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35)

*500年了,我居然隔日更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听说地球人流行网恋


  专业志愿表在学期结束的时候就已经发下,而正式的分流却会在实战演练后正式开始。

  届时,所有学生第一学年的成绩与实战演练的最终成绩都将成为专业选择的基础条件,每一位学生将在导师的帮助下选择最适合他的专业。

  黄少天很久之前就考虑过这个问题,说实话第一军校提供给向导的专业种类繁多,但适合黄少天的却不多。徐景熙中意医疗系,郑轩对机械系比较感兴趣,黄少天则一直在驾驶系和装甲技术系之间摇摆不定。这两个专业都偏向实战,虽然一年级的学生暂时没有机会接触机甲与大型武器,但黄少天都还算有些兴趣,只是这点兴趣还没有强烈到让黄少天觉得非它不可的地步。

  因而伊法抛出的橄榄枝,着实让他有些惊讶。

  

  “战略指挥系不是只招收哨兵吗?”郑轩找出了很久之前专业宣讲会上收到的专业简介,点进了战略指挥系的简介,“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它招向导…… 你等等我找找哦……”

  黄少天耷拉在自己的床上,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道:“我也没听说过,你别找了好像也没明文规定。”

  郑轩翻了半天简介都没有看到限制条件,又去系主页找了很久,最终一无所获。他困惑道:“确实没明文规定,奇怪了……大家怎么都好像默认了一样,不过确实很少有向导会想要去战略指挥系吧……”

“就是这个道理。”黄少天说,“没有向导去做,久而久之,就变成这样了。”

  第一军校的战略指挥系仅次于星际战略学院,在狮子座联盟排名第二。但由于第一军校的特殊性,往往更多人会选择的是星际战略学院的战略指挥系,而非第一军校的战略指挥系。毕竟星际战略学院对哨兵没有过多的要求,也非封闭式教育,况且他们不只招收哨兵,还招收普通人。

  向导连星际战略学院的校门都没法踏进,遑论修读战略指挥系了。

  时间一久,人们就将常态当作了合理。


  “为什么不能?”那天伊法站在他的面前,笑着问了他这个问题。

  黄少天答不上来,他在心里反复问了自己好几遍,发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对啊。为什么不能?”他一拍脑袋,反倒问起了伊法。

  伊法勾着嘴角,眼里带着笑意,开口却并不友好:“我很失望,你连这个都没有想过吗?我倒是后悔和你提这个了。”

  黄少天似乎没怎么在意他在说些什么,满脑子都是那句“为什么不能”,到后来都有些恼怒了:“凭什么不能!我决定了,我就要去战略指挥系!”

  伊法:“……”

  况且喻文州不是也想去这个系吗,说不定能同班哎。

 “老师,我的成绩可以吗?”黄少天眨眨眼,“对向导和哨兵的要求一样吗?”

  伊法:“你问哨兵干嘛。”

  黄少天:“我好奇。”

  伊法:“……”

  黄少天:“不过老师你都和我这么说了,那我的成绩应该可以吧,哨兵和向导的要求应该也没有什么区别。我差不多知道啦,谢谢老师。”

  伊法:“……我还什么都没有说。”

  黄少天很快在心里计划了一番,忽然间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光明。他十分高兴地冲上去抱了抱伊法,说:“谢谢您!”而后蹦跳着跑回了宿舍。

  伊法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才忽然失笑。

  “年轻人啊……”

  

  “你真的决定了?”

  第二次演练任务开始的时候,连徐景熙都听说了这个消息。

  “决定了。”

  “那喻文州想去哪个专业啊?”郑轩凑过来问道。

  “战略指挥系。”

  郑轩:“???”

  徐景熙:“……”

  黄少天见他俩神色各异,奇怪道:“干嘛这个表情啊?”

  “你好拼。”郑轩感慨道,“我也要加油了。”

  “加油什么?”

  徐景熙好心替郑轩翻译了一下:“找对象谈恋爱吧……”

  黄少天:  “……”

“那你告诉他了吗?”一边的张佳乐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他什么反应啊。”

“没。”黄少天依然对别人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和喻文州是一对的态度有些无所适从,从前还好,毕竟他那是单相思,现在他们捅破了窗户纸,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这没什么好说的。我连我妈都没说。”

  “喻文州又不是你妈。”张佳乐用手肘捅了捅他道,“你为什么不说啊…… ”

  “才决定的。还没来得及。”

  “张佳乐你不懂,现在说什么,”郑轩笑眯眯地说,“这叫惊喜,惊——喜——”

    黄少天:“……”

  “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等到开学的时候。喻文州在虚拟教室里转头就看见了黄少,当即热泪盈眶地抱住了他。’你怎么也在!’’因为你在!’……你看这个剧情多完美啊!哎哎哎哎你打我干嘛……黄少天你你你注意影响我哪里说得不对了你谈恋爱了不起啊!……”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把郑轩整个人都压在地上,捏了捏拳头,冷笑一声,将双手放到他腰侧毫不留情地挠起了痒痒。

  夜雨饶有兴趣地在他俩身边绕着跑,而枪林弹雨已经不忍心地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黄少你放过我哈哈哈哈哈你……我哈哈哈哈哈…… ”

  郑轩又哭又笑,看起来十分痛苦。

  “别学他。”徐景熙好心提醒张佳乐,“乱开喻文州玩笑的下场。”

  张佳乐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心想,反应这么大,黄少天还真是喜欢喻文州喜欢得不得了。

