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社恐。
lft私信已关,有事wb@Amightylongfall,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 31713.do

[喻黄]铁皮盒子(《浮世》《归根》番外三)

*郑轩相关,这篇就不打喻黄tag了。

*Q:前几天因为带外链(1k都不到的肉)的番外二lft账号直接被封了,删了才给我解封……害怕,所以现在是外链都不让带了吗?

铁皮盒子

临近新年,郑轩单位里忙得不可开交。妻子向他抱怨,家里许多地方都积了灰。他看了看日历,无奈地同她保证,周末一定会空出来同她一块儿打扫。

周末那天,儿子闹着要去喻晓苒家玩,一大早在家里吵个不停,五六岁的孩子,叫声响得不得了。妻子怕他扰民,忙把人打包送到黄少天家去了,出门之前指挥他先去处理储藏室,又念叨了好一会儿一个男孩怎么老想和小姑娘混在一块儿,才去拎着儿子的后领去取车。

“给文州他们打个电话啊——”妻子嘱咐道。

郑...

10 80

[喻黄]苒苒(《浮世》《归根》番外一)

苒苒

五月的小长假刚过,喻文州便忙了起来。前脚刚从外边回来,后脚便又出差去了。飞机飞了四五个小时才到地方,来不及安顿便赶到了会议场地。之后连续三天的交流,都在冗长的会议里度过了。最后一场会议结束的时候,他揉了揉眉心,在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正巧遇到了好些国研的后辈,大家就在一块儿吃了顿饭。说了早些年琐碎的小事,喻文州原先还有些身体不适,这时候也稍稍轻松了些,还顺着他们的意稍喝了点酒,不多,就几口。他一直笑着,后辈们都说他比从前笑得更多了,他自己却似乎没什么感觉。气氛一直很好,直到饭局尾声的时候,他接了个电话,颇为抱歉地同他们道了别,也没有说是什么事,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正巧是夜里,...

[喻黄]归根(终章)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终章)

  黄少天在回去的时候接到了母亲的电话,那时候太阳已经拨散了阴云,挂在了空中。他有些惊讶地划开电话,眼盯着前车玻璃上缓慢蒸发的水滴,唤了一声:“妈。”

  黄母应了一声,却不再说话了,电话里有呼呼的风声,她像是还走在外边。

  “妈?”黄母鲜少这么寡言寡语,就算是斥责,她也必先说出口。近日里他们电话不多,黄母说的大多是他工作交接的问题,或是些日常寒暄,但凡涉及感情的,她一句也不提,可心里必定是想着的,不然语气也不会有些冲。今天一开口,便不像是她的风格,于是黄少天皱了皱眉头...

[喻黄]归根(二十八)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二十八)

  “文州,”黄少天皱着眉头叫他。车窗半开着,风声呼啦呼啦的。

  喻文州恍了恍神,像是没有听到,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笑着问:“怎么?”

  黄少天看着他的表情,心里一滞,瞬时不快活起来。他早知道他不爱被人看见不开心的样子,所以总是笑着,可两个人认识了这么多年,其他人看不出来,他却不然。

  可是他又能说他什么好呢?黄少天叹了口气,伸手将车窗关上了,闭塞的空间方才安静了下来,他像是在对他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你啊……”

  “少...

[喻黄]归根(二十七)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一个印调

(二十七)

  “呃……老师……”弟弟犹豫再三,还是打破了这个胶着的场面。他拉了拉突然也愣在原地的哥哥,用眼神质问着怎么了。

  黄少天回过神来,有些担忧地朝着喻文州看去,没有说话。

  “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坐坐吧。”喻母的神情很快调整了回来,只是声音还是同平日里有些不一样。

  她有很多年没有见到喻文州了,她看着他穿着一条黑色的薄风衣,双手插在袋子里,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脸上带着得体的笑,神情却尽是疏离。

  ——他不再是十...

