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社恐。
lft私信已关,有事wb@Amightylongfall,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 31713.do

【喻黄】空降(四)

*cp23摊宣&无料

*统一回复一下:无料《三个世界》不再接受预约(之前已经预约的保留到下午两点),代领也需要满足无料领取的条件(不然我设置这个条件就没什么意义了,毕竟近100p的无料,大家体谅一下吧。

*  

4

没多久,黄少天就发现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干,微博却突然涨了好多粉。

这个叫做蓝雨_黄少天的账号是GLORY的宣发团队为他准备的,官宣他为新成员的那天,这个账号一夜之间就有了好多粉,只不过大多数是公司买的僵尸粉。而这两天涨的粉却都是实打实的真粉,有自定义的头像,有一看就不是僵尸号的名字,黄少天出于好奇,仔细浏览了一下这批粉丝的主页,然后陷入了深...

8 230

1个简单粗暴的摊宣

🌟CP23DAY1🌟荣耀专区【E36】有鱼🐟🌟


1.《星落》有少量场贩

2. 无料《三个世界》

(领取条件:1.回答问题 2.投喂或明信片交换)

3.(寄售)小料《猎物》

4.(寄售)小料《食色性也》

5.(寄售)本《昨日星辰》

6.(寄售)无料《黄昏公园》

(领取条件:全订阅)

7.(寄售)喻黄&双花周边礼包 

详情可以看微博


……被放鸽子的摊主本人只好一个人坐摊,欢迎大家来玩(笔芯

9 108

cp23Day1无料<三个世界>,摊位号E36有鱼。首日三十份,没有通贩,领取条件如图。欢迎来玩~

9 156

【喻黄】空降(三)

3.

GLORY的训练基地一共有两栋宿舍。

一栋宿舍是练习生专用的,七层,一间四人宿舍十几平米,条件和普通的大学差不多。练习生们年龄跨度很大,有十岁出头就住在基地的男孩,也有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有的没几个月就离开了,有的却在那里住了五六年。

GLORY的训练基地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每月一次审核排名,两月一次的末尾淘汰。宿舍楼里人来人往,有的人咬碎了牙也没能留下,费尽了力气留下来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能够出道,哪一天又会被淘汰。所有的练习生都曾在宿舍的窗口凝望过训练基地另一幢白色的公寓,期望自己某一天能够住在那里,那是只有出道了的男团才能居住的公寓。

房间是两人居,有单间,也有三室一厅的套房...

【喻黄】空降(二)

2

蓝雨的经纪人魏琛是今年才接手蓝雨这个男团的,在那之前,他带过好几个名气不低的歌手,在业界还算知名。三年前他和前公司闹了矛盾,干脆辞职了。Glory这两年男团势头正旺,但人气资源都太不平均,王牌经纪人都去带TOP团了,下游的几个团还总是共用着经纪人,难免让人分身乏术。魏琛没有做男团的经验,对GLORY抛出的橄榄枝也没什么兴趣,后来还是GLORY的老总冯宪君本人带着训练母带去他家里,才最终打动了这位老牌经纪人。

“行吧。”魏琛当时盯着屏幕上的几个人看了一圈,把手里的烟给掐灭了,“我同意。”

冯宪君松了口气,却又听见他说:“不过,我想带那几个人。”

“哪几个?”

魏琛调了调进度,画面定...

【喻黄】空降(一)

*以及CP23DAY1接寄售><最好全职相关喻黄不拆无料免费哦

*男团恋爱文。大概不长。

*队长兼ACE喻文州X空降新人黄少天

*这个男团模式大概就是J家+国娱的一个混杂版,乱写着玩。

-


2020年11月16日清晨。

十八线男团成员郑轩在又一个没有通告的早晨醒来,习惯性地打开了微博。

微博的界面还停留在昨晚没有切换回去的大号上,蓝雨_郑轩四个字旁边的红V闪闪发亮。

品牌号依旧日夜不分发着无聊的广告,小明星们装模作样地放着花花绿绿的日常,首页还是和平常一样五颜六色却分外无趣。

郑轩正打算切回小号给自己提提神,搜索栏的一行字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手指一滞,点...

