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不良(三)

*广告:《玫瑰先生》的本宣+预售+打样

*ooc,旁人被羡煞死了,只好放飞自我写更新


  额头上的伤口虽然不深,但对于整张脸来说,创面已算不小了。

  “要每天来换一次药,不能碰水。天气热,容易感染,千万要小心了。”黄少天拆下纱布,细细地重新冲洗了一遍伤口,“搞不好还要留疤。”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皱着眉头,口气也有些遗憾。

  喻文州笑了。

  “你笑什么?”黄少天奇怪地问了一声,“你这个孩子啊,真不知道在想点什么。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斗嘴就没输过,打架也从来不破皮不露馅,你还笑——你们魏老师血压高,你可别再气他了。”

  “这次是意外。”喻文州坐在窗前的病床上,身体微微弓着,好让黄少天够着他的脑袋。

  黄少天的右手掰着他的下巴,让他的脸侧过来朝着自己,左手拿着镊子。

  夏日炎热,黄少天的手指却很冰凉,喻文州注意到他的手又细又好看。

  “什么意外?打起来是意外?还是被老师碰到是意外?”黄少天瞟了他一眼,端起了大人的架子。

  “破皮是意外。”喻文州诚恳地说:“平常都不破皮的。”

  “……”喻文州说这话的声音不高不低,完全没有锋芒,还极具蛊惑性。黄少天收回镊子,被他闹得哭笑不得, 最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头还晕?”

  “恩。”

  “真的不用去医院?”

  “躺一会儿就好。”

  “晚自习请假了吗?”

  “您给我写个请假条吧。”

  “行。”

  虽然喻文州没有好学生的架子,也没有坏学生的脾性,长着张人畜无害的脸,却是个矛盾的综合体。

  黄少天无奈地起身,打算去外边给他写假条,转身的瞬间白色的大褂却被喻文州给抓住了。

  “医生。”喻文州低低地叫他名字,“您可以在这里陪我吗?”

  黄少天愣在了原地。

  一时间他没能很好地理解“在这里陪我”的意思,只怔怔地看着喻文州微笑的脸。

  喻文州又朝他笑了笑说:“我怕。”

  “……”

  黄少天一瞬间有点儿想笑,觉得喻文州在朝他撒娇。然后他又看到了喻文州的眼神,带着点儿玩味又带着点隐隐的笑意,一瞬之后又倏然不见了。

  “怕什么?”黄少天面上保持镇定,只淡淡地问道:“三个人都敢和五个人对干,还能怕什么?怕黑?” 

  “嗯。”然后喻文州就真的点了点头。

  要死。黄少天瞧着他一本正经点头的样子,心里忽地一紧。

  “我怕黑。”喻文州甚至还皱了皱眉头,佯装镇定地说着谎,“您在这儿陪我好不好?”

  黄少天瞧着他这副样子,心里明知道他在乱讲,却还是软塌塌的。

  学习不错,挺能打,演技还差点把自己骗过去。

  他笑也不是,生气也不是。

  最后只点了点头:“行,我先去给你写请假条。”

  喻文州这才放开了手。

  内室里灯光昏暗,黄少天耳后的红晕几不可见,只有他身上的褂子白得亮眼。


  后来黄少天就真拿了本书到内室去了,他搬了个凳子,坐在喻文州旁边。

  只不过内室的灯太暗,其实看不了书。

  “为什么打架?”黄少天交叉双腿,把书放到了大腿上。

  “您多大了?”喻文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道。

  黄少天笑:“你要和我玩一问一答?”

  喻文州勾着嘴角,眨了眨眼。

  一阵沉默之后,黄少天轻笑了一声:“24。”

  喻文州挑了挑眉, 瞧见黄少天正用一种“我有什么好怕”的眼神看着他。

  “他们招惹我朋友。”

  “哦?怎么个招惹法?”

  “他们从前有过节,这次拿着家伙来的,我没法不帮忙。其实都是一群色厉内荏的家伙,这次打怕了,会消停一段时间。您有女朋友吗?”

  黄少天的眼皮跳了跳。

  “没有。”他低头看着手上的书本,简短地回应了两个字。而后又转头和喻文州对视:“非要用暴力解决?”

  喻文州:“如果他们愿意用温和的方式,我也不介意。但您知道有些人认为暴力是彰显自己的方式,他们对温和的方式嗤之以鼻,既然如此,那我也只好以他们认为对的方式解决了。”

  他心平气和地说完这句话,眉眼柔顺,看不见一点儿不良的影子。

  “那您有男朋友吗?”然后他直直地盯着黄少天,问了一个让黄少天猝不及防的问题。 


  喻文州在晚自习结束之后,直接回到了宿舍。

  郑轩颇为担心地问:“你去哪儿了?”