  接下来的实战演练比第一次任务更困难,持续的时间也更长,但所有人都做得更好了。到后来就连老鼠向导都能独自面对一头野兽而不惊恐,而团队合作也顺利而流畅了起来。

  黄少天感受着每一个人的改变,也感受着自己的改变。

  军校,军人,在选择这一切的时候他并未有太多的责任心,更多的是为了自己考虑,他想要做更多的事情,他不想像寻常向导一样沦为平庸。直到如今,他才意识到,这条路并不那么好走,他既然选择了,那就要面对更多的东西。

  第一样,便是血与生命。

  即使动作熟练了,但当激光匕首刺入一个鲜活的肉体时,他们仍会有些颤抖。张新杰在每一次的总结会上都会同他们说:“不要觉得你们做的是对的,没有人有理由去夺走宇宙中任何一个生命。”

  有一次,布偶猫向导小心地问道:“那为什么是错的,我们还要去做呢?”

  张新杰神情肃穆,他的声音低沉而空旷:“因为立场。我们有时作为人类被捆绑在一起,有时又作为星际中某个联盟、某个星球捆绑在一起。我们是军人,我们有需要保护的人。”

  “所以,我们要对敌人举起武器,同时也要心怀悲悯。正义与悲悯,这是你们每一个人都需要的。”


  三周后,实战演练正式结束了。 

  在回程的飞船上,黄少天一个人窝在自己的船舱里打滚。圆形的船舱很小,夜雨只能缩在角落里,两只爪子都揣了起来,尾巴绕在身前,一脸期待着看着自己的主人。

  “打,不打,打,不打,打,不打……”黄少天掰着手指头纠结了半天,还是没有想好要不要打给喻文州。

  夜雨急得嗷嗷直叫,搞不懂为什么有信号黄少天也不打。

  “你不懂。”黄少天瞪了夜雨一眼,“这两周我俩都忙……之前打给他他也很快就挂了。万一人家现在在休息怎么办,回学校还有那么久,我要不再等等?”

  阿斯特拉雄狮听了这话,耳朵耷拉了下来,尾巴甩了一会儿,也似是没有力气了。

  “可是我好想打啊!”过了一会儿,黄少天抱着膝盖,心烦意乱地用脑袋蹭了蹭舱壁,在床上又打了几个滚,才忽然端正地坐了起来。

  “算了算了,反正他回去睡觉的时间多得是。”黄少天自言自语道,“再说睡太多也不好,说不定人家在等我的通话呢你说是不是?”

  夜雨眼睛一亮,疯狂地点了点头。

  于是向导将自己的头发捋了捋,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最终还是拨出了一个号码。


  通话过了一会儿才接通,喻文州的脸庞出现在虚拟屏中的时候,黄少天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指尖。

  “少天?”喻文州似乎确实在休息,看向他的时候瞳孔涣散, 反应了一会儿才慢慢聚拢,“这里有信号了?”

  喻文州头发有些乱,后脑勺还有几簇睡歪了的黑发,随意地立在他的脑袋上,显得有些可爱。黄少天盯着那几根头发, 忍不住笑了笑。

  “有信号,之前我也以为没有,后来打开来才发现居然有。我之前还给我妈打了电话。你在睡觉?早知道我就不打扰你了。”

  对面的哨兵面露疲色,衣衫稍有些散开,露出了脖颈下边一小块苍白的皮肤。

  “没事的。”他笑了笑,“你尽管打扰我。”

  “很累?”黄少天担忧地问道,“前几周都没有空问你,你们演练怎么样?张新杰简直疯了,最后把我们扔到一座火山里待了一礼拜,里面简直就是个动物园,什么都有。”

  “差不多。”喻文州不禁莞尔,“韩将军干脆一点,格斗场,十五分钟一批,二十只起,什么都有,让我们在里边待了四天。”

  “……你还好吧?有没有不舒服?”

  喻文州摇了摇头,黄少天注意到他眼睛下有些青黑:“就是有些累。你呢?”

  “还好。就是最近吃营养剂和压缩食品都快吃吐了,想吃点甜的。”

  “回学校去吃吧。”

  “食堂又没有蛋糕。”黄少天说。

  “情人街有。”

  “……”

  “我们积分挺多的。”喻文州笑了笑,“等你精神力恢复得差不多了, 可以一起过去。”

  “……”

  “少天?”

  “……这是约会吗?”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问出了口。

  喻文州点了点头:“是啊。”

  他的耳垂又不听话了,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不敢直视喻文州的眼睛。只好盯着他脖颈下面裸露的那点皮肤:“听说以前地球人刚有网络的时候流行网恋,就是连面都见不到,光靠文字就能谈恋爱了,挺厉害的。”

  “我们比他们好一点。”喻文州顺着他的话说,“能说话,能见到。”

  “嗯。我们比较幸运,所以要珍惜。”黄少天严肃地点了点头。

  喻文州见他佯装威严的表情没能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你配合一点啊!”

  “抱歉。 ”喻文州笑着摆了摆手,“你太可爱了。”

    这下不对劲的就不止耳垂了,黄少天不受控制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用摸了,没红。”

  “真的?”黄少天狐疑地问道。

  喻文州笑:“真的。”

  三秒钟后,黄少天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开他玩笑。

  “……不去情人街了!”黄少天瞪了他一眼,“去竞技场,我觉得还是打架比较适合我们。”

  “先去情人街,再去竞技场。”

  喻文州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不行!”

  “先去竞技场,再去情人街。”

  “……”犹豫了一会儿,黄少天干脆道,“就这么说定了!”

  

  -tbc-


评论(27)
热度(480)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