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50)

*目录页

50.索菲


安迪暗恋的小向导叫索菲,是个金发碧眼的蝴蝶向导,她的量子兽是一种十分稀有的蝴蝶。这种蝴蝶的翅膀几乎是透明的,只有尾部分散着些许玫瑰粉色,梦幻而美丽。

索菲性格开朗,很招人喜欢,但感情方面却好似一直不能开窍。安迪在她眼前刷了两年的存在感,也没能将她攻下。

坦白讲,索菲同喻文州基本没怎么说过话,一年级的时候因为黄少天的事情,她注意到过这个沉稳的亚裔少年,而二年级分专业以后,他们就没什么再见的机会了。偶尔听到他的名字,都是因为安迪在说关于他的事情。所以当喻文州主动联系索菲的时候,她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要我帮你梳理意识云?”

听过喻文州的要求之后,她惊讶的表情渐渐变成了懵逼。 

他看到虚拟屏中的喻文州冲她点了点头,平静地说:“我有些狂躁症的症状,舒缓剂不大能控制了。”

索菲:“……”这种事你告诉我干什么?你告诉你家向导啊?

“等等……”索菲在心里吐槽完以后,才皱了皱眉,困惑道,“你为什么会有狂躁症的症状?你才二十岁不到好吗?怎么这么快就中年危机了……”

喻文州:“……”


“你为什么不找黄少天啊?”索菲又问,“你俩吵架了?分手了?你想拿我气气他?我可不干这种缺德事啊我事先说明。”


喻文州无语地沉默了几十秒,在心里给安迪插了几根蜡烛。

看这向导脑洞的活跃程度,绝对不是安迪口中那个撬了两年都没松动一公分的纯洁大白菜。

“你想得有点太多了。”喻文州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俩没吵架,没分手。我就是不想让他太担心。”

“真的?”索菲挑了挑眉毛,“你不会对我有企图吧。”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你知道你在安迪嘴里是怎么样的人吗?”

索菲眨眨眼,一下子来了兴致:“什么样的人?”

喻文州:“温柔可爱的小白兔。”

索菲满意地点了点头,问:“不好吗?”

“挺好的。 ”喻文州诚恳地回答道, “你要是帮我忙,这个人设可以维持得再久一点。”

“你威胁我?”

喻文州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怎么会呢?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让游戏按照你的想法发展。”

索菲盯着他的笑看了会儿,莫名觉得有些不舒服,明明看上去是一个毫无攻击力的笑容,却总让她觉得有点凉。

“真的?”索菲开始考虑他的提议, “唔……你能想办法让她带我去情人街吃最新款的蛋糕不?别让她急着给我告白,我还没想好……我在蓝水玫瑰和阿尔斯玫瑰之间纠结了一个礼拜了,不知道更喜欢哪个。等我想好方案了你能保证她百分百实行吗?”

喻文州:“……”

安迪怎么就看上这么个姑娘了!

“不行?”索菲疑惑地看着他。

“可以。”喻文州还是点了点头。

索菲眨眨眼,愉快地说:“成交!”


当天晚上,索菲登陆了虚拟社区,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为喻文州梳理了意识云。她从来没有梳理过这样混乱的意识云,思维触手才接入喻文州的意识,就被他混乱嘈杂的思维给吓了一大跳。幸亏她是医疗向导专业的学生,心理素质和专业能力都不错,勉强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意识云粗略给整理了一遍,而后一点一点地梳理着外围的火星。喻文州的意识云虽然并没有她想象中那样暴躁,却很有韧性,对她的触手始终有些抗拒。索菲忍不住说你能不能别对我有这么强的攻击性,我精神力受不了。喻文州才勉为其难地试图控制了一下,但效果并不好。二十分钟过后,他的意识云勉强恢复了正常状态。索菲用掉了大部分的精神力,满头都是汗水。

“我靠,累死我了。”她抹了抹额头,“你这么回事啊你,年纪轻轻的,干了什么把自己整成这样子……”

这话怎么听起来都有点不对劲,喻文州缓了一会儿,决定不回答这一句。

“谢谢。麻烦你了。 ”喻文州充满歉意地对她笑了笑。

“……行了。也不用谢。我俩公平交易。”索菲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答应我的你记得做到就好。”

喻文州点了点头,给安迪发了条信息。


安迪很快赶了过来,看到索菲满头大汗的样子,心马上纠成了一团:“没事吧?”

