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序)

*情、情人节快乐,其实这篇原来是想当鱼生贺的然而没写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零食而已 的点文

*另外因为哨向的设定各个地方都会有稍稍的不同。所以在文前作出此文设定的说明,大概是基础设定+自己的理解(但其实我不是很清楚有些我认为的设定到底是不是基础设定or公共设定,这里还是注明一下部分设定参照的是《全职军医》的设定,还有部分是私设,还有点啰嗦,不过大家还是看一下吧):

1.哨兵/向导是人类从母星迁移后基因突变后衍化的结果。哨兵物理攻击力较强,不同的精神系有不同的特性,精神系可根据其伴生兽/量子兽判别。向导物理攻击性较弱,精神能力较强,同样有不同的精神系。量子兽一般在出生四五年后出现。

2.哨兵由于其变态的攻击能力,导致负荷过重,有极高的几率爆发狂躁症。需要向导用精神触手梳理才可缓解。哨兵向导可通过性交结合标记,与向导结合的哨兵寿命会大大增强。

3.哨兵向导成年后会开始散发信息素,两者信息素有一定的匹配度,匹配度越高,两者结合的收益更高,但未结合的哨兵向导面对结合热是危险的。结合后的哨兵向导不会再散发信息素,对别人的信息素也有一定的抵抗能力。

4.本文设定,文内就不详细港了:

第一军校作为狮子座联盟第一所共同招生哨兵和向导的军事院校,在开办伊始确实受到了不少争议。因为将未结合的哨兵与向导放置在一个空间里是极其危险的。但在异形生物肆虐的大宇宙时代,培养一批顶尖的哨兵,且与之结合的也是受过训练的向导,是非常必要的。第一军校的招生以自愿为主,哨兵和向导自愿登记进入军校,毕业的条件除成绩合格之外还有一条就是结合(即进入军校便等同于默认自己未来的伴侣是同校的哨兵/向导)。哨兵生活在哨兵区,向导生活在向导区域。两片区域泾渭分明,有防止信息素散开的措施。每年毕业会有毕业舞会,找到心仪的对象相处后可共同毕业进入军队编制。如果没有找到心仪的对象可留校等待下一届,比较人性化的一点是如果一直没有心仪的对象可以独自毕业,但几乎等同于失去了进入军队的机会。而哨兵和向导很可以通过学院的虚拟空间接触,为毕业舞会(也就是搞对象)做准备。

5.本文没有科学道理!基本瞎编乱造(所以说我不敢写这种设定啊!

  由于A18星球作为独立星球时的历代领主之极富诗意与浪漫,其在归并于狮子座联盟时已有了另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Skyfall,意为天幕坠落。

  这个名字其实并不难理解,A18星球在近千前以来都是狮子座三重星系著名流星群飞鹊的最佳观测星球:每年星历七月七日,在A18星球的人们都能在夜里看到长达两个小时的大流量流星群拖杳着光芒飞驰而过。由于它到来的日期与古中国的七夕相似,出于对古老神话致敬,该流星群被称为飞鹊。

  而狮子座联盟的第一军校,正巧坐落在飞鹊的最佳观测点。

  “那么,谁知道第一军校为什么要坐落在这个位置?”

  虚拟讲堂上,一个身穿军服的斯文男人敲了敲身后的3D显示屏,大段的说明文字便迅速旋转缩小,最终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诺大的教室被分为两半,中间横亘着一条三人宽的通道。这里没有墙壁,没有地板,像是一个坐落在宇宙中央的透明空间,远处有群星闪耀。

  这款连结于总网的虚拟教学平台在几世纪年前由某著名虚拟神经研究公司推出,由于其横跨空间的便捷性很快被大多数学校所接受。可对于军校而言,这款教学平台更好的作用不在于突破了物理空间的局限性,而是在通过神经连接的虚拟空间内,不论是哨兵还是向导,都无法散发信息素。

  “因为创始人是个浪漫的人?”教室的右边,一个女生给出了一个俏皮的答案。

  教室的左边很快有男生接腔:“让我们看着流星许愿吗?”