[喻黄]归根(二十六)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一个印调

(二十六)

 后来黄母一直都没提这事儿,黄少天打回去的电话也总是赌气不接,偶尔接了也只说些别的事情,要是黄少天把话锋转到喻文州身上,她便不愿多说了。看上去不像有多生气,倒像个闹变扭的孩子似的,有气憋着也不愿往他身上撒。

  黄少天有些头疼,这个结果比他想得是好多了,可要解决,却也不容易。

  喻文州年假过后便回去了,临走前黄少天让他不要担心,说自己能搞定。喻文州笑了笑点了点头,就算心里再不放心,他也还是尊重黄少天的决定。只是搂了搂他道:“实在不行,还有我呢。”...


[喻黄]归根(二十四)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二十四)

  这年过年晚,冷的日子都赶集似地过去了,真到了过年的时候,非但没下雪,倒是回暖了起来。

  喻文州拉了几天假到年前,先跑到黄少天那儿去了,正巧黄少天工作也得闲,两人就在S市连着晃悠了好几天。

  黄少天有时候是真恨两个人都把最好的时候给错过了,那时候还有寒暑假,要挥霍起时间来比现在可方便多了。这几日,他拉着人把几个有名的景点都走了个遍,又私心拉着人往自己生活过好些年的地方逛了逛,到最后仍觉得不尽兴。

   累的时候他们在路边的咖啡馆坐下,黄...

[喻黄]归根(二十三)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一个流水账

(二十三)

  黄少天很小的时候,同大多数男孩一样充满了雄心壮志。

  那时候父母还没有离婚,他还住在那间三室两厅的房子里。黄母笑着问他今后想要干什么的时候,他的答案总是在变。科学家,飞行员,冒险家,宇航员……所有的答案都是从书里或者电视里看到的,那时候他只觉得这些职业惊心动魄,很有意思。父亲听了以后会抱着他转两圈, 说他真是个好孩子。

  再大些之后,这个问题他就答不出来了。并非是这些职业不好,它们依然有趣而充满新意,只是那时候他想象不出自己今后的样子,对未...

8 185

[喻黄]归根(二十二)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二十二)

  司仪是个小个子男人,很会活跃气氛。大家落席不过一会儿,就笑着又都站来鼓掌。

  郑轩平日里虽然总给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但从不内向,现下同爱人站在台上,竟也腼腆起来。黄少天看着好友那副绷紧的样子,有点想笑,又有点儿难过,一时间感慨万千。

  一旁的喻文州见他咬着一块点心好一会儿都不动,问道:“怎么了?”

  黄少天回过神来,舔了舔嘴角,把一整块点心塞了进去,咀嚼了几下才含糊说道:“没什么,就觉得……已经那么久了啊。”

  喻...

[喻黄]归根(二十一)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二十章

(二十一)

  两人再回到T城,已是这年四月。

  忽寒忽热的早春终于过去了,出行也轻薄起来。日头暖绒,风也和煦,他们下车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温柔舒适,心情也也随之柔软了下来。

  新年里两人终于敲定了房子,一幢临着公园的三层小别墅。后边是树,旁边是公园的河,环境无可挑剔。小区离市中心较远,但离周边的城市倒近些,对两人来说反倒是更方便了。这几个月黄少天一直在联系设计师,挑挑拣拣,最后还是扔给了个硕士同校的学姐。这几日学姐刚回国,说有空过来看看,两人就提前了几日过来。...


[喻黄]归根(二十)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十九章

*314快乐呀❤️

(二十)

  喻文州回到T城的那天,是除夕前夜。兵荒马乱的年末终于过去,该上报的表单和项目都在前几日清理完毕,上班的最后一天大家都有点心不在焉。左右只是做个样子罢了,最后主任还是忍不住提前放了假。不少人走的时候都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声新年快乐。喻文州锁上办公室的门,贴上封条之后,便匆匆赶往机场。

  大一过后,他回去过年的次数寥寥无几。有几年徐景熙也留了下来,就几个朋友凑合着一块儿吃了顿饭,更多的时候,他还在奔波着兼职,直到工作落实之后,方才稳定了下来。他回去爷爷那儿几次,因为他知道过年...

