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48)

*目录页

48.要一起做的事

喻文州迟到了一分钟。

黄少天坐在长椅上,有些焦灼地望着四周,他微微皱眉,手指在木质的椅子上不断地敲打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耐心也变得差了。

深夜的情人街依然有不少情侣逗留,他们手挽着手,在商店里进进出出,面上都带着笑容,看上去十分幸福。

黄少天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喻文州不会再来了,短暂的几十秒钟被无限拉长,他像失重般难受,心脏又闷又沉,直到喻文州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世界才像是打开了灯,慢慢地又明亮了起来。

“怎么了?”喻文州察觉到了他情绪上的落差,搂了搂他。

“没怎么。”黄少天很快回抱了喻文州,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脖颈不经意地碰到喻文州的,他忍不住摩挲了一会儿,让自己离他离得更近了。

喻文州低垂着眉眼,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黄少天抱他抱得很紧,就好像害怕他突然消失一样。

“你迟到了一分钟。”黄少天闷闷不乐道。

“对不起啊。”喻文州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就像安慰一个孩子一样反复道:“下次不会了。”

后来他们手牵着手,在情人街后头的小镇上散步。路灯下开着永不凋谢的红色玫瑰,隐约有淡淡的香味从鼻尖飘过。一条河穿过了小镇的中央,他们能听到哗啦啦的水声。

“很累?”黄少天捏了捏的喻文州的手掌问,“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喻文州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冲他笑了笑。

心里却像是被石头撞了一下,有点疼,也有点痒。黄少天太敏感了,就算近日里他的情绪有着明显的不稳定,却还是能清晰地察觉到自己伪装之下的疲态。

他低下头,露出了一个略显无奈的苦笑,心想自己的演技果然还是不过关。

“没有。”喻文州很快又抬起头,眨眨眼道,“可能昨天晚上没怎么睡好,做了好几个梦,有点乱。”

“什么梦?有没有梦到我?”

黄少天停下了脚步,抬眼看他,浅褐色的眸子里闪着光。

“我要想一想。”喻文州沉吟了片刻,拖着调子含笑道,“大概有吧。”

“这位男朋友,你也太不会哄人了。”黄少天挑眉,佯装生气地松开了手,瞪着他说,“就算没有你也应该现编一个好听的,什么梦到我们一起去吃好吃的一起旅游一起游玩一起见个家长一起结个婚一起交换个戒指再不济打架拯救世界也可以啊。”

黄少天说得认真,让喻文州一下破了功。他忍不住笑道:“你都梦到过?”

“我倒是想梦到。”黄少天嘟囔了一声。

说起来容易,但真要梦到,却实在很难。他每天梦到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完美的故事。

喻文州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黯然。

“我梦到过。”喻文州说。

黄少天即刻抬头,眨了眨眼:“你梦到过什么?”

喻文州捏了捏他的手掌:“我们一起打架拯救世界。”

“真的?就我和你?还有别人吗?为什么打架?和谁打架?怎么拯救世界?”

“梦到我们变成了地球人。是唯一有超能力的人。”

“什么超能力?”

“你移动速度很快,可以一秒钟跳到街那头。”

“那你呢?”

“我可以读到所有东西的想法。”

“那敌人呢?”

“是只怪兽,长得很高。有三十层楼那么高。”

“打赢了吗?”

“打赢了。”

“我们是不是变成英雄了?”

“是。”喻文州含笑道,“别人正采访我俩呢,你半路就拉着我跑了,说要去吃芝士火锅。”  

“你把我都说饿了。”黄少天指了指情人街的方向,有点可惜地说,“我俩这个月的能吃的积分都已经吃光了。”

自从他们有了固定的约会时间以后,每个月的定额积分用得飞快,几乎一周不到,就都成了虚无的甜品缥缈而去了。

“下个月。”喻文州说,“列做下个月要做的第一样事情。”

“什么事情?”

喻文州笑道:“吃芝士火锅。”

“那是你梦里的我说的!又不是我梦里的我——不对,又不是我说的!”黄少天发出了抗议。”

喻文州似笑非笑道:“那到底吃不吃?”

“……”黄少天想了想,点了点头,“吃!”

“对了,我们可以列个表。”

“什么表。”

“唔,类似’以后要一起做的事情’?”黄少天说着就随便拉出了一个笔记本,“第一行可以写’一起吃芝士火锅’,然后接下来还可以写很多事情……比如……”

“一起去敦克尔苏。”喻文州说。

“好,第二条…… 一起去敦克尔——”写到一半,黄少天才猛地反应过来,他直直地看着喻文州,问:“敦克尔苏?”

喻文州也看着他,黑色的眼眸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温柔笑意:“敦克尔苏。”

“你家?”

“我家。”

“真的啊?”

“假的。”

黄少天:“……”

喻文州忍不住弹了弹他的额头:“骗你的,还能有假啊?”

黄少天笑了,他的瞳孔微微张大,喜悦从里边不住地溢出来,浇灌了整张面孔,他的声音一下子雀跃了起来,像是塞了十斤蜜糖一样:“那我可以写第三条了。唔……第三条,要一起去沃克,第四条也有了,一起溜二黄,第五条一起去沃克的北海公园坐摩天轮,第六条一起和我妈玩牌……”

没多久,笔记本上已经已经有了十余条内容。

这些事情琐碎而平常,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却像是一张温柔的网,将他们亲密地裹到了一块儿。

他们有那么多要一起做的事情。

光是想起来,就让人觉得幸福。


下线前黄少天拉了拉喻文州,说:“我帮你梳理一下意识云吧。”

喻文州微微一怔,很快摇了摇头:“不用了。都这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你能不能有点儿哨兵的自觉啊。”黄少天踢了踢他的鞋子,“你家向导要给你梳理意识云,你第一反应就拒绝。你这个这个男朋友不合格。”

喻文州又笑了,他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脸颊,而后轻轻掐了把:“我今天被你嫌弃两次了,你是不是想换男朋友了?”

“威胁我啊?”黄少天挑衅地看了他一眼。

喻文州“唔”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不换不换不换。”黄少天一把抱住他,“你威胁我也没用,就是不换。”

喻文州回抱他,手揽着他的腰用力扣了扣,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那以后也不许换。”

黄少天耳根变戏法似的唰一下就红了,他闭着眼在喻文州肩头抵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道:“一辈子都不换了。”

喻文州顿了顿, 过了十来秒,才认真地应了一句 :“好。”


“那你到底给不给我履行一下向导的义务。”

“不给。”喻文州亲了亲他的额头,“你现在的义务是下线睡觉,明天还要上课。”

“那下次。”黄少天依旧坚持。

喻文州似乎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执着,最终妥协地点了点头:“下次。”

“说好啦。”

“说好了。”

“晚安,文州。”

“晚安,少天。”

喻文州没有看到,黄少天在下线的瞬间,低垂着眉眼,露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像是在担忧,又像是在难过。

-t b c-

*心情奇烂还在勉强自己写糖……感觉下次不应该干这种事。

评论(25)
热度(325)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