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25)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万分之一的概率


  同班的安迪家住首都,家里和比赛的主办方又有些关系,因而手上有不少决赛的票。

  喻文州其实不大喜欢这类太过热闹的场合,但热情的安迪连接送都一并安排好了,他只好答应了邀请。

  可黄少天也在这儿,却是他真的没有想到的。

  “你在观景台?”讶异过后,喻文州更多的还是担心。


  他知道观景台那里有VIP包厢,并且有几个可以隔绝信息素的包厢是专门提供给向导。安迪有两张观景台的票,一张是她自己的,一张给了她暗恋的那个小向导。在给那个向导送票前,她还专门咨询过喻文州。

  “你说她会不会高兴?”安迪忐忑地问道。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成了她的恋爱顾问,对此也很是无奈。

  “那你觉得黄少天会不会高兴?”见喻文州不说话,她又忽然问了一句。

  喻文州闻言,挑眉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喜欢女孩?”

  “对啊。”安迪抬头,瞧见喻文州眼神的时候愣了愣,继而笑了起来,“你别这么看着我,怪吓人的。是因为她和黄少天性格挺像的我才问的你,你放心,我性取向非常明确。”

  “他那个性格啊……”喻文州的神情柔和了些,很快揭过了这个话题,“你有她的社交账号吗?我可以帮你看看。”

  安迪嘴角隐隐带笑,将意中人的账号都发给了他。

  

  “对啊,文州我和你讲……这个票贵得能够二黄吃二十年的狗粮。”黄少天在包厢里转了一圈,“关键我还没花钱,郑轩那货有票不来,说要去参加女神的签售会,景熙又跑去A17旅游,最后莫名其妙就变成我的票了。”

  喻文州想说外面这么多哨兵你坐里面难道不会觉得不自在吗,但他知道黄少天不会喜欢他这样说。

  “而且还有二十四小时全自助点餐……我难道还能在这里过夜吗还二十四小时。他们有钱人的生活真的很夸张哎……”

  夜雨在黄少天身后来回蹦跶着,有时候喻文州真的觉得它一点也不像是狮子。然后他察觉到索克在他肩上伸展着翅膀,朝着虚拟屏露出了内里花里胡哨的羽毛,又觉得自己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黄少天一向容易一个人说得起劲,等到发觉喻文州都没怎么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有些觉得口干了。他看向虚拟屏,发现喻文州的表情似乎不是很好,他的眉毛簇拥在一起,让额间有了些许褶皱,眼睛是看向他的,眼里却藏了些别的什么东西。

  黄少天几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他在担心什么。

  “没事啦这里都是用阻断性材料做的,和我们学校的隔离墙都一样……而且我监视手环到房间里就没有再响过了。”

  可一说完,黄少天就有点后悔。

  ——他怎么就能确定喻文州想的是什么呢?

  可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说道:你就是知道啊。

  人的直觉很难以言说的一件事情,有学者把它和精神力挂钩,但却一直没有找到实质性的证据。黄少天的直觉一向很准,他觉得喻文州在担心他,甚至非常肯定那个表情就是他理解的意思,可由于对象是喻文州,也由于两个人之间那层若有似无的屏障,他总是还有一点微小的顾虑,没能像从前那样干脆果断。

  喻文州没有说话。

  这几秒钟的沉默让黄少天后悔地更快了些,他张了张嘴,试图再说些什么:“呃……我以为——”

  喻文州忽然打断他问道:“你成年期是什么时候?”

   “啊?”

  这下黄少天是真的有些懵了。


  向导的成年期和女孩的生理期有些许相似之处,它们都是性成熟的标志,因而常被人们混为一谈。问一个向导的成年期就好比问女孩的生理期,要是向导与向导之间相互询问,那倒也没什么,但是换做一个哨兵,就有些不合适了。

  黄少天虽然不是女孩,也不是那种从小就恨嫁的向导,但他到底还是个向导。

  他花了好几秒钟才在脑中处理了喻文州的问题,耳根迅速冲血起来。在他身边的夜雨发现了这个有趣的变化,歪了歪脑袋,好奇地用爪子去拨弄他的耳朵。 

  看到黄少天的反应,喻文州知道自己问得有点冲动了。

  他们从认识到现在,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尴尬的时刻。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会无时无刻地拌嘴,谁都饶不了谁,后来相处得久了,才慢慢有了平心静气说话的时候。到了竞技场那场比赛的前夕,他们似乎已经无话不说。

