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索夜]莱麦塔的黑玫瑰(31)

 *00-02 03-05 06-08 09-11 12-14 15-16 17-19 20-22 23-24 25-26 27-28 29-30

别问我为什么更这篇,点播一首龙卷风


31  

  “莱麦塔的猫妖如何了?”

  又一个清晨,夜雨单膝跪地,眼眸低垂。而蓝雨王站坐在大殿之上,双手扶着华丽的座椅,而乌诺站在座椅的后边,眼神里带着笑意。

  “索克已取来了夙夜石水,战士们可用匕首刺破猫妖的身体。近日来已少有成群的猫妖在莱麦塔附近徘徊。”

  “很好,”蓝雨王微笑着点头,“你和索克都有心了。想要点什么吗?”

  夜雨的手微微抖了抖,他极力以平静地语气回答了他的父亲:“谢谢您,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王子长大了。”乌诺忽然开口,“王应该多认可他一些。”

  蓝雨王闻言,这才恍然大悟道:“是我疏忽了,夜雨,你做得很好,父亲为你感到骄傲。”

  在那一瞬间,夜雨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荒谬之感。他缓缓抬头,大殿之上的父亲仍有十年如一日的眉眼,凌厉的嘴唇,高挺的鼻子,只是他流露出来的眼神再也没有从前的温柔,这让他感到无比的陌生与可笑。似乎他们真的成了君臣,而非父子。 

  他压抑着鼻间的酸意,最终低声道:“谢谢您,父亲。”

  乌诺在他离开大殿的之后跟了上来,他叫他的名字,以一种冷而滑腻的音调。

  “王子殿下。”

  夜雨冷冷地转身:“请问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乌诺笑了,他兜帽下的那只眼投射着冰冷的光芒:“为什么夙夜石水,要取这么久呢?”

  夜雨心中一跳,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一丝惶恐与不安,他皱着眉,问道:“您是什么意思?”

  乌诺忽然猛地扯下了兜帽,露出了他只有一只眼睛的面庞。夜雨看到他没有眼睛的那半边脸爬满了细密的青色鳞片,显得阴森而可怖,他下意识地抽出了冰雨,直直地指着乌诺:“你果然是——”

  “哈,”乌诺大笑了一声,仅有的那一只眼一瞬间变成了黄色的竖瞳,下一秒又变了回来,“是的,是我。可是就算知道是我你们这些愚蠢的蝼蚁又能怎么样呢?”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夜雨举剑刺向他,龙极快躲过了他。

  “我当然是想要回我的眼睛。”乌诺嗤笑了一声,“我要你的父亲,亲手把眼睛还给我,亲手把他的千万子民送入地狱——”

  乌诺的声音很轻,却像一把锋利的刀剑,狠狠地插入夜雨的耳朵。他握着剑的手几乎要淌下血来,愤怒取代了恐惧,卷在冰雨锋利的剑刃上,袭向乌诺。

  然而再凌厉的剑势也无法伤到他分毫,乌诺的速度快得惊人,眨眼间,冰雨剑势所向的地方已没有人影。夜雨猛地转身,乌诺张开的五指却已然出现在了他的脖颈之上。夜雨无可躲闪,乌诺掐着他的脖子狠狠地将他摁在了廊柱之上。

  “砰”的一声,巨大的廊柱竟颤抖了几下。

  龙的五指渐渐脱离了人了的形状,指甲倏然间伸长,蜡黄色的尖锐甲片刺入了夜雨的脖颈,那只手开始膨胀变大, 暗绿色的鳞片一点一点地生长了出来。鲜血顺着夜雨的脖子流淌而下,将他长袍的领襟染上了一片殷红。因为无法呼吸,他的面孔开始涨红,呼吸开始急促,就连意识也模糊了起来。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在那一瞬间,他脑海里的时间反倒变得漫长了起来。

  我就要死了吗?

  原来龙是这样强大的东西。他练习了十几年的剑术,在这样的怪物面前就像是挥舞着木棍,根本就不值一提。而他释放出来的那一点龙息,几乎让他本能地感受到恐惧。

  就像年幼的时候他第一次在神殿看见它的眼睛——杀戮,死亡,绝望,没有人能承受这堆积了万年,随着时间腐烂发酵,汇聚着这人世间最可怖的画面的气息。

  我就要像蝼蚁一样,被一只还没有完全龙化的爪子给杀死了。

  我真的要这样死去吗?

  然后他想到了索克,索克乌黑的长发, 索克雪白的长袍,索克温柔的低语,索克细腻的亲吻。还有他宫殿里没有开的那株蔷薇,他才长成少年的弟弟,他曾今伟岸的父亲,他温柔美丽的母亲,以及蓝雨千千万万的子民,站在宫殿塔楼能瞧见的那些灯火与炊烟——

  ——我还不能死!

  那一刹那,冰雨同他发出了共鸣,剧烈地在他的手中抖动。夜雨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反手握剑,以肘为圆心,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乌诺猛的侧身,冰雨仍在他的脸颊留下了一道细小的伤口。绿色的血液从那伤口中蜿蜒留下,独眼的龙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下一秒,索克忽然出现了。他猛地将夜雨圈在了自己的怀里,手杖挥动,快速地吟唱了一个复杂的咒语。一堵无形的墙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将乌诺瞬间袭来的龙爪挡在了屏障之外。

  龙发出了一声怒吼,那声音仿佛能将天地都撕裂。

  整个蓝雨都听到了这声可怖的吼叫,孩子们哭泣了起来,街道上充溢着恐惧之情,人们慌张地站在街道的中央,浑身发抖地窃窃私语。就算是王宫里的巡查兵也好不到哪里去,队伍四散,甚至有人瘫软在地。直到半分钟过后,他们才在队长的命令下快速整队,寻找着这声音的来源。

  乌诺在那一声吼叫之后,似乎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收回了龙爪,将其重新变成了人手,他甚至还转了转手腕,而后再次戴上了自己的兜帽。他冷冷地看着索克萨尔,道:“该死的术士。”

  乌诺的声音沙哑而阴冷:“你拿走了我的眼睛,把它给了这个昏庸的君王,你们这些带着原罪出生的人,真是可笑啊。”

  “你以为你是正义的吗?”

  “你不过是一个被诅咒了的而已。别那么自大。”

  “那些自诩为神的东西都没有将我杀死。带着这定点稀薄神力的你,也永远不可能将我杀死。”

  “我要让你看看,你相信的这位君王,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

  “你拿走我的眼睛,那我就要带走你的挚爱。”

  “你用它拯救这座可笑的城市,那我就要将它在你眼前完完全全地毁掉。”

-t b c-

评论(10)
热度(149)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