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哨向】星落(65)

*目录页

65  强制结束

配合赛第十四日,下午四点五十分。

杰克出现在了比赛系统的登陆点。

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股窒息的感觉似乎还存在着,他皱着眉转了转脑袋,竟有了些劫后余生的庆幸。

——明明只是一场比赛而已,明明那里面发生的一切都只存在于精神世界,自己又没真被勒死,他到底有什么好怕的?

杰克半是恼怒半是羞愧地抬头,这才发现登陆点还围着不少人。

小部分是最后一日被淘汰的选手,大部分是前来围观的学生。登陆点处那块巨大的显示屏,正在进行配合赛最后几分钟的倒数,二年级的学生们三五成群,小声讨论着比赛的近况。

郑轩和徐景熙在上午就通过了传送光柱,没在城市废墟中过多地停留。张佳乐和孙哲平吃喝玩乐了好几天,忽然想起来这天是比赛的最后一天了,俩人便匆匆赶来登陆点,打算同喻文州和黄少天兴师问罪。

“还没有出来?”张佳乐看了一眼倒计时,离比赛结束还有九分钟。

徐景熙皱眉,指了指杰克:“那个傻大个才出来,估计和别人堵他俩呢。现在还剩三个人。”

“还有谁?”郑轩问。

“维克。听战略指挥系的人说的,是个魏玛猎犬哨兵,据说还和黄少天有什么过节。”

“什么过节?”

徐景熙摇了摇头,并不是很清楚。

“他们说不定能拿第一。”郑轩心里音隐约有些不安,但也没过多纠结。

不远处,安迪怔怔地看着显示屏,眼中忧虑。索菲站在她身后三五步地地方,小心翼翼地看了安迪一眼,又抬头看了显示屏一眼,随后低下了头,用力踢了踢脚边的石子,神情沮丧。


四点五十五分。

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呼。

“出来了?”

郑轩等人连忙笑着往声源处挤去,果真瞧见黄少天出现在了登陆点。

“可以啊,黄少。这么久才出来。”郑轩上前,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不过怎么就你?喻文州呢?”

言罢,他还往四周看了圈,没瞧见喻文州的身影。

郑轩心大,见着人就第一个冲了上去,根本没发现人有什么不对。反倒是后头的徐景熙等人一看见黄少天时就察觉到了他的异常,黄少天任由郑轩搂着,没有说话,也没有挣扎,半晌才有些茫然地抬头,那一瞬间,他们清楚地看到了他脸颊上淌下来的泪。

正要上前的张佳乐见状,停下不动了,他同孙哲平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哎你拉我干嘛——”

郑轩奇怪地看了徐景熙,接收到他的眼神之后,他才猛的回头,看到黄少天的表情,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黄、黄少……?”

四点五十六分。

人群中又传来了一声惊呼,黄少天恍惚间回过神来,拨开了人群,想去看那人是谁。

“黄少天!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

郑轩被他甩到了一边,徐景熙和他一块儿想去拉人,却发现他们根本就拉不动他。

“我靠。怎么回事啊到底。”

张佳乐也露出了担忧的眼神,拉着孙哲平跟在黄少天身后。

黄少天拨开人群,他以为自己会看到喻文州,却只在人群中看到了维克。


维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看到自己的手掌上没有血,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再抬头的时候,他又看到了黄少天。

这个难缠的向导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里没有一点儿温度。他身上不再有血,维克恍惚间却依然看到了他浑身遍布着的伤口,斑驳的血迹从额头开始向下,嘀嘀嗒嗒地落了一地。

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警惕道:“……比赛就应该愿赌服输,黄少天,你要干嘛——”

只是他话未说完,黄少天的拳头就迎面而至。

“黄少!”

“哎都比完了还打人干嘛啊——”

“怎么回事啊!”

“他是战略指挥席那个向导吧?够猛的啊。”

徐景熙和郑轩一人一边,勉强抓住了黄少天的肩膀。黄少天还没有彻底冷静下来,仍挣扎着想再给维克一拳。

“等等,不是还有一个人吗?倒计时怎么停了?”

不知谁最先发现显示屏的异样,一直闪烁跳动着的倒计时停留在了2分39秒。

3秒钟后,倒计时消失,“比赛结束”四个字跳了出来。

“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结束了?”

“怎么回事啊?没人出来啊刚才?”

“这是什么bug吗?”

这个时候,郑轩忽然注意到,黄少天不再挣扎了。他抬头看了显示屏一眼,而后有些不知所措地转头环顾四周,像是在寻找些什么。半晌,郑轩听到黄少天问了一句:“喻文州呢?”

这个问句声音很低,低得几乎像在自言自语。

徐景熙和郑轩茫然对视,谁也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天四点五十六分二十一秒,为期十四天的配合赛终于结束了。


与往年不同的是,这一次比赛是在最后一人未登出的情况下强制结束的。

当天晚上,所有的二年级学生收到一条公共通知。战略指挥席一名叫做喻文州的学生在配合赛中由于意识云出现极大的问题,个人智脑启动了紧急模式,强行切断了其与全息网络的联系。五分钟后,急救队将晕倒在宿舍的他送往了校医院,经过半个小时的抢救,现已脱离危险。

论坛上顿时因为这条通知炸成了一锅,喻文州的知名度并不低,不少人都对此感到万分惊讶,探讨着这场“意外”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还有人阴谋论地指出“意外”可能并不是真的“意外”。

郑轩、徐景熙和张佳乐随意地翻了翻论坛,很快就心烦意乱地关闭了虚拟屏,他们一直待在黄少天的宿舍,没打算离开。

黄少天的邮箱收到了无数封邮件,但是他一封都没有打开。

整个晚上,他只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双臂环着膝盖,沉默不语。

换作平日里,他们早就拿这个来打趣了,但现下的情况,谁都不敢胡乱说话。

这是一个脆弱的姿势,他们鲜少从黄少天身上看到这样的姿态,三人坐在他的身边,只能不断地安慰他,会没有事的。

至于喻文州到底真的会不会没事,徐景熙一点儿也不敢确定。


半个小时前,有人看到索菲在男生宿舍楼下晃荡,说是有事找黄少天。徐景熙没告诉黄少天这事,自己去见了索菲。

索菲抿着嘴,脸色不怎么好,说要和黄少天道歉。

徐景熙直觉这事没这么简单,追问之下,索菲犹豫再三,最终城市废墟的那场交锋和盘托出。徐景熙听到“狂躁症”三个字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眉,心也渐渐沉了下去。他想起了黄少天的异常成年期,渐渐地在心中串起了一条线。

成年期,黄少天很长一段时间情绪的异常,喻文州的狂躁症。

徐景熙揉了揉眉心,长叹了一口气。

希望事情不是他猜的那样。

-tbc-

评论(16)
热度(202)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