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18)

  18.五局三胜?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下注了下注了,这场你们赌谁赢?”实景球前,一个高年级哨兵干脆席地而坐,开起了赌局。他的量子兽是一条短吻鳄,此时正摇头晃脑地在他身边趴着。

  “那个哨兵!”

  “哨兵!”

  “向导!没见那个哨兵赢得很勉强吗?”

  “哨兵!要是他真输给一个向导那太他妈丢人了!”

  一个兔子向导不屑道:“哨兵就一定能赢吗?那个向导可是年纪第一,入学的格斗成绩比不少哨兵都高!”

  “我不是搞歧视啊。事实摆在那嘛,就算系统均衡了一点儿实力,但是哨兵向导的体力可差了一大截。”被反驳的黑熊哨兵送了耸肩,陈述道。

  “是啊,精神力也差了一大截。我赌向导!”

  黑熊哨兵只好撇了撇嘴,转过头开始认真观看实景球中的景象,不再去理会那个和他抬杠的向导了。

  

  巨大的实景球中,开始的字样方才落下,场景就在一瞬间发生了转换。展现在所有人眼前的不再是炎火山谷,而是一片巨大的冰原,场景的边缘是高耸的嶙峋冰山,将整块冰霜圈成一个了一个圆形。光滑平整的冰面之间,没有任何障碍物的存在。这仿佛是一个天然的擂台,黄少天与喻文州分别站在同一条直径的两端,只不过同平常的擂台相比,这一个的地面似乎过于光滑了一点。

  “呵。”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莫名的笑声,由于距离太近,黑熊哨兵吓了一跳,转过头的时候用力过猛,差点扭了脖子。

  “你谁啊!”他指着面前的人问道。

  发出笑声的男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指了指实景球,说道:“你输了。”

  “哈?”

  “你赌输了。”

  黑熊哨兵不服:“你怎么知道!都还没有开始!”

  男子笑眯眯道:“我就是知道。”

  黑熊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男子身材匀称,比他略高,穿着一条夸张的红袍,四周没有任何动物的身影,这让他无法分辨这人到底是向导还是哨兵。

  哨兵皱着眉问:“你谁啊?几年级的?”

  男子依然翘着嘴巴,十分高兴地说:“你猜。”

  “……”


  此时,实景球中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黄少天这一次选择了激光匕首和小能量激光炮,他在原地走动了一会儿,又奔跑了两圈才停了下来。

  兔子向导显然不擅长和打斗相关的事情,疑惑地问道:“他在干嘛?热身吗?”

  黑熊哨兵:“……他在测试冰面的阻力。”

  喻文州也做了同黄少天一样的事情,在感受到脚下冰面的光滑程度后,他微微皱眉,阻力变小,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对此加以利用,那么人的行动速度自然会快上很多,但是,这对个人素质要求太高了,要求一个人的反应能力与计算能力同等敏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喻文州比一般哨兵都高的精神力让他的计算能力与反应能力也高于一般的哨兵,如果是一般哨兵,即使他的肌肉力量不强,但胜算还是会大一些。可对手是一个肌肉力量不亚于他,且精神力要强上很多的向导的话,在这样没有遮掩物的地形下,他的胜算就小很多了。

  即使想通了这一点,喻文州也并不气馁。他长于计算,却不迷信计算。

  竞技场里的体感非常真实,冷冽的风从他的耳畔吹过,他似乎能感受到皮肤在一点一点地颤栗,而后他抬头,看见了对面的少年灿烂的笑容。

  

  那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过去的某一天,十三四岁的他站在敦克尔苏北山的某个山峰上,那里常年被冰雪覆盖,白色永远是唯一的颜色。而那一天,他站在那个山峰上,看黑夜被白日所取代,看光从山谷里出现,像潮水一般由下而上覆盖了整个北山。那是敦克尔苏夏季开始的第一天,也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光芒的出现。

  

  “他俩干嘛呢?”黑熊哨兵见两人迟迟不动还相视一笑,有点不明所以。

  兔子向导用一种“你这都不知道的眼神”瞥了他一眼:“你不知道他俩是一对啊?打架前眉目传情一下不行啊?”

