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49)

*目录页

49.“我不想让他担心”


不知不觉,下半学期已经过去了大半。周五傍晚,所有二年级的学生都收到了一张配合赛的申请表,这意味着期末考试将要来临,而那之后全校范围内的配合赛也即将拉开帷幕。

“唉。好烦。”郑轩趴在黄少天的沙发上,盯着屏幕上的申请表发愁,“为什么一定要和哨兵一块儿呢,就不能和向导一块吗!看不起单身狗是吗!”

“我终于懂论坛上说学校像个老鸨一样是什么意思了……”徐景熙悠悠道,“这就是变相逼人找对象。”

“我俩组队多好啊。”郑轩对徐景熙说,“彼此了解,经验丰富,简直完美。”

徐景熙摇头:“……向导和向导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郑轩嘴角抽了抽:“就打个配合赛,谁要和你在一起了!张佳乐你说是不是!”

“啊?”趴在黄少天地毯上正开着聊天窗口的张佳乐不知道为什么话题会扯到自己身上,有些迷茫道:“可我有男朋友啊?”

郑轩:“……”

谁他妈问你有没有男朋友了!

不过等等?啊?张佳乐有男朋友了?

徐景熙:“……你男朋友谁啊?”

张佳乐把虚拟屏转了过来:“介绍一下,孙哲平,我男朋友,驾驶系的。”

虚拟屏中,一个留着黑色短发的亚裔冲他们微微笑了笑说:“你们好,我叫孙哲平。”

这下连黄少天都让忍不住凑了过来:“你好你好,我是张佳乐的朋友,我叫黄少天。张佳乐你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你怎么都没有说过?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你。”

张佳乐无辜道:“可你们也没有问我啊!”

郑轩大受打击,朝徐景熙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徐景熙十分镇定,打开了自己的个人智脑。

郑轩:“你干嘛?”

徐景熙:“发帖,找哨兵打配合赛。”

郑轩大惊失色:“这也行吗?”

黄少天点点头:“挺多人这么干的,你开论坛,现在一大堆帖子都是求人打配合赛的。发的哨兵比较多,你看有合适的话可以联系一下。”

郑轩苦着脸:“麻烦死了。真羡慕你和张佳乐…… 都不用操心这种事情。”

“谁说的。”黄少天瞥了他一眼,“要操心的事情多了。”

“……比如?”

“比如……”黄少天说了两个字,忽然间就说不下去了,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最后竟叹了一口气。

郑轩:“你这个骗子!比如什么!比如不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你和喻文州两个人除了到处发狗粮还会有什么要操心的事情,你真是一点都不懂人间疾苦……”

张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切断和了孙哲平的通讯,突然插嘴道:“别以为谈恋爱这么简单。两个不同的个体,无论如何都是做不到完全心意相通的。感情看上去再好也会有闹矛盾的时候。就我和大孙吧,虽然吵架的次数不多,但还是会因为一点儿小事吵起来的。”

“……”

郑轩想说这题超纲了,我恋爱都还没谈过,哪儿知道这么多啊!

“哦。”憋了半天之后,他闷闷地说,“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还在浏览论坛的徐景熙忽然觉得室内有点过分安静了,他把目光从虚拟屏上移开,看了黄少天一会儿,意识到这点诡异的安静是由于黄少天没有像往常一样怼郑轩而造成的,一时间让他十分不习惯。

黄少天坐在沙发边,托着腮,低垂着眼,显然没有在听郑轩和张佳乐的对话。

“黄少?”徐景熙叫了他一声。

“啊?”黄少天这才回过神,冲他笑了笑,“怎么了?”

徐景熙:“我问你才对吧?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没怎么啊。”黄少天笑了笑,“你相亲的帖子发好了?”

“……相亲个屁,就打个配合赛,你怎么不说征婚呢?”

“你要这么说我也不介意。”

徐景熙:“……”

“你真没事?”过了一会儿,徐景熙又问了黄少天这个问题。

“你烦不烦啊,真没事。”

徐景熙微微皱了皱眉:“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要和我说。”

黄少天一怔,既而又笑了起来。

“知道了。”他说,“你别老操心我了。”

 

*

“她同意了!她同意了!我和你讲她真的同意了!”

喻文州点头,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手臂从安迪的手里抽了出来,再被她这么摇下去,他都快要头晕了。

“你说她这是不是答应我了的意思啊!”安迪跟在他身后碎碎念道,“我是不是终于能谈恋爱了?”

