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22)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机甲格斗比赛

  翌日清晨,黄母在收到一整箱减肥专用狗粮时,才发现黄少天不仅是来真的,而且行动力还十分惊人。她含泪摸了摸二黄的脑袋道:“二黄,妈妈是救不了你了。”

  二黄摇摇尾巴,愉快地“汪”了一声。

  

  喻文州很给面子,没有当即戳穿黄少天的瞎话。他只是温和地说:“那我要查一查。”

  黄少天十分诧异,心想:这人脾气也太好了吧!要是换做是我,早就翻了八百个白眼了。于是他面上笑了笑,十分虚心地道谢:“谢谢啊,麻烦你了。”

  喻文州似乎已经点开了其它的网页,听到这话,眼皮向上抬了抬,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

这一眼不轻不重,不长不短,等到黄少天反应过来时,喻文州重新低下了头。

  而黄少天已经莫名其妙地红了耳根。

  趴在床上的夜雨敏感地感知到了向导的情绪,抖了抖耳朵,抬起脑袋看了一眼。

  黄少天突然“啪”地一声按掉了自己的个人智脑,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几秒种后,黄少天重新接通了喻文州,面不改色地对着虚拟屏中的黑发哨兵撒谎道:“刚才?刚才二黄不小心按到按钮了。”

  在黄少天椅子下面睡得正沉的二黄听到自己名字后,茫然地抬起了头。

  夜雨发出了一声极响的鼻音,换回黄少天一个“一边儿玩去”的眼神。


  没多久后,黄少天就收到了一份完整的计划表。 

  为了方便,黄少天将这张计划表贴在了厨房里头。黄母仔细看了看,突然觉得自己这抚养权交接得好像并不冤。

  “天天,这你做的啊?”她一边喝果汁,一边好奇地问。

  黄少天正在把几种营养剂混合在一起,摇了摇头。

  “那谁搞的啊,看起来特别靠谱。 ”

  表格上对二黄每天的摄入与运动量进行了适当的调整,与黄母想象中的减肥不同,这张计划表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虐待二黄。

  “对吧,靠谱吧?”黄少天搅拌着杯子里的营养剂,咬着吸管,点头说:“我一个朋友做的,他这人也特靠谱。”

  黄母:“景熙啊?”

  黄少天摇头:“我又不是只有他一个朋友,你老猜他干什么,别问了别问了,反正你也不认识。”

  黄母其实只是随口问问,但黄少天的反应却让她莫名其妙。

  五分钟后,黄母才小心翼翼提醒黄少天说:“向导和向导是不能谈恋爱的!”

  黄少天:“……”

  黄母:“妈妈是为了你好……”

  黄少天:“妈,我求你了,能不能少看点电视剧?”

 

  徐景熙得知这事的时候,正同黄少天在公园跑步。二黄惨兮兮地在他们身后吐着着舌头,尾巴上的毛都耷拉了下来。

  徐景熙光是在脑袋里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就踉跄一下,差点被一石头绊倒。

  “可别了。我还是更喜欢女孩子。”

  黄少天用胳膊肘撞了撞他,抱怨道:“谁让你擅自想象了?”

  “那你别告诉我。”

  “我想到就说了,谁知道你想象力这么丰富……哎二黄继续跑,你太胖了,你还有没有理想,要不要谈恋爱了?”

  徐景熙小声为二黄打抱不平:“还不知道是谁想谈恋爱呢……”

  黄少天转头瞪他:“你说什么?”

  徐景熙:“我刚才说话了吗?”

