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62)

*目录页

*更新了一个质问箱答案

62 城市废墟(三)

听到黄少天那句话,索菲下意识地转头看了安迪一眼。

可她没能在那双眼里看到平日里的温柔与关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夹杂着困惑与不可置信的复杂神色。

索菲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安迪姐。”

又随手击落了安迪脚上的一只机械犬,那动作利落得安迪都有些恍惚。

她终于意识到索菲似乎从来不是她眼中那个柔弱可爱的小向导,那些让她心生保护欲的湿漉漉的表情,软糯的语调,甚至射偏的子弹,都好像只是一种刻意的伪装。

那她的小心翼翼,她的温柔体贴,在对方眼里又是什么呢?

安迪忽然间有些丧气,她避开了索菲的目光,抿着嘴,狠狠地将匕首插入机械人的胸膛。

索菲的眼里闪过受伤的神情,像是不相信似的又小声叫了安迪一声。

而安迪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安慰她,也没有理会上头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她只是机械地朝着脚下源源不断涌来的机械伏笔麻木地射击着,半晌才带着些生硬地回答:“我们的血条快不行了。”

彼时索菲和安迪的血条已经不满40%,再这样下去会非常危险。

安迪没有再看她也没有再说话。

索菲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有些恼怒地抬头瞪了黄少天一眼。

都是他。

要不是他——


她和安迪不会落到这种境地,自己也不会、也不会……

还有喻文州。

她想起那个黑发哨兵同自己谈条件时候的样子,心里就总会对黄少天燃起一股无名的火气。为什么他就能不费力气地得到爱,喻文州宁可自己忍着也不愿意他有一点点担心。

为什么自己就要装得那么费劲,就算那么努力了,安迪还是没能主动和自己告白。她永远在患得患失,永远在担心安迪不喜欢她现在的样子,更不用说是本来的样子了。

最开始索菲只是想逗逗她,但越到后面,一切就越来越一发不可收拾了。她喜欢安迪,也知道安迪喜欢她,可直到刚才,她都不知道安迪喜欢的,究竟是哪一个她。


索菲深呼吸了一口,敛了敛情绪。

忽然向上又攀爬了一段,机械伏兵们紧紧地尾随着她,在她停下来的瞬间咬住了她的脚踝。索菲咬了咬牙,忍住疼痛抬脚扯了一只机械狗上来,朝上狠狠地扔去,那头机械狗在半空中柱子上狠狠地撞了一下,改变了方向,忽然朝楼顶的喻文州砸了过去。

喻文州猝不及防,堪堪抬手冲那机械狗打了一枪,将那机械狗身体被打得破破烂烂,露出了骇人的机械内里,但它的能源核尚未被破坏,竟还能张口咬人。

喻文州后退了一步,又朝能源核打了一枪,那机械狗才没了动静。他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脚步微微摇晃,似是有点被吓着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你力气也太他妈大了吧!”

索菲冷笑了一声:“少他妈废话。”

继而一边朝上头扔狗,还不忘放着冷枪。只不过不论是狗还是子弹,她都精准地朝喻文州扔去,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先攻击喻文州。

几十秒后,黄少天发现了这一点,他皱眉,挡在了喻文州的前面,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气。

喻文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他面上一片平静,并没有什么额外的表情。只是在躲避着机械狗的同时,还抽空朝着安迪的索菲射击。

系统判定积分的条件还没有灵活到能将他们的计谋也计算在内,积分的交换还是以他们造成的实质性的伤害来确定的。也就是说,安迪和索菲的积分已经分给了系统大半,喻文州和黄少天能拿到的积分不足一半。

黄少天射落了半空中的一只机械狗,担忧地朝后看了一眼。

喻文州面对着索菲势头凶猛的攻击并未有一点慌乱,除了一开始没有想到,之后他的动作似乎还是同往常那样干净利落。见到黄少天转过头来,他还有空冲他微微笑了笑。

喻文州笑起来一直好看。

眼角微弯,像冰雪消融,嘀嘀嗒嗒地落进了黄少天的眼里。

他忽然鼻子一酸,勉强笑了笑,转过了头去。


他和喻文州太熟悉了。

他们一起进入过的副本,上过的课,做过的练习,打过的竞技场数不胜数,有的时候他们几乎是每天都在一块儿战斗。他知道喻文州更习惯用右肘,近战时候假动作很多,射击的时候手臂会微微上台,相比静靶他更擅长动靶,当然也知道他在这样的距离不可能打不中索菲。