  喻文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是说了?校医室。”

  “呆了一整个晚自习?”徐景熙奇怪地问。

  “我不舒服。”喻文州像是想到了什么,说完这句话就笑了起来。

  “你没被那群人打傻吧?”郑轩担忧地问道。

   喻文州又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他今天笑得有点多?”徐景熙觉得喻文州这天太奇怪了,“上午不是心情还不怎么好嘛。”

  “鬼知道,跟着他真是亚历山大……”郑轩在一边低声嘀咕道。


  熄灯前,阿龙跑到了他们寝室。

  “老大,你没事吧?”阿龙也挂了彩,但都被衣服盖住了,看不大出来。

  喻文州点了点头:“没事。”

  阿龙递给喻文州一支烟,喻文州接过了。

  “老大,真不好意思啊。”阿龙给给喻文州点了烟,他们在走廊角落一块儿吸了一口烟,“以前阿明的女朋友跟了二中的老大,就撺掇着他们来找阿明的麻烦,这次阿明实在忍不住了,才打起来的。”

  阿龙还记得当时的场景。

  阿明打他电话的时候他还在上课,于是他随便举了个手,说要上厕所,就跑了出来。

  阿明在电话里喘着气说:“阿龙,我在三十六铺这边,他们带着家伙,我、我、我打不过他们……我现在躲在垃圾房里,你快来救我。”

  阿龙和阿明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好。阿龙说:“你别着急,他们有几个人?现在还在三十六铺?南街还是北街?”

  “五个人……”阿明喘着气,哆嗦道,“五个人。”

  阿龙心道不好,只安慰说:“你别着急,我马上过去。”

  阿龙带着小弟们兴冲冲往校门外袍,却忘了一中早就不是他们从前那个鱼龙混杂,老师都不管事的中学了。阿龙和小弟们被门卫拦在大门口,着急地要命。

  “你放不放我们走?我们是要去救命的!”

  “你看看你们穿的啥衣服,咋不穿校服呢?上课时间没有假条不能出门的知道不?你们班主任是谁啊?”

  阿龙和小弟们没见过这阵仗,蒙了。

  反应过来以后,小弟们开口就要骂人:“我操——”

  阿龙连忙阻止他们:“老大说了不好随便骂人,你们忘啦?”

  小弟们羞愧地闭了嘴。

  “那怎么办?”有人问道。

  然后这个时候喻文州就忽然出现了。

  “老大不愧是老大。”阿龙在心里给喻文州点赞,“出现的那么及时。”

  

  喻文州那时候刚从教务处出来,手上还拿着老师喊他去拿的试卷,身边还有一个和他一块儿去拿东西的女生。

  “怎么了?”喻文州见到他们聚在门口,便走了过来。

  阿龙着急地把喻文州拉到一边,说了事情的经过。

  喻文州听完之后思考了一会儿,走过去把手上的试卷递给了站在远处不敢过来的女生:“麻烦你替我拿回去,再把郑轩和徐景熙叫来可以吗?”

  女生似乎有点儿害怕,点了点头,很快跑了。

  阿龙听见喻文州说:“阿龙你带路,其他人都回去上课。”

  小弟们一时间有些犹疑不决。

  “怎么不听老大的话?”阿龙很相信喻文州,于是他把小弟们都赶了回去。  

  事实证明,老大不愧是老大。徐景熙和郑轩来了之后,他们绕到了学校的后门。喻文州和进去和门卫说了会儿话,门卫便放行了。

  

  阿龙找到了阿明,而老大和老大的朋友和二中的人对上了。

  二中的五个不良少年手里拿着棍子和刀子,气势汹汹。老大和老大的朋友却一点儿也不害怕。混战很快开始了,阿龙有点担心,便冲上去帮忙。喻文州抢过对面人的棍子,却让他先走。

  阿龙不想添乱,也不想走,就和阿明在旁边看着。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可他还是觉得老大打人的样子漂亮地要命, 出拳,踢腿,过肩摔,都十分利落。

  阿明问:“老大是不是练过?”

  阿龙骄傲地说:“老大练了七八年散打啦,专业的,可不是那群傻逼能比的。”

  

  “没什么。”喻文州吐了一口烟,“不过你不要让阿明再找他们麻烦了。”

  “好的。”阿龙说,“阿明还在医院呢,不过明天就能出院。”

  “但是老大你都挂彩了。”阿龙郁闷地说:“我心里不爽,还是想找他们出气。”

  喻文州瞟了他一眼:“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我还要谢谢他们。”

  “啊?”

  “行了,最近都消停点。”

  “哦。”

  喻文州见他欲言又止,便问:“怎么?”

  阿龙憋了半天,才说:“……消停点是不打架的意思吗?可是我们都好久不打架了,也好久不欺负人了,怪怪的。”

  “又有什么好怪的?”喻文州吸了最后一口烟,把烟蒂按掉,扔进了水管通道里:“你们手脚和嘴长来干嘛的?没别的事好做了?”

  “……”阿龙想了半天,摇了摇头。

  “回去好好想想。”喻文州说。

  阿龙点了点头,心想,这还是老大第一回给自己布置作业。

  -tbc-  

  


评论(11)
热度(478)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