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社恐。
lft私信已关,有事wb@Amightylongfall,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 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40)

*对不起最近一直在赶稿+准备组会+赶单子+追星(小声,给大家谢罪了!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神秘之境

    等黄少天和喻文州结束了真情告白时,藏匿在树上的两个哨兵已经快无聊地长毛了。

  “他们这是好了吗?好了吧?”

  “大概?你看他们分开一点了。”

  看到黄少天和喻文州休整好了状态,似乎意识到这里是竞技场了,两个哨兵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怎么办,等他们过来?”

  “等他们过来,我先往下跳,你再给我善后。”

  “你确定你先?”

  “我确定。”

  “那成吧。”

    黄少天从大腿处抽出了激光匕首,在右手转了几圈。喻文州也握紧了手中的激光枪,微微转了转脑袋。随后,他们奇迹般地在瞬间调整好了一个状态,相互看了一眼之后飞速分开,朝着巨木的两边各自奔跑而去。

  树上的两人一愣,没能一下反应过来。

 “等等,他们怎么两边过来了。”

 “该死,他们早就发现我们了我靠。”

“那还抱这么久有病啊?”

“别说了怎么办啊,一人一边跳?”

“那也只能这样了,过来了过来了,我们快点——”

  于是在两人经过这颗美丽而诡异的巨树时,两个高年级的哨兵从树的高处跳了下去,试图给两人一个出其不意的偷袭。谁知这对情侣好似早就知道了一般,踩着树干借力一跳,一人一边,跳上了巨木,正巧同跳下来的两人擦肩而过,各自交换了位置。

  两个高年级的哨兵站在巨木之下,抬头望向茂密地根本瞧不见其中人影的树冠,简直目瞪口呆。

  “还有这种操作?”两人无法通过意识云对话,只能开口说话。

  “我靠,你们俩耍赖啊,我看到你们有思维触手和意识云连在一起了。”

  “就是!你们一个哨兵一个向导打我们两个孤零零的哨兵有意思吗?”

  “玩儿我们呢,有本事下来啊!”

  黄少天忍不住在树冠上笑了:“刚才是你们想偷袭我们的,换我们就不行啦?”

  “……也不是不行。”一个哨兵想了想说。

  “我靠,”另一个哨兵的重点明显有点跑偏,“你原来知道我们在这里!那你们还抱那么久!太过分了啊!”

   黄少天:“……”

   喻文州:“……”

  “你们给我下来。”高年级的哨兵在下头叫嚣着。

  喻文州和黄少天倒没有这么傻, 两人在脑内一合计,就计划好了战略。

  “下来了下来了。”

  黄少天的声音才响起,他和喻文州就一块儿从树冠上跳了下来。

  黄少天以一个四十五度的俯冲踹向树干,又以树干的反作用力瞬间落到了其中一个哨兵的身旁,他一个突刺将匕首朝人腹部刺去,那哨兵反应不及,连忙后仰,可惜还是没能躲过,皮肤擦到匕首,被狠狠地灼伤了。黄少天侧身,右手翻转往人后背捅去,高年级哨兵靠着

本能反向翻了一个跟头,才终于避免匕首伤及要害。可就算躲闪及时,匕首仍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哨兵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搞得很是狼狈,内心也是窜出了一股火气,他正打算反过来攻击黄少天的时候,却发现刚才还在眼前的向导此时此刻已经再次转身,灵活地蹿回了树冠。

  而另一边,喻文州根本就没有下树,只是一只手抓着粗壮的枝桠,将自己整个人都挂在了树上,另一只手却开始朝着他下边的那位哨兵扫射,激光子弹把人逼得节节后退,一轮子弹发射完毕后,他也和黄少天一样,灵巧地翻上了树冠,重新又回到了树上。

  下面的两个哨兵:“……”

  这明明是他们最开始的计划,为什么现在就倒了个转身啊!

  两位哨兵非常不理解,相互对视的同时他们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无奈与困惑。但事已至此,也难以挽回,两位高年级哨兵默契地点了点头,而后目标一致地冲向了巨树。

  ——都在上头,就谁也阴不到谁了吧?

  只是他们想得理所当然,真的实践起来却很难。毕竟占据了有利位置的是喻文州和黄少天,而不是他们。

  两个哨兵在树下同神出鬼没的两人折腾了半天,终于以伤口过多而被系统判定失败。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意义上懂得了哨兵与向导共同战斗的好处,他们自顾不暇的时候,哪儿还有余力去照顾队友,可始终有思维触手连接的哨向情侣却没有这种烦恼,他们各自打得欢畅,间隙之中还能替队友补上一枪或者扔一匕首,搞得两位高年级哨兵防不胜防。

  离开竞技场的时候,他们都特后悔,当年怎么就把票投给这两人了呢?


  这场比赛一共持续了七分钟,算上一开始磨蹭的时间,也就只有九分钟而已。对于十五分钟上限的2v2竞技场来说,已经是非常有效率的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琢磨了一下,觉得这种形式可以。反正他们两个人的配合熟练,彼此之间也有别人没有的信任,相比起1v1的单人赛与6v6的团体赛来说,2v2更适合他们刷积分。于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他们有空就往竞技场跑,没多久,他们的积分就在领先了战略指挥系的大多数人。

  一开始的时候同专业的哨兵们还不怎么在意,因为刷分才开始没多久,大家的积分排名都不怎么稳定。直到二年级的第一个学期将要接近尾声的时候,开始关心排名的学生才发现,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积分一模一样,并且稳稳地占据了第一的位置。

  这个时候,才有哨兵想到,这两位一起刷分,可比他们单打独斗要来得快得多。

  有不服的人直接把喻文州和黄少天告到了系主任那,以作弊为理由举报他们的积分不实。伊法笑眯眯地问对方:“他们哪里作弊了?”

  那个哨兵理直气壮地说:“他们一个是哨兵,一个是向导。在一起刷分肯定比我们效率高得多啊?这对我们系其他哨兵来说岂不是很不公平?”

  伊法奇怪地问:“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个向导一起去刷分呢?”

  哨兵抱怨道:“向导专业对积分的要求没我们这么高啊。”

  伊法和蔼可亲地又问道:“那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帮你找一个肯和你一起刷分打竞技场的向导吗?”

  哨兵:“……” 

  伊法:“你还记得第一军校和别的军校有什么区别吗?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有虚拟社区吗?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创建竞技场并且进入竞技场不硬性要求哨兵和向导吗?”

  哨兵:“……那个……”

  伊法笑眯眯地说:“是为了提供一个让你们年轻的哨兵和向导共同相处的环境,为了让你们更好更自由地找到合适的伴侣。而不是跑过来让自己的系主任为你找找搭档哦。”

  哨兵:“……” 

  “你两年后还想不想参加毕业舞会了?”伊法挑眉,“想的话,就自己去找办法,别在这里和我抱怨。滚吧。”


  于是那个哨兵晕乎乎地滚出了伊法办公室的大门。

  后来战略指挥系的二年级学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差不多也清楚了系主任的表态:有本事自己也去找个有能力的对象,没本事就别瞎嚷嚷。

  他们心里再有不忿,也只好闭嘴了。


 -tbc-


评论(42)
热度(487)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