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42)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公平与不公平

  作为一个不那么像向导的向导,从小到大,黄少天接触到更多的是他人的怜悯与好奇。这样明目张胆的不屑与敌意,还是来自于哨兵的不屑与敌意,对黄少天本人来说还挺新奇。

  他和这些哨兵相处了两年,知道人有千千万万种,哨兵也有千千万万种。好的坏的,偏激的平和的,愤世嫉妒的,正义凛然的,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们的生活千变万化,但不管人类生存在哪里,基因有了怎样的演变,人身上的特质却始终存在。他们自私又温柔,善良又残酷,这就是人类本身。

  他碍着他们什么了呢?

  黄少天低垂着脑袋想,似乎从自己进入战略指挥戏开始,就有了一大堆不满意的人。一开始是嫌他丢人,大概是有种狼窝里生出了一只兔子的耻辱感,到后来他们又觉得他和喻文州一块儿刷竞技场有作弊的嫌疑, 毕竟一个哨兵和一个向导这样的组合事半功倍,可惜被举报上去被伊法给软绵绵地踹了回来。他们叫嚣着公平,但他们真的懂什么是公平吗?


  红色区域内,随着黄少天的加入,几个原本就站在那儿的哨兵窸窸窣窣地靠拢了一些,与他拉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

  而相邻的颜色区域内的哨兵,却投来了夹杂着各种情绪的复杂的目光。

  黄少天一弯嘴角,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果不其然,分组完毕之后。

  有人突兀地向导师提出了疑问,他伸出食指,直直地指着黄少天:“老师,那他怎么办?” 

  黄少天抬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维克,魏玛猎犬哨兵。


 在瞬息之间,所有假装不在意、或是真的不在意的人,都将目光转向了黄少天。而他们看向的人却目光平静,嘴角甚至还有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冷静而沉稳,并未有他们料想中的慌张。

  伊法认出了维克,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耐。

  维克自认在这里自己人多势众,也不知是把哪些人当作了自己的后盾,一字一顿地补充道:“以前的团战是没有向导的,他在哪个队都太不公平了!”

  “所以?”伊法笑了笑,轻飘飘地扔出了两个字。

  “所以应该禁止他使用暗示。”维克说。

  伊法依然保持着笑,只是他笑起来的时候总是更像是在讥讽,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皱着眉想说些什么,伊法却踢了踢他的鞋尖,阻止了他。

  团战大厅内开始响起窸窸窣窣的人声,不论是低年级的哨兵还是高年级的哨兵,似乎都有些话想说。

  “你们怎么想?”

  伊法扫过大厅里的众人,看似随意地抛出了一个问题。

  在场的学生面面相觑,大多高年级学生选择了闭嘴,因为他们比谁都清楚伊法本身的存在就注定了这个问题的答案。聪明些的低年级学生也不愿说话,只有同维克混在一块儿的哨兵不知道是因为想要挺兄弟还是真的傻,非要站出来说一声:“我也这么觉得。”

  “呵。”

  大厅里突然响起了一声笑,像泼在火星上的一盆冷水,让整个大厅在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那是伊法的笑声,听上去确实挺像的,直到看到伊法饶有兴趣的表情后,众人才恍然大悟,转头去寻找这声音的主人。

  喻文州又笑了一声,从维克的不远处站了出来:“你们是认真的吗?”

  他的肩头停着昂着头的索克萨尔,鸟儿漂亮的尾巴垂着,它扬着脑袋,四处看了一眼,同他的主人一样, 它有着一双乌黑而深邃的眼。

  维克见到是他,嗤笑了一声:“是又怎么样?”

  喻文州摇了摇头。

“没有怎么样,”他说,而后他缓缓地扫了一眼大厅,平静地说道,“就是觉得挺无耻的。”

  话音刚落,有几个高年级的哨兵没憋住,一下子笑了场。由于笑声太过突兀,他们有些不好意思地拍了拍手,说明了自己笑出来的缘由:“这位学弟说得挺好的,就是挺无耻的。”

  维克:“……”

  他还没有被人当众这样羞辱过。

“你——”

“根据统计数据,哨兵普遍体型高大,成年哨兵的平均身高比成年向导高5%~10%,平均肌肉含量比向导多15%,而骨骼密度则比向导高4%左右。请问这是不是不公平?”

  “……”

  “而向导有天然优越的精神力,可以对精神阈值较低的对象进行暗示与激发。这是不是不公平?”

