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33)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画个饼,希望上半年能把星落写完,写完我就可以开始填万事如意了。其实还好想开个ylq paro的坑……但是看着自己这么多坑还在就忍忍8。希望这个饼能实现!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红巨蜥

  当天晚上,黄少天在帐篷里辗转反侧,一点儿睡意都酝酿不出来。

  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由于成年期反应,他全身无力,连视野都有些涣散,当时的那些记忆十分模糊,唯一能想起来的不过是铺天盖地朝着他翻涌而来的喻文州信息素的味道——像海啸一般来势汹汹,以至于身体的热度、肌肤相亲的感觉都被浩大的海潮声覆盖了。他们应该是接吻了,尽管事后谁也没有提这件事,黄少天摩挲着自己的嘴唇想,可这件事确实发生了。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他将自己蒙在睡袋里,努力回忆着那天发生的事情,却分毫也想不起来。

  也许是因为当时的情况特殊,因而在第二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他才有了些“我见到他了”的实感。即使隔着一堵软墙,即使他们依旧无法触摸,但这是真实的、并非虚拟的。如果视觉也能产生触觉的话,他想,那看着喻文州的他的眼球,一定是温暖的。像是整个人都浸泡在温暖的水中,眼球被温水包裹,热流顺着眼眶进入身体,他的心砰砰砰地跳着,到现在都没有恢复正常。

  “他说他喜欢我。”黄少天从睡袋里伸出了一个脑袋,朝夜雨说道。

  那句话像是治愈一切的魔咒,将他连月来的不安与焦躁都安抚了下来。

  和索克亲密接触了的夜雨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难得不嘲笑自己的主人了, 反倒是冲着他愉快地摇了摇尾巴,然后半趴了下来。

  “你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黄少天有些妒忌,“你这样十分不利于我的身心健康。”

  夜雨才不管,他仍旧摇了摇尾巴,舔了舔爪子,满脸都写着得意。

黄少天只好又重新钻回了睡袋,数了数,一,二,三,离毕业舞会还有三年。

三年啊,黄少天握着自己的三个手指,终于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天还未大亮,他们已收拾好营地,随意吃了些早饭后即刻出发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在这天傍晚就能够靠近林区,并以直线距离逼近目标点。

   黄少天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和后边的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后来还是郑轩追上来扯了扯他的衣角说:“大哥您能别走这么快吗,又不是劲走比赛。”

  黄少天这才勉为其难地放慢了速度。

  他倒不是故意走这么快的,只是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心里莫名就有些燥热。

  “你干嘛笑这么一言难尽……”

  “谁笑了我没笑。”

  “我又不瞎……”

  “这可不好说。”

  “……我好想打你。”

  “真的?”黄少天眨眨眼,“回去约格斗教室呗。”

  “……当我没说。”

 

  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遇到了连日来的第二波敌人,两只红巨蜥。

  红巨蜥与古地球的巨蜥有所不同,他们并非是天然的平原巨蜥,而是绿鬣蜥的变种,相比一般的食草蜥蜴来说,它们的消化系统有很大的不同,简而言之,这种体长近两米的红色冷血爬行动物一反常态地食肉,并且具有极大的攻击性。

  首先发现红巨蜥的是一位仓鼠向导。一开始她以为自己踩到的只是普通的石头而已,由于感觉不怎么坚硬,让她忍不住低头多看了一眼。

  不看或许还没有事,可她才一低头,就察觉到了不对。等到用脚推开“石头”旁的泥沙,瞧见“石头”的全貌是一条巨大的尾巴时,她的尖叫声已然太迟了。

  巨大的尾巴从泥土里甩了出来,仓鼠向导瞬间就被甩出了两三米远。

  队伍前方的黄少天立刻回过身,同时将腰间的激光枪掏了出来。 

  徐景熙离仓鼠向导较近,立刻过去查看她的具体情况。

  在其他几人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条红巨蜥已经完全从泥土里爬了出来,朝着最近的几人发起了攻击。

  看着它无比尖锐的牙齿,郑轩叹了一口气,如果可以他实在是不想和任何生物打架,但这种时候也没有办法了。他飞速绕道巨蜥的后方,掏出了脚脖上挂着的匕首,狠狠地朝着脖颈处掷去——

 红巨蜥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嘶吼声,与此同时,随着一阵劲风,包括黄少天在内的其余几人都被剧烈的震动甩了出去。在这一只红巨蜥出现的下方,另一只红巨蜥出现了。

  黄少天一下子就明白了,仓鼠向导不仅是倒霉踩到了一只红巨蜥,踩到的还是一只正在泥土中交配的红巨蜥。

  “跑吧——”黄少天崩溃地喊道,“它俩在交配呢刚才,发情中的红巨蜥攻击力堪比天女座黑熊,这他妈还两只,我们没戏。”

  “靠。”郑轩更加崩溃,“你不早说我都插了他一刀了,啊啊啊啊啊啊他朝我来了朝我来了我靠,黄少天你快来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他妈哪知道他下面还有一只啊,没人告诉我红巨蜥有在土下交配的特殊嗜好啊……你跑快点他要追上你了。”

  徐景熙在后面大喊:“你们谁来帮把手我一个人扛不动她……”

  一个离得较近的松鼠向导见状连忙将仓鼠向导的另一只手搭到自己肩膀上,三个人玩命地朝着前方跑去。

  黄少天见还有两人在那边犹豫不决,大声喊道:“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一会儿等母的那只也反应过来了我们谁都得完蛋。”

  其中一个绣眼鸟向导听到这话果断转身,拉着旁边的老鼠向导准备逃走。结果旁边那人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时间看着黄少天还不肯动。直到黄少天厉声喊道:“还不快走。”两个人才终于离开。