[喻黄]归根(十九)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十八章


(十九)

  这年秋季比往年更快地过去了,几场冷冽的秋雨过后,转眼已至冬日。

  B市早早开始落雪,喻文州在西装外边套上大衣的时候,南方还在艳阳高照。几天前黄少天打包了好几条大衣过来,饶是喻文州,打开的时候还是愣了愣。箱子里叠着好几条外套,最上边还放着套塑料套严实的西装。

  黄少天特意打电话嘱咐:“赶紧挂起来。”

  大衣和风衣厚薄都有,尺寸都极其合身,颜色也选得恰到好处。薄一点的巴尔玛肯式风衣是驼色的,单排扣,后领较长,驳领尖偏下,极其优雅。厚一点的切斯特菲尔德羊绒大...

[喻黄]归根(十八)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十七章

 (十八)

  “我们学校那儿有个公园,早晨我老去那儿跑步。有条道种满了樱花树,春天的时候特别好看。还有啊,实习的时候有段时间老往老城区跑,很多地方都留着民国时候的欧式建筑,我们老拉模特去那拍,我那时——不是,我是说,要是有时间的话想拉你去看看来着……”

  人来人往的机场,黄少天双手揣在兜里,颇有遗憾地对喻文州说道。

  他的耳钉在大厅极亮的灯光下闪闪烁烁,喻文州笑着,不由地就伸出手去捏了捏他的耳垂。

  黄少天被这个动作吓了一跳,捂着耳朵往后连退了几步...

[喻黄]归根(十七)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十六章

(十七)

感觉连第一句都不能放,悲伤。

手速创造了历史新低,悲伤。

-tbc-

*总觉得只放链接好不正经啊……

[喻黄]归根(十六)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十五章

(十六)

  隔日醒来,已是八九点的光景。

  黄少天微微睁开眼,窗帘厚重,没有多少光透进来。 他迷糊着又合上了眼,翻了个身,手搁到另一边的枕头上,才忽然觉得不对起来。

  他揉了揉眼,又抓了几把蓬松的头发,缓缓坐起来。

  空调被调到了28度,房间里不冷不热。他平日里贪凉,又懒得睡前把温度调高,早上醒来的时候总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头,只伸一只手到处摸索着遥控器。黄少天看着身边多出来的枕头,关掉了空调,方才确认了自己确确实实不在做梦。...


[喻黄]归根(十五)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十四章


(十五)


  后一个月,两人都忙碌了起来。


  喻文州这边的一个新技术到后期收尾阶段,各组重复性的核查工作交叉着进行,连最年轻的研究员都有些挺不住了。休息室里摆着的咖啡机常年没断,办公室里也是愁云惨淡。主任年纪大些,又有些高血压,通常回去得早些。喻文州负责着每日的收尾工作,检查完实验室的温度同湿度,关了灯,方才从大门口出去。


  早些时候是一二点,再晚些时候,便是三四点的样子了。


  黄少天这边正巧也赶上下一年春夏的订货会,工作室的七八个设计

[喻黄]归根(十四)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十三章


*后面都会比较明朗啦……


(十四)   


  入夏之后,这年的天气便变得莫测起来。


  恒温室一直保持在二十一度,而办公室里的空调却被人打到了十六度。喻文州从实验室回来,一进门就同进了冰窖似的,虽然挺舒服,但毛孔仍瑟缩了一阵。


  “不冷?”喻文州问道。


  几个年轻人都裹着毯子埋在电脑前,梗着脖子抬头笑了笑说:“喻主任,不冷。”


  “行了,别这么折腾。容易感冒。”喻文州向来随和...

[喻黄]归根(十三)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十二章



(十三)


  “文州,东西都准备好了?考试铅笔和胸卡都带了吗?”


  喻文州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然后捧着碗将最后一口粥灌到了嘴里。


  客厅里的那盏灯坏了许久,父亲昨天回来的时候带来了新买的灯泡,却没来得及换上。他看见母亲从角落里搬来了梯子,似乎正准备将新的换上去。


  “妈,等爸有空再换吧?”喻文州彼时仍穿着一中的校服,额发还未长长,眉眼间也还残余着些许稚气。


  喻母皱了皱眉,转过头看他:“你别管这么多,...

