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扶桑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lft私信已关,有事wb@莱麦塔玫瑰,没事勿扰
CPP:http://www.allcpp.cn/u/31713.do

【喻黄】【哨向】星落(24)

*最近好像真的在限流……很多人说关注了都看不到更新,tag好像也漏收录了几章,觉得脱节的话往前翻几章……

*这章写了四天,作业真的太多(哭

序章 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巧合

  三天之后,机甲格斗比赛的八十名选手已经淘汰过半,只有积分保持前四十名的哨兵可以继续比赛。积分排名暂时第一的选手仍是叶修,这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想象到的结果。可这个结果还是在网络上引起了较大的争议,有不少人为此质疑评委,认为叶修的团队分偏高。而叶修的支持者对此表示十分不屑,没多久,双方就在在公网最大的社交网络上吵得不可开交。

  徐景熙属于后者,他一边往自己的行李箱里塞衣服,一边说道:“团队分偏高?哪里偏高了?你见过有比他指挥得更好的选手吗?根本没有。”

  黄少天一边用一根逗猫棒逗弄着二黄,一边回答道:“谁让他每次比赛结束前都要高调地坑一下队友?大家都爱暗地里使小绊子,他摆到明面上来,观众就觉得他太嚣张了呗。”

  “虚伪。”徐景熙简短地对此作出了评价,“反正他现在还是第一,以后也只会是第一。”

  二黄在空中转了个圈,最终还是没能扑腾到逗猫棒上的那点羽毛,它沮丧落地的时候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

  把最后一件衣服塞到行李箱以后,徐景熙才无奈地警告道:“不许用我家猫的玩具逗二黄。”

  黄少天只好扔掉手上的逗猫棒,一把将徐景熙家的猫给抱了起来。那是只挪威森林猫,即使它来到徐景熙家的当天就拥有着明显的性特征,最终还是被徐景熙的妹妹执意取名为芭比。黄少天一直觉得,多半是由于这个名字,它才会终日愁眉苦脸,懒散成性,对逗猫棒之流毫无兴趣,浑身上下都写着“不高兴”三个字。

  

  徐景熙和家人隔日就要去A17星球旅游,据说那里有整个联盟最大的仿制古迹,乘坐飞船要一两天的光景才能到达。于是不得已之下,徐景熙只好拜托黄少天照顾它一段时间。

  “我们大概去一周左右,猫粮我都整理好了,一会儿让我爸送你家去。我妹可宝贝它了……你可别把它养瘦了,不过……”徐景熙说着看了一眼正趴在地上哈气的二黄,慎重地补充道,“也别给你妈喂。”

  黄少天哭笑不得地点头:“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这么烦呢。你还是担心一下A17有没有公网让你看直播吧,指不定那里只有原始网络。”

  徐景熙一怔,连忙手忙脚乱地打开个人智脑,开始搜索A17星球的网络信息,直到确定A17可以看直播之后,他才放心地吐了一口气。

  

  对徐景熙来说,这可能是他有生之年里最心塞的一次旅行,他前脚刚离开港口,隔日郑轩就突然来电,问他想不想要那张银闪闪的VIP票。那个时候,徐景熙和家人正在飞往A17的飞船中,即使原路折返不会被家人用眼神杀死,他也赶不上决赛的进场时间了。

  最终,那张票阴差阳错地到了黄少天的手里。


  “所以你为什么不能去啊?”黄少天内心十分惶恐,“二黄二十年的狗粮呢,我不敢去。” 

  “你就当帮个忙不好吗?”郑轩恳求道:“那天是我女神的签名会啊……还有她最新发售的剧集!我一定要去的!”

  黄少天扶额:“你一个向导去人这么多的地方干什么?不会那什么签名会也有向导专用通道吧?还有,你不能去卖了也好啊……”

  “当然有向导专用通道了。”郑轩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怎么会没有呢?她十个角色里有九个都是向导唉!”

  “这不是重点!”

  “不能卖!”郑轩说,“我爸会发现的,要是我不去他也会发现的!所以你去嘛,你在学校里拉着我当肉垫那么多次,这么个小忙你怎么都不肯帮。”

  “那是正常的切磋。”

  “明明是你对我单方面的打压。”

  黄少天小声嘟囔道:“……谁让你到处造谣。”

  “什么?”

