲——”黄少天不明所以。

  而后一点儿火花从岩浆里蹿了出来,正巧落在了夜雨的尾巴上。滋滋几声,夜雨的尾巴上瞬间少了好些毛。阿斯特拉雄狮猛地后退两步,委屈地摇了摇尾巴。

  “……居然对量子兽也有伤害。”黄少天挑眉,这时候才意识到第一军校往这个系统里砸了多少钱。

  “你上不上去?你不是猫科动物吗?走猫步啊!”

  夜雨显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在原地踟蹰了半天,才在黄少天的威胁下一点儿点挪到了岩浆边的平台上。

  “他们来了。”黄少天拍了拍夜雨的脑袋,“你看人家索克就一点儿也不怕。”

  夜雨嗷呜一声,感到十分悲愤:人家有翅膀啊!


  喻文州从另一头出现了,他手上亦拿着一把激光枪,索克萨尔蹲在他的肩头,安静地昂着脑袋。这里的光是猩红的,将一人一鸟的身影笼在了浓郁的红色之中,黄少天从远处望去,竟觉得有一种恬静而嚣张的美感。

  喻文州站在了谷底的中央,朝黄少天招了招手。

  黄少天勾了勾嘴角,做了一个冲刺的动作。

  “夜雨,走!”

  在移动的过程中,他很快打出了第一枪。

  喻文州当然不是没有防备,他以极快的速度跳到隔壁的一块石头上,很快躲开了射击。而在下一秒,索克萨尔叫了一声,飞速地朝夜雨俯冲下来,喻文州也朝着黄少天的方向跳跃,同时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这是一轮紧促而急切的攻击,他们的速度都很快,黄少天的思维触手都无法辨别谁的速度更快一些。索克萨尔在夜雨的上空盘旋着,伺机攻击它的尾部,禽鸟的优势在此时显而易见,夜雨由于体积过大,在这样的环境中根本无法自如地活动。

  黄少天和喻文州胶着了一会儿,依然保持着两三块石头的距离。黄少天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决意打破两个人之间的平衡。

  他忽然俯身,试图绕到喻文州的身后。喻文州没有让他得逞,在瞬间转向,不将后背留给他。黄少天却又在他转向的同时飞速抽出了大腿处的匕首,攻向喻文州的下盘。没想到喻文州笑了笑,忽然从腰后抽出小能量激光炮,朝着他脚边的岩浆处打了一炮。

  黄少天猝不及防,被岩浆淋了一身,全身灼热,血量少了大半。

  “我靠。”他目瞪口呆,“这也可以?”

  喻文州笑眯眯地往他另一边又打了一炮:“运气好。”

  他选激光炮的时候,也没想到会遇上这么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地图。

  双方都知道,黄少天的近战能力更强,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没有办法同喻文州靠近。没有办法和喻文州靠近,相当于激光匕首是没有用了,优势也就不存在了。黄少天当即又选择了拉开同喻文州的距离,无奈地又掏出了激光枪。

  此时他的血量还有百分之四十七,而喻文州的血量仍有百分之七十。

  激光炮的射程小,在拉开足够的距离后,也难以命中目标了。到最后,他们又恢复了最开始的状态。在急速且灵活的枪击中,黄少天开始尝试用自己的思维触手对喻文州进行攻击。小而长的触手合成几股,朝着哨兵的意识云刺去。

  他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之前同喻文州合作的时候,他总是以缓慢而小心翼翼的速度探入喻文州的意识云,而对方延展性极高的意识云也温柔地接纳了他,这是一个毫无攻击性的过程,以至于当黄少天真的开始用思维触手攻击喻文州的意识云的时候,下意识地便放慢了速度。而喻文州的屏障显然也没有为阻挡攻击做好准备,在触手接触到意识云的瞬间,它才后知后觉地建立起了防御。

  此时此刻,不论是高维空间的攻击,还是低维攻击,都再次陷入了胶着。

  黄少天暗暗叹气,他的血量只有百分之八了,喻文州的血量比他多了五点,这样微小的差距对他来说应该不难补上,但在无法近战的情况下,却不好说。

  夜雨终于找到几乎将索克萨尔从空中扑下,它用爪子按着紫胸佛法僧的身体,正欲啃咬,却在另一只爪子也放上去的瞬间又丢失了猎物。索克萨尔灵活地从它的爪子下扭转着逃离,再一次飞向了阿斯特拉雄狮的后方。

  

  三分钟后,这场战斗终于结束了。

  黄少天的血量率先见底,喻文州以百分之三的血量赢得了这场比赛。


  当系统判定的结果跳出来的时候,黄少天内心十分憋屈。同喻文州合作的时候,他身心愉快,觉得两个人抛下嫌隙后,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有种要什么有什么的畅快。 而喻文州作为对手的时候,特别是作为一个特别了解你的对手的时候,就一点儿也不愉快了。

  

-tbc-

评论(22)
热度(599)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