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61)

*目录页

*更新了一个质问箱答案

61 城市废墟(二)

两个小时后,黄少天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人,嘴角弯了起来。

他们匍匐在一座残破的大楼顶层,远处是猩红的落日,红色的光芒缓慢地遮盖着这座巨大的、似乎已无人问津的城市。倒塌的高楼,皲裂的地面,拦腰截断的长桥,四处生长的藤蔓构成了这座废墟颓然的样貌。

喻文州在第一时间研究了地图,圈出了几个传送光柱可能出现的点。两人商讨了一会儿,一致同意前往东南角的一座废弃的大楼。

这座大楼在整张地图上不算显眼,但也不容易被忽略,是个很好的埋伏地点。

前往那幢大楼的路上他们遇到了不少机械伏兵,机械大多数呈人形,有红外功能,可以根据人的体温确定目标,还有些形态是狗,对声音十分敏感。这些机械伏兵他们在课上都学到过,所以并不陌生。在他们麻利地处理掉一批机械伏兵,获得十几点积分之后,一个粗显的计划在两人脑海中同时形成了。

喻文州的情况不适合近战,黄少天也清楚。

“这些机械伏兵——”

“可以做个陷阱。”

黄少天话没说完,喻文州就跟着说了下一句。

两个人默契得要命。

黄少天转头,挑眉看他,喻文州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角:“走吧。”


朝他们这幢大楼靠近的是安迪和索菲。

“拿走她们的分数,我俩多半就是第一了。”

彼时黄少天的血条经过一轮恢复后也没满50%,喻文州比他好一点,有70%左右。

配合赛还有几天,他们其实并不是很想那么出风头,但无奈现在朝这边走过来的就是排名第一的安迪和索菲,实在是无可奈何。


这是一幢约莫有三十多层的高楼,之前大抵是某个机械公司的办公楼。底下十层全部打通,由扶梯与观光电梯链接,中央摆放着一个未完工的巨大器械,他们实在看不出来那原型是什么。在往上就只可靠安全楼梯上下,由于缺少电源,楼层穿梭机已经彻底报废。

在听到一楼大门打开又闭合的沉重响声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同时起身。

——安迪和索菲进入大楼了。


索克萨尔被留在顶层侦查,那里视野开阔,有任何不对它都能及时地通知喻文州。原本黄少天没想让喻文州下来:“我俩那陷阱绝对万无一失,我一个人下去就够了。”但喻文州不放心,执拗地一块儿下了楼,黄少天只好认命。

一路走还一路絮絮叨叨:“这两天你就别打架了你状态不合适,我上就行了说起来索菲那小姑娘看起来打架就很不在行,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不过还有安迪,安迪嘛,她的套路我还是比较熟悉的。诶我还是觉得我俩这计划太棒了,现在下去也不知道她俩什么表情好想看啊……”

喻文州走在他身边,一边听他说话一边注意着底下的动静,嘴角还挂着点笑。

要是许博远看到,肯定没法理解,这人怎么都到这种地步了还笑得出来。

可喻文州就是还笑得出来。

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很多不必要的烦恼都烟消云散,就算是卷不走的问题,也容易被自己放在角落里不去搭理。

喻文州其实想得并不复杂。

他查过很多和狂躁症相关的资料,甚至将综合网络上能找得到的论文都找出来看了,他确信自己的这种情况比自然出现的狂躁症更加难熬。由于“闸门”的打开,他的狂躁症速度加快了好几倍,舒缓剂只能缓解症状,无法阻止它加速。

许博远的问题根本就毫无意义。

就算他中途退出了配合赛,只要他呆在第一军校,他就无可避免地需要使用精神力。

结果还是一样,只是早晚的问题。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退出的必要。


安迪和索菲拉开了这幢大楼的门。

她们确信在外边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奇怪的声音。

“小心。可能有人。”安迪轻声说道。索菲紧紧地靠在她的身边,点了点头。

索菲虽然总是表现得弱小,但作为一个向导,她的能力其实足够强悍。不然她和安迪也不可能走在积分榜第一的位置。

在进入到这幢大楼的瞬间,索菲的思维触手缓慢延展,在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她甚至还来不及收回触手。

“安迪姐,退出去——”

在两人转身的瞬间,那扇沉重的大门“砰”的一声合上,再也打不开了。

安迪检查了一下大门旁边的密码锁,脸色凝重:“设置了自动关闭的程序,打开不了。”

“你看楼上。”

索菲扯了扯安迪的衣服,小声说道。

大楼里没有亮灯,窗户都拉着帘子,没有多少光。安迪抬头,看到了无数双猩红的双眼在黑暗中盯着他们。

“是刚才那些机械伏兵。”

安迪的声音有些干涩。

索菲粗略地估算了一下,这上头起码有近千个。

“安迪姐……”她的声音有些冰冷,“我们怕是中圈套了。”

十几个机械伏兵她们解决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近千个……安迪小声咒骂了一句:“谁他妈这么缺德。”

机械伏兵们很快扫描到了这个封闭空间中突然出现的生物,随着一声嘶吼,所有的机械人与机械狗都飞奔了起来。

“我们上去。”

安迪皱眉。

中央的那个未完工的机械让她们有了喘息的机会,安迪和索菲一边往上爬,一遍攻击着下头源源不断的机械伏兵。

但是那些伏兵的数量太多了,人形的伏兵还会攀爬,它们缓慢地向上爬着,歪着头,一直对着安迪和索菲这两个活物渴望地嘶吼。索菲受不了地不停地射击,掉下去的伏兵堆积在下头,反倒是后来的机械人与机械狗更容易向上。

“这他妈得把附近三个街区的东西都引过来了吧,谁他妈这么闲啊!”

安迪震惊地转头,这是她第一次听到索菲爆粗口,心情十分震撼。

“没事的没事的,你别害怕…… ”安迪心想索菲一定是受太大刺激了,不然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她内心极为担心,一边射击一边语无伦次地安慰,“我们会没事的真的,你看着我,你别害怕……”

索菲手一抖,子弹射偏了一个角度。

她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被气得崩了人设,赶紧试图补救。

索菲酝酿了点眼泪,正转头准备湿漉漉地盯着安迪看一会儿以表达自己内心的惶恐。无奈一只机械狗突然向上一蹿,咬住了她的小腿,让她一下丢了5%的血条。

“我靠——”她狠狠地踹落了那只机械狗,又补了枪泄愤,那点柔弱顿时烟消云散。

安迪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握着机关枪的手都有些僵硬。

“快往上,来不及了!”索菲向上爬的时候狠狠地拽了安迪一把,力气大到安迪仿佛产生了错觉。

下头的机械伏兵已经层层叠叠地顺着同类地尸体攀爬了上来,距离他们只有半米的距离。

这个时候射击已经没有用处了。

安迪和一个机械人纠缠着,腿上还挂着一只机械狗。索菲也没好到哪里去,她一边咒骂一边试图攻击安迪身上的那个机械人,但由于他们纠缠得太紧,她一直无法扣下扳机。

她们的血条刷刷地下降,在降至百分之四十的时候,十层的大门忽然间打开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出现在了她们的视野之中。

“黄少天,我去你的——”

索菲身上还挂着四条机械狗,红着眼咒骂着朝着他们的方向开了一枪,但没有射中。

安迪:“……”

喻文州:“……”

黄少天站在上头眨了眨眼,有些意外地问:“你终于不装了?”


-t b c-

*索菲掉皮现场(咦

评论(15)
热度(322)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