  喻文州微微垂眼,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抱歉。”

  黄少天也不敢看向虚拟屏,侧过脑袋拿起了桌上的水,喝了一口。而后他重新转过头来,声音有些低:“没关系……其实还有半年多啦,不用担心。”

  喻文州嘴角忍不住弯了起来,他抬眼看着虚拟屏中的黄少天,眼中是温柔的笑意。

  黄少天与他四目相对,似乎第一次从他的瞳孔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爱意。

  “那就好。”喻文州的语气放松了些。

  这时候赛场上忽然传来了欢呼的声音,黄少天如闻大赦,连忙说:“要开始了。”

  他们没有像之前那样一边看比赛,一边还通着话。黄少天主动切断了通话,他甚至不记得喻文州有没有应声。

  他坐在沙发上,巨大的玻璃后面是热闹的赛场与欢呼的人群。他忽然转头看向夜雨:“怎么办?我觉得他好像应该喜欢我。”

  夜雨发出了一声响亮的鼻音。

  “怎么办怎么办,我觉得好像真的不是错觉啊……夜雨,我有一个预感。”

  夜雨转了转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我可能要谈恋爱了。”

  “嗷!”

  ——终于!

  夜雨愉快地应了一声。


  团队赛很快开始了。

  选手们在登陆台上陆续亮相,排名第一的叶修穿着一身简单的衣服站在正中央。决赛最终日,八十名选手只剩下十名,而在上午的团队赛结束以后,根据积分的多少又将淘汰掉一半选手。也就是说,最终只有五个人能进阶到下午的个人比赛,参与冠军的角逐。

  观众席上人声鼎沸,不少人举着闪亮的电子横幅,选手的名字在赛场上空不断闪耀着。黄少天心不在焉地想,这一点也不像个正经的比赛。

  五分钟后,在解说人简短的宣布下,十位选手正式登陆机甲。两批不同颜色却相同型号的机甲同时启动,在观众的尖叫声中,比赛开始了。

  这大概是整个决赛中最为精彩的一场,黄少天却心思恍惚,很难将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

  “叶修选手的指令依然十分精准,对方确实要试图跨越警戒线了——”

  解说的声音十分嘹亮,几乎要盖过选手的声音。

  黄少天心想,这个解说大概是个叶修的脑残粉。

  不过叶修的指挥确实非常好,他很有大局观,对了,叶修是星际战略学院的,那个学院本身就是以战略出名。说起来喻文州为什么要来第一军校,去星际战略学院也不是不行……不过要是他去了那里,自己就遇不到他了。

  第一军校和星级战略学院最大的差别不就是还招收向导吗……所以喻文州应该是想谈恋爱的吧?

  “叶修选手进行了一个完美的空中转体,打落了敌人的抛掷的弹药——”

  黄少天的眼睛已经不再盯着比赛场地了,他无意识地在对面的观众席中搜寻着喻文州的身影,一边还在思索着这个恋爱到底要怎么谈。

  第一军校鼓励向导和哨兵谈恋爱,可究竟要怎么谈,黄少天却没有仔细观察过。这个时候他就很想抱怨了,不管是郑轩还是徐景熙,好像都没什么恋爱的经验。

  “难道要去咨询安迪吗……”黄少天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她看上去很有经验的样子,可他到底是个向导,哨兵的参考意见可能不大行。

  几十分钟后,比赛已经接近尾声了。

  黄少天还没有在观众席中找到喻文州和索克的身影,他责怪地看了夜雨一眼。莫名躺枪的夜雨一脸无辜,歪了歪脑袋:瞪我干嘛?

  “你连索克都找不到!”

  夜雨更加无辜了:那边这么多飞禽走兽,看过去都糊在一块儿了,我哪儿找得到啊!

