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32)

*祝我们鱼生日快乐~

*生贺没写完,写完以后再发吧……

*混更一章,生日要甜甜的。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星空

  这里的土地富含金属氧化物,因而在白日里呈现了一种妖冶的红。但在夜才开始的时候,红色的土壤同黑夜就开始密不可分,连它们之间的边界线都模糊了起来。

  好在后来的夜空有着不少星,像是深海里突然出现的灯光,白色的荧光让他能瞧见土地与天空的轮廓。

  越往前走,他就越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随着自己的坐标离边界线越来越近,他的脚步也越来越急促。

  前方的景象忽然开始有些模糊了,在到达坐标点的瞬间,由于他的速度过快,在触碰到一面无形的软墙时他不由地后退了两步,而后由于重心不稳突然间跌坐在了地上。

  “你慢一点。”

  黄少天还没有来得及起身,就听见了喻文州带着笑的声音。

  夜雨没来得及嘲笑自己的主人,在听到声音的瞬间就跳跃了起来。

   黄少天瞬间愣在了原地,手臂才支撑起自己半个身子就按在地上不动了,而后他缓缓抬头,瞧见了对面朝着他微笑的喻文州,他肩膀上的索克萨尔,以及他身后璀璨明亮的星海。  

 

  “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边界?我刚才撞到什么东西了……啊等一下,这是隔离墙吗?软软的哎。这么大的空间也可以建这么大的隔离墙吗?我没想到你会在这里我以为——”

  黄少天随后惊喜地爬了起来,摸了摸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东西。那是一堵巨大的透明软墙,是由某种透明的弹性材料组成的,黄少天的手指可以伸进去一截,却始终没能够穿透这堵墙触碰到对面的少年。他一时间说了很多话,却又在几秒后忽然停了下来。

  他忽然意识到,喻文州就站在他的面前。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缺失的某一部分被填满了,像是有什么从四面八方涌入了身体,温暖而令人安心。

   

  他们身高相似,喻文州只比他高一些。他穿着同自己一样的绿色迷彩套装,腰带系得有些高了,显得身材笔直而修长。黄少天仔细端详着他的面庞,同虚拟屏中的并无不同,依然有着黑曜石般的眼,温和的眉,略显薄的唇,且唇色很淡,白皙的额头,以及散落下来的细碎额发。他的身侧有一小堆人工火焰,红色的光芒照在他身上在脖颈上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光圈。  

  “你以为什么?”

  喻文州问。

  “没什么。”

  黄少天侧过脸看了会地面,又忽然抬起了头:“这是我第二次看见你了。”

  他们四目相对,彼此的眼中都带着温度,黄少天想,喻文州应该是喜欢自己的。然后他笑了起来,将很多顾虑与恐惧甩到了身后。

  “刚才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突然这么觉得了。”黄少天将手掌覆盖到了他们中间看不见的软墙上,轻快地说,“你一定喜欢我。”

  喻文州怎么也没有想到黄少天会突然这样说,瞳孔微缩,一时间很多种复杂的情绪纷杂地向他投掷而来。

  他怎么能这么大胆呢?

  喻文州有些好笑又有些懊悔。

  他将自己的手掌覆盖在了黄少天手掌的轮廓上,那座无形的墙似乎不见了,他们掌心相贴,五指相对,似乎有温度从他们的掌心流走,从一个身体进入到另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体,他们彼此微笑着。

  “被你抢先了。”

  “什么?”

  “我是喜欢你。”

  “谁让你老不说。”

  “那你呢?”

  “还用说吗?我当然喜欢你啊。”

  群星闪耀,他们面对面站在一块儿,被银色的光芒共同笼罩着,赤色的平原不见了,而夏日似乎在一瞬间降临了,那是他们都能想到的最美好的东西——原野中新生的草木,盛开的花朵,柑橘的清香,海水的声音……世间一切温暖可爱的事物都好像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即使很多年以后,他们也很难遗忘掉这个时刻。

  那是只有年轻的时候才会拥有的时刻,甜蜜而勇敢,无比遥远却又近在咫尺。


  后来他们并排躺了下来,赤色的土壤里有很多石子,但他们似乎都没有觉得不适。

  这座墙并不能阻挡高维生物,索克萨尔停在夜雨的脑袋上,一点一点啄着他的鬃毛,而夜雨趴在地上,举起爪子想去触碰索克的尾羽,却在索克回头的瞬间讪讪收手。

  “有时候真羡慕他们,比我们自由多啦。”黄少天伸起手掌,好像想要抓住天上的星星:“说起来A18的星落我还没有真正地看见过。 ”

  黄少天居住的地方不是飞鹊流星群的最佳观测点,每一天的七月,人们都要等到很晚才能瞧见一点飞鹊的影子。要是云多一些,那一点影子可能就不见了。

  喻文州看着他的侧脸应声:“我也没有看见过。”

  “星历二十三世纪,经历大迁移后的蓝瑟将军携妻子来到A18星球,第一次看到飞鹊的时候他非常惊讶,’人类在宇宙繁衍了无比漫长的时间,从地球的蛮荒时代到如今的大宇宙时代,却始终无法抵挡自然的魅力’,他这样说完以后,就给他新出生的孩子取了名字,就叫做’飞鹊’。”

  “真的?”喻文州挑眉,“我没有听过这样的典故。”

  “我也是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不过像是他会说的话。”

  “林瑟将军?”

