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21)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你家兔子胖吗

  黄少天才刷开自己的家门,就差点被朝他飞奔而来的二黄扑倒在地。

  叫二黄的金毛张着嘴巴哈着气, 舌头像抹了胶水似的粘在黄少天的脸上,硬是给黄少天来了个三百六十五度没有死角的脸部SPA。

 “二黄?”黄少天哭笑不得把自家体型明显偏大的金毛从身上扒了下来,两只手抓住它爪子的时候二黄还兴奋得难以自持。

  黄少天蹭了蹭它的脖颈,把脸上的口水蹭回去之后,才仔仔细细端详了它好一会儿。

  然后在二黄充满期待的眼神中,黄少天痛心疾首地吐出了四个字:“你又胖了!”

  夜雨也“嗷呜”了几声,表达了自己的嫌弃。  

  二黄却好像把黄少天的话当做了褒扬,不知羞耻地直甩尾巴,仍试图把爪子搭到黄少天的身上。

  黄少天站起来后退了几步,看到二黄肥硕的肚子的时候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二黄你是不是又一百斤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你不要放弃你的狗生啊!你要减肥了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黄少天一边训斥着二黄一边换下了自己的鞋子,慢吞吞地往家里边走去,二黄甩甩尾巴,蹦蹦跳跳地跟在了黄少天的后面。

  

  晚上八点。

  楼下终于传来了小型飞行器的引擎轰鸣声,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兴奋的叫喊。黄少天闻声走到楼下,才下楼梯,就听见“滴”的一声,黄母刷开了门。

  “天天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妈妈了,来抱抱!”

  黄少天猝不及防被冲过来的黄母抱了个满怀。

  “妈……你怎么和二黄似的。”

  “你没良心!”

  “你别动手动脚的,我都多大了。”黄少天忙着把黄母箍着他的手给拽下来。

  黄母死都不放:  “我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的,你还没成年呢就开始嫌弃我!”

  “别骗人了,爸早跟我说过我才一个月呢就被你塞到人造子宫里去了。人家都是三个月才塞的!”

  “你又出卖我!”黄母转过头,瞪了黄父一眼,手一时间没抓紧,让黄少天成功逃脱了。

  “你看看你儿子!”黄母前一秒还在斥责黄父,下一秒就扑到了他的怀里,“一点也不想妈妈。”

    黄少天哭笑不得,指着自家二位家长道:“你们是不是去哪儿玩了,脸上的迷彩都还没擦掉。我四年才回来一次,你们就这么对我,还好意思说我。还有,妈你也穿得太五光十色了!”

  黄母:“叫你提醒我把迷彩擦掉的把衣服换掉的。”

  黄父:“谁叫你硬要今天去。”

  黄母:“我叫他早点回来他不回来啊,我票是两个月前买的嘛。”

  黄少天:“……原来你让我早点回来是要出去玩,你不爱我了。” 

  黄母:“谁不爱你了!谁知道你回来得那么晚,你是不是找到男朋友了?然后就不想回家了?”

  黄父:“为什么是男朋友不是女朋友?”

  黄母:“难道你想要儿子娶个女哨兵回来吗?很凶的好吗?会被欺负的。”

  黄少天:“……妈,要我提醒一下你吗?我格斗成绩是第一的。”

  黄母听到这个,又喜笑颜开,上前一把抱住了自家儿子:“我们天天真棒。”

  黄少天:“……妈,我前天就把成绩单发给你们了,你是不是没看!”

  黄母眨眨眼, 转头问自己丈夫:“有吗?”

  黄父点了点头:“恩,考得都挺好。”

  

  黄母这下有点心虚了,不敢看黄少天:“我……我信息太多了……对啦二黄呢!二黄可想你了!”

  “守着他的盆呢。”黄少天说道。

  “为什么?”黄母摇了摇自己儿子,“你是不是忘记喂它了?”

    黄少天无情地回答:“它太胖了,要减肥了。”

  “你是不是真的找男朋友了!”黄母心疼地喊道,“你怎么能这么对二黄呢?二黄的盆里从来都有狗粮的!”

