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19)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不算玩梗。

*没有合适的原著人物适合这个角色,就用原创人物了。我不大喜欢写我控制不好的原著人物。


19.  神木遗迹


  “咦?这张地图?”黑熊哨兵摸了摸下巴,“还挺常见的。”

   红袍男子看了他一眼:“常见?”

  “对啊。2V2里也有,我碰到过几次了。至少前面四张图我都没有碰到过。”

  鉴于地图库中地图数量的巨大,这个概率确实不低了。

  “你觉得这张图怎么样?”红袍男子忽然饶有兴趣地问他。

  黑熊哨兵抬头看了他一眼:“你告诉我你是个哨兵还是向导我再告诉你呗。”

  “他是个向导。”

  红袍男子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有人就说出了答案。

  兔子向导抱着自己的兔子又回到了实景球前:“你没看到他头上的东西吗?”

  黑熊哨兵疑惑地朝红袍男子头上看去:“什么都没有啊……哪里有东西了?”

  “啧。”向导十分嫌弃地摇了摇头,评价道:“头脑简单。”

  反倒是红袍男子咧嘴一笑,忽然往自己脑袋上一抓。

  黑熊哨兵一脸震惊地看见红袍男子抓下了自己头上一大团头发。而后他摊开手心,一只漆黑无比的蝙蝠不耐烦地甩了甩翅膀,沿着他的手腕爬了会儿,再次起飞,扑腾了几下又回到了他的脑袋上。

  简直同他的头发毫无差别。

  “……我第一次看见蝙蝠向导。 ”黑熊哨兵瞪大了眼睛,“我叫琼恩。”

  “所以你觉得这张图怎么样,琼恩?”红袍男子慵懒地拨了拨脑袋上的蝙蝠,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继续笑眯眯地向他提问。

  琼恩:“呃……”

  “你可以叫我伊法。”

  琼恩想说我没有问你的名字,但这句话最终还是由于伊法诡异的笑容而死于唇口。

  “……还好。”

  “就还好?”

  “……就还好,很普通啊。”

  伊法似乎感到颇为无趣,嘟囔了一声就转过头去,不再理会琼恩了。

  “你说什么?”琼恩还有些迷茫。

  “他说你四肢发达。”兔子向导在一旁微笑着补了一刀。


  黄少天和喻文州刷新在神木两旁的石柱之上,巨大的树冠底端横亘在他们中央,枝叶纵横交错宛如千万条藤蔓组成的迷宫,他们谁都没有看见谁的身影。

  两人在原地待了三两秒后,几乎在同时做出了决定。 

  喻文州跳下石柱,沿着神木巨大的树干爬到了树冠内部。

  而黄少天则飞快地跳到另一块石柱之上,环绕着神木进行着飞快的扫荡。

  只可惜一圈下来,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喻文州的一根头发。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黄少天仍然抱有一点侥幸。

  “果然不行啊。”他的语气里带着些失望,面上却瞧不出来。他的眉眼微弯,眼神很亮,嘴角上扬,反倒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夜雨似乎被他的心情所感染,甩动着尾巴,硕大的脑袋上扬,发出了一声长而响亮的叫声。 

   “听说阿斯特拉雄狮在古地球被称为’万兽之王’。”伊法说道,“果然不同凡响。”

  琼恩看了看自己身边的黑熊,有些嫉妒地说:“我都还没有见过狮子向导。”

  “珍稀度S级。”伊法瞥了他一眼,说,“记录很早之前就有了。”

  “我知道,我是说狮子哨兵很多,但是向导少。”

  “量子兽是异能者基因里的兽型片段的表达,同时也影响了异能的性状表达。也就是说,从本质上来讲,量子兽反应的是异能者的性格、能力、优势,不是向导也不是哨兵,是异能者。”

  琼恩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说法,下意识地反驳到:“这我当然知道。但是统计学上来说,哨兵的量子兽普遍具有攻击性,向导的量子兽则比较温和。” 

  “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基因学不是统计学,任何一门科学都无法用统计学一概而论,你必须要找到先后的关系。”伊法笑了笑说,“你把性状的表达二元化了,要搞清楚先后关系。基因表达性状,兽型基因片段嵌在性状基因片段中,这段基因与异能者基因所在的基因链互不干扰。”

  “生物课不是这么说的。 ”琼恩反驳道,“异能者基因片段和兽型基因片段只能共同存在。怎么可能互不干扰。”

  “他们的表达是互不干扰的,这部分内容你没有学好。 ”

  “他们难道不在一条基因链上吗?”