  “……”黑熊哨兵瞪大了眼睛,“没人告诉我啊!这样都行?万一那个哨兵放水怎么办?我们哨兵可是很绅士的。”

  兔子向导翻了个白眼:“做作。”

  一遍的红袍男子则笑着提醒道:“开始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同时发起了进攻,他们面朝着对方奔去,身体弓着,手上都拿着各自的武器。这一次,带激光枪与激光匕首的换成了喻文州,而带着激光匕首与小能量激光炮的,则变成了黄少天。

  实景球中,两人在路程过半的时候都不再以直线前进。黄少天在绕过第一个s形的时候,拉动了激光炮的板机,率先进行了攻击。

  “他一点儿也不像个向导。”

  黑熊在哨兵身旁嗷呜了一声,显然很赞同主人的抱怨。

  红袍男子点了点头:“他像个哨兵。”

  黄少天的第一下攻击没有击中喻文州,喻文州躲开了,但黄少天也不恼,击中对方显然不是他的主要目的。喻文州在躲避之后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小能量激光炮的能量同真正的激光炮比起来自然不足一提,但激光炮毕竟是激光炮,即使能量很小,也足够在光滑的冰面上破开一个窟窿。破碎的冰块随风朝喻文州袭来,擦过脸颊的时候竟还带走了一丁点儿血条。

  “砰——”

  喻文州方才睁开了眼睛,前方却又出现了一个窟窿,伴随着风而来的依然是细碎的冰块。他知晓黄少天扰乱他的目的,当即立断,转身就走。

  这下,不止黄少天,1v1大厅里关注着这场比赛的所有人,都没想到喻文州会转身转得那么干脆。

  “他也一点儿不像一个哨兵。”兔子向导说道:“四肢不发达,头脑不简单,还不要面子。”

  “就是,换我才不会躲,直接冲过去不久好了。”黑熊哨兵似乎只听到了兔子向导的前半句话,得意洋洋道。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红袍男子给出他简短的评价。

  黑熊哨兵:“你说什么!?”

  兔子向导朝红袍男子笑着点了点头。

  

  喻文州知道自己如果不转身的话,主动权将全部在黄少天的手里,而如果转身的话,只要他速度够快,那么还有掌握主动权的可能性。

  索克萨尔漂亮地转身,尾羽在空中柔软地摇曳着。夜雨才跳起来,却又扑了个空,不甘心地嚎叫了一声。

  黄少天在喻文州身后又打出了几个窟窿,碎冰这次全糊在了自己脸上,他还要注意脚下,绕过自己打出的窟窿。几十秒后,他知道他最开始的战术失败了,只好收起了激光炮。喻文州此时已经绕了一圈,试图占据黄少天的后方。

  黄少天想要改变这个局面,但却一直没法占据喻文州的视线,到最后他干脆把后方轻易地让给了喻文州,在他扣动扳机的时候瞬间转身。

  他们在场景的边缘终于四目相对,黄少天掏出了匕首,喻文州笑了笑,也掏出了匕首。

  此时黄少天的血量为百分之九十五,而喻文州的血量是百分之九十一。


  真正的竞技终于开始了,让黑熊哨兵失望的是,率先发动攻击的,仍然是黄少天。

  他右手握着激光匕首,向喻文州上身攻去。

  喻文州左肩稍侧躲过他的攻击,右肘顺势朝黄少天的下腹袭去。黄少天反应很快,弯腰后仰,顺势翻了个身,同喻文州拉开了距离。

  于是他们再次在冰原寒冷的风中对峙,三秒钟后,喻文州终于率先发动了攻击。

  

  “你觉得谁会赢?”黑熊哨兵目不转睛地看着实景球里的两人,开始有些不自信了。

  兔子向导挑眉:“你问谁?”

  黑熊哨兵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信誓旦旦地打过赌了,只好胡乱说道:“问我的量子兽,反正没有问你。”

  倒是红袍男子微笑地回答了他的问题:“那个狮子向导。”

  “我也没问你!”

