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MHA/胜出】网

LFT这点肉渣都要屏蔽好烦啊!就不许我摸鱼吗!

胜出单箭头。渣。强制爱。OOC。带一点点轰出。慎。



世界上有多少我爱你,就有多少我不爱你。


五六岁的时候,他追着那个金发的男孩,他说和我做朋友吧。男孩看了他一眼,大摇大摆地走在他了他的前方。

七八岁的时候,个性觉醒,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征兆,男孩却早就觉醒了了不起的个性。他加快了脚步才能追在他的后头,亮着眼睛说小胜好厉害啊。男孩回头,眼睛里写着骄傲,自尊,不屑,与轻蔑。他说,你怎么那么没用啊。

再后来,他学会了喜欢,他喜欢的那个男孩却在同时学会了讨厌。他鼓起勇气抓着男孩的衣角,绿色的眼睛闪烁着光芒,他深呼吸,他说小胜我喜欢你。男孩也许是第一次被告白,也许不是,他猛地扯开自己的衣服,红色的眼睛里装着满溢的震惊与厌恶。他说,你在说什么啊废久,他说恶心死了,我讨厌你,我才不要你的喜欢。

十三岁的绿谷出久会在课堂上偷偷地看爆豪胜己,金发男孩大大咧咧地在课堂上睡觉,没睡着的时候眉间会有隆起的褶皱,而在他睡着之后,那点褶皱就慢慢消融,变成了一片柔和的原野。绿谷出久喜欢看他睡着的样子,他睡着的时候有罕见的温柔。要是有人听到这样的形容一定会大惊失色——温柔?最没资格说他温柔的人就是绿谷你了吧。可是绿谷出久并不在意,他看得见爆豪胜己的温柔,像一汪清澈的水,包裹在火山的中央。只不过那点温柔从来都不属于他,他在爆豪胜己的心口敲门,然后被气流震到遍体鳞伤。他总是在想,小胜的那点温柔会给谁呢,那个人真幸福啊。也有时候他会肖想,说不定那个人是我呢,然后爆豪胜己把他的书包扔到了窗外,冷冷地说:垃圾就不要做梦了,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十三岁的绿谷出久被喜欢的人判下了死刑,无情地被他扔进了心底无尽的囚笼。

可少年人天真,勇敢,又单纯。就算他被宣告将在这个囹圄中待上一生一世,他也相信这条宣判不会有那多年的效用。再冷的冰山也会融化,再爆裂的火山总有一天会平息,说不定,说不定有那么一天,他会不讨厌他,他会解开他的镣铐,将他拉出他心口的无底狱——他甚至会有那么一点喜欢他。

十六岁的绿谷出久考入了雄英,爆豪胜己暴怒地看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甩不掉这块牛皮糖,不知道这个从来都跟在他身后的人为什么能这样紧紧地跟着他,他不喜欢他的眼神,粘腻,怯懦,胆小,瞳孔的深处却有着让人觉得无比不适的光明与期冀。

他总有一天要打破那双眼睛,爆豪胜己阴沉着脸想,他讨厌那双眼睛。

他们玩着追逐的游戏,爆豪胜己永远在他的前方,在他要快要追上他的时候倏然飞走,在他快要落下的时候放慢了脚步。这是胜者布下的网,明晃晃地挂在路上,后面的人从不怀疑,毫不顾忌,一头撞在那网里,还毫不自知。绿谷出久不知道爆豪胜己在想些什么,他以为这么多年了,他终于把男孩坚硬的心融化,虽然只有一点点,但那个小小的缺口,却足以让他的勇气无限地膨胀。


十八岁那年,绿谷出久长高了不少,却迟迟没有攀上一米八。爆豪胜己的身高已经超过了同龄人的平均线许多,尽管脾气暴躁,眉间总有拂不去的褶皱,且一点就燃,但他身材修长,肌肉轮廓漂亮而紧实,充满了力量与荷尔蒙。绿谷出久那点单纯的喜欢终于在懵懂中冲破了土壤,飞快地生长虬结,成为一棵包含着欲望与妄想的巨木。绿谷出久开始有意无意地触碰他,路过他书桌的时候假装无意地蹭过他的手臂,上课的时候悄悄地用手背擦过他的背脊,实战训练中握着他的手臂肩摔时也多了几秒,他留恋爆豪胜己的皮肤,一触即离的体温,还有靠近他的时候能隐隐约约闻到的味道。他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在更衣室里偷偷地将头埋在他的衣服里。却不知道撒网的人站在高处,眼神轻蔑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知道他只要轻轻一拉,那张网就能将绿谷出久死死地裹住,再用力一点,网格就能嵌到肉里,碰到骨头,让他浑身流血,痛苦不堪。什么时候收网呢,爆豪胜己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他想,还不到时候。


毕业以后,他们去了不同的事务所,他们好像终于成了自己想成为的人,却发现成年人的生活总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过。偶尔也有聚餐,饭田总是第一发起者,他们在居酒屋喝着酒,抱怨着事务所,抱怨着前辈,也抱怨着工作与生活。爆豪胜己那时候敛起了不少脾气,和上鸣电气坐在角落里喝酒。绿谷出久趴在他对面的桌子上,似乎是有些醉了,他小心翼翼看向爆豪胜己存在的那个角落,在他抬头的时候又仓皇地收回了眼。轰焦冻坐在他的身边,温柔地拿走了他手里的酒杯,喝掉以后,换成了柠檬水,又塞回了他的手里。爆豪胜己冷冷地看着,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明意味的笑。那天下着雨,绿谷醉得差不多了,轰焦冻要送他回家,正要打开车门的手却被爆豪给按住了。绿谷睁开朦胧的双眼,看见雨幕中金发的男人用红色的瞳孔冷冷地看着他,问,你要跟谁走。

我要跟谁走?绿谷出久笑了,我跟别人走过吗?他问,小胜,我一直只跟在你的身后。

金发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他粗暴地从他手上将人拽走,轰焦冻沉默地站在车前,看着他们在雨中渐行渐远。

爆豪胜己在街边玻璃的反光里看到阴阳脸孤独的背影,莫名觉得痛快。我爆豪胜己不要的东西,又凭什么要给你?

接下:ao3


评论(8)
热度(48)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