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上)

*1个富二代学长追学弟的故事。

*突然巨巨巨巨想写校园paro,瞎写着玩,短的。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是在高二的一节体育课上。

往常没有别的班在用的篮球场被初中部的占了,几个男生在那儿打得难舍难分,边上还围着一群看热闹的女生。

喻文州他们被占了球场,心中恼怒,但也不至于没风度地和几个初中部的学弟计较。但威风总还是得抖一抖的,高年级总不能任由低年级给欺负了去。于是郑轩拉着喻文州等人在球场边吊儿郎当地站着,按他的话说,咱们杵这儿瞪他们,多少能给他们一点儿危机感吧。

结果示威活动才进行了两分钟,郑轩的眼神就都飘到了一个女生的身上。

“喂,那是不是初中部的校花?”郑轩指着场边被许多女生簇拥着的一个长发姑娘问道。

其余人转过头看了看,也都认了出来。

“许晴?就是她。”

“还别说,这学妹长得还真挺正的。”

“啧。看看那胸,那腰,那腿。”

“你思想健康点,咱们能纯舔颜么?”

“你装什么装,直面自己的内心不好吗?”

郑轩看了喻文州一眼。

“文州,你看许晴怎么样?”

所有人都转过了头来,而喻文州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在说谁。


他的眼神全集中在了球场之上。

那个学弟的头发在阳光下是褐色的,不知道有没有染过。他穿着一条宽松的T恤,跳起来的时候衣摆上扬,露出一截线条优美的腰线。

他轻轻摆手,将手中的球推了出去,一个完美的弧线后,球进入了篮筐。

3分球。

场边人群欢呼了起来。

他扬起嘴角,薄薄的嘴唇形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眼睛微弯,瞳孔像是糅了阳光一样闪闪发亮。与队友对掌的时候,他扬起了脖子,有一滴汗淌过了他的喉结,掉到了胸膛里。

“什么怎么样?”

喻文州懒洋洋地搭理了郑轩一句。

“你在看什么啊?”郑轩好奇地看向了球场,“那群打球的?”

喻文州笑了笑:“那个最好看的。”

“哦。他啊。”喻文州听见郑轩说,“初中部出了名的问题少年,听说成绩不错,但就是成天翘课。他叫什么来着……好像姓黄……”

“啊,对……叫黄少天!”

喻文州点了点头。

郑轩听到他轻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黄少天。”


后来喻文州一反常态地朝郑轩打听起了初中部的事情,郑轩才意识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黄、黄少……”郑轩吃惊地问道,“你不会是……那个…… ”

“我要追他。”

喻文州淡淡地打断了郑轩的猜测,直接扔给了他正确答案。

“……”

郑轩掐了自己一把,才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

那个清心寡欲得仿佛下一秒就能飞升的高中部男神喻文州本人,竟然真的不是无性恋。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询问“有什么意见吗”。

郑轩连忙摇头:“……挺好的。”

喻文州言简意赅:“我要他的课表。”

“给我一节课的时间。”


黄少天睡过了一整节英语课,醒来的时候下午的自习课都已经开始了。他打了个喷嚏,觉得有点冷。教室里的空调开得太凉了,他没带长袖,一觉起来手脚冰凉,连带着头都有点晕。

“没事吧?”正在写作业的同桌见他醒了过来,便小声问了句。

黄少天摇了摇头,走出了教室,打算去厕所洗把脸。

路过楼梯口的时候,正碰上了几个高年的学长,他打了个哈欠,并没有在意。

但走到厕所的时候,却被他们给突然叫住了。

“啊?什么事?”黄少天带着倦意转身,看到一个眉目清秀的学长正慢慢地朝自己走了过来。

“现在是上课时间。学生不得在教学楼恣意走动。”

那个学长看着自己,而后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黄少天瞠目结舌,被弄得差点笑场,心想这学长长得倒是不错,但怎么就是个神经病呢?