【喻黄】幼稚园第一天

*一个小喻和小黄的故事,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什么傻屌文


喻文州第一天进入幼稚园的时候,没有哭,也没有闹。

那是一所离他家很远的豪华幼稚园,有着城堡一样的房子,和摆满了各种各样玩具的院子。

阿姨拉着他的手,把他从车子里抱出来,摸了摸他的脑袋说:“文州,到啦。”

喻文州穿着幼儿园的制服,蓝色的海军衣,裤脚有条纹的短裤,白色的袜子,和一双黑色的小皮鞋。昨天妈妈给他换上了这套衣服,拍了好几套照片,说了很多声可爱。

“真可爱。”喻妈妈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脑袋,“不过妈妈明天有事,不能送你去幼儿园了。让阿姨送你去,好不好?”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厚重的睫毛扇动几下,他撇了撇嘴,有些难过,但很快...

【喻黄】学长,我有个恋爱想跟你谈谈(上)

*黄追喻。短。可能是一百年前的脑洞8。


  黄少天是在大三那年的寒假遇到喻文州的。

  那个学期他因为实验进度缓慢,在学校正式放假后还留了整整一周。一月中旬,本科生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学校食堂关了一半,宿舍外的小店也差不多都歇业了。黄少天只好每天晚上裹着被子窝在宿舍里看无聊的肥皂剧,偶尔外放一下都能把室友都折磨得不清。

  郑轩是黄少天对床,肥皂剧最直接的受害者,坚持了三天以后,他终于不堪其扰地站了起来,进行了一场优秀的反击。

  ——他把黄少天拉到了学校的狼人杀群里,成功地把肥皂剧的噪音从自己的生活中...

【喻黄】【哨向】星落(终章)

*目录页


74.飞鹊(终)


论坛上的那张帖子一夜过后已经翻了不知道多少页,直到毕业舞会过后的第二天下午,那张帖子还明晃晃地挂在首页,一打开论坛就能看到它的标题:《我好像瞎了我怎么在毕业舞会上看到二年级那对最佳情侣了》。

这天下午课程结束得早,郑轩、徐景熙和张佳乐回宿舍以后缩在沙发上看那张帖子,一人手里端着一杯红茶,一边看还一边猜黄少天什么时候回来。

这张帖子的标题虽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内容其实和它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发帖的人在主楼是这样写的——

敬告各位学弟学妹:大家不要再迷信那些“单身四年终于在毕业舞会上遇到自己的男神/女神并且情投意合当晚顺利结合并毕业的故事了”!学姐...

【喻黄】【哨向】星落(72)

*目录页

72 毕业舞会(四)


在亿亿万个信息素分子里,他依然能在瞬息之间辨别出属于喻文州的那一部分。

夜雨昂着头站立在他的身边,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在新的乐曲响起,其余的哨兵与向导开始进入厅堂中央的时候,它突然抬起了四肢,朝某个方向撒着欢跑去。

而黄少天还站在原地,手中拿着那支红色的玫瑰,手指微微颤动。

就像跋涉千万里的旅人终于要达到目的地,那一瞬间,春和景明,天光明丽,却又有无数种复杂的心绪将风尘仆仆的自己捆绑在原地。过去的画面光怪陆离地在他眼前穿插,伴随着那温柔又致命的味道,又将他温柔地包裹。

他眼眶隐隐发热,又是难过又是高兴,期待、惶恐还有羞赧将他包围了,他想要...