  “林瑟将军。”

  “我想起你读过《大迁移三问》,那哪是人看的书啦。”

  “这你都记得?”

  “当然记得。”黄少天放下手臂,也转头看他,“你站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看你。”

  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那不过是一年前发生的事情,现在想来却好像无比遥远。原来他才认识喻文州一年吗?他看着正在嬉戏打闹的夜雨和索克,他小声嘟囔道:“很奇怪,我们才认识这么点时间吗?”

  那时候的他看着课堂上坦然站立起来的黑发青年,怎么也没想到今后会同他发生这样多的纠葛。

  喻文州问:“什么很奇怪?”

  “就是很奇怪。”黄少天笑了笑说,“我好像已经认识你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了。”

  “你说太多个很久了。”喻文州的声音里带着隐藏不住的笑意。

  “就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好了好了。”喻文州说,“就当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了。”

  “你不是也说了很多个很久?” 

  “我在学你啊。”

  “你小学生吗?”

   然后两个人就都笑了起来。

 

“对了,你第一个守夜吗今天?”

  喻文州点了点头,无奈道:“楚云秀按头发颜色编的号,我号码很前面。” 

  “……”黄少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还真别出心裁。”

  “是啊。我见她都怕。”

  “那你们另外一个带队老师呢?谁啊?” 

  “请了特别顾问,不算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哦?”这下黄少天更好奇了,“谁啊?我们另外一个老师是战略指挥系的主任,我连他是向导还是哨兵都还没看出来。”

  “韩将军。”

  “……韩文清?他怎么有空来?他不是第三军团的将军吗?”

  “据说在休假。”

  “……”黄少天想到张新杰,大概理解为什么了。 

  “没有量子兽?”

  “没找到。信息素味道很奇怪,也分辨不出来是向导还是哨兵。说起来你也见过他,之前我们离开竞技场的时候碰到过他,他还拍了拍你的肩膀。”

  “穿红衣服的那个?”喻文州似乎有些印象。

  “对对对。”黄少天点头,“就是他。”

  “他有量子兽。”喻文州想了想说,“你注意他的头发。”

  “头发?”

  黄少天正想再问,通讯却突兀地响了起来,四周无比安静,这声音将黄少天吓了一跳。

  “黄少你人呢?我看不见你了。”徐景熙出现在虚拟屏中,“说好的一会儿呢,匡我的吧,你这也太久了。”

  “你怎么跟我妈似的,在这儿还给我搞宵禁。”黄少天抱怨了一声,“放心吧,就回来。 

  徐景熙皱眉道:“很晚了啊,你快点,一个人不安全。”

  黄少天点了点头。


  黄少天挂断通讯后坐了起来,喻文州见状也起了身。

  “是有些晚了,你小心些。”

  “我还没走呢,你都不留我。”黄少天笑着说。

  喻文州挑了挑眉,嘴边挂着一抹促狭的笑。

  “好啦。知道你开玩笑。”黄少天起身拍了拍自己,又示意一边还在和索克玩你追我赶的夜雨该走了。

  夜雨颇有些不舍地嗷嗷了两声,黄少天瞪了他一眼:“你是猫吗?”

  狮子甩了甩尾巴,表示并不想理自己的主人。

  这种时候,黄少天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告别,他站在喻文州的面前踢了一会儿的石头,才抬头小声说:“那我走啦。”

  喻文州微笑着点了点头:“再见。”

  黄少天挥挥手,转身走了几步却又很快转头回来,直视着喻文州的双眼道:“我还想再说一遍。”

  “?”

  “我喜欢你。” 

  喻文州眨了眨眼,柔声道:“我也喜欢你。”


  这声音太过柔软,让黄少天的耳垂瞬间通红。

  他飞快地说了一声再见,转身就跑了起来。

  泛着银光的夜色里,他的耳边响起了因为奔跑而产生的风声,混杂着喻文州最后的声音,不停地在脑海里回荡。


  徐景熙看到黄少天从不远处奔跑而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立即弓身,掏出了自己的机械枪,警戒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在追你?我马上去叫醒别人……”

  黄少天这才停下了脚步,轻喘着摆了摆手。

  “没事?没事你跑什么跑?”徐景熙松了一口气。

  “不是你让我回来的吗?”黄少天责怪道。

   而徐景熙十分莫名其妙:  “我又没让你跑着回来!”


-t b c-


评论(22)
热度(549)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