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34)

*来了来了你们不要想我了!!再想我要感冒了!!

*主要是,最近,沉迷,打游戏,就,嗯……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战略指挥系


  当天傍晚,夜幕真正降临的时候, 他们终于抵达了离目的地最近的林区边缘。  

  此时,离任务结束还有四天的时间。

  夜晚的林区视野不佳,权衡利弊,他们还是决定隔日清晨再往里面出发,简单用过晚餐后便宿在了林区边缘。

  黄少天这天是第一个守夜的人,他捧着一个小型的发热器坐在帐篷外边,和喻文州悄悄地说着话。

  通话才接通的时候,喻文州那边才结束一场恶斗。他们在这日中午就进入了林区,层出不穷的各式生物让他们应接不暇。黄少天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时有一些紧张,忍不住小声问道:“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头疼?”

“没有没有没有。”听到声音的安迪凑到了镜头前,冲黄少天做了个鬼脸,“我可好啦!”

 黄少天哭笑不得:“我又没有问你。”

  “切。”安迪瞅了他一眼说,“一点都不可爱。”

  “行了你让开,才不要看你。”

  “……我也挺好看的。”安迪悻悻说道。

  “不要看。”

  “……”

  为什么他俩就一拍即合,我还没能追到我的小向导?安迪留下一个怨念的眼神后,终于离开了镜头。

  喻文州擦了擦面颊上的血迹,朝黄少天笑了笑。

  “受伤了?”

  “还好。没什么大事。”

  “真的?”

  “真的。”

  “不许骗我啊。”

  “为什么要骗你?”喻文州揶揄道,“骗你有糖吃吗?”

  “我认真的,没和你开玩笑。”黄少天嘟囔了几声,“你不舒服就说,别骗我就行。”

  他其实也说不上为什么,但心里就是有些不安,非要喻文州和他保证才行。

  “真的挺好的。”喻文州安抚道,“就是几只变种的丛林豹,现在正在火上烤着呢。”

  “你们一会儿还走吗?”

  “不一定。”喻文州往林间看了一眼,“……夜长梦多。”

  他的眼中有担忧一闪而过,随即又好似没事般问他:“你们停下了?”

  “停下了。”

  向导们毕竟没有在夜晚战斗的经验与优势,谨慎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明天天亮了再进林区。”

  “加油。”喻文州说。

  哨兵们点燃了篝火,橙红色的火焰在他的面颊上闪烁着推移。黄少天盯着他瞳孔里的火焰,许久都没有移开眼。

  “你也加油。”

  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和喻文州说了再见。


  基地的天空应当是真实的,星辰遥远而明亮。黄少天呈大字形躺在平原之上,朝着天空张开了手掌。他想,喻文州就好像这些星一样,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如果抓得住,却一定是无比炽热的。

    

  隔日清晨,第一缕天光从地平线升起之时,向导们终于进入了林区。

  视野一下子狭窄了起来,光线也黯淡不少。九人呈z字型小心行进,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只需要一天就能到达人质所在地。

  “应该不会有啥老虎猛兽吧。”张佳乐看了一眼夜雨,充满希望地问道,“你们说量子兽能不能给他们一点压力,毕竟夜雨这么大只,很有威慑力的。”

  夜雨无辜地甩了甩尾巴。

  “它们看不见高维生物吧。”徐景熙说。

  张佳乐耷拉着眉毛,有些闷闷不乐。

  正在这时,队伍最前边的黄少天突然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夜雨竖着耳朵,整条尾巴都掘了起来。黄少天听着丛林里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心想,张佳乐和郑轩怕不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无比寂静的几秒钟过去了,在一声嘹亮的野兽嚎叫声中,丛林中的猛兽亮出了爪牙。

  “我们被包围了。”

  徐景熙冷静地说道。

  

 十多只身型巨大的狼将他们围了起来,在丛林阴暗的光线中,野兽的瞳孔发出着幽幽的绿光。

  “没办法了。”黄少天无奈地摆出了进攻的姿势 ,同徐景熙对视了一眼,“没法跑,一起上吧。”

  枪林弹雨趴在郑轩肩膀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郑轩拍了拍它的脑袋,掏出了自己惯用的冲锋枪便跟着黄少天冲了上去。张佳乐暗自骂了自己一声乌鸦嘴,他的绣眼鸟吱吱几声飞了起来,于此同时,他也在瞬间爬到了中心树顶开始了扫射。

  一时间丛林里一片混乱,草木风声、弹药声、狼群嘶吼的声音嘈杂地混在一块儿,向导们第一场真枪实弹的战斗开始了。


  “07队,再靠近一些。”张新杰在虚拟屏前紧皱着眉头。

  “他们可以的。”伊法微笑着说道,“我对他有信心。”

  张新杰注意到他说的是“他”,而不是“他们”。

  “你是说黄少天?”