【喻黄】【哨向】星落(71)

*目录页

71 毕业舞会(三)


举行毕业舞会的建筑伫立在哨兵区与向导区的中央,是一幢纯白色的城堡式建筑。

线条利落的城垛,白色的高塔,圆形的堡垒,以及周边长着白色花朵的绿色草地,使得整座建筑美丽得仿佛带着模糊的光晕。浪漫藏在它任何一个角落,让人没有办法与之抗衡。建筑的一层是举行舞会用的大厅,而二三层则是酒店式的房间,每一届成功毕业的学生都将在这座建筑里与自己的伴侣共舞,而后结合,从今往后,他们不再会被他人的信息素困扰,不再会因狂躁症而痛苦,他们的生命从此有了另外一个人的痕迹,从而真正地变得完整。

一年级的时候,他们偶尔会经过这幢建筑,因为通体雪白,它常被人称为白堡。才脱离青春期的青...

【喻黄】【哨向】星落(70)

*目录页

70 毕业舞会(二)

隔日,黄少天也与家里联系了。

那时黄母正拽着二黄的脑袋坐在沙发上,瞧见黄少天,她兴奋地朝黄父招了招手:“亲爱的,快过来,你儿子终于想起他除了男朋友外还有爹妈啦!”

黄少天:“……”

很快,黄父也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坐了过去。

黄母实在是想念黄少天,絮絮叨叨地向他说了很多琐碎的事情,说她前几天买到了几年前一直想买却买不到的一个纪念包,说家里的飞行器的处理器坏了行驶的时候会放出五颜六色的烟雾,还说二黄好像喜欢上了隔壁街道的一条小黑狗,而体形的差距似乎无法阻碍它们爱情的诞生……讲到最后,她自己都觉得口干舌燥,让家用机器人倒了一杯水,才缓了口气。

黄父趁机问...

【喻黄】【哨向】星落(69)

*流水账式收尾

*更新提问箱

69 毕业舞会(一)

*目录页

清晨,黄少天发现宿舍外的伊诺米尔花快要开放了。

这是一种只在夏天生长的花朵,通常长在灌木上,他们的宿舍楼下刚好就有一小片伊诺米尔花。可不知怎么的,有一支花偏要摇摇晃晃地拔高,几天前,它带着一个花骨朵停止在了他的窗台前,而后的每一天,那隐隐发蓝的花瓣都会微微张开一些。

这一天,已隐约能看到里面黄色的花蕊了。

黄少天将它的样子扫描了下来,发给了喻文州。

恰巧门铃响起,他胡乱套了一条衣服就去开门。

郑轩站在他房间门口,见他早就起床的样子,不乐意道:“你怎么起这么早!你又不用去参加院系体验!”徐景熙站在他的身后,一脸无可奈...

【喻黄】【哨向】星落(68)

*目录页

👇为了故事的完整性,想了想还是把这部分加上吧

68 凯米尔花(下二)


一个小时前,校长室。

第一军校的校长肖恩·格列特坐在办公桌前,眼前是一份由教务管理中心紧急发来的学生档案,这份档案拉到最后,有一个标注着诊断的链接。链接里是一份长达十多页的病情诊断,在结论的那一行,他看到了四个字:建议退学。

肖恩抬起眼皮,盯着那四个字看了一会儿,又返回到了档案的顶端。

屏幕里的亚裔青年有着一头漆黑的短发,瞳孔同样是漆黑的,正直直地盯着自己,可他的笑是柔和的,眼神却仍有执拗与固执,让人不由觉得,这人并不如表面上那样好拿捏。

屏幕前闪烁了几下,肖恩抬头,笑了笑说:“进...

【喻黄】【哨向】星落(67)

*目录页

看我名字,能看懂就行别给我捉虫了我真的烦,我自己写完更新很累当晚真的不想再看第二遍。明天早上我会检查再改的。


67 凯米尔花(下)

午后。校医院。

喻文州的病房外已无人逗留,昨夜排着队看望他的同学差不多到清晨才散尽。

病房里,喻文州呼吸匀称,显然正在睡梦之中。房间里室温不低,他的体温却一直很高,这是狂躁症发作过后常有的现象,身体免疫力降低,体温升高。他的主治医师韦德是个红头发的高个男人,正皱着眉站在床边听值班的医疗向导小声地报告这个二年级学生身体的各项数值,直至有人进来通知,说一位向导区的医生说要找他,他的眉头亦还是紧蹙着,没有一点儿要松动的痕迹。


安迪和孙哲平在...

