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53)

*目录页

53 百慕大水域(二)


雨林没有干燥的地面,脚下的积水漫过脚踝,走起来的时候水声哗哗地响着,他们的鞋子也完全湿透了,这是一张令人相当不愉快的地图。

行至海岸边缘,反而出现了干燥沙滩,黄少天在原地跺了跺脚,想把水渍都甩出去,结果鞋上沾满了沙子。

他们的积分这一路已经上升到了69分,路上遇到的怪异藤蔓和吸血蝙蝠让他们增加了22个积分。出于谨慎,他们一直没有采取正面攻击,因而两人的血条现在还几乎是满的,总共只掉了1分。

喻文州朝不远处的海面望去,近海岸边,海平面如同镜子一般光滑异常,只有微小得几乎可忽略不计的海浪小幅度地运动着。

“有点奇怪。”

“是有点。”黄少天把鞋子里头的水倒掉了点,再重新穿回了脚上,抬头的时候他无意间往远处一望,下意识地扯了扯喻文州的衣袖,“那儿是不是有个船?看起来好像是个快艇?要不要过去看看?”   

喻文州仔细地看了一眼,还真有点像个快艇。

“等等。”他略一思忖,在原地转了会儿,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他们周边除了光秃秃的沙子什么都没有,黄少天奇怪地问:“找什么呢?”

喻文州从雨林里折了段树枝回来,在沙滩上挖了会儿沙子,黄少天蹲在他身边,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举动。

“说起来我小时候很少玩沙子……主要是沃克没有海,也没有沙滩,不过敦克尔苏也没有海啊,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回答,黄少天就自顾自地接了下去:“啊我知道了,挖雪和挖沙子也差不多对吧?你小时候是不是老是挖雪玩啊—— 啊!”

喻文州终于挖到了东西。

一个不知是什么的玩意儿突然从沙地里忽的冒了出来啊,直直地飞向黄少天的脸颊。

年轻的向导最后一个“啊”字直接变了调,他猝不及防地向后跳了三步,躲过了那玩意儿的袭击。喻文州眼疾手快地掏出了激光枪,将那东西打落了下来。

积分从69分跳到了70分。

“……什么玩意儿啊!”黄少天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道。

喻文州抱歉地笑了笑,走过去将那手掌大的东西拿了起来:“飞蟹,喜欢干燥的沙地,以贝壳为生。我看这沙地一点贝壳都没有,就觉得有点奇怪,估计这底下还有很多。”

黄少天凑过去一看,果然瞧见那句蟹的后壳上长着一对翅膀。而后壳的正中央有一个硬币大小的空洞,位置不偏不倚,正中要害,是喻文州打的。

“……你怎么打这么准。”黄少天皱了皱眉。

这玩意儿速度这么快,短时间内连自己这个长于微操的向导都无法保证能正中中央,何况是一个哨兵。

喻文州多半用精神力了。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怎么?少天对我的水平好像不大信任?”

黄少天盯着蟹壳看了几秒钟,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人家好好地在地底下共建和谐家园呢,你挖它干嘛?”

“想试试。”

“试什么?”

喻文州在手上掂了掂那飞蟹的尸体,而后抬起了手臂,做了一个完美的投掷动作。那可怜的飞蟹沿着抛物线的轨迹落到了海上,眼看距离海面还有四五米的距离,倏然间三四条两米的巨鱼张着狰狞的大嘴,从那异常平静的海水中蹦了出来。

黄少天:“……”

那鱼长得实在是丑,他忍不住掏出了腰带上绑着的枪,在某一条巨鱼吞下飞蟹的瞬间,飞快地朝它的眼睛打了好几枪。

蓝色的血液瞬间从巨鱼的眼眶里迸射出来,它挣扎着同其他的几条鱼一同掉落于海面,浪花四溅,海面上一片蓝色洇了开来,只是没有多久,又恢复了平静。

他们眼前又跳出了一个数字:75。

“百慕大,传言是古地球的一片水域,也被人类称作魔鬼三角洲。所以我觉得这海里多半不安全,看来还真是。”喻文州蹲下来又挖起了沙子。

黄少天震惊地在他旁边蹲了下来:“就搞瞎了它眼睛就有5分,好赚啊。还好我俩没直接去开快艇不然估计尸骨无存了……不过这张图的人到底都在哪里啊……不会真在海上吧我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看见?”

言罢,离他们几公里外的海面上突然扬起了一个大浪,一声响彻云霄的怒吼传了过来。而那巨浪之上,隐约可见几十个渺小的黑点。

喻文州抬头看了一眼,指了指那十几个黑点:“……估计都在那几十艘船上了。”

黄少天:“他们也太倒霉了吧……”

怎么看这海里的东西都比雨林里的不好对付,虽然分高,但风险也大。

“是我们运气好。三分之二都是海的地图,我们还能被刷在雨林。”喻文州说,“不过估计一会儿传送点会刷新在海里,我们先在岸边杀点水里的东西吧,分高。”


于是在传送点出现前的半个小时里,喻文州和黄少天在沙滩上挖了不少飞蟹,扔到近海水域里当诱饵,靠跳出水面的怪鱼拿了不少分。

期间两人还为谁来射那些速度极快的飞蟹有了小小的争执,黄少天坚决不让喻文州动手,一脸“你不同意我就生气”了的表情,喻文州对他总是心软,僵持了不久就点了头。

但他其实知道,黄少天是不想让他耗费过多的精神力。

黄少天担心自己的狂躁症,喻文州何尝又不担心黄少天的孤独症呢?

只是即使他们都心知肚明,但他们谁都没有选择说出来,不管是对对方,或是对其他的什么人。成年期的那个意外,对他们来说是一根扎在心脏上秘密的刺,稍一松动,疼痛就像藤蔓一样缠绕着最脆弱的地方,这个秘密除了他们和叶氏兄弟,谁都不知道,也不能知道。就算是他们自己,都没有勇气开诚布公。

一直到今天,一年多过去了,想到那一天,喻文州还是有些后怕。

如果当时他没能控制住自己,如果当时黄少天的情况再严重一点……只要这么一想,他就像是被人扔到了冰窖里,紧张得几乎没法呼吸。


他们就像两个虔诚的边界守卫者,肃穆地守在对方的心口,小心翼翼站在边缘保护着对方的领土。赶走魑魅魍魉,抵挡狂风骤雨,连自己都不舍得踏进一步。


半个小时后,传送点刷新在海中央。

近海域的怪鱼他们清理了大半,但是海域面积巨大,他们距离海域中央距离遥远。快艇体积狭小,他们琢磨着现在直接过去肯定得遇上那群刷新在海里大船上的队伍。于是喻文州和黄少天挖了一整堆的飞蟹当饵,快艇开一段,他们停下来放几个饵,引得船后头跟着的一群张着嘴的怪鱼跳出海面,不然它们在水里,不仅不好瞄准,激光枪的攻击力也不足。

就这样慢悠悠地往海中心挪动着,第二天上午,他们才真正地靠近了中心。


评论(20)
热度(281)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