  三秒钟后,黑熊哨兵又小声地问了句:“为什么啊。”

  兔子向导嗤笑一声,看了他一眼就转过了头去。


  红袍男子把食指放在了嘴前:“嘘……往下看就知道了。”

  黑熊哨兵将信将疑,只好将目光又转回了实景球。


  几轮试探之后,两人已经彻底打得火热了。黄少天的肌肉力量或许不如喻文州,但绝对是向导中最强的。喻文州的肌肉力量也许在哨兵中不算突出,但他的精神力却比大多数哨兵强上太多,因而在对上黄少天这样精神力无比优秀,力量也毫不逊色的向导的时候,他可以完美地应对黄少天每一次攻击的变化——包括了精神力的攻击。

  黄少天绝对是个擅于破招的敌人,面对面的格斗向来不是喻文州的强项,这使他始终隐隐地落于下风。

  实景球前方才还有许多人在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两人的对招,到了现在却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了。所有人全神贯注地盯着实景求里无比真实的影响,或多或少都有些惊讶与疑惑,但由于各种原因,他们都无法宣之于口。


  一个向导真的能和一个哨兵打到这样的程度吗?他的速度很快,反应力极佳,敏锐而又大胆,时而看似鲁莽,下一秒却又因此能尝到甜头,似乎鲁莽与冷静都是他的一种战术,他不拘泥于任何死板的风格,只要有机可乘,他势必就能抓住这样的机会。

  如果是我,我能够对付这样一个向导吗? 我可以像那个紫胸佛法僧哨兵一样,每一次都能刚好猜中狮子向导下一步的举动,而后迅速地相处对策吗?在应对那些细而长,攻势诡谲的思维触手的时候,我的意识云真的可以抵挡得住吗?更何况这是在阻力极小的冰原之上。

 

  黑熊哨兵看了红袍男子一眼,心里差不多已经知道了结果。

  果然,三十秒后。这一场竞技正式结束了。

  黄少天以百分之二十的血量在冰雪上站到了最后。

  兔子向导挑衅地向他歪了歪嘴角。

  

“地图不好。”黑熊哨兵嘟囔道,“那个哨兵显然不适合直来直去,这地图发挥不了他的优势的。”

  见兔子向导还是满脸不屑,他才心虚地补充道:“行了我知道那个向导厉害了,我也不一定打得过他。”

  兔子向导这才抱着自己的兔子,心满意足地转身走了。

  “喂,还有啊——你走什么走——”

  

  接下来的比赛,实景球中的地图换做了孤日沙原。一轮巨大的太阳嵌在天际,将视野内的漫漫黄沙都染成了金色。这仍然是一张开放式的地图,空旷的场景中,黄少天以近百分之十的血量赢到了最后。

  在一胜两负的情形下,喻文州依然带着些笑意,开始了第四局竞技比赛。

  这一次的地图叫做“破晓之城”,一抹天光定格在城市的地平线上,天空仍是灰蓝色的,黯淡的光笼罩着整个由巨石砌成的城市之中。

  在地图刷新的瞬间,喻文州的笑更深了些,而黄少天则狠狠地揉了一把夜雨的脑袋,叹了一口气。

  喻文州这一次很好地利用了地形,纵横交错的城市里,他成功地在背后偷袭了黄少天很多次。有两次黄少天躲过了偷袭,反倒是朝着喻文州的身影开了很多枪,但最后仍然把人给跟丢了。

  第四局,是喻文州赢了。

  

  “各胜两局。”黑熊哨兵耸了耸肩,“他们还要打啊?”

  “没看见旁边的房间设置吗,一共要五场。”旁边的一个围观者说道。

  “喂。最后一场,你觉得谁会赢啊?”黑熊哨兵戳了戳身边的红袍男子,小声地问道。

  红袍男子笑了笑,干脆地吐出了三个字:“不知道。”

   

  实景球中的场景再次更替,破晓之城渐渐隐去,而一层层绿色在同时扑涌而来。

  阳光穿过成千上万片绿叶,在草地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光,而无数藤蔓包裹着一个个宏伟的石柱,石柱的正中央是一棵巨大的古木。

  所有人都瞧见了在场景正中央出现的四个字——

  神木遗迹。


-tbc-

评论(23)
热度(543)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