  教室里的大多数一年级学生都刚成年不久,甚至还有少部分人没有成年。他们的心智远没有教习老师想象中的成熟,竟被这样的玩笑逗得都笑了起来。

  教习老师姓方,叫做方世镜,是狮子座联盟最为出名的策略向导之一,第一军校的特聘教授。等到教室里安静下来, 他推了推眼睛,微笑地看向右边的女生:“谢谢你的幽默,小姐。” 

  他的性格与传言中的所差无几,在这种时候也没有生气。这下反倒是方才笑着的学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一时间教室里人人正襟危坐,气氛肃然。教室后边的量子兽也停止了张牙舞爪,安静了下来。

  方世镜的这节课叫做军事发展史,是一年级学生的必修课,不论是向导还是哨兵,都得修满八个学分。哨兵和向导共修的必修课只有三门,都是在虚拟教学平台上共同学习的。

  “没有人知道吗?”方世镜扫视了一遍教室,又问了一遍。

  最终,只有一个学生按响了回答按钮。

  方世镜很快在教室的左边找到了这个学生,是个黑头发的亚裔哨兵,有着一双漆黑的眼,神情温和,身材瘦削,在一堆大块头哨兵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方世镜朝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回答了。

  “因为A18的位置距位于狮子座北部,贝塔象限系坐标为293.212.432,是三重星系不稳定点的近似点,也是狮子座联盟边界最脆弱,防守最严密的地方。也就是说,第一军校处于一个战略关键位置,和平时代是联盟的先手,异形生物潮来临的时候是联盟的后手。我猜想这大概是创始人兰瑟将军经历星历二十三世纪的大迁移后反思的结果,兰瑟将军的父亲是在迁移时代前最后一批抵挡异形生物的战士,当时防线崩溃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物资匮乏。”  

  少年声线平稳,声音不高不低,没有一点炫耀的意思在里边。方世镜有些诧异地推了推眼睛,即使自己的显示屏中已经有了这位少年的名字,出于礼貌,他还是问了一声:“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回答道:“喻文州。”

  “你学过二年级的内容?”方世镜问道。

  喻文州摇了摇头:“我读过兰瑟将军的《大迁移三问》。”

  “没想到现在竟然还会有年轻人愿意读这样晦涩的书籍,”方世镜笑了笑,“你愿意写一份读书报告给我吗?”

  喻文州一怔,而后点了点头。

  这是一年级的第一节课,大抵是讶异于喻文州的表现,教室里很快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不少人都在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量子兽的状态很容易被主人的情绪影响,一时间教室后面的飞禽走兽也乱了起来。

  教室的左后方尽是些虎狼豺豹,很明显是哨兵的量子兽,体型普遍偏大,攻击性较强。而右后方的向导量子兽体积就明显小了许多,许多不同品种的猫狗凑在一块儿,两只树懒和一只浣熊趴在一只袋鼠的身上,只有一只姜黄色的狮子像是走错了片场一样在一堆看似温和无害的动物里高兴地扑着蝴蝶。惹得另一边的十几只老虎和狮子眼红不已,胆大点地想学那只狮子去扑自己地盘仅有的一只蓝紫色的鸟,没想到那只鸟敏锐地察觉到了它的意图,很快就飞到了他够不着的地方。

  作为一个策略向导,方世镜十分擅于捕捉信息。教室后边这一幕让见惯了稀奇古怪的量子兽的他也不由有些诧异,左边的那只鸟和右边的那头狮子,确实没有站错地方。再仔细一看,他发现那是一只紫胸佛法僧和一头阿特拉斯狮。

  “安静。”方世镜推了推眼镜,很快将骚动压了下去。

    黄少天拖着腮看着自己的电子屏,A18的坐标被他着重标了出来。他很容易想到了这一层,但他对军校的历史并不如那人熟悉。

  方世镜继续讲着课,黄少天却在心里默念了几遍那人的名字。

  喻文州,喻文州。

  枯燥而晦涩的课程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等到下课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有些疲惫。虚拟课堂的精神负荷和现实中几乎是等价的,不少人匆匆走到教室后方,招呼着自己的量子兽走向登出点。

  黄少天招呼了徐景熙一声,他们从高中开始就认识了,是那一届考入第一军校仅有的两个向导。

  “晚上一块儿去吃饭?”徐景熙朝他点了点头,又吹了声口哨,把自己的量子兽招了过来。他的量子兽是一头驯鹿,通体雪白,约莫半人高,在向导量子兽中已算高大了。

  黄少天弯了弯嘴角,“好啊,”说着他搂上好友的肩膀往登出口走。转过头的时候正巧瞧见另一边的几个哨兵围在一块儿朝着他们的方向指指点点,瞧见他的目光又很快看往了别的方向。

  “那群二愣子哨兵在看些什么呢?一脸傻样。”黄少天撇了撇嘴,向导们显然也摸不着头脑,有些干脆翻了好几个白眼,招呼着自己的量子兽往登出口去了。

  徐景熙指了指右后方还在和不知哪个向导的蝴蝶玩耍的狮子耸了耸肩:“你家夜雨呗,他们没准是以为那个哨兵的量子兽走错了片场,想看看到底是不是。”

  黄少天切了一声:“我家夜雨能和他们那群只知道流口水连只鸟都扑不到的傻狮子傻老虎比吗?”