  伊法点了点头。

  “为什么?”张新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盲目的自信来自哪里。即使他知道黄少天的各项能力都很突出,但权衡整个队伍的综合素质,张新杰仍然不认为他们足够应付难度系数为A的狼群攻击。 

  “他很特殊,他有很多别人没有的东西。”

  “珍惜度S级。”张新杰摩挲着下巴道,“这是我这些年见到的第一例。”

  “与其说是意外,不如说他的存在是在证明些什么。”

  “我有些懂你的意思了。”

  张新杰若有所思地看了伊法一眼,心里有了些猜测。

  如果是黄少天的话,张新杰想,也许真的可以。


  这场战斗在半个小时以后才终于结束,人的血与野兽的血液混杂在一块儿,血腥味刺激得令人作呕。所有人都负伤了,黄少天的一条胳膊几乎被啃咬得没有知觉,徐景熙颤抖着给他做着基础的缝合。郑轩的背上有了一条巨大的抓痕,皮肉都被翻了出来。张佳乐被一只狼逼下了树,跳跃的时候右脚骨折了,医用扫描仪下的骨头奇异地弯曲着,老鼠向导正骨的技术不怎么好,张佳乐惨叫了好一会儿。

  他们稍作应急便离开了,这里的血腥味太重了,谁也不知道一会儿会有什么东西被吸引过来。

  一路上所有人都沉默着,就连黄少天也没再说话了。

  如果说那两只红巨蜥只是让他们有了些警惕,这一整个狼群可以说在一瞬间将他们击垮了。他们之中有不少人还未成年,过了成年期的也不过只有三两个。没有人真正地见过鲜血,上过战场。他们生存在和平年代,这样的经历从来是遥远且不可知的。

  不论是虚拟社区还是虚拟课堂,在其中手刃的敌人都是虚幻的,即使效果逼真,但它们仍然不是真实的。


  几个小时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一块可以供他们修整的巨石。老鼠向导第一个颤抖着出了声:“这次是狼群,下次是什么?没人和我说过演练是真的会受伤的。”

  黄少天靠着巨石缓慢地坐了下来,他闻着自己身上浓郁的血腥味,有些茫然的想,原来鲜血是这样的味道吗。因为精神力的过度透支,他的脑袋突突地疼着,神经像琴弦一样绷紧,随后又被方才的画面拨动颤动着。

  “我们是军人。”徐景熙沉默许久,才冷静地说道,“这是实战演练。”

  “是啊。”黄少天忽然笑了笑,“是实战,不是虚拟空间里数据构成的敌人,那些都是真实的猛兽。”

  “一会儿不会还有人吧。”郑轩摸了摸自己后背的伤口,小声地说道。

    轻柔的微风从林间飘拂而过,他们的呼吸声隐匿在草木之中,不再有人说话了,伴随着他们的只有无边的沉默。


  随后的一整天内,他们在伤口还未愈合的情况下又遇到了两只丛林豹、四只火烈兽。他们迅速地成长着,从最开始遇到平原囤鼠时的慌张,到遇见近人高的火烈兽都面不改色地分工合作,每一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终在解救人质时遇到查尔曼人的时候,他们甚至还松了一口气。

  “蝎子座独有的查尔曼人,有人类儿童的智商,习惯成群活动。”黄少天回忆着当初喻文州在副本中的说明,“我们分成两组,一组吸引放哨的那一批,另一组直接进入洞穴解救人质。”

  徐景熙带着其余的五个向导吸引了大部分查尔曼人的注意,而黄少天、郑轩和张佳乐直接进入到了洞穴,对剩余的查尔曼人发起了正面的攻击。

  查尔曼人虽然难缠,但毕竟没有太高的智商。他们在两个小时之间完成了解救人质的任务,在洞穴中救出了被查尔曼人绑架的两个装有感应芯片的人偶。

“恭喜!任务完成!总耗时七十一小时三十五分,小组排名第一。”

  人偶张了张嘴巴,机械地宣布着他们的总成绩。与此同时,一队带着面罩的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二十分钟后,他们乘坐着面罩人的飞行器回到了基地宿舍。

  他们的第一次演练任务完成了。


  一天后,所有的队伍都回到了基地。小队的排名也出来了,与此同时,每一个人都还得到了各自的得分。总分为一百分的个人得分,黄少天得到了82分。

  宣布个人排名的时候,他们仍旧聚集在那间空旷的教室里。

  伊法站在黄少天的身边,笑眯眯地对他说:“你分最高哦。”

  黄少天想起喻文州的话,一边仔细地观察着伊法的头发, 一边应了一声:“……啊? …… 哦。”

  “你有兴趣来战略指挥系吗?”

  伊法饶有兴趣地问他。

  在对方的头发上自习搜寻了三遍之后,黄少天终于看见了一团不和谐的存在。

  “那是你的量子兽吗?”黄少天问道。

  “哦,你说小懒啊。”伊法挑挑眉,伸手抓下了自己头上的一把头发。

  在他洁白的手心中,黄少天看见一只漆黑的蝙蝠慢悠悠地爬了起来,不耐烦地甩了甩自己的翅膀,重新飞回到了伊法的头上。

  “蝙蝠?”黄少天惊讶地问,“你是个向导?”

  “对啊。”伊法抱着手臂,又问了一遍,“所以你要来战略指挥系吗?”

  黄少天错愕地张了张嘴,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

  战略指挥系的主任是个向导?他还邀请我去战略指挥系?战略指挥系系不是只招哨兵吗?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t b c-


评论(22)
热度(451)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