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4)

*谢谢大家,我没事啦。今天(啊不,昨天)好几个gn都和我解释了原因,知道了大多数情况都是不可抗原因,我表示理解,愿意付邮费的我今天会寄出。但还是希望下次有这种情况的时候大家可以及时告知作者。总之无料的事情就翻篇了。还是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山中夏和归根的瑕疵本都还有剩,不多,想要的姑娘直接私信我吧,邮费自理,这次就先到先得了。

*这次cp还是挺开心的,感谢大家的投喂和明信片(今天废话多了点,以后不会有这么多废话了~


序章 1-2 3

4.绯闻对象

  “你出名了。”

  隔天早晨,黄少天刚打开宿舍门,早就在门口等他的徐景熙就贴心地告诉了他这个喜讯。

  黄少天不明所以,夜雨歪了歪脑袋,伸出爪子扒拉了一下驯鹿的尾巴。

  驯鹿前肢翘起,差点倒着摔了个跟头,还好后肢有力地支撑在了地面,身体呈四十五度的笔直斜线,勉强稳住了。

  徐景熙痛心疾首:“叫你见到夜雨躲远点!多少年了怎么还能被抓到尾巴?”

  同样恨铁不成钢的还有黄少天:“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是狮子,不是猫,能不能有点野性了?”

  驯鹿摇了摇尾巴,有点委屈地躲到了主人身后:你一天到晚跟这狮子的主人混在一起,我能有什么办法?

  夜雨再次歪了歪脑袋:可我是猫科动物!

  黄少天和徐景熙对视一眼,大概觉得两只量子兽谁也没比谁好多少,便佯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前一后地走了。  

  “对了你刚才什么意思来着?因为我长得太帅所以出名了吗?”

  徐景熙诚实地摇了摇头:“不是。”

  然后他点了点手腕上的电子环,打开了第一军校的校园网。

  第一军校和其他的学校一样,除了有着全息的交流社区,也有着普通的校园论坛,论坛名十分简洁朴素,就叫做“第一军校校园论坛”。

  这天首页赫然挂着一张飘红的帖子:《第一军校史上最奇葩的cp,这届新生厉害了》

  作为一个优秀的向导,黄少天的神经异常敏感,直觉也强于常人。此时此刻,他明显有了不好的预感。

  然而徐景熙还是打开了那张有近两千条回复的帖子,放大了举到黄少天的跟前。

  学校一共有多少师生来着?黄少天仔细回想着招生指南上的学校简介,算上新生也不过一千来个吧?

  “珍稀度S级,阿斯特拉雄狮向导,你见过狮子向导吗?反正LZ是第一次看见。

  珍稀度S级,紫胸佛法僧哨兵,你见过这种花里胡哨的鸟哨兵吗?反正LZ是第一次看见。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两个新生还是攻击性配合课程上的搭档。大家都懂的,这门课的搭档十有八九最后都会谈上恋爱走进教堂互相标记实现生命的大和谐,我简直想不出哪里还有更奇葩的cp了!

  而且据说这个向导好像比哨兵还要强,这个哨兵却比向导还要弱!太神奇了有没有!”

  黄少天伸手,把网页拉到了下面。

  “有没有人知道那个向导的社区id啊,我是二年级的哨兵,我想跟他约竞技场!”

  “啊,有没有新生啊?求多点细节,学姐表示好烂漫哦,有人有照片吗?”

  “[图片][图片]别问我照片怎么来的。”

  “靠!那个向导完全是我的type,向导和向导能谈恋爱吗,我明天就去找学弟谈心。”

  “难得有这种肌肉不过分发达,看起来不像头脑简单的白痴的哨兵了,不知道这位学弟愿不愿意和我姐弟恋。”

  “楼上的,没看到LZ说人家是一对吗?不要拆散人家啊!”