  说罢,黄母就一路小跑地奔向厨房了。

  二黄的盆一直都在那儿。

  “……”黄少天难以置信转过头问黄父,“平常你们就这么喂的?一直都有?”

  黄父耸了耸肩。

  黄少天连忙也跑到厨房,抢过黄母手上的盆:“不能喂了!”

  “你才回来第一天,就不给二黄吃东西了!”

  黄少天无比坚决:“为了它狗生的幸福,他接下来两个月每天都不能多吃了。”

  

  当天晚上,二黄尽管饿着肚子,却仍旧趴在黄少天的床上不肯离开。黄母指着它十分恨铁不成钢地指责道:“吃里扒外。”

  “我现在成外啦。”黄少天不满地嘟囔道,“就说你不爱我。”

  “可我喂了它五个月啊!”

  “我喂了它五年。”黄少天说,“辛辛苦苦,每天都不忘记给它撒狗粮。才五个月,你就把它养得再也找不到对象了。”

  黄母委屈道:“你走了只有二黄陪我了,要它找什么对象。”

  黄少天听了这话心里稍稍柔软了些:“我又不走远。”

  “谁说的。你这次回来才两个月,下次见面起码要好几年以后了。”

  “妈……”黄少天握着黄母的手,感动道,“你还是爱我的。”

  “那当然了。”黄母两眼淌着水光,“所以你以后有了对象不要忘了妈……对了,你不喜欢女孩子吧?”

  黄少天:“……”

  黄母:“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已经谈恋爱了?军校的女哨兵能和妈妈一样温柔吗?”

  黄少天的父母都是普通人,身边也鲜少有异能者。倒是不少影视文学作品里都有着异能者的身影,久而久之,黄母对异能者产生了相当程度的刻板印象。   

  黄少天对此十分无奈。

  黄少天:“……妈!人女孩子正正常常的,和普通人没差别。你别老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

  黄母:“我不信,你看新闻里那个楚什么的上校,踩着高跟鞋都能打人。”

  黄少天:“……楚云秀?”

  黄母点头。

  黄少天:“她是我们老师……说起来和你应该挺有共同话题的,上课还老讲电视剧里的东西来着。”

  黄母狐疑道:“真的那么正常?”

  黄少天:“这才是不正常好吗?”

  黄母:“……儿子,你不会在搞师生恋吧?”

  黄少天快哭了:“妈,你这是什么鬼逻辑?人家是个已标记哨兵啊?谈个鬼啊!还有我又不喜欢女生!”

  “这么多年了你才告诉我你喜欢男孩子?”

  黄母心中暗暗一喜:可算被我问出来了!


  黄少天忍无可忍,拉着她就往门外拖。 

  黄母连忙拽着桌子角,不让黄少天得逞:“你有对象啦?叫什么名字?量子兽是什么呀?虽然我看不见但是你要知道妈妈怕蛇的!还有他家住哪里?在不在A18呀?多高?聪不聪明?好不好看?”

  黄少天快崩溃了:“妈你好烦,二黄快帮我拽她出去……”

  

  二黄虽然圆滚滚的,力气却不小。叼着黄母的裤脚一个助攻,就成功帮助黄少天把人给拖到门外了。在黄少天关门之前,它又飞速蹿进了门里,有着与身材全然不符的灵敏。

  “二黄你混蛋……你这五年零五个月的狗粮都是我买的!我买的!”

  黄母在门外喊道。

  二黄嗷呜一声,朝着黄少天甩了甩尾巴。

  “二黄乖。”黄少天满意地揉了揉二黄的脑袋。

  “黄少天你有男朋友了就不要妈妈了!你也混蛋!你们一大一小都不是好东西!”

  黄母还在门外控诉。正巧,黄父下楼倒酒,听到这声好奇地停下了脚步,问道:“天天有男朋友啦?”