【喻黄】【哨向】星落(66)

*目录页

66  凯米尔花(上)

凌晨一点,第一军校的灯光依次灭去,只有校医院的重症病房仍旧灯火通明,人流如织。廊灯刺眼,战略指挥系不少哨兵们都在病房外等待着,面带倦容,勉强抬着眼皮。安迪与孙哲平坐在最前方,女孩神色颓然,并无倦意,孙哲平的手指一直在最小化的虚拟屏上点动,像是在和谁发着信息。

在失去了好几个小时的意识后,病房中面色苍白的黑发哨兵终于缓慢清醒。

他的手臂中镶嵌着的长条形检测仪时刻监视着他的体征,因为他的转醒,正一闪一闪地发着蓝光。几个高年级的医疗向导收到信号,匆匆地来到病房,走廊上的众人顿时警醒。

喻文州的额头上还贴着军部近几年才研发出来的意识云舒缓薄层,对狂...

【喻黄】【哨向】星落(65)

*目录页

65  强制结束

配合赛第十四日,下午四点五十分。

杰克出现在了比赛系统的登陆点。

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股窒息的感觉似乎还存在着,他皱着眉转了转脑袋,竟有了些劫后余生的庆幸。

——明明只是一场比赛而已,明明那里面发生的一切都只存在于精神世界,自己又没真被勒死,他到底有什么好怕的?

杰克半是恼怒半是羞愧地抬头,这才发现登陆点还围着不少人。

小部分是最后一日被淘汰的选手,大部分是前来围观的学生。登陆点处那块巨大的显示屏,正在进行配合赛最后几分钟的倒数,二年级的学生们三五成群,小声讨论着比赛的近况。

郑轩和徐景熙在上午就通过了传送光柱,没在城市废墟中过多地停留。...

【喻黄】一番星

*破镜重圆,瞎写烂尾。


黄少天未曾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喻文州。

十月末,他应邀去参加合作品牌的某场发表会,那日S市天气不好,起飞时耽误了许多时间,以至于到达G市时已是晚上八点。他匆忙赶至会场,衣服都是在车上换的。只是最终他仍是没有赶上,到达会场的时候发表会已经结束,人们正前往隔壁的酒会,那里倒是灯影交错,热闹非凡。这品牌的首席设计师是他多年的好友,听闻他没有赶上发表会也多有遗憾,玩笑道:“要罚一杯。”黄少天无奈点头,拿过侍者盘中的酒正欲举到嘴边,却见好友已被别人拉去说笑了,不由苦笑,举着的酒也不知如何是好。

于是他转身,打算去寻些吃食,就在这个时候,他竟在人群中瞧见了喻文州。

那人穿着...

7 381

【喻黄】【哨向】星落(64)

*目录页

*又又又更新了2个提问箱答案

*三章合一!最后一个副本终于结束了我流泪,接下来开始收尾了。


64 城市废墟(五)

他们没有沿着主干道行走,而是拐了几个弯,选择了楼房间曲折的小道。

即使此时比赛已经接近末尾,也难保没有想要最后再收割一波的队伍藏在暗处,他们认为还是小心行进比较妥当。

周围的岔路受损情况远比主干道严重,那些高楼间的并不宽敞的街道大多堆满了报废的车辆与楼房坍塌时掉落下来的砖石水泥,索克倒是飞得自由自在,夜雨同黄少天和喻文州一样,攀爬得有些艰难。 

“……总没有神经病还想着堵我们吧。”黄沙天随手踢走了一块挡在他面前的石块,抱怨道,“这比爬山还烦人。...

【喻黄】【哨向】星落(63)

*目录页

*又又又又更新了一个提问箱答案


63 城市废墟(四)

可黄少天仍旧很难过。

怎么可能不难过呢?