[喻黄]归根(十二)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十一章

*腻腻的糖

(十二)

  后来他们在车里又做了一次,不知是不是错觉,就连停车场里的灯也愈来愈暗,像是光都同这场性事坠了下去。

  附近确已没多少人声,夜大概很深了,可没人记得去看时间。黄少天事后眯着眼,被喻文州圈在了怀里。喻文州吻着他的耳垂,低声问道:“是不是困了。”

  黄少天喝了些酒,两个人做得又有点狠,虽没到起不了身的地步,不过确实有些累。他在车座底下摸索了一会儿,将匆忙间被扔在车座下的车钥匙掏了出来,扔给了喻文州。

  “去开车。”他蹭了蹭喻文州,声音有点...

[喻黄]归根(十一)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十章

*《天光》→这边

*新年快乐!张嘴吃肉!

一块鱼肉

一块红烧肉

骗你们的其实都是一样的肉

-tbc-

要去吃年夜饭就提前发啦。祝大家过个好年。

[喻黄]归根(十)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九章

*《天光》→这边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的,不赖我,赖他们

(十)

  喻文州呼吸一促,几乎是下意识地用力握住他的手掌。黄少天的那声轻笑慢镜头般在他的眼前反反复复,像很多年前那些热烈夏日里的笑容,席卷着聒噪的蝉鸣与磅礴的雷雨,深深地嵌入他的眼里。

  他拉着他往下走,直达的电梯挤满了人,他不想等了。他们顺着自动扶梯往下跑的时候,不少人抬头看着他们。

  喻文州想到某个晴朗的下午,黄少天坐在他的后座上,阳光偷偷地照到古旧的弄堂里,他骑着车驶过带着苔藓的青石板,能感受到后背上温热的触感,又或...

[喻黄]归根(九)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八章

*《天光》→这边


(九)

  郑轩拖黄少天出门的时候他还没把房间里的款式图整理完,从公司里顺来应急的人台孤零零地立在角落里,五颜六色的立裁针撒了一地。

  “郑轩你——我他妈又不是不会好好走路——真是反了你——”

  黄少天费劲了力气才把他胳膊从脖子上扯开,另一只手出其不意地抓准时机实施报复。无奈两人身形都比少年时候长了不少,谁把谁轻易撂倒的情况很难再发生,在楼梯口闹腾了半天,才都停了手。

  “你总得让我换个衣服,上来就拖人,你黑白无常啊。”黄少天指了指身上套...

[喻黄]归根(八)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七章

*《天光》→这边 


(八)

  样品的表征数据差不多已经核实完毕,喻文州的工作也渐渐少了。

  闲下来的时候,他去了一趟市郊的爷爷家。


  同五年前不同的是,公寓大门口的那一片绿化如今也不知是因了什么的缘故,凄凄惨惨地倒成了一片,活不活着,都说不好了。

  他弯弯绕绕走了一会儿,循着模糊的记忆找到爷爷家的那幢楼。


  走近的时候才发现,两位老人正巧都在楼下。

  绿化带里的种着...

[喻黄]归根(七)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六章

*《天光》→这边

(七)

  日子还是照样过着,喻文州稍稍拖慢了进度,把每个细节参数的检查都放入了日程。他和主任打了个电话,将行程又延了几天。 

  多数时间他还是待在实验室里,除了沈白年纪轻了些以外,其他人都和喻文州年纪差不多,很快便混成了一片。部门偶尔几次聚餐都叫上了喻文州,来自天南地北的青年聚在一块儿倒是放得开,也什么都能说,几句话就把彼此的底细给摸了个清楚。

  沈白嘟囔着没有女朋友又怎么样啦,转眼便将话锋丢给了喻文州。

  “喻主任应该找过不少女...