  “各位学长学姐好,我是本届新生向导,想要他们的联系方式的可以私我,价格良心。想要黄少天的私人照片我也可以代劳哦,价格可议。”

  黄少天:“……”

  徐景熙举起双手证明自己的清白:“不是我,是我的话就卖你小学到高中时候的正面照,肯定比偷拍赚得多。” 

  “我没怀疑你。我靠,这个贴谁发的啊?我和那个吊车尾怎么就成一对了?’这门课的搭档十有八九最后都会谈上恋爱’又是怎么回事?配对不是楚云秀按身高随机排的好吗这是歧视有身高差的情侣吗?”

  黄少天一边走一边抱怨:“为什么军校这么不正经?当初的宣传语是什么来着,守护联盟的和平?看这贴这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好吗?”

  徐景熙耸了耸肩:“军人也有娱乐生活嘛,你看那个女教官,不是还很热爱狗血电视剧嘛。”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我想退学。”

  徐景熙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歹绯闻对象长得不错嘛。”

  黄少天想了想,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安慰。

  

  六点十五分,他们准时到达食堂。只是黄少天才踏进食堂一步,鸡皮疙瘩便迅速造访了他的胳膊,与此同时,夜雨的尾巴也高高翘起,上面棕色的毛也不雅观地炸了开来,活像是一朵被太阳暴晒过的菊花。

  黄少天嘴角抽搐,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圈食堂。很多个脑袋在他视线到达之前低了下去,一秒钟后,各个年级的向导们都非常自然地重新开始用餐,仿佛那一瞬间的寂静不曾造访。

  向导区和哨兵区完全是对称的,只是隔离墙是透明的。

  第一军校的餐厅连着宿舍,呈球形,整个建筑的外墙都是钢化玻璃。五分钟后,黄少天和徐景熙端着餐盘做到了靠边的位置,阳光透过玻璃洒落进来,让黄少天的心情稍稍转好了些。只可惜没多久,就开始有人排着队出现在他们的餐桌前了。

  第一个走到他身边的是一个娇小的女生,她小声地说:“你好,我是二年级的向导,我的量子兽很喜欢你的量子兽,我们能交个朋友吗?你能把你的社区id告诉我吗?”

  黄少天看着那只躲在她身后瑟瑟发抖的布偶猫,无言以对。

  “你的量子兽表达喜欢的样子真独特。”徐景熙再一边赞叹道。

  布偶猫向导红着脸跑开了。

  第二个走过来的是个人高马大的三年级向导:“你好,听说你比哨兵还厉害,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和你练练手。”

  黄少天:“……不要。”

  “为什么呀?”

  “我很忙。”

  

  第三个走过来的是同年级向导:“我能和你合个影吗?”

  黄少天:“不能。”

  第四个走过来的向导:“虽然不能标记,但是向导和向导也是可以精神恋爱的!我的量子兽是山猫,你的量子兽是狮子,你不觉得我们很配吗?我不喜欢那种头脑简单的哨兵,我喜欢你!”

  黄少天掐了一把憋笑憋得快要流泪的徐景熙:“……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第五个走过来的向导是个又矮又瘦的男生,量子兽是只绿色的蜂鸟,他不客气地直接问道:“你真的在和喻文州谈恋爱吗?”

  黄少天:“没有!”

  “那你可以把他的社区id告诉我吗?既然你们没有在谈恋爱,那我也应该有机会。我不会输给你的。”

  黄少天很崩溃:“滚!”

  进入食堂十分钟后,黄少天拉着并没有吃饱但是明显精神上得到了极大满足的徐景熙离开了食堂。

  “灾星。”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吐出了两个字。

  “什么?”

  “我是说那个吊车尾,简直就是灾星。”

  徐景熙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说:“第一节课要开始了。”


  当天晚上,黄少天第一次登陆了学校的全息社区。在徐景熙的掩护下,他在商店购买了一条头巾,把自己裹了个严实。

  “为什么我有这么多好友申请?”黄少天看着自己的信箱,不明所以。

  于是他打开了第一条匿名信息:喻文州的id是xxxxxxx,学弟,加油!

  黄少天:……

  第二条:你好,可以交个朋友吗?

  黄少天:……

  第三条:黄少天你好,可以给我喻文州的id吗?

  黄少天回复:滚。

  第四条:你有没有看过两年前一部叫做《对不起,我爱你》的电视剧啊,好像你和喻文州啊,喻文州的id是xxxxxxx,加油,我相信你们!