除非他的狂躁症又犯了。


黄少天收敛了情绪,短暂地合了合眼,再睁开的时候,他已经将所有的情绪都暂时封存。这里距离索菲和安迪差不多还有三四十米左右,他调动自己的思维触手,在半空中酝酿了几秒,而后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的触手都朝着索菲所在的方向飞速甩去。

他的思维触手被拉得又细又长,几乎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在三十多米处与索菲的触手短兵相接,进行了一场快速的围剿。

索菲猝不及防,压根没想到黄少天会用这招,因为在虚拟空间的精神攻击是会产生实质性伤害的,况且,谁的思维触手能拉三十多米长啊!这他妈简直就是变态!

精神攻击不是索菲的弱项,但是这一次她一开始就处于下风,反应过来的时候黄少天的思维触手已经降她的触手团团围住,疯了一般攻击着自己的意识云。索菲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精神攻击造成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安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索菲!黄少天你过分了——”

喻文州也沉声道:“少天!”

黄少天沉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思维触手,在她们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狠狠地开了几枪,每一枪都击中了索菲的要害。

索菲血条瞬间清零。

与此同时,喻文州亦开枪射击,将安迪也送出了比赛。


索菲似乎从来没有经受过这样的疼痛。

在黄少天的思维触手触碰到她的意识云的时候,她清楚地听到了黄少天愤怒的声音——你明知道他精神力不能使用过度,你明知道!

在血条清零的瞬间,她向上看了一眼。

因为视线模糊,她只能看到两个带着重影的模糊身影——浅褐色头发的向导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地守护在黑发哨兵的前方[注2]。

在那个瞬间,她为自己一时不管不顾的冲动而感到了后悔。


在索菲和安迪的身影消失的瞬间,夜雨声烦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嚎叫。黄少天几乎在瞬间转身,扶住了喻文州站立不稳的身体。他低头看到黑发哨兵带着红色血丝的双眼,几乎是瞬间哽住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努力让声音变得正常,但他最终还是没能压住情绪,出声的时候自己都能听到里头的哭腔:“文州你还好好吗,你别吓我啊……我、我、我现在就给你梳理意识云……”

喻文州有些晕眩,意识云不受控制地抖动着,脑袋里像是装了一百台不同频率的坏了的收音机,嗡嗡嗡地响个不停。他的视线在方才的战斗中就开始模糊了,现下睁眼看黄少天的时候也朦朦胧胧的。

听到黄少天的声音,他像是被人捏住了心脏,手指一下一下地按进去,疼得不得了。

他没法开口,只能在黄少天的思维触手急迫又温柔地连接着自己的意识云的时候,不断在脑海里向他重复。

没事的。

你别难过。

真的真的没事。

少天。

你别难过。

-t b c-

*索菲的心路历程:一开始装着好玩,也没想和安迪深交。但后来安迪开始明显地在追她,她对安迪也有好感,可内心其实有点自卑(因为她不是那种温柔的典型向导),怕安迪不喜欢她本来的样子。就一直装了下去。结果越装越回不到原来的样子了,从谎言开始的感情一直都提心吊胆,她不想主动告白而想要安迪冲她告白(为了确认安迪是爱她的),结果安迪还没告白就发现了她的谎言,她觉得自己前功尽弃了。

其实差不多可以看出她的思维已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了。

所以在那一瞬间对自己愤怒转而变成对黄少天的妒忌,她妒忌喻文州无条件地担心他,那时候愤怒上脑,想到喻文州有狂躁症,一时冲动就想攻击喻文州去刺激黄少天。喻文州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很频繁地使用精神力了,所以确实出了点问题。黄少天看出来了,就觉得索菲做得过分了,不然他也不会用精神力攻击。

其实一个比赛而已,不用那么认真。但由于虚拟环境太真实了,又有好胜心和氛围的渲染,索菲一时间就没想太多,也就是说没去想这场比赛以外的东西(没想自己的举动会造成什么后果)。

在最后登出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

*注2:“浅褐色头发的向导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地守护在黑发哨兵的前方。”化用了原著“夜雨声烦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地护卫在了索克萨身前。”



评论(16)
热度(348)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