  “谁说要共存只能在一条基因链上?”

  “……”琼恩想了半天,还是不怎么相信,“老师没说……”

  伊法:“你看,这个儿童乐园还是挺适合你的。”

  言罢,他也懒得在理琼恩,再次将注意力放回到了实景球之中。


  黄少天纵深一跃,双手抓住了离石柱较近的一根树枝,腰腹发力,支持着双腿也扣上了那根树枝。他的动作非常熟练,似乎已经做过千百次一般。实景球前不少人发出了赞叹。

  下一秒,他灵活地钻进了树冠里面。

  由于树冠里光线较暗,空间也很小,实景球的画面也模糊了起来。

  

  “以前我们玩2V2的时候,就不喜欢在树冠里面。基本都要把人拖出来才好打。”

  伊法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原来如此……”

  “如此什么?”琼恩好奇地问道。

  然而伊法只是直直地盯着实景球,压根儿没有理他。


  黄少天不喜欢阴暗的空间,他站在树冠底端粗壮的树枝上,抬头向上看去,能看见的只是有些许光与更多的灰与暗。

  黄少天转过头,冲夜雨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夜雨竖着的耳朵转了转,很快捕捉到了除了枝叶抖动与风以外的声音。

  “来吧,夜雨。”他拍了拍阿斯特拉雄狮的脑袋,小声说,“让我们把他们给揪出来。”

  夜雨兴奋地蹭了蹭他。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在树冠里移动着,从一截树枝跳到另一节树枝,不发出一点点声音是不可能的,他只能让声音尽量小一些。

  喻文州也一样,他听得到黄少天移动的声音,知道他在自己的右下方,可他也没法保证自己在不移动的情况下完全保持安静。于是他干脆也选择了移动。

  他们在黑暗的树冠里追赶,画面里只有风声、枝叶的窸窣声和手指掰动树枝的声音。一分钟后,喻文州终于抓准了时机,朝下开了一枪。

  黄少天始料未及,凭着本能后仰,才堪堪躲过了这枚子弹。

  “能不能来个提示啊!”他心有余悸,“吓死我了。”

  “当然不能。”

  同喻文州的回答一起达到的是第二枚子弹,黄少天早有准备,单手拉着右侧的一根树枝,轻轻一跃,靠着惯性敏捷地跳到了另一侧。   

  那枚子弹与他擦肩而过。

  “砰!”

  “砰!”

  黄少天疑惑地挖了挖耳朵,他似乎听到了两次子弹撞击树干的声音。  

  “不会还能反弹吧?”黄少天问道。

  喻文州:“……”

  “哈哈哈哈你不会被自己的子弹射到了吧?”喻文州的沉默让黄少天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你掉了多少血?百分之三?百分之五?你要庆幸还好用的不是能量炮,不然我俩都不用继续了。你别不说话啊,我没猜错吧?”

  “你自己可以试试。”

  喻文州这才抛出了一句话。

  黄少天几乎在喻文州说话的同时就辨别出了他的方位,他干脆利落地朝着那个方向开了一枪。

  “砰。”

  听到这一声,黄少天暗暗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喻文州躲过了他的那一枪。

  一秒钟后,他猛地往右边一侧,子弹从他的脚边擦过。

  黄少天:“……”

  我靠,还真能反弹。

  

  之后,两人在漆黑的树冠内正式开始了角逐。

  “这里太黑了。”黄少天一边在树冠内向上移动着,一边抱怨着,“我们要不去外面?虽然我知道你比较喜欢这样的地方,但你也看不见吧?”

  喻文州在黄少天攀上他所在的那一层时纵深一跳,回到了下一层树冠。

  “不要。”

  喻文州轻巧地绕到另一侧, 仰头朝着黄少天的背后开了一枪。

  “可是你也看不见啊。”黄少天中了一枪,却没吭声,反倒是转身就掏出了激光匕首,将旁边树枝给劈断了。

  喻文州躲闪不及,被树枝砸到了肩膀。 

  “我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这不是正好嘛。”

  “砰”地一声巨响传来,黄少天猛地一跳,拉住上一层的枝桠,原本脚下的树枝已经被激光炮给打得稀巴烂了,甚至有不少木头都砸到了他的身上。

  悬挂在枝桠上的黄少天心想:早知道我也用小能量激光炮了,不管在上面还是下面都随便乱射,大概只靠木头就能把喻文州的血条给砸没了。

  “谁说正好了。一点也不正好。”黄少天一个引体向上,终于把自己又挪上了一层,“我不喜欢这里,我喜欢亮堂的地方,我出去了啊,你和我一起出去呗。”