  黄少天:“我听见了,你别转移话题。”

  徐景熙:“哎这什么声音——”

  黄少天:“说了别转移话题,你这也太……等等,好像真的有东西在响。”

  “哎呦!”徐景熙忽然觉得手上一阵刺痛,这才发现是手上的监视手环在响,“是手环,这玩意儿居然还会放电,谁设计的啊。”

  黄少天凑过去一看,徐景熙的监视手环果然亮了起来。


  “注意:五十米外有未标记成年哨兵,相容度56%,请注意安全。”


  徐景熙和黄少天对视了一眼,一时间都有些无措。

  “我记得相容度50%以上也会给对方发送警报的吧……?”黄少天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黄少天对自己的向导身份向来不怎么在意,即使因为临近成年期,家长和老师都一再同他强调安全,他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戴上监视手环以后他也没怎么研究过这玩意儿,要不是强制性措施,手环指不定早就被他塞到哪个犄角旮旯了。

  徐景熙在这方面比黄少天稳重地多:“56%的相容度基本是安全的,监视手环会自动向信息素匹配者发送警告消息,如果保持警报十分钟,会监视手环会自动通知治安处。”

  黄少天:“那现在怎么办?”

  徐景熙盯着手环内置的虚拟屏几秒钟,松了一口气:“他走了。”

  “要是不走会怎么样?”黄少天好奇地问道。

  徐景熙抬头看了他一眼:“你都听到哪里去了?”

  黄少天摸了摸二黄的脑袋:“……没听,不就成个年,哪有这么多危险。”

  徐景熙闻言,不知说什么好,最后叹气说:“你别这么不当一回事,真不痛不痒的学校哪需要给你戴手环。”

  徐景熙其实知道,黄少天和别的向导不一样。他从小就没把自己当做向导过,也没觉得向导和普通人甚至哨兵有多大的不同。一方面是因为他本身能力出众,性格也很开朗,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从小到大他身边都没有多少异能者,对这些事并不敏感。

  “就算只有50%的相容度,也有0.5%的可能性引起结合热。”徐景熙提醒说,“这不是闹着玩儿的事情。”

  黄少天敷衍地点点头:“行了,我知道了。”

  一点儿也不像是真听进去了的样子。

  徐景熙无奈地想,黄少天这样的向导,恐怕只有喻文州那样的脾气能笼得住了。

  

   “算了,不说这个了。”徐景熙摇了摇头,揭过了这个话题,“你看公网最近很红的那个比赛没?”

  “什么比赛? ”黄少天这两天光顾着折腾二黄了,没怎么登公网。

  “青年机甲格斗比赛,限十八岁以上,二十五岁以下的哨兵参加。最近已经到第三轮淘汰赛了。”

  “有点印象。是不是去年也有过?我还记得第一名那个叫叶……什么来着!”

  “叶修。”徐景熙眼睛亮了亮,“今年他也参赛了。二十连胜,说不定还能夺冠。”

  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确实挺厉害的。”


  叶修不是第一军校的,这黄少天不用猜也能知道,第一军校不可能让哨兵参加这类比赛。但在公网点开他履历之后,他仍被吓了一跳。

  叶修十六岁进入被联盟称为“最强的武器”的星际战略学院,这座学校的历史几乎可以追溯到星历伊始。同第一军校不同,星际战略学院的招生对象只面向于哨兵与普通人,入学资格以苛刻著称。而叶修十六岁入学,二十岁就以第一名获得了学士学位,之后继续在星级战略学院攻读战略指挥系的博士学位。

  “曾经获得过两届青年机甲格斗比赛的冠军,四次定向越野比赛的总冠军,曾代表星际战略学院带领团队参加星际青年团战获得总冠军……”

  黄少天越念越不是滋味,夜雨无精打采地在他身边趴着,耳朵焉了吧唧地垂了下来,黄少天揉了他一把,自言自语道:“我长这么大干过点什么吗?”

  夜雨抬起自己硕大的脑袋,舔了舔他的手掌。

  黄少天:“……”

  夜雨:“?”

  “你是狮子,不是猫。”黄少天面无表情地在夜雨的后背上擦了擦手。

  夜雨委屈地站起来,甩甩尾巴,去房间的角落里趴着了。

  半个小时后,喻文州的身影出现在虚拟屏中。夜雨几乎在瞬间跳了起来,纵深一跃,到了黄少天旁边。

  虚拟屏幕上,索克萨尔站在喻文州肩膀上,漂亮的尾羽流畅地下垂,它漆黑的眼珠转了几圈,朝着突然出现的夜雨轻轻地叫了一声。

  夜雨抖了抖耳朵:“嗷呜!”