“这位学长,我就上个厕所,您连我的膀胱都要管,是不是管得有点太多了?”

黄少天说完这话,就看到眼前的人笑了笑。

他忽然低下头,靠近了自己,用一种只有他们俩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要不你做我男朋友,我以后就不管你了。”

黄少天猛的后退了三步,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人。

心想这不仅是个神经病,还他妈是个变态。

而这人只是含笑抬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转过了身。

“你刚才和他说什么了?”有人问他。

“没什么。”黄少天听到他用淡淡的声音说着瞎话,“就是让他快点回教室。”


隔天黄少天知道了这个学长的名字,因为这人就在他教室外头找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女生一边惊叹一边将对方的情况都抖了个干净。

黄少天知道对方叫喻文州,在高中部读高二,成绩常年占据榜单前三名,还蹭拿过好几枚竞赛的国家奖章,长得好看,还是个富二代。

对这些标签黄少天倒是没什么意见,但他内心十分肯定,这位学长好看的皮囊下面绝对有着一颗变态的心灵。

以至于喻文州和他说话的时候,他恨不得后退十步以保持一个绝对安全的距离。

黄少天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高中部的男神喻文州。


“……学长,我认识你吗?我不认识你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啊?我俩都不认识你找我能有什么事啊对吧?没事我就先走了学长。”

黄少天转身就跑,被喻文州拉着后领给拽了回来。

“有事。”喻文州微微一笑,“你跑什么?”

黄少天:“……”

他只好在原地站定,小心地抬眼看喻文州,不知道这个变态到底要干什么。

喻文州问:“昨天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黄少天一脸迷茫:“…… 昨天的事?什么事?考虑什么?啊?”

喻文州又说:“做我男朋友的事。”

黄少天:“……”

他皱着眉,抬眼认真地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儿,问:“你是不是有病啊?”

喻文州笑了。

是有病吧?我骂他有病还笑?这他妈肯定有病吧?

“我很喜欢你。”喻文州看着他再次说道,“我想要你做我的男朋友。”

黄少天注意到他的眼神,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没过多久,黄少天发现喻文州确实不在开玩笑。

最开始是在上学的路上。

黄少天家离学校有点距离,他一般要走一段路再去挤公车,到站之后再走一会儿才能到学校。

那天他啃着包子,正在公车站等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挂着军牌的车忽然间停在了他的面前。驾驶室里的人走了出来,打开了后车座的门,并朝他做了个一个“请”的姿势。黄少天看到后车座里坐着的喻文州,内心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一块儿等公车的人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黄少天没办法,只好深呼了一口气,坐了进去。

车子启动,黄少天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骂他:“这位学长你到底是哪里有问题,我他妈——”

脏字还没有吐完,喻文州就转头看了他一眼。

就那么一眼,黄少天一顿,下面的话就全不敢说了。

第二天,黄少天在那辆军牌车开过来的时候就眼疾手快地跑下了公交车站,随手在路边扫了一辆小黄车,就愉快地骑了起来。他看到那辆车犹疑了一会儿,最终驶离了车站,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喻文州还有后招。


隔日,当他心情愉悦地迈出自己家小区,看到站在门口的喻文州时,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问道:“学长,你在这里干什么。”

喻文州很自然地拿过了他的书包背到了自己的身上,朝他笑了笑说:“和你一起上学。”

在看到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被公车挤得直皱眉头的时候,黄少天忽然意识到,这个人可能真的是认真的。

夏天拥挤闷热的公车上,穿着衬衫的少年单手手撑着车壁,为自己扩出了一小块安全的空间,他的肩膀上还背着自己的书包。大概是因为不习惯,他的眉间耸起了高高的褶皱,神情一片肃穆,但在他垂眼看向自己的时候,眉间的褶皱却在倏然间一扫而光。

四周是人群嘈杂的声音,黄少天被他看得耳朵发烫,慌张地低下了头。

-tbc-

评论(39)
热度(913)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