索菲一改方才豪爽的样子,冲安迪虚弱地笑了笑,整个人倒在了她身上:“……没事,安迪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安迪心疼得要命,马上用积分买了块手帕,替她擦起了额头上的汗。

喻文州:“……”

五分钟后,安迪温柔地把自己的小向导哄下了线,这才有空问喻文州一句:“好了?”

喻文州点点头:“差不多了。”

安迪叹了一口气:“你啊……”

喻文州看了她一眼,也想叹一口气,但是忍住了。

“答应我的事要做到,我的终身大事就交给你了。”安迪又说。

“……”喻文州怜悯地看了安迪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和安迪想的有点出入,但好歹索菲的最终目的和安迪是一致的。喻文州只好这么安慰自己。

“被黄少天发现了别怨我们。”

安迪下线之前又补充了一句。

喻文州看了她一眼,平静地说:“知道了。”


临近期末考,二年级的积分排名几乎不再变动了。排名第一是黄少天,这个学期他几乎有空就去竞技场刷分,上学期他和喻文州的积分排名就已领先了第三名近一万,因此维持第一并不是什么难事。喻文州刷分的频率没有黄少天高,基本维持在每天五局的程度,但有心人会发现,虽然他每天花在竞技场的时间并不长,但他每一场比赛几乎都能将得分最大化。他的成绩一直维持在第二,和黄少天差了三千分左右,领先第三名的维克近一千分。

他们同维克的赌约早就被好事者捅到了论坛上,那个帖子里有人每天都关注着战略指挥戏二年级的积分榜,并同步更新着。

最接近的时候,维克和喻文州的分差是三百分,但知道期末考试周正式开始,他都没能超过喻文州一分,遑论黄少天了。不少人在帖子里表示维克已经没戏了,不论哪个专业,二年级第二学期的考试周都是魔鬼难度,谁还有空刷竞技场啊?维克想超过喻文州,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他不复习了,没日没夜地去刷竞技场。

喻文州对此毫不关心。

他依然照常复习,在睡前每天刷五场竞技场,生活规律得让人觉得当初答应维克那个荒唐又无聊的赌约只是随口一说。 


配合赛的表格在一周前已经正式上交了,期末考试过后,他们将得到确切的分组与比赛要求。配合赛同从前的比赛又有所不同,是一场每个年级都会经历的淘汰生存赛,由于其特殊性与复杂性,这场比赛最终的成绩将会直接影响到他们未来的就业问题。因此每个人对此都十分重视。

兵荒马乱的期末考终于过去了,接下来他们要面临的就是为期整整两周配合赛,而在那之前,二年级的竞技场积分终于进行了最终的结算。

即使维克咬着牙在期末月还坚持刷着竞技场,他的分数最终仍然没有超过喻文州,以二十三分之差落到了喻文州的后方,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第三名。他恨恨地盯着喻文州雷打不动一天五局的积分增长曲线,自己也搞不清楚喻文州到底真的算好了自己超不过他,还是一点都不在意。

论坛上把他嘲了个遍,他咬牙都收着了,毕竟自己不要脸做的死,现下再不接着,也未免太不是人了。做足了心理准备以后,维克给喻文州发了一条信息:我输了。愿赌服输。你要我干什么,说吧。

他盯着自己的信箱整整一个下午,喻文州都没理会他。魏玛猎犬在他身边暴躁地转着圈,他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打算出门直接找喻文州。才起身,喻文州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他点开来一看,喻文州就给了他一句话:没想好,再说吧。

“靠。”维克烦躁地骂了一句,“这人怎么回事啊。”


“那你想让他干什么?”喻文州笑着问黄少天。

“……多了。”黄少天瞪了他一眼,“让他不许靠近你十米之内,让他这辈子竞技场只许刷一张图,或者穿水手服去演练场跑上二十圈?”

说到最后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挺好的。

“随便你吧。”喻文州表示你想怎样都可以。

“你一点想法都没,当初到底干嘛同意他啊?”

喻文州不是冲动的人,这一点黄少天最清楚了。

“一时冲动。”喻文州弯了弯嘴角,冲他笑了笑。

黄少天:“……”

你能再敷衍点吗?

“算了,不说他了。”黄少天垂下眼,心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思绪,生硬地转过了话题,“反正终于考完了,也不用刷竞技场了。我给你梳理一下意识云吧。”

这一次喻文州没有拒绝,他们坐河岸边,脚下是一条缓缓流动的清澈河流,哗哗的流水声中,喻文州说了一声好。

黄少天看着他平静的面孔,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与此同时,他的思维触手伸展了开来,悄然进入到了喻文州的意识云中。

-t b c-

好神奇啊……为什么我这个更新频率反倒看的人少了……

评论(41)
热度(388)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