  “……”

   喻文州微微笑了笑,他的姿态似乎毫无攻击力,说出来的话却一针见血:“你既不把自己的优势当作不公平,又要将他人的优势当作不公平斩断,恐怕天底下也没有比这更理直气壮的无耻了。”

  黄少天忍不住弯起了嘴角,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踢了踢自己脚下虚拟的地砖。夜雨在他脚边打了滚,恬不知耻地露出了自己的肚皮,被自己的主人瞪了好几眼之后才重新爬起来在他脚边端正地坐好,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只有尾巴还拼命地摇着,嚣张又得意。

  维克哪里知道喻文州会这么跑出来打他的脸,他虽然挺会搅浑水的,但一本正经的和人讲道理的本事却是一点儿也没有,眼看着众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一下子恼羞成怒,指着黄少天大声喊道:“你跟他是一对,你当然帮他说话。”

  黄少天笑了起来:“他不帮我说话,还帮你说话啊?”

   

  跟着他一块儿笑的还有些高年级的哨兵,大概年纪大些总比年纪轻的懂得多些。

  “行了。大家都各凭本事,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道哪个角落里,有人说道。

  “是啊是啊,这位学弟也不要想这么多嘛,还没打就开始怕,这怎么行。”

  有人应和道。

  “忘了我们系的宣言了吗,’为了全人类的自由而奋斗’,成天整这些七七八八的干什么。”

  

  随着声音越来越多,伊法终于露出了一点儿真诚的笑容。张新杰见他难得笑得温和,朝黄少天点了点头,问:“你怎么看?”

  被点名的黄少天耸了耸肩:“老师,我无所谓。”

“你有本事无所谓你有本事不用啊!”

  维克也不知道脑子怎么长的,根本不知道进退。

  不少人都用“你是智障吗”的眼神关怀了他一圈,又小心翼翼地瞟了伊法一眼,想看看这位出了名的笑里藏刀的老师到底生没生气。

  却没想到黄少天笑着摸了摸自己狮子的大脑袋,很是无所谓地说道:“好啊,不用就不用啊。”

  这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伊法愣了愣,继而又笑道:“你确定?”

  黄少天点头:“我确定。”

  

  维克怀疑他吃错了什么药,不解地看着他:“真的?”

  黄少天哭笑不得:“真的,你还要怎样?”

  维克:“那你们以后刷竞技场也不许在一块儿。你们这样分太高了。”

  众人:“……”

  这位魏玛猎犬哨兵究竟是哪个不要脸星球来的居民?怎么浑身上下都写着“不要脸”三个字呢?

“怎么又扯到竞技场了。”有人说道,“二年级实践成绩分数和这次分数又不算在一块儿。

“诶我看这人就是自己刷不过人家眼红呗……”

  维克自然也听见了这些声音,但是他不管,反正都已经丢脸到这地步了,他也无所谓了。他只是直直地盯着黄少天,想要他嘴里吐出一个答案来,系里不管这事,那让黄少天他们自己答应不久行了?


  “你有病吧?”黄少天瞪了他一眼,“我俩爱怎么刷竞技场怎么刷竞技场我们交流感情碍着你找对象了还是怎么了?你怎么连这都管啊?”

  “你俩刷分快啊。这本来就不公平。”

  黄少天简直要给维克跪下了,“我他妈一个向导还没喊不公平呢,你一个哨兵丢不丢人啊,要不要给你成立一个哨兵权益促进会啊?”

  维克像个泼皮无赖,权当没有听见,他说:“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吧。”

  “当然——”黄少天说刚想拒绝, 却听到喻文州在打断了他说的话。

  “行吧。”喻文州说,“不过要不要打个赌。”

  “什么赌?”

  “就算这样,你的积分也超不过我们。”

  “去你妈的。”维克十分没有素质地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怎么还骂人呢?”黄少天说,“我们可是什么都答应你了。”

   “我——”

  维克憋着一口气,胸口像是被这两人塞了个打气筒一样涨得快要爆炸,明明好像是自己欺负人成功了,却没有一丁点成就感,反而被这二人转似的你来我往塞了一嘴巴的黄连。

  实在是有苦说不出。

 

  “行了。闹剧该结束了吧。”

  伊法看够了戏,终于拍了拍手。

  “第一轮抽签完毕,看清楚你们的对手的队友。第一轮比赛将在二十分钟后正式开始,请各位做好准备!” 

  “是!”


-t b c-

评论(23)
热度(420)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