  黄少天在房内扶了扶额头,干脆开启了房间的隔音模式。


  待到外边的声响再穿不进来,黄少天才舒心地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二黄~ ”

  在保持了同一个姿势五分钟后,黄少天想了想,招呼了二黄一声。

  躺在黄少天床上的夜雨抬了抬眼皮,不屑地歪了歪脑袋。

  二黄摇了摇尾巴,温顺地趴在黄少天的身边。

  半晌,它听到黄少天打开个人智脑,一边拨号一边同自己说:“来,二黄, 我给你问问,狗应该怎么减肥。”


  敦克尔苏北部。

  窗外落着雪,雪花落在窗户上的时候有“唰唰”的声音。房间亮着昏黄的光芒,调温机器人在屋顶上转了一圈,释放了少许水汽。

  喻文州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套着一条白色的毛衣,正在翻看一本晦涩的理论书。黄少天的呼叫响起来的时候,敦克尔苏的雪已越来越大了。

  看见黄少天名字的时候,喻文州正要翻动书写的手一顿。

  算起来的话,他们六十多个小时没有见面了。

  ——如果那也算“见面”的话。


  饶是有心理准备,在黄少天穿着短袖的身影出现在虚拟屏上的时候,喻文州的嘴角仍然忍不住要弯起来。

  “我俩还真不是一个季节的。”

  这是黄少天看到他第一眼时说的话。

  “你那儿是不是下雪了?给我看一眼,我都还没见过雪!”

  这是黄少天说的第二句话。

  “啊,对了。你是不是养了兔子啊,你家兔子胖不胖啊?”

  听了黄少天的第三句话以后,喻文州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黄少天面上正经,耳根却早早红了起来。

  喻文州笑着问:“有事?”

  黄少天挑了挑眉毛:“没事就不能和你说话了?”

  “当然不是。”喻文州微笑,“我很高兴,少天。”

  黄少天方才还能佯装镇定,听了这句话眼皮却猛地一跳。好像千万个气球朝他砸过来,明明不痛不痒却声势浩大。

  他微微侧脸, 右手揉了揉脖颈。三五秒后才重新抬头,假装方才他没有失态:“有事,我当然有事啊!我不是在问你家那两只兔子胖不胖嘛!”

  喻文州笑着说:“那你要等一等。”

  说罢,喻文州起身。走到房间角落里的柜子捞了两把,黄少天以为他会掏出一件外套,而后去外边找他家的兔子。却没想到下一秒喻文州就从柜子里掏出了两大团东西。

  毛茸茸的,看起来很软。摆在一块儿的时候活像是古中国的太极。

  黄少天好奇地问:“这就是星兔?”

  喻文州揉了揉那两团东西,点了点头。

  黄少天依稀能瞧见那两团东西动了动。

  “星兔都这么大?”

  喻文州低头看了一眼自家的兔子,点头道:“差不多吧。”

  “叫什么啊?”

  喻文州停顿了一会儿,才答:“小黑,小白。”

  然后黄少天就开始笑。

  笑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要问:“是你取的名字?”

  喻文州有些无奈,说:“小时候取的。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吧。后来换名字它们也不肯,就一直这么叫了。”

   黄少天眨眨眼:“它们算胖吗?”

  “不算吧。”喻文州说,“你怎么一直问这个?”


  于是黄少天像是突然才想起来似的,回头拍了拍手。

  二黄得到信号后听话地蹿上前来,一时间整个虚拟屏都是它黄色的大脸。

  “二黄,退后,退后……”

  黄少天拽着二黄坐下,朝着喻文州说:“介绍一下,这是我家二黄。”

  喻文州:“二黄?”

  二黄:“汪!”


  “它比我去学校之前胖了整整十斤。”黄少天拍了拍二黄的脑袋抱怨道,“我想你家既然养兔子,那应该也知道怎么给狗减肥吧?”

  黄少天笑着,嘴角扬得很高,露出雪白的牙齿,而他的眼里仿佛有光。


  喻文州心想,恐怕也只有黄少天能这样面不改色地睁着眼睛瞎说话了。

-TBC-


评论(31)
热度(697)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