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20)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迟到的国庆快乐&中秋快乐!


20. 假期伊始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原地愣了两三秒,站起来的时候两个人还一脸困惑。

  “我靠,不是吧。”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平局”两个字已经在自己眼前不断地放大了,“这样都行?”

  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庆幸还是难过了。

  连一向比较沉稳的喻文州这时候也忍不住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现在怎么办?”黄少天转头问喻文州。

  喻文州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总之,先出去再说吧。”

  

  两人出现在大厅中的时候,人还未全部散去,实景球中的景象也仍未变样。

  “……”

  黄少天瞧见眼前乌泱泱的一片人,直觉肯定没有什么好事,下意识地拉着喻文州就要跑。琼恩连忙凑上前去挡住了两个人的去路,问道:“你们走啦?不玩啦?还没分出胜负呢!”

  喻文州:“不玩了。本来设定就是五局。”

  黄少天:“……我们认识?”

  琼恩笑眯眯道:“我叫琼恩,三年级的。”

  “黄少天,一年级的。”出于礼貌,黄少天还是说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又拉了一把身边的喻文州,“他叫喻文州,也是一年级的。”

  “我知道我知道。”琼恩连忙点头。

  “很高兴认识你啊。你有什么事情吗?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先走了啊!”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下次再见啊!”

  说罢,他拽着喻文州就往大厅外走。

  琼恩在后面喊:“还没分出胜负呢!我打了赌的啊——”

  黄少天心想,谁管你啊。结果没走几步,又被人给挡住了。他猛地停下,被他拽着的喻文州也迫不得已刹车,可由于惯性作用, 额头还是砸到了黄少天的背上,两个人几乎同时痛叫了一声。

  黄少天带着责怪的眼神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的一只胳膊还被黄少天拽着,只能耸耸肩以表无奈。

  再次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穿着红袍的怪异男子,他没有打招呼也没有说什么“为什么不继续比”之类的话,反倒是从头到脚地将黄少天扫视了一遍。

  黄少天忍不住后退两步,直接撞到了喻文州身上,问:“你干吗?”

  

  “要不要考虑一下战略指挥系?”这个红袍男子自然就是伊法。

  “哈?”

  “你挺合适的。”

  伊法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而后绕到黄少天身后,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再之后,他毫无预兆地消失在了原地。

  “……下线了?”

  “下线了。”

  “……你认识他?”黄少天一脸莫名其妙。

  喻文州摇了摇头。

  “那他干嘛拍你肩膀?”

  喻文州仍然摇了摇头。

  “不管了,我们先跑。”


  五分钟后,两人终于离开了竞技场,来到了一条人流稀少的街道上。

  彼时已近晚上九点了,虚拟社区中夜幕早已降临,他们慢下了脚步,却仍旧没有停下,也没有人说话。他们似乎在一块儿漫无目的地散步,走过种满玫瑰的院落,走过河流上精致的石桥,星辰的光芒落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的影子真实而朦胧。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以后, 黄少天才停了下来。


  喻文州一开始没有意识到,几秒钟后他才停下脚步,转过头来,朝着黄少天微微扬了扬眉毛。

  黄少天实在是想不通,喻文州怎么能忍这么久都不说话。

  “你谈过恋爱没啊?”他忍不住问道。

  喻文州弯了弯嘴角,十分干脆地回答道:“没有。”

  黄少天一秒钟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愣了愣,才慌忙解释道:“等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那不是个问句是个反讽,我是说正常人肯定会说点什么的啊谁叫你一声不吭的。”

  喻文州:“你也没有说话。”

  黄少天:“……我那是一直忍着,算了我到底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个……”

  最后黄少天一拍脑袋,决定让这个莫名其妙的话题到此为止了。

  “我其实想问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平局怎么办啊!”

  “啊,这个啊。”喻文州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思考了一会儿,摇摇头道:“不知道。”

  黄少天挺喜欢这个答案的,于是他佯装苦恼,反问道:“那怎么办啊?”

  “你觉得呢?”

  黄少天耸耸肩:“我也不知道。要不就这样吧。”

  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了。

  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会儿,缓缓点了点头。

  “说好了啊?”

  “说好了。” 

  黄少天像是中了奖,嘴角忍不住扬得很高:“那我下线了?我这几天就回家了。”

  喻文州点头:“我也差不多。”

  “啊,等等。”下线前一秒钟,黄少天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叫住了正要下线的喻文州。

  喻文州:“怎么?” 

  黄少天:“你真的没谈过恋爱啊?”

  喻文州笑了笑:“真没。”

  黄少天:“哦。”

  喻文州以为他还有下文,结果几乎在他吐出“哦”的那个瞬间,黄少天的身影一晃,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他下线了。

  喻文州在原地哭笑不得地又站了半晌,咀嚼了好一会儿黄少天的莫名其妙的行为,直到指针正式迈过九点,他才在原地下线了。

    

  三天后。

  黄少天戴着监视手环,和徐景熙一起迈向了回家的旅程。郑轩拖着他的皇狨猴在航站楼同他们依依惜别:“我会想你们的!我会一直看你的八卦的!”

  后面那句话主要是和黄少天说的。

  黄少天:“……我谢谢你。”

  徐景熙:“放假了估计没啥好看了。”

  郑轩:“存货多嘛,我分享给你啊。”

  徐景熙:“好啊好啊。”

  黄少天:“你们都滚!”

