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万事如意(14-15)

00-01 02-03 04-05 06-07 08-09 10-11 12-13

*狗血玄学

*白熊那边更快一点

*《玫瑰先生》的本宣+预售


14

   九月开学以后,黄少天升入了小学四年级。

   这一年他长高了许多,跳起来能抓住院墙的顶端了,在教室的座位也从第三排搬到了第四排。小时候被晒成棕色的皮肤也渐渐白净了起来。

  开学的那天黄母给他做了莲子粥,去了心的莲子同红豆还有黑米缠在一块,香甜又软糯。他吃得高兴,脚在桌下一晃一晃的。而喻文州在桌子底下,目光随着他球鞋的带子转来转去,终于忍不住抬起爪子,朝着鞋带抓了一把。

  “天天长大了呀。”黄父给他系上了红领巾,又摸了摸他的脑袋。

  “要听老师的话呀。”黄母拿着他的书包,把他送到了家门口。

  郑轩在远处和他打招呼。黄少天朝他挥了挥手,转头和父母大声地告别:“爸爸妈妈我走啦!我会好好学习,不咬红领巾的!晚上我要吃红肉炖栗子!”

  黄父黄母在院门口相视一笑,点了点头。

  喻文州陪黄少天走到了巷子口,直到黄少天和郑轩碰头,他才停下了脚步。

  “文州文州,我走啦。你要乖乖的,不要偷吃我房间里的小鱼干哦!”黄少天蹲下来,小声地说道。

  喻文州用他无比湛蓝的眼睛盯着他,而后伸起爪子抓了抓他的裤脚,抗议地叫了一声:你房间里哪里有什么小鱼干?

  黄少天笑嘻嘻地揉了揉他的脑袋,他们互相蹭了蹭鼻子,才终于分开。

  喻文州站在巷子口,阳光将他雪白的毛发染成了金色,他看着黄少天和郑轩勾着肩膀,打闹着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文州到底是谁家的猫?”郑轩每天都对此感到困惑。

  黄少天倒不在意:“喻奶奶家的呀~”

  “那怎么一天到晚跟着你?”

  “嘿嘿,羡慕吗羡慕吗,他只跟着我哦!”

  “……”

  很快,黄少天又不问自答道:“当然是因为他喜欢我啦!”


  黄少天的很多同学都以为黄少天养着一只叫喻文州猫咪,他通体雪白,善解人意又温顺可爱。只有那位见过喻文州的同学才知道,什么善解人意,什么温顺可爱,都是黄少天胡说的。

  “才不温顺呢,一点儿也不让我碰。”

  “当然啦,又不是你养的猫。”别的同学说。

  “哼,不过是一只猫,我家也有狗啊,可爱多啦!”

  “才不信,你说的一点儿也不可爱!”

  “说的可爱有什么用,真的可爱才有用嘛。”

  那位同学做了个鬼脸:“切,不听不听,就不信你。”

  “不就是一只宠物嘛。”见过喻文州的同学嘟囔了一声。

  “嘘,不要被黄少天听见。”

  “听见又怎样啦?”

  “他会不高兴的!”

  黄少天性格活泼,成绩不错,人缘因而很好,不论男生女生,都爱和他做朋友。可这样的黄少天,竟也有生气的时候。

  “宠物而已啦,你为什么这么在意呢?”

  “才不是!”黄少天听到那两个词,一下子就炸了开来,像只被人抢了食物的小狮子似的,眼睛里都是愤怒,“文州是朋友,才不是宠物,是朋友!”


  黄少天换座位以后,身边坐了一个叫楚云秀的女孩,她在女孩里边儿已算是很高了,扎着一个马尾辫,看起来有些早熟。

  “我家也养猫。”楚云秀在某日下课的时候忽然说,“你家猫吃什么?”

  黄少天有点惊讶,但还是很快回答道:“小鱼干。”

  “我家猫咪吃猫粮哦,很健康的。”楚云秀一本正经地说,“营养均衡,你不能老喂他小鱼干,会营养不良的。”

  黄少天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论调,非常惊讶:“真的吗?”