  说着他吹了声口哨,后头的阿特拉斯雄狮欢快地叫唤了一声,终于放弃了蝴蝶蹿到了自家主人的身边。

  那头的哨兵果然骚动了起来。

  “我靠真他妈是个向导!”

  “我就说没准有个怪胎向导啊。”

  “你见过哪个向导的量子兽是狮子啊?还是头阿特拉斯雄狮?谁他妈想得到?”

  “谁搞得定这样的向导?能不能把他送医院检查一遍啊?我才不信他真是向导……” 

  他们没压低声音,黄少天几乎是一字不差地把他们的对话都收入了耳中。夜雨一反方才扑蝴蝶时候的欢快样,迅速跳到了那几人的面前张开嘴怒吼了一声。几个哨兵和他们的量子兽一时间猝不及防,吓得后退了几步。

  黄少天笑了几声,把夜雨又召了回来。

  “量子兽块头大很了不起?我倒没觉得我家夜雨有多了不起,不过你们那几只确实都挺废的。”黄少天摸着夜雨的鬃毛,眼里带着不屑道,“要我看来还不如那只鸟呢,不知道是哪个向导的,长得还挺好看的。”

  几只“挺废” 的老虎豹子知道自己受到了羞辱,张开嘴也嚎了几声,只不过见到夜雨踏步向前,又委屈地退到了主人身后。

  几个哨兵对自己不争气的量子兽也无话可说,脸色阴沉地拍了拍自己量子兽,往登出口去了。

  徐景熙无奈地耸了耸肩:“行了啊,少出点风头,都待在这个自由恋爱为前提的包分配制度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我可不能让夜雨受委屈。”黄少天心情很好地朝夜雨挑了挑眉,“对吧!”

  夜雨欢快地跳起来,两只硕大的爪子抵住他的肩膀,舔了舔他的脸颊。

  徐景熙的驯鹿呜咽了一声,也想把爪子抬起来,却被徐景熙用眼神制止了。

  “你哪有夜雨那么好的柔韧性,别乱学。”说着他拍了拍驯鹿的背,跟在和自家狮子打闹着的黄少天身后,往登出口走去了。

  结果才没走两步,他和驯鹿都结结实实地撞上了前面的黄少天。

  “黄少你干嘛突然停下来!”徐景熙无奈地揉了揉额头,夜雨被驯鹿角顶得跳了起来,颇为委屈地转过头来呜咽了一声。

  徐景熙这才瞧见登出口前面的那个黑发的亚裔,如果没记错的话,方老师问他名字的时候他说自己叫做喻文州。

  那是个长相十分柔和的青年, 额头饱满,鼻梁挺直,眼睛和他的头发一样黑,嘴唇很薄。等到看到他肩头那只好看的鸟儿的时候,徐景熙也和黄少天一样瞪大了眼,忍不住做出吃惊的表情来。

  喻文州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眼神平和,却渗着些他们谁也说不出来的东西,看得人有些内疚却也有些后怕。

  黄少天没有说话,徐景熙也没有说话。

  喻文州很快收回了眼,走向了登出口。他面朝着他们按下了旁边的登出按钮,而后嘴角竟然弯了弯,笑了。紫色的鸟儿朝着他们叫唤了一声,很快跟着主人消失不见了。

  那个笑简短到面对着登出口的两个人都有些迷茫,几乎以为那是个稍纵即逝的幻觉。

  “他是个哨兵吧?”徐景熙愣了会儿,才向黄少天确认到。

  “是个哨兵,还是个怪胎。不过居然还有有禽类哨兵?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黄少天肯定地点了点头。

  徐景熙想:遇到你之前,我也不知道居然还有量子兽是狮子的向导。

  都是怪胎,就不要相互伤害了。

-tbc-

评论(23)
热度(977)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