  

  量子兽们旁若无人地上演着久别重逢,被忽视了的双方主人则共同陷入了沉默。

  黄少天微微侧过脸,摸摸鼻子问:“你那是不是快到春天了?”

  喻文州过了一会儿才说:“敦克尔苏只有冬天。” 

  黄少天:“……”

  喻文州:“沃克是不是没有冬天?”

  黄少天:“……我们这里倒是挺四季如春的。”

  然后喻文州笑了笑。

  有的人笑起来没什么别的意思,但喻文州笑起来却好像总带着点其他的意思。黄少天觉得这应该不是自己的问题,就擅自把账算到了喻文州身上:谁让他笑成这样的?  

  他微微垂眼,不去看喻文州,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你在干嘛呢?我刚才在看青年机甲格斗比赛,就是在首都举行的那个,一会儿还有直播。”

  喻文州有些惊讶道:“挺巧,我也在看那个。”

  “是吧!你看别的学校一年级就可以操控机甲了……我们到三年级才有机甲实战课,这也太晚了吧。”黄少天抱怨道,“而且这个比赛真挺好玩的,有积分赛和淘汰赛,比竞技场好玩。”

  听到竞技场,喻文州不由想起了很多事情,身体里流进了一股暖意。

  “是啊,”他低头用指甲抓了抓自己的手心,才无事发生似的抬头说,“你看了哪个区的比赛……?我记得前天晚上的那一场的A组很有意思……”

  

  就这样,两个人一边唠嗑一边把当晚的直播看完了。 他们没有说其他的事情,只是专心地讨论着比赛的形势和内容。等到直播结束,才发现夜已经很深了。

  喻文州的身后还有簌簌白雪,房间里昏黄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他看起来不再那么冷了。

  “晚安,少天。”喻文州说。

  黄少天摸了摸耳垂,难得小声地说道:“文州,晚安。”

  

  喻文州的瞳孔微微收缩,似乎想要将眼前的人看得更清楚。然而黄少天几乎在说完的同时,掐断了两人的通讯。

  看见虚拟屏蓦地消失,喻文州有些可惜地吐了一口气。

  他沉默地坐了好一会儿,才关掉了灯。


  沃克市的夜色不那么暗,冷冷的星光穿过玻璃落在黄少天的床上。他抱着枕头滚了几圈,忽然猛地坐了起来。

  夜雨抬头,茫然地与他对视。

  “你说,”黄少天挠了挠自己凌乱的头发, 认真地向夜雨提问,“索克是不是喜欢你?”

  夜雨的鬃毛抖了抖,它忽的站起来,轻轻吼了一声,黄色的眼睛在黑夜里极其明亮。里面明明白白地写着两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废话!


  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哨兵学第一章:’量子兽是异能者精神状态的反应’。所以索克是喻文州精神状态的反应,既然它喜欢你,那么喻文州是不是喜欢我?”

  夜雨哼唧了一声,打了一个不屑的响鼻。

  黄少天:“你什么意思?难道他不喜欢我吗?”

  夜雨:“……”

  黄少天:“你到底什么意思?”

  夜雨蹲坐下来,把脑袋枕在了地上,而后扭了扭屁股,找到了一个最舒适的角度,紧接着,他闭上了眼睛。

  “……”黄少天朝夜雨扔了一个枕头,“你谈恋爱了不起啊?你回答我啊?”

  枕头穿过夜雨的身体在窗上撞了一下,反弹了回来,掉在了黄少天的床下。

  黄少天愤愤地捡起枕头,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终于不甘地进入了梦中。


  过了一会儿,夜雨才偷偷抬起了眼皮。

  

  他当然喜欢你啊!

  

-tbc-

评论(32)
热度(549)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