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47)

*目录页


47.想不出标题了烦


荒野之上,风声阵阵,沙土飞扬。

一座巨大的神像瘫倒在荒野中央,半个身子被埋在了沙土之中,裸露出来的手臂已经断裂,残枝散落在不远处,它的面孔布满了皲裂的痕迹,蛛网般爬满了整个头部,可神的面容却依然慈悲而宁静。

倏忽间,一个身影从神像断裂的掌心略过,三两下就跳到了神像的上头。紧接着,另一个身影跟随而来,他动作敏捷,速度优秀,很快就追上了前边的人。

神像之上,两人纠缠了起来。

“我靠,你是向导?”白狼哨兵在意识云受到攻击的时候,才震惊地意识到了这一点。而在那之前, 不论是对方优秀的素质,还是那头凶恶的狮子,都让他理所当然地以为他的对手是一个优秀的哨兵。

“吓死了吧?”黄少天勾起唇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他挑挑眉,问,“要不要直接认输?”

说话的同时,他手起刀落,飞快地将匕首朝白狼哨兵的落脚处扔去。

“操——”

白狼哨兵头暴青筋,刚想开口骂人。朝他飞来的激光匕首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本能地朝相反方向快速移动,张开的意识云却在瞬间察觉到黄少天的思维触手早在相反方向等待他自投罗网。

“我靠!——”精神攻击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他不想再尝试一次了,白狼哨兵没想到这向导看上去直来直去的,手段却这么狠毒,他被迫在中途停下,就像一辆想要避让行人却差点就要撞上护栏的轿车,只好在瞬间紧急刹车。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刹车的瞬间,黄少天本人却从正面袭来,手上的激光枪对着他砰砰三下,干净利落地就像一辆重卡,瞬间将自己这辆轿车碾得渣都不剩。

比赛结束了。

“不好意思。”

在分数结算出来之前,白狼哨兵趴在地上,惊愕又愤怒地看到刚才那个皱着眉头的向导和他道歉:“我果然还是不喜欢单排。所以暴躁了点。”

黄少天走出竞技场,离开之前他查了一下自己的积分,和从前双排的时候比起来,增幅勉强能跟得上,但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某种意义上来说,维克的要求还真能把他们的分给拉下来。

一个月前,假期团战结束了,黄少天和喻文州上半学期最终的分数排名都还不错,黄少天总分第四,喻文州总分第五。黄少天盯着排名看了半天,嘴角一直都挂着笑。

“你干嘛笑这么奇怪。”正在吃饭的郑轩感到十分疑惑。

徐景熙和张佳乐闻言亦好奇地抬起了头。

于是黄少天把手腕伸到了四个人的中间,指着虚拟屏上的排名说:“你们看,我和喻文州的名字排一块了,多有缘啊。”

郑轩和徐景熙被莫名其妙地塞了一口狗粮,打了个寒战。

张佳乐羡慕地说:“战略指挥戏真好,还能和哨兵一起上。”


黄少天看了一眼时间,快到十一点半了。“差不多了。”他自言自语着点开了电子地图,在情人街的附近标了个点,开始朝那个方向走去。

二年级下半学期的课程较上学期而言并没有轻松多少,课程排满了整个时间表,空余的时间学生们都急着去竞技场刷分。从前黄少天和喻文州是在一块儿刷分的,所以每天网上至少有那么一个小时的时间在一块儿。

对黄少天来说,一块儿打架和一起去约会没什么区别,所以喻文州当时答应维克的时候他才会这么生气。

我俩每天就这么一两个小时能在一块儿,这都没有了,还怎么谈恋爱?

黄少天不大能受得了每天只能和喻文州一块儿上几节课,每节课至多就一个小时,他也不能把精力都放在爱人身上,他们总是要听课的。单独刷竞技场没几天,黄少天就受不了了,直截了当地和喻文州说每天必须得有半个小时的约会时间。喻文州当时的表情他还记得特别清楚,眼睛微微睁大,有点高兴, 又有点不可思议,最后他漆黑的眼睛眨了眨,微笑着点了点头。

黄少天知道自己这样有点儿无理取闹,但他真的受不了。

每天睡前见不到喻文州他整个人就空荡荡的,像是个空壳,装满了不安与恐惧。他知道这大概是由于孤独症的作用,但他不敢和别人说,他不敢和喻文州说,也不敢和许博远说,喻文州会担心他,而许博远太聪明了, 他怕他会猜到些什么。

真是奇怪,坐在情人街边的长椅上,黄少天回想起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夏天,那时候他每天每天地都在想喻文州,可是他连喻文州的样子都看不到,那时候他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呢?他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非常地不可思议,明明现在只要一天没有见到他,他就会难过得要命。


“你怎么回事儿啊?”安迪在结束竞技场的时候皱着眉头问喻文州,“你意识云怎么会这么混乱。”安迪在进入场景的时候发现对面是喻文州,还开心得要命,恰巧匹配到好友的几率太小了。可等到比赛结束的时候,她内心就只剩下了焦虑。

这是一张十分平坦的地图,喻文州不擅长近战,因此逾回的战术在这场战斗中略显吃力。但最终喻文州还是赢了,他虽然速度不快,爆发力也不强,却对安迪的动作预测得十分准确。安迪作为一个直来直去的选手,动作频频受阻,使她有点焦躁。喻文州实在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对手,安迪在打掉他半条血条的同时,自己的血条不知不觉之间也见了底。最终她叹了一口气,打算奋力一搏。那一击使得她足够靠近喻文州,自己的意识云终于接触到了喻文州意识云的边缘,可与此同时,喻文州投掷的激光匕首也使得她的血条瞬间清零。

“没事。”喻文州的眼睛有点红,眉头微微皱着,他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摇了摇头。

安迪扯了他一把,生气道:“你当我傻?你这叫没事?你最近是不是用太多精神力了,怎么会这么混乱。”

喻文州神色很快恢复如常,只有眼底还有一些微不可见的暗红。

“可能吧。”他朝安迪笑了笑说,“毕竟夸下了海口。”

“真的?”安迪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却说不上来是哪儿。

“真的。 ”喻文州无奈说道。

“谁让你乱答应傻逼的?不过维克这人积分估计也高不到哪里去,你们也不用这么拼命啊。”安迪小声说道。

“知道了。”喻文州点了点头,“谢谢。”

他看了看时间,又说:“我有事先走了。”

“好。”安迪应道。

喻文州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这事……你别和黄少天说。”

安迪:“……”

她又忍不住在心里咆哮:谈恋爱了不起啊!

-t b c-

*这文章节最后应该会重新理过就别太在意章节名了

*我上条抽奖的意思就是大家爱投谁投谁。别和我说鱼这轮绝对输就行。我有帮谁拉票吗?再他妈ky我真的直接拉黑。

评论(17)
热度(241)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