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46)

*目录页

46.星落


喻文州又吻了下来。

他在他的唇边亲昵地磨蹭了一会儿,又用舌尖在他的唇瓣上一圈圈细细描摹,温柔地在那他的唇上盖上了属于自己的印记。黄少天脑海中又茫茫然一片空白,处理器的引擎呼啦呼啦转了好几圈以后终于慢吞吞地停下来,咔嚓一声宣告了自己的报废。霎那间,黄少天走马灯般地想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飞船舷窗外看到的五彩星系,沃托昼夜交接时候天边橙红色的微光,在宿舍窗前看见的第一场雪,还有每天闭眼前夜空中闪耀的群星……


这些画面一帧帧地闪现,铺满了他整个脑海,随后更强烈的光从画面与画面之间的边缘迸发了出来,他像是一个正从温暖又安全的水域里缓缓上浮的人,在浮出水面的瞬间,他看到了最美丽的风景。

喻文州将他圈在怀里,低头细致地亲吻着他,一开始黄少天是闭着眼睛的,但是他的眼球仍会微微地颤动,连带着睫毛也一上一下,后来他忽然睁开了眼睛,露出淡棕色的眼眸。喻文州对上那双狡黠而灵动的眼,有一瞬间的凝滞,短暂的一秒钟后,他忽然撬开了他的嘴,舌头灵动地深入他的口腔,急迫地同他纠缠。这个吻开始变得激烈而粗暴,他甚至松开了一只箍在他腰上的手,去托住黄少天的后脑勺,试图让自己的侵略更加地深入,他不要放过那柔软口腔中的任何一寸领土。

黄少天蓦地睁大了眼,身体快被亲得瘫软,他不得不伸手环住了喻文州的脖子。

两个人越贴越紧,好半天才松开了对方。


黄少天觉得自己快没法呼吸了。

他的手还环着喻文州的脖子,低着头,差一点就能顶到对方的胸膛,他努力地呼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气来。

喻文州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黄少天红着耳根瞪了他一眼问:“你真不愿意反悔啊?”

喻文州没有说话, 只是双眼带笑地看着他,思忖了一会儿,又要过去吻他。 

黄少天连忙偏过头,觉得自己再来一次就真的要爆炸了:“行了行了行了,都听你的。”

说完这话,黄少天大脑又空白了一阵,什么叫色令智昏,黄少天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是教科书级别的色令智昏。


“说起来为什么选这儿见面啊。”冷静下来以后,黄少天蹲了下来,随便捡了根树枝,在地上圈圈画画了起来,“我还以为你要和我说分手来着。”

“……”喻文州皱了皱眉,“不会的。”

“啊?”

“我永远都不会和你说分手的。”

“……”

黄少天手一顿,树枝咔的一下断裂了。喻文州的话像是一罐子温水,整整齐齐地浇在了他的心脏上,将他心底那个空洞给洗刷了一遍。所有冰凉的不安,恐惧,孤独,与悲伤都随着水流被赶走了,只剩下温柔的暖意和一种不可言语的磅礴的安全感。

“你……”

黄少天直直地看着他,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喻文州这么好的人呢?

他好喜欢他啊。


“你抬头。”喻文州忽然笑了笑:“我告诉你为什么要让你来这儿——”

黄少天下意识地抬头,而正在此时,时钟指向了八点四十五分。

他们头顶的天空是虚拟的,不存在的。可它投射的却是真实的天空。

黄少天看到漆黑如墨的空中,一颗闪亮的星拖拽着银白色的光芒滑落在天际深处。他微微睁大了瞳孔,紧接着,一颗又一颗的星星如同鸟群一般拖着尾巴坠落到宇宙深处,像是一场盛大而辉煌的星雨,落向无人可去的地方。


“你——”黄少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去过很多星球,见过很多波澜壮阔的风景,却在此时此刻感到喉咙哽咽,几近失语。

不论是流水千尺喷薄而下的巨大瀑布,还是枝叶繁茂到遮挡了方圆千米的万年古树,亦或是人类建造的精美而巨大的任何奇观,都无法与眼前的景象比拟。

——仿佛无数颗星在陨落。

他的哨兵站在他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他们十指相扣,站在着孤零零的悬崖边上,一起看着万千星星从天幕坠落。

“这不是’飞鹊’。”

“他们叫他’小飞鹊’,只有十五分钟,但是规模不比飞鹊小多少。”

“真美啊。”黄少天轻声感叹道,“明明只是那么小的微粒与尘埃,却看起来比什么都要壮观。”

“是啊。”喻文州看着他的侧脸,应了一声。

  真奇怪啊。他在心里想,宇宙无穷浩渺,人类也好,其中的异能者也好,再骄傲也不过是茫茫太空中的一粒微尘,有时甚至连微尘都不如。可有时候,就是这样渺小的东西。却能让人看到无限的希望,好像那些被A18的引力拖拽到地面的微尘,义无反顾地下坠,燃起了每一个人的能看见的光芒。

“你看我干嘛。”黄少天用肩膀撞了撞他,“看天上啊。”

“你好看。”喻文州没抬头,却听话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黄少天耳根一红,面上却很正经:“那当然啦。我长这么大还没听别人说过我不好看呢,我妈小时候就说我是方圆几里长得最好看的一个,不对,我出生的时候她就说全医院人体子宫里头看上去不丑的婴儿就我一个。所以你赚到啦!”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这么说倒也是。”

“所以你不可以和别的小向导去刷分懂不懂,哨兵也不行,散排也不行。”

“好。”喻文州笑了。

黄少天盯着他半天,像忽然想到了点什么似的在原地愣住了,几秒钟后,耳后根又红了一层。

“少天?”

喻文州叫了他一声。

黄少天在心里同自己大战了三百回合, 最终“坦诚面对自己”的人设光荣胜出。于是他暗自咬了咬呀,十分镇定地伸出双手,再一次搂住了喻文州的脖子。

“男朋友。”黄少天朝喻文州笑着,露出了嘴边小巧可爱的酒窝,“再接个吻呗。”

喻文州眼神一黯,脑海中一直精心挂着的那根弦被黄少天无情地弹了弹,没出息地断了个彻底。下一秒,黄少天的嘴唇凑了过来。他们再次双唇相贴。


这些原本无人在意的宇宙微尘在此刻照亮了漆黑的夜空。虚拟社区里,不少抬头的人都瞧见了这美丽的景象,发出了声声惊叹。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虚拟社区的边缘,空旷的悬崖边上,一对年轻的哨兵与向导正站在那儿拥吻,他们的旁边是无穷尽的深渊,而头顶,是不断拖沓而下的一场星落。

-t b c-

*万事如意会填,写完星落就填


评论(32)
热度(407)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