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30)

*这章太卡了,写得十分生无可恋,就先这样将就着看吧,就当过渡一下。

*另外修正章29的1个bug,医生的名字是许博远……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海盐味香水


  A18北部的这一场雪持续了整整一周。


  学期课程已经结束,大部分学生都混迹在虚拟空间之中,减少了外出的时间。由于学校对一年级的学生有积分要求,因此徐景熙和郑轩他们同大多数一年级学生一样,在统计截止时间来临之前疯狂地组队刷着分。而黄少天仍旧不被允许进入虚拟空间,即使他觉得这已经不会给他的精神带来多少负担。好在他的积分早在上半学期就达到了最低的要求,他不会再因此跟不上别人的进度。

  假期演练在学期结束的一周后进行,到时候,低年级的哨兵和向导们都将前往第一军校位于狮子座联盟西南部的演练基地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实战演练。演练的具体内容是保密的,只有到达具体地点后,他们才知道将来的一个月需要面对的是什么。

  在那之前,黄少天有整整一周的空闲时间。

  也许是因为他的成年期太漫长了,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那么长的假期了。

  整整二十四天,他从昏迷到清醒,感官仿佛经历了无数次撕裂又愈合的过程。而在那之后,他在医院呆了一个月,由于治安处迟迟没有通知下达,他像一根绷紧的弦,一刻也未曾放松。出院后,他面对的又是紧张的学习与频繁的复健,就算是周末,也没怎么好好休息过。

  对他来说,这样的假期确实有些奢侈。 


   近两个月以来,一年级向导们的成年期陆续来临了。

   黄少天去康复中心的时候偶尔会拐去医学实验楼,在那里总是有不少同年级的向导。他常去的采样室的隔壁就是监护室,蝴蝶向导告诉他,那里住着的都是成年反应过于严重的向导

  某一天早晨,他透过监护室未掩的门,看见了躺在玻璃罩中的一个女孩。她的肌肤呈现一种不自然的红色,浑身布满汗水,她的眉头紧皱着,神情痛苦,即使在睡梦中,她的身体也诡异地颤抖着。

  黄少天站在那里想,对向导来说,成年期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也曾这样脆弱过吗?

  他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直到看护的人员从里边出来,他才转身走掉。

  

  和许博远说话的时候,他偶尔会走神。

  他的心理状况仍然没有达到正常的水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需要定期进行心理治疗。他们谈话的过程平稳而和谐,黄少天不是那种歇斯底里的病人,孤独症似乎还没有征兆,只有在触及到太深入的问题的时候,他才会避而不谈。

  总而言之,他既是一位体贴的患者,也是一位棘手的病人。

  “今天就到这里吧。”许博远说,“你们下周就开始演练了?”

  黄少天点头。  

  “那下周开始,我们的测试与谈话只能在虚拟屏前完成了。”

  “我会抽出时间给医生的。”

  许博远:“我希望你能对我多一些信任,我愿意倾听你的任何问题。”

  黄少天笑了笑说:“谢谢您,您是一位很好的医生。”

  临走时,他又回头对许博远说:“我只是一直觉得不甘。”

  “不甘?”

  “人为什么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呢?”

  许博远沉默良久道:“但人可以选择同自己和解。”

  

  每一天晚上他照常会和喻文州通话,这是从考试后就开始养成的习惯。 

  在虚拟屏中看到对方的时候,他会有一种奇异的安心。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像是干涩的海绵忽然充水,挤满了整个胸膛。明明只是虚拟的温度,却好像真的成了有血有肉实体。

  “今天做了什么?”喻文州穿着一条黑色的高领毛衣,盘坐在床上同他说话。索克站在他肩膀上,叫唤了两声。

  黄少天靠在房间角落的垫子上,咬着一根能量棒,口齿不清道:“上午去了康复中心,顺便踩了会儿雪,下午就没怎么出门了。我还堆了个二黄,就是一个人不怎么够,堆得不大,发给我妈看了,她居然说一点儿也不像。你等等,我发给你看啊。”

  说罢,黄少天就将下午的动态影像发给了喻文州。

  夜雨用爪子捂住了脸,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

  那是一个比二黄小了一半的“雪人”,依稀能看得出是一只金毛。黄少天裹着红色的围巾,凑在自己的雪人旁,得意地比了一个“v”。

  他笑得很灿烂,两颗虎牙嵌在下唇上,让人很想去摸一摸。  

  见喻文州没说话,黄少天有些不自信了:“喂,真有那么不像?不至于吧。”

  “没有,挺像的。”喻文州还盯着影像,随意地应了一声。

  “真的?”

  “真的。”

  “你匡我吧。”

  “真没有。”

  两个人总是这样,说着些平常又无聊的东西,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单纯地分享着生活。

  可黄少天知道,他想喻文州其实也清楚,他们都在回避着许多问题。


  黄少天没有告诉喻文州,他买了一瓶海盐味的香水,每天睡觉前,他都会洒一点儿在枕头上。

  因为剧烈的成年反应,他对那场意外的记忆十分模糊。只有喻文州信息素的味道无比清晰地存储在他的脑海里,似乎每分每秒都在鼻前涌动。

  那味道像海,像星空,像黑夜里零碎的光。  

  香水无法复制信息素百分之一的味道,可他只能依靠它堵塞自己蓬勃的想念。


“你今天好吗?”

  这是黄少天每天都坚持问的问题。

  喻文州也不觉得厌烦,微笑道:“都好。”

 “真的?”

 “真的。”

 “那我睡啦。”黄少天说。

  喻文州点头:“晚安。”

  “晚安。”

  *

 

  一周后,第一军校一年级的哨兵与向导开始了他们为期一个月的实战演练。

  学校的飞船有巨大的外视窗,能看到漆黑的宇宙与明亮的星系。

  “看不到坐标了。”

  徐景熙拨弄着自己的个人智脑,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黄少天站在窗前,看着眼前浩渺的宇宙,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恐惧。那是一种对庞大与未知的敬畏,也包含了因为渺小而产生的愤懑。

  “你看得到吗?”

  徐景熙转而问黄少天。

  黄少天拨弄了一下自己的个人智脑,发现也没有的坐标,他摇了摇头说:“没有,大概被人为屏蔽了。”

  飞船行驶了整整一天,终于到达到了位于狮子座联盟西南部的实战基地。


-tbc-

评论(23)
热度(486)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