  黄少天飞快地斩断了这一层的枝桠,把自己挂在树干上,继续往上攀爬着。

  喻文州一边躲闪着不断落下的树枝,一边带着笑意回答道:“我拒绝。”


  实景球外,看着这种打法,所有人都有些吃惊。

  “原来还能这样……”琼恩喃喃道,“我们以前在树上都待不了两分钟,不是自己被对方给逼下树了,就是对方被自己逼下树了。”

   伊法点头:“其实不论是谁的视野在里面都受限。但除了眼睛,还能靠别的东西辨别方位。”

  兔子向导插话道:“环境受限,那就适应环境。”

  琼恩点头:“有时候这样做确实比较好。”

“但不是这张地图。”伊法笑眯眯地说。

  兔子向导和琼恩对视一眼,都不明所以,他们同时问道:“为什么?”

“神木遗迹,这可是神树啊。”

  

  五分钟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已经将树冠里头弄得乱七八糟。两个人忽上忽下,相互作弄,全无章法可言。但要说他们在胡闹,却也不像,如果自动屏蔽两个人的对话内容的话,可以发现他们的动作其实十分紧凑而灵敏。

  他们有过两次短暂近身交锋,但由于空间的限制,他们始终无法坚持太久。到最后,喻文州还是习惯用小能量激光炮进行攻击,而黄少天似乎将这个神木的所有树枝都当成了武器。喻文州这下有些后悔没能一起占据上方了,如果他一直占据着上方,黄少天还没法用这种战术来对付他。 

  “差不多了。”伊法看着实景球笑了起来。

  琼恩和兔子向导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只好好奇地盯着实景球。

  此时,实景球内两人的血量都差不多。

  喻文州是百分制四十八,黄少天百分之四十六。


  实景球内,喻文州躲过了一条又一条的树枝,终于再次拉近和黄少天的距离。

  “上来了?”黄少天带着笑意问。

    树枝被他砍掉了不少,树冠上终于漏了更多的光进来。

  喻文州依稀能瞧见黄少天带笑的眼,他笑了笑说:“上来了。”  

  黄少天说摇头:“可惜,你一会儿还得下去。”

  “少天,你这样真挺不环保的。”喻文州说着用枪托狠狠地袭向了黄少天的小腹。

  黄少天侧身一躲,反手就去抓喻文州的胳膊:“你用炮轰就环保啦?更不环保好吗!”

  喻文州灵巧跳到另一根树枝上,扣动扳机朝黄少天射击:“我那又不是故意的。”

  黄少天握住上层的枝桠,借力又跳到了喻文州的前方:“那我也不是故意的。”

  “不要说谎。”喻文州说,“这可是神木。”

  “神木怎么啦!”黄少天笑眯眯道,“我就不是故意的。”

  说完,他倾身朝喻文州袭去,结果身下的枝桠突然一抖,他没能即时站稳,身体向前,顺势就扑到了喻文州的身上。

  喻文州被黄少天砸了个满怀,后背狠狠地装上了树干,血条也掉了一截。

  他下意识地搂住黄少天,一时间不知道黄少天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

  “你……”

  “这次真不是故意的!”黄少天双手撑着喻文州的胸膛,一边试图站起来,一边澄清道。

  “那你为什么——”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完话,下一秒黄少天又砸进了他的怀里,他总算知道黄少天真不是故意的了。 因为几乎在他说话的同时,他们所在神木已经猛烈地抖动了起来。

  “我靠——”

  这突然的变故让两个人都猝不及防地被甩了出去。

  喻文州一只手住着黄少天,另一只手用力抓着一条枝桠,两个人像一条诡异的绳子一般挂在了树上。

  一秒钟后,神木像是活过来似的,狠狠地一扭树干,将所有的枝桠都转动了起来,轻而易举地将他们俩一起甩了出去。

  

  实景球前安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直到两人的血量同时为零,“平局”的字样跳到了中央,所有人这才哄堂大笑。

  “你怎么知道的?”琼恩好奇地问伊法,“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树会动。”

  “这是神木啊。”伊法笑眯眯道,“全员与树接触五分钟以上,且造成一定的伤害量,它就会发起防御系统。”

  兔子向导:“……所以你怎么知道的?”

  伊法笑了笑:“你猜。”

-tbc-

评论(22)
热度(574)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