  黄少天和徐景熙的家乡位于A18星球的南部,同敦克尔苏市不同,沃克市是一个四季如春的城市,黄少天和徐景熙从小在那里长大。飞行器于早晨八点从第一军校的航站楼出发,两个小时后就将到达沃克市的机场。

  黄少天听到了哔哔两声,于是打开了自己的个人智脑。

  “天天啊,你什么时候到机场啊。我和你爸有事儿今天不能来接你了啊。你让徐阿姨他们带你回来呗。家里有二黄在家,他特想你,你好好对他啊。午饭在冰柜里,你拿出来热一热就行了啊,我早上专门给你做的。爸爸妈妈晚上就回家啦!拜拜!”

  二黄是黄少天家养的金毛,肥得和球也没什么差别。

  “……”黄少天满脸黑线地把这条信息关掉,嘟囔了一句,“亲生的。”

  徐景熙笑了笑:“阿姨不是前几天就惦记着你么,大概临时有事吧。没事一会儿你来我家吃饭好啦。”

  黄少天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麻烦你们送我回家了,他们肯定是出去玩了,我打包票。吃饭就不用了,我和二黄吃。”

  “真的?”

  “真的。”

 

  黄少天坐在座位上,盯着外头的天空整整五分钟后,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好歹是最后一次回家,下次他们再见我就是三四年后了好吗。”

  徐景熙拍了拍他的肩膀:“假期有两个月呢。”

  “话是这么说。”黄少天一边摆弄这自己手上的监测手环,一边问道:“对了,你什么时候成年期啊?”

  向导的成年期同真正的成年是不同的概念。

  临近十八岁的时候,所有的向导都将会迎来一次生理性的变化,他们的精神力将会有质的飞跃,而他们的信息素在成年期以后将会外放。与此同时,他们能够敏感地捕捉到一定距离内的哨兵的信息素,且会不自控地对相容度较高的信息素产生生理性的反应。向导们的成年期一般在十八岁到十九岁这段时间内发生,成年的过程往往为期一周左右。在这个过程中,向导的体温会不自主地升高,心跳会变快,他们的行动能力会大大减弱,且会散发大量的信息素。因而对于大多数向导来说,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过程。

  第一军校发放的监视手环就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而存在的,它实时监控着向导的体温、心跳以及体内激素等各项指数,一旦发生异常将会即使向最近的医疗机构进行报警。

  

  “明年三月中旬。”徐景熙看了看自己的监视手环说,“这是上次体检预测出来的时间。还有九个月,你呢?”

  黄少天转了转自己的监视手环,上面有一项指征叫做预测成年期。

  “十二月初。”黄少天耸了耸肩,“还有六个月。”

  “一般预测的成年期也不会太准。”徐景熙说,“最多有一个月左右的误差来着。我认识一个学姐,预测成年期是七月,所以她最后一个假期都没能回家过,结果到八月份了成年期再来。她都气死了。”

  “那反正也不关我俩什么事儿。”

  “也是。”徐景熙点了点头,顺便打开了自己的个人智脑。

  黄少天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了下来,他看了看时间,离降落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徐景熙似乎是收到了什么人的信息,而后忍不住笑了起来。黄少天一开始还不当一会事,直到徐景熙偷偷地看了他一眼,他才扬眉问道:“什么?”

  徐景熙憋着笑说:“你都没和我说。”

  “说什么啊?”黄少天扶了扶额头,“是不是郑轩又发你什么奇怪的东西了,还是论坛上又有人八卦我了?”

  “说你和喻文州因为一棵树殉情了。”

  黄少天:“……”

  “打平局是不是你故意的啊还是和他商量好的啊,你俩也真闲着没事干,反正也没人知道你们的赌约,直接不玩了不就好了。”

  “什么叫因为一棵树殉情了啊?谁说的啊?逻辑是查尔曼人教的吧?”

  徐景熙很高兴地打开了一个视频:“你看,有视频有真相啊!你俩这不是互相拥抱着跳下树的么?”

  黄少天:“……”

  没人告诉他竞技场还可以录像的。

  而且这视频里两个人明明是被树给甩出去的。

  黄少天:“你眼睛也瞎吗?没看见我俩跟俩飞虫似的被那树啪嗒一下就扔出去了么?互相拥抱个头!”

  徐景熙:“四舍五入就是殉情嘛。”

  黄少天:“……视频哪来的,有没有整场的,发我一份。”

  徐景熙:“郑轩从论坛上下的,你要珍藏啊?”

  黄少天:“对对对,还要复刻一百份以后我俩结婚的时候现场分发给亲朋好友呢。”

  徐景熙受宠若惊:“你好像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个设定,我其实就开个玩笑,我知道你俩没一腿,全是你一个人单相思。”

  黄少天:“……”

  这朋友简直没法做了。

  单相思,你才单相思。

  凭什么就我单相思了!你怎么知道人家没有单相思?


  徐景熙:“……黄少?”

  黄少天:“你谁啊,绝交了!”

  徐景熙:“……我错了,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单相思。”

  黄少天怒道:“就你知道,你还不是也单身!”


-TBC-


评论(31)
热度(565)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