喻文州越是这样讲,他越是难过。他说的话像是软绵绵的冰激凌砸在自己的心脏上,明明是甜甜软软的东西,他却只觉得冷。黄少天甚至不敢去看喻文州,他扶着他的肩膀,低下头,轻轻地顶着他的胸膛,闭上了眼睛。而他的思维触手在同时正努力地梳理着喻文州的意识云,那是一片重灾区,光点虬结,火星四溅,像是战争之后满目疮痍的废墟,看上去无比惨烈。

这也是黄少天无法保证冷静地原因,他的思维触手仔细地在废墟之中游走,反复地浇灭火星,可他始终没有办法将那里变成原来的样子。

他忽然想到了蝴蝶向导那时候对他...

【喻黄】【哨向】星落(62)

*目录页

*更新了一个质问箱答案

62 城市废墟(三)

听到黄少天那句话,索菲下意识地转头看了安迪一眼。

可她没能在那双眼里看到平日里的温柔与关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夹杂着困惑与不可置信的复杂神色。

索菲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安迪姐。”

又随手击落了安迪脚上的一只机械犬,那动作利落得安迪都有些恍惚。

她终于意识到索菲似乎从来不是她眼中那个柔弱可爱的小向导,那些让她心生保护欲的湿漉漉的表情,软糯的语调,甚至射偏的子弹,都好像只是一种刻意的伪装。

那她的小心翼翼,她的温柔体贴,在对方眼里又是什么呢?

安迪忽然间有些丧气,她避开了索菲的目光,抿着嘴,狠狠地将匕首插入机械人的胸膛。

索...

【喻黄】【哨向】星落(61)

*目录页

*更新了一个质问箱答案

61 城市废墟(二)

两个小时后,黄少天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人,嘴角弯了起来。

他们匍匐在一座残破的大楼顶层,远处是猩红的落日,红色的光芒缓慢地遮盖着这座巨大的、似乎已无人问津的城市。倒塌的高楼,皲裂的地面,拦腰截断的长桥,四处生长的藤蔓构成了这座废墟颓然的样貌。

喻文州在第一时间研究了地图,圈出了几个传送光柱可能出现的点。两人商讨了一会儿,一致同意前往东南角的一座废弃的大楼。

这座大楼在整张地图上不算显眼,但也不容易被忽略,是个很好的埋伏地点。

前往那幢大楼的路上他们遇到了不少机械伏兵,机械大多数呈人形,有红外功能,可以根据人的体温确定目标,还有...

【喻黄】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下)

黄少天不大好追。

郑轩看喻文州努力了三个月,都还没把人搞到手,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但奇怪的是喻大少爷没有一点儿不耐烦,还是每天陪人上学放学,动不动就往人课桌里塞东西,脾气好到让人觉得这人根本就不会生气。

不过这当然是假象,郑轩最清楚了。


圣诞节那天,高二的富少爷们攒了个局,晚自习成群人变着花样和老师请假,值班的老师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祈祷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别弄出什么事来就行。

喻文州对这种派对向来没什么兴趣,但郑轩说黄少天也会去,他便变了注意,当晚跟着郑轩乘车去了那幢别墅。


黄少天是被许晴叫去的。

“没多少人,就玩玩。”当时她是这么说的。

到了地方,他才发现“玩...

【喻黄】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中)

再后来就是短信和课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小物件。

黄少天是个不怎么听话的学生,成绩不烂,但很不规矩。上课睡觉,逃课打球之类的都是常事,老师对他很是头疼,叫家长也没用,他有一对忙着满世界赚钱不管事的爹妈,当面教育更加没用,黄少天会扯出一大堆歪理来反驳,到最后老师都哑口无言,差点信了。总而言之,黄少天算是初中部差生里的好生,好生里的一朵奇葩。

在遇到喻文州之前,他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实在是过得非常恣意。

哪像现在,才在操场上打了二十分钟的篮球,坐下来喝水的时候手机里就有了一整排的未读信息。

黄少天喝了一口水,撩起衣服下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打开了信息。

那个高中部的学长前几天当着他的面把自...