[喻黄]归根(六)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五章

*《天光》→这边

(六)

  店里放着一首和风的歌曲,喻文州总觉得在哪儿听过,二胡的调子拉得悠长,歌颂着的女声空灵而温暖。夹杂着人们浅浅交谈的声音,餐具碰撞的叮咚声仿佛也低了下来。

  他们静静地喝着一瓶清酒,说着些近些年的事情。

  眼神相交的时间很短,偶尔碰撞在一块儿,俩人都会极有默契地移开眼去。 


  从前黄少天的头发总是有些乱,可又偏不愿意留太短,总踩在要被“剃度”的边缘,次次检查的时候都在教导主任的眼皮底下心虚地眨眼。每每劫后余生,他肯定会跑...

[喻黄]归根(五)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四章

*《天光》→这边


(五)

  那家日料离公司并不远,只不过两人是出了公司大门才意识到似乎谁也没有代步工具。

  最后还是喻文州先提议打车:“你知道地址的吧?打车过去?”

  黄少天没什么意见,点了点头。

  公司建在偏市郊的地方,来往的的士其实并不多,所幸他们运气不差,喻文州在路边随手一挥,便拦了一辆下来。黄少天落在后边一点,喻文州比他先一步打开了车门,黄少天原本以为他要先坐进去,结果人家往车边一站,倒是一副让他先进去的架势。黄少天一时间顿在原地,没有往前走。

[喻黄]归根(四)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三章

*《天光》→这边


(四)

 李主任今年六十多,一头浓密的黑发还没有泛白,看上去很是年轻。他是黄母几年前专门从某大学聘来当技术部门主任的,技术部成立了十多年,可以说是他看着发展壮大的。最开始的时候他也不看好一个服装企业搞防护服,客座了三四年,看着人家贴牌和研发齐手抓,最后真在国内市场闯出了点名堂,心里才有那么点心动。加之这几十年来理论做得多了,未免觉得自己在这条路上走得太虚浮,也有些想往生产转移的意思,最后便承了下来,正式地接任了主任这一职位。手下的研究员都还算能干,几年来他们从消防、工业做到医用,虽然技术方面仍有较大的欠缺,但这些年好歹

[喻黄]归根(三)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二章

*《天光》→这边

*痛苦的复健期,沉浸在我写的都是什么鬼中无法自拔……

(三)

  隔日醒来的时候,已快到中午了。喻文州坐在床上揉了好一会儿的太阳穴,才觉得稍稍舒畅了些。

  他鲜少饮酒,记忆中上一次醉酒,还是本科毕业的时候。

  大学比不得高中,同班同学之间的关系总有一种微妙的疏离,虽然在一块儿的时候,大都显得亲密无间。

  下午刚拍完毕业照,一班人便顺道一块儿去吃了散伙饭。最后一次聚在一块儿,又免不了要喝酒,一开始大家还和和气气,到了宴席快散的时候,情绪被煽动...

[喻黄]归根(二)

*上篇→《浮世

*上一章→第一章

*补印《天光》的时候印场把数量搞错了(多了个0),先上架一部分,还会继续广告一段时间【心累→这边

(二)

  黄少天忽然间想起来某一年的夏季,他们在蚊虫飞舞的乡野小路上忽然相遇,院子里吊起来的简陋灯泡将昏黄的灯光洒到了墙外,像一道光柱似地把他们模模糊糊地圈了起来,好像世界就这方地那般大。

  “好久不见啊。”

  可就算能和当时一样微笑着对喻文州说出同样的话来,再睁眼的时候,世界已经倏然间变得天南地北,难以丈量。


  “哎?喻主任你和黄少认识啊?”沈白表情有些夸...

[喻黄]归根(一)

*上篇→《浮世

*复健中

(一)

  喻文州回到南方的时候,正是一年之中天气最好的时候。 芒种方才过去,梅雨季尚未到来,才下飞机,扑面而来湿润而温暖的空气就让他因为不适应旅途而紧绷的皮肤瞬间舒展了开来。

  抬头的时候他微微眯了眯眼,太阳有些过于刺眼了,大抵是快要重游故地的缘故,一瞬间数不清的少年时候的片段从脑海深处爬了出来,三五成群地掠夺着地盘。这感觉难以言喻,似是期待,却又带着那么些惶恐,以至于让他忽然顿住了脚步,

  “小伙子,回家啊?”

  走在后边的一对夫妇见他停下了脚步,便随口问...

 
1 / 2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