  “真的。”楚云秀敲了敲桌子,打开了自己的草稿本,“我跟你说啊……猫咪和我们不一样……”

  

15

  “……”黄少天被“绝情”两个字给噎着了,半天说不出话。

  他想问我俩到底有什么情好绝?但到底还是没有问出来。

  “走吧,我送你回去。”喻文州从容地走到门外,含笑说道。

  “不用了,总监。”黄少天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我家不远,就不麻烦您了。”

  喻文州似乎并不意外他的拒绝,笑了笑道:“下去再说。”

  他的表情很柔和,眼里似乎都还带着笑。黄少天发现自己对着这么张脸也再说不出什么别的话来了。

  电梯间人不多,几个别部门的同事见着喻文州,颇为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喻文州微笑着点头回应,那副样子同他刚才和自己说话的样子似乎没什么差别,可黄少天在一边看着,又总觉得有些细微的、难以言喻的不同藏在里边。

  正巧是下班的时间,他们的办公室在高层,电梯上来的时候通常空无一人,往下走的时候人才多了起来。他们站在电梯的角落里,谁也没有说话。

  直到人渐渐多了起来,原本宽敞的空间变得拥挤,人群不断地往里涌进,黄少天听到喻文州和他说:“小心。”

  他这才发现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面朝着他站立,替他挡掉了身后大多数人的接触。喻文州比自己高一点儿,不多,他微微低下头产生的距离足以让他的黑色额发扫在自己的脸颊上,也足以让自己听到他呼吸的声音。

  一呼,一吸。一呼,一吸。

  周遭无比嘈杂,他却能够清晰地听到他的呼吸声,黄少天一时间有些恍惚,只觉得这呼吸声轻柔又熟悉。电梯到了一层,他才回过神来,正准备随着人流往外走,却被喻文州抓住了手臂,他脚步一顿,还来不及回头,电梯门就已经徐徐关上了。 

  

  电梯落到B2层,喻文州还拉着黄少天的手臂,把人轻轻带出了电梯。

  “你——”

  黄少天张了张嘴,却只吐出了一个字。

  “?”

  喻文州挑了挑眉毛,做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没什么,我上去了。”黄少天说罢转身就走。

  “都下来了,”喻文州在他身后说,“我送你回去吧。”

  “没关系,不麻烦了。”

  “顺路,谈不上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谢谢,真的不用了。”

  “少天——”

  喻文州抓着他的手腕,语气里竟带着些撒娇的意味。

  黄少天简直有些绝望了,他们很熟吗?

  

  最后黄少天还是被喻文州拉上了车,后来他甚至帮他扣上了安全带。黄少天一脸木然地坐在副驾驶座上,脑子里混沌一片。

  喻文州就像是一个突然在他生活中出现的炸弹,只不过炸开的时候都是迷雾,让他怎么也找不到方向。突兀的出现,唐突的邀请——这一切都显得莫名而荒唐,黄少天踩在迷雾中央,满脑子疑惑。

  可他也并不反感,甚至、甚至他心里还冒出了些自己也难以言喻的情绪,如同刚抽出的枝桠一般在心房里缓慢生长。

  在被带出电梯的瞬间,他几乎要不自觉地问出口了:“你到底是谁?”只是在脱口的那一刻,他自己也被自己想要说出口的话语给吓着了。

  我到底在想什么?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黄少天讨厌这种不可控的感觉。他从小性格开朗,凡事都爱做到极致,别人说他懂事,说他优秀,他面上笑嘻嘻应着,心里却不这么认为,他没觉得自己有多优秀,他不过是想把手上的事情都保持在可控范围之内罢了。

  

  “不饿?”

  车子缓缓驶出了地下车库,外边天色已暗,街上亮着各色的灯光。

  “嗯?”

  黄少天正皱着眉思考着自己的反常,听到喻文州的声音下意识地便回了一声。

  “要吃点东西再回去吗?”

  黄少天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转头看到喻文州含笑的眼,心一跳,极快地转过了头:“不用了,我没和家里人说过。”

  “明天呢?”喻文州握着方向盘,眼看向前方,轻易地吐露出又一次邀约。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明天再说吧。”

  喻文州勾起了嘴角,车子在绿灯之后重新启动,汇入了傍晚的车流之中。

-tbc-


评论(4)
热度(260)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