【喻黄】做我男朋友好不好(上)

*1个富二代学长追学弟的故事。

*突然巨巨巨巨想写校园paro,瞎写着玩,短的。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是在高二的一节体育课上。

往常没有别的班在用的篮球场被初中部的占了,几个男生在那儿打得难舍难分,边上还围着一群看热闹的女生。

喻文州他们被占了球场,心中恼怒,但也不至于没风度地和几个初中部的学弟计较。但威风总还是得抖一抖的,高年级总不能任由低年级给欺负了去。于是郑轩拉着喻文州等人在球场边吊儿郎当地站着,按他的话说,咱们杵这儿瞪他们,多少能给他们一点儿危机感吧。

结果示威活动才进行了两分钟,郑轩的眼神就都飘到了一个女生的身上。

“喂,那是不是初中部的校花?”郑轩指着场边被许多女...

【喻黄】【哨向】星落(60)

*目录页

*更新了几个质问箱答案……顺便强调一下星落是HE,别问了真的是HE,明明是个小学生恋爱流水账它哪里长得像BE了, 我恨

60.城市废墟(一)


配合赛第十一日。

虚拟社区的登入口旁,二年级的学生已不足一半。

当天零点,积分榜重新刷新了。

幸存队伍已不满三十支,单人的队伍仅剩五支。

黄少天和喻文州总积分为1989,依旧排名第四。出人意料的是,安迪和索菲的以2210的积分占据了榜首的位置。

舒缓剂显然发挥了作用,喻文州看起来状态好了很多。那种让人难以忽略的疲态消失了,他朝黄少天招了招手。不远处才到达登陆点的黄少天就听话地跑了过来,张开双手,带着笑容,一把抱住了...

【喻黄】【哨向】星落(59)

*目录页

59 死亡沙漠(三)


接下来的两天,他们始终没有离开死亡沙漠。

白日里,阳光热烈而刺目,他们穿着长衣长袖,汗水浸透了整个背部,衣服只能湿哒哒地粘在背脊之上。黄少天走在喻文州的身后,看着他背部由于衣物的粘黏而显露出来的肌肉线条,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眼。

“怎么了?”喻文州似有察觉,转过头问了一身。

黄少天摇头,说没什么,然后看到一滴汗水顺着喻文州的脸颊直淌淌地落了下来,沿着他下颚完美的线条滚过了喉结。

黄少天心烦意乱地吞了口口水,面色隐隐发红。

“太热了。”他说,“昨天天黑得还快点,今天的白天怎么这么长。”

喻文州只是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唔,走啊...

【喻黄】【哨向】星落(58)

*目录页

*依然无聊地扔出质问箱……什么都可以问,回答长期更新在这条

58 死亡沙漠(二)


张佳乐和孙哲平在这荒漠转了有一阵子了。

比赛到了后半部分,地图里的七七八八的怪物都少了大半。他们走了近一公里,只遇到了几条沙蛇,拿了十几分后,因为时间限制,直接被系统清下了线。因而隔日刚登陆,他们也不集急着四处走,反而让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去附近侦查,看看附近还有没有别的队伍。

张佳乐不喜欢沙土,每走一步鞋子就要下陷一点儿,沙子灌到鞋子里,硌得脚疼。

“还有几个小时来着。”他皱着眉头甩了甩鞋,对这张地图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四个小时。”孙哲平说。

他看了张佳乐一眼,思索了一会儿,干脆弯...

【喻黄】【哨向】星落(57)

*目录页

57 死亡沙漠(一)

配合赛第七日凌晨,所有队伍的积分排名重新刷新。

约莫100支队伍,在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已淘汰了20支队伍,剩下的78支队伍中,23支都只剩下一人。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排名一开始只位于中游,不大显眼,之后,他们每天的排名都会上升一点,第七天的时候,他们已排在了第13名的位置。 

榜单前方的名字他们大多都认识,第一名是一对情侣,不过和他们不怎么熟悉,安迪和索菲排在第四,孙哲平和张佳乐排在第五,再接着往下,他们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读到了无奈与惊讶。

维克的向导已经被淘汰,但他依然以较高的积分排在了第七的位置上,前十的...

 
1 / 9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