喻文州拿了一个托盘递给安迪:“你直接问她不就好了?”

“不行!”安迪接过托盘,紧张道,“要是她拒绝我了怎么办?要是我让她紧张了怎么办?这样我俩配合赛都完蛋了……”

喻文州:“……”

他叹了一口气,在自动货柜前点起餐来,不再理会安迪了。


直到两人都坐在了餐桌前,安迪还在自顾自念叨着,也不知道在说给谁听。

“要不配合赛以后再说吧,这样安全点。我觉得她挺喜欢我的真的,我为什么这么害怕呢……”

“唉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这么没底过。她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真羡慕你和黄少天……你俩怎么就一开始就搞上了呢?你们都没有暧昧阶段吗!你们怎么确认对方心意的呢?你怎么就不能给我点实质性的建议呢……”

喻文州手中的叉子一顿,眼神闪过一丝内疚。

安迪在叶秋的暗示下,丢掉了一小段记忆。喻文州还记得自己当时答应了安迪,要帮她忙,她当时特别高兴。

后来叶秋试图让她忘掉关于喻文州的出现在观景台的那部分记忆,可暗示这项能力做不到那么精准,安迪那几天的记忆一直都很模糊。后来甚至还专门问过喻文州那两天人在哪里,被喻文州糊弄过去之后,她看上去十分苦恼。

“好。”

喻文州说。

“啊?”这下反倒是安迪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给你点实质性的建议。”

安迪眼睛一亮:“什么建议。”

“不过我有个条件。 ”喻文州补充道。

“什么条件?”在安迪看来,开学没几天就能搞到黄少天的喻文州对恋爱一定十分在行,即使喻文州解释了很多次这是个误会,但安迪仿佛自带真话过滤器一般将他的实话全部当作谎言过滤掉了。

她对喻文州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让你的小向导帮我一个小忙。”

“什么忙?”

“你一定要知道?”

安迪有点纠结:“虽然我很信任你……但是你不和我说的话我有点放不下心。”

喻文州笑了笑:“我想让她帮我梳理一下意识云。”

安迪一愣,有点不可置信地抬头:“……”

她原来想说“喻文州你疯了吧你”,可后来理智告诉她喻文州不会是随便提出这样一个无理要求的人。可她又想不通喻文州为什么不让黄少天整理他的意识云反倒让一个他不熟悉的向导帮忙……安迪自己都没有对她的小向导提过这种要求,她意识云混乱的时候,一般会去校医那打一针舒缓剂,远没有到需要向导安抚的程度。难道……想到之前在竞技场发生的事情,安迪的面容渐渐严肃了起来。

“你到底怎么回事?”她皱着眉说,“你才二十岁不到,怎么会…… ”

怎么会有狂躁症的症状?

喻文州用叉子叉起了一块青椒,塞到了自己的嘴巴里。

“我不想让他担心。”

这句话没头没尾,也不是在回答安迪的问题。

可安迪却很快听懂了。

喻文州不想让黄少天知道他的异常。

“你每天只刷五张图,是为了减少精神力的负荷?”

喻文州面容平静地点了点头。

“上个月开始用地形复杂的指定地图也是为了更大化的利用地形减少精神力的使用吗?”

“你观察还挺仔细的。”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安迪有点暴躁地问道,“去校医那看过了没有啊?这种事你还一脸’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是不是欠揍啊!你没见每年多少人死于狂躁症吗?”

“一点意外而已。”喻文州安抚地看了她一眼说,“校医知道的。”

“真的?”

“真的。”

“那校医怎么说?”

“每周一针舒缓剂,意识云基本能维持正常。但他肯定能看得出来。”

这个“他”显然指的是黄少天。

“为什么不让他知道?”安迪并不觉得这是不能说出来的事情。

“我不想让他担心。”

喻文州淡淡地说道。

话题又回到了原地。

“你有什么没和我说吧?”安迪瞪了他一眼,“你别把我当傻子。”

喻文州:“……”

“人我可以借给你,但你要自己让她同意。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但是我不保证黄少天问我的时候,我会不回答。”安迪看着喻文州,一字一句地说,“黄少天也不是傻子,你不想让他看出来,恐怕没这么简单。”

喻文州垂眼,发出了一声长长地叹息。

“我知道了。”他说,“谢谢你,安迪。”

-tbc-

评论(19)
热度(325)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