   黄少天一边急速后退一边观察着眼前怒气冲冲的红巨蜥,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这玩意儿跑不快。

  他掏出了一颗烟雾弹,用军用绳索快速地在上面绑上了自己的激光匕首。雄巨蜥似乎记住了郑轩的味道,一直在朝着他们撤离的方向爬行。 而雌巨蜥低吼了一声,亦跟在了雄巨蜥的后方,它的身躯要小,动作也快很多,眼看就要超过雄巨蜥了。

  黄少天深呼吸一口,一个跳跃踩在雄巨蜥的脑袋上,在它反应过来疯狂甩头之前,他又用力一跳,借力跳到雌巨蜥的脑袋上。与此同时,他将匕首用力插到了它的后脖颈中。红巨蜥的皮肤异常坚硬,激光匕首的热度在破开皮肤后也只可插入七八公分,远未到致命的程度。雌巨蜥发出了疼痛的嘶吼,黄少天即刻拔出了匕首,将烟雾弹打开后朝着相反方向扔了出去。随后,雌巨蜥的一个巨大的甩尾,将黄少天狠狠地扔了出去。

  他的身体撞击到地面时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同时一阵钻心的疼头从右腿蔓延到了全身。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的计划失败了。雌巨蜥愤怒地摇着脑袋,另一边,由于气体的推力,烟雾弹拉着激光匕首在地上快速地移动着。

  直到雌巨蜥终于转身,朝着激光匕首的方向追去的时候,他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而雄巨蜥见雌巨蜥受伤,一时间也忘了自己还有敌人要追,跟着雌巨蜥一块儿转身了。

  还好这玩意儿智商不怎么高,黄少天想,他费力站立起来,拖着一条伤腿慢慢地朝着郑轩他们移动。

  希望它们的智商能始终维持这个水平,要是半路回光返照了,那第一个没命的就是自己了

  虽然第一军校应该不会见死不救,但这无比真实的疼痛还是让黄少天心里有点后怕。

  学校到底要怎么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毕竟,这俩红巨蜥怎么看都不是假的。


  此时此刻,基地的总监控室内,无数个虚拟屏呈环形分布着。

  伊法和张新杰站在监控室的中央,而虚拟屏之下,约莫三四十个人正分别盯着每一个小队的具体情况。而监控室正中央最大的虚拟屏中,播放的正是黄少天拖着伤腿奔跑的景象。

  “07队,继续跟着那两头巨蜥,”伊法通知道,“一旦有返回的迹象立刻报告。”

  “是!”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巨蜥智商不高,多半是不会返回了。”

  伊法点头表示同意:“虽然冒险,但这招确实不错。”

  “他的实战能力和判断能力都非常优秀,这几年来我几乎没有见到过比他更优秀的向导。”  

“确实。”伊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很有意思。 ”

“相比之下,别的人思维都太定式了。在他们的眼里他们首先是一个向导,其次才是一个战士。”张新杰皱着眉,叹了一口气,“一整年的课程都没有让他们有太多的改变。”

“所以才会有这次演练,不是吗。”伊法拍了拍他的肩道,“几天以后,他们就会知道彼此之间的差距与自己需要面临的问题了。”

  “希望如此吧。”


  一刻钟后。

  黄少天终于拖着受伤的腿跟上了郑轩他们。

  老鼠向导着急地问:“它们还在后面吗?我们还要继续跑吗?”

  “听声音应该不在了。”他身边的绣眼鸟向导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

  “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徐景熙担忧地看着黄少天,“你还好么。”

  黄少天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事:“再跑一会儿吧,我还能坚持。”


  一个小时以后,几人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黄少天坐下来的时候,右腿几乎已经没有知觉了。 徐景熙替他仔细检查了一会儿,说:“还好,伤口看着大,但不深。你忍着点,我给你处理一下。”

  约莫是巨蜥尾巴上的刺造成的皮肉伤,看着心惊,但实际上没有那么可怕。徐景熙用随身携带的医疗喷枪清理了一下伤口,随后用冷冻恢复装置覆盖在了伤口处,这种装置能够保证伤口的外部环境的洁净,同时能够加速伤口的愈合能力。

  

  绣眼鸟向导一直在旁边看着,直到徐景熙处理完伤口才朝黄少天伸出了自己的手。

  “我叫张佳乐,”他友好地说,“这次多亏你了。反应那么快,我当时都有些懵了。”

  黄少天伸出手,好奇地看着他的头发说:“没事没事,应该的,我知道你叫张佳乐,我叫黄少天你应该也知道。对了我一直想问来着,你头发的颜色是天生的吗?”

  张佳乐愣了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过了一会儿才笑着说:“天生的,染成这颜色都难。”

  “好厉害。”黄少天一脸羡慕地看着他粉红色的长发感叹道。

  “彼此彼此,你也挺厉害的。” 

  “没有没有, 你看我发色这么正常,我妈还不让染。”

  “我是说你身手很厉害……”

  “哦,这个意思啊。”黄少天毫不在意地说,“还是你头发的颜色比较厉害。”


  一边的徐景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们俩能闭嘴吗?”

  “你们俩小学生啊。”郑轩终于找到了可以嘲讽黄少天的机会,连忙跟着说了一句。

  

  “你们感情真好。”

  张佳乐说。

  “这哪叫感情好?”

  黄少天说你没见他们正损我呢。

  “这不是表示友好吗?”

  “……”

  黄少天心想,这人和郑轩倒是应该很合得来。

  

-tbc-

评论(28)
热度(459)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