  黄少天:没看过。我跟他没关系。再见!

  然后拉黑。

  第五条:不要相信规则,不要迫于压力。爱情是没有边界的,爱情是超越永恒的。

  黄少天:“我要退学。”

  徐景熙:“?”

  黄少天:“这个学校神经病太他妈多了,我要移民到天女座联盟。我在那里有远房亲戚。这群人以后能守护联盟?我反正不信。”

  徐景熙比较看得开:“人都要有娱乐的嘛。”


  经过十五分钟的纠结后,黄少天终于下定了决心。虽然不知道给他发信息的人是怎么知道喻文州的id的,但是他还是躲在全息社区某个大楼边的角落里点开了添加好友那一栏,并且在里面输入了喻文州的id。

  一分钟后,系统声欢快地响起:索克萨尔同意了你的好友请求,快和他聊天吧?

  黄少天打开对话框:“为了我们共同的声誉,我强烈要求你去论坛发帖澄清我们的关系。” 

  喻文州回的很快:“对不起,我拒绝。”

  黄少天十分愤慨:“凭什么?我开贴也行,你应一声就好。”

  喻文州这次发了段语音过来:“无中生有的事情强行解释难道不会显得更加可疑吗?”

  黄少天:“我靠,那你说怎么办?”

  喻文州的语气依然非常平和:“不怎么办,不理就可以了。”

  黄少天的嘴角抽了抽:“我看你是故意的。”

  喻文州并没有生气,反而非常温文尔雅地向黄少天提问道:“少天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不许叫我少天!更让人误会了!你上次打靶既然能打0.61的差值,说明你还是有点能耐的。那第一次为什么打这么低?你是故意打这么低的吧?”

  “不是故意的。”喻文州回了五个字,这次却听起来有点无奈。

  “不信。”

  “是你的暗示让我的差值增高,我的原始成绩并没有问题。这个结果是少天的能力造成的,而不是我可控的。”

  “你唬我?”黄少天并没有因为喻文州话里的褒扬而沾沾自喜,反而反驳道,“谁都知道向导的暗示效果是建立在哨兵的能力智商的,什么叫做激发潜能,有潜能才能被激发。”

  “潜能和能力并不是一回事,如果把哨兵的潜能当做容器,能力当做容器里的水的话,向导的暗示就是使容器里的水增多,但增量是不可能超过容器的。可不是每一个容器在最开始就能装上一半甚至更多的水的。”

  “所以你不是故意打这么低的分数的?”

  “不是。”

  “我不信。”黄少天斩钉截铁道,“我觉得你就是跟我过不去。”

  喻文州:“……”

  “少天,你现在在哪儿?我们面谈吧。”

  “我答应面谈的话你会同意发帖?”

  喻文州:“……不。”

  “你就是跟我过不去,我靠,你凭什么跟我过不去?有本事我们打一架。”

  “如果打一架你能相信我的话,倒也不是不行,可是你在向导区,我在哨兵区,面对面打是肯定不行了。”

  “我随便说说你还真想和我打啊,你是哨兵我是向导哎,你要不要脸?”

  喻文州:“……我现在觉得是你和我过不去了。”

  “切,你谁啊,我为什么要和你过不去啊,你被害妄想症吗?”

  “我叫喻文州,因为被无辜牵连和你一起上了论坛首页所以你和我过不去,我没有被害妄想症。”

  “我靠你无辜还是我无辜?有本事打一架啊?不能面对面我们可以在全息社区的格斗区啊,近战PK副本竞速PK机甲PK总之能打我都无所谓,你敢不敢啊?”

  喻文州笑了笑,回道:“我为什么不敢?只是格斗区开房间是有积分要求的。”

  “积分就积分。”黄少天气势汹汹道,“攒够积分我们就开放PK,输了的人发帖澄清!”

  喻文州没有异议:“好。”

  “要求多少积分来着?”

  喻文州贴心地回答道:“挺多的,大概2万吧。”

  黄少天:“……”

-tbc-

评论(24)
热度(757)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