 

 “——最后一击!十分精彩!很可惜,最终还是红队的选手赢得了比赛……不过积分如何我们还要看后面评委组的评分。落败的一方并不等于被淘汰,总之,积分将在十分钟后进行最终的计算。然后在下午一点,我们将进行最后的个人赛!请大家拭目以待——”

  

  黄少天:“你不是很喜欢它吗,你都找不到它,”

  夜雨甩了甩尾巴:好像你找得到一样……

  黄少天:“……”

  “算了。”他最终放弃了和自己的量子兽吵架,“我饿了,比赛怎么还没结束……咦人怎么都少了这么多——等等,积分都出来了啊。”

  这时候他才看到赛场中央漂浮着的积分表,叶修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赫然挂在最上边,下面的几位选手也是大多数观众看好的那几位。

  

  “怎么这么快。”他抱怨了一声,观众席上少了许多人,大抵都是去用餐了。黄少天便趴在沙发上,通过个人智脑打开了观景台的服务终端,同夜雨一块儿挑起了午餐。

  他毫不犹豫地点了一份看起来十分好看的豪华套餐,据说其中许多食材都是星际旅人游走多个星球,经历不少危险找到的,因而十分珍贵。黄少天对这些倒是没什么所谓,但他喜欢好看的食物,这一点夜雨同他如出一辙。

  十分钟后,他听到了门外的声响。

  “您好,送餐服务。”

  他刷开房门,眼前正是先前的两位工作人员。

  小推车上的中式餐具中,装满了精美的食物,黄少天几乎在食物进入包厢的瞬间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食物的香味,其中还夹杂着一股让人十分难以抗拒的味道,他心口猛地一跳。  

  “好香——”黄少天眨了眨眼睛,由衷赞叹道。

  “这是首都最知名的酒店制作的复古料理。”工作人员微笑着说,“需要我们为您布餐吗?”

  黄少天再次闻了闻,却好像没有那股让他难以言喻的味道了。

  “不用啦不用啦。”黄少天摇了摇手,对他们表示了感谢。

  两位工作人员朝他鞠了个躬:“祝您用餐愉快。”

  而后他们退出了房间。


  黄少天坐在桌前,忍不住给食物拍了一张照,然后发给了喻文州。

  他拿起叉子,叉起了一块鱼肉模样的食物,闻了闻,放到嘴里。随后他忍不住又给喻文州发了一条信息:还很好吃。

  

  他是真的有些饿了,因而吃得有些快。喻文州回复他的信息的时候,他已经解决了餐桌上大半的食物。 

  喻文州的信息很简单,只有三个字:很好看。

  可黄少天却莫名觉得有点甜蜜,一个人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他甚至觉得脸颊有些发烫,就连拿着叉子的手心都有了点热度。

  夜雨趴在餐桌的旁边,主人的进食能让他获得同样的满足,他此时却耷拉着脑袋,显得有些焦躁。

  黄少天没有注意到夜雨的异样。他的思维开始有些紊乱,脑海里一会儿是喻文州,一会儿是方才比赛的场景,一会儿是在家里乱跑的二黄,一会儿是黄母红色的连衣裙。

  “……这食物里难道还含有酒精吗?”黄少天吃得差不多了,试图从桌边站起来的时候却感到有些眩晕。

  他一手按着桌子,让自己勉力站住。

  ——就连双腿,都好像有点发软。


  这时候他才模糊地瞧见了夜雨耷拉着脑袋,眼神涣散的模样。几乎在同一个瞬间,他的身体里突兀地爆发了一股热度,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心口蹿了出来,而后飞速地通往了他的四肢百骸。

  黄少天终于瘫软在地。

  ——是食物的问题吗?

  黄少天察觉到连自己意识云都开始紊乱了。

  ——不能这样下去,必须要做点什么。

  他的思维像一股纠缠在一起的乱绳,每一根线都和其它的线缠绕着,当他试图拉出一根线让自己保持清醒的时候,却感到了难以忍受的疼痛。他颤抖着打开了自己的个人智脑,几乎靠着本能按下了喻文州的名字。

  

  “少天?”

  虚拟屏中出现了喻文州的模样,在听到他声音的时候,黄少天几乎有一种流泪的冲动。

  喻文州很快发现了黄少天的异样:“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你现在在哪里?”

  黄少天几乎看不清屏幕中喻文州的模样,这个时候,他连吐字都有些困难。

 “我好像……有点……不对……”

  

  在听到黄少天虚弱的声音的瞬间,喻文州浑身冰冷。

  

  -tbc-

*友情提醒:不不不要害怕……



评论(37)
热度(593)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