  “好啦好啦,我去。”黄少天只好点了点头。

  郑轩这才如释重负。


  沃克市离首都并不遥远,黄少天在决赛当日七点从家中出发,在比赛开始前一个小时就到达了会馆。监视手环从靠近会馆几百米开始就不断地显示着消息,声音频繁到黄少天快要听觉疲劳了。他低头捣鼓了监视手环半天,发现并没有关掉提示声这样的选项。只好安慰自己:好在这近一百多个哨兵和他的匹配度都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不然他的手腕现在大概已经被电流折磨得没有知觉了。

  对黄少天来说,这样的体验相当新奇。这是他第一次在现实中遇到大批量的哨兵,且被人为地提醒“这些哨兵对向导来说都是威胁”。

 他清楚的知道,“威胁”这个概念,是建立在强弱之间的。

  说实话,这感觉并不好受。

  ……好像向导天生就是弱者,而哨兵天生即为强者。

  黄少天知道这是星际间大部分人类的认知,但从前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也并不觉得这是正确的。直到这一刻,他看着监视手环不断推送的消息,心里才第一次对这样的认知产生了极大的反感。

  

  好在郑轩那张银闪闪的入场票很快发挥了作用,两个穿着工作服的普通人微笑着向他走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是黄少天先生吗?”

  黄少天听到自己的名字有些奇怪,他还以为自己得假装郑轩一阵子。

  “郑轩先生转告过我们他的情况。”像是看出了他的困惑,工作人员温和地解释道,“我们允许转票行为,只要你们提前通知了我们。”

  黄少天笑道:“他之前也没和我仔细说。”

  “请跟我们来吧。”两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通往VIP包厢似乎有专用的通道,黄少天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之下进入到了一个宽敞的隧道。随后,他们乘坐着一辆怎么看都价值不菲的飞行器,沿着隧道飞快地前进着。五分钟不到的路程,飞行器中还准备着茶具与甜点。工作人员慢条斯理地为他沏了一杯红茶,黄少天才喝了一口,飞行器就平稳地停止了。两人却没有急着下去,示意黄少天可以先将茶水和甜点饮用完毕。这下就连夜雨都加紧了尾巴,被这阵仗搞得毛发凌乱。

  黄少天只好放下茶杯,笑了笑说:“走吧。”

  飞行器的银色的门这才缓缓打开。


  “整个景观台共有五十个包厢,每一个包厢的视野都非常宽阔,是观看比赛最佳的地点。”在进入到这幢纯白色的建筑的时候,工作人员微笑着开始了解说。

  “其中三层有八个包厢是专门提供给未标记向导的。”

  工作人员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只有八个?”黄少天挑眉,他还以为这整一座景观台都是专门提供给向导的。

  “是的。但请您放心。”他似乎理解错了黄少天的意思,补充道,“虽然三层还有另外两个房间是提供给哨兵的,但这些客人已经提前进入包厢。您在进入属于您的包厢之后,将会有专门的服务人员随时为您服务,您不必走出包厢。并且在比赛结束后,也将有专人送您离开景观台。”

  黄少天:“……”

  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像VIP的待遇,倒是挺像软禁的。

  

  从三楼的电梯口出来,是一条铺着柔软地毯的走廊,走廊的两边各有五个包厢。

  “所有的向导专用包厢都使用了阻断率高达99%的阻断性材料,即使您是已成年的向导,也可以在我们的包厢内放心地观看比赛。”工作人员领着黄少天走到了中间的一个包厢,示意黄少天用门票刷开包厢的门。

  黄少天将银色的卡片在门口的识别处轻轻一晃,“滴”的一声,包厢的门打开了。

  夜雨在门打开的瞬间就蹿进了巨大的包厢,摇着尾巴朝黄少天愉快地吼叫了一声。

  “你这么急干什么……”

  正要进门的工作人员一愣,有些忐忑地看着他。

  黄少天意识到他们看不见夜雨,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和我量子兽说话呢。”

  工作人员笑了笑:“没有关系的。我们的送餐服务是全天候不限次提供的,您可以通过终端呼叫服务台点餐。您有其他任何需求都可以通过终端同我们的服务台联系。”

  “呃……谢谢。”

    工作人员离开后,黄少天在房间中央的沙发上躺了下来。那是一张雪白的麂绒沙发,细碎的绒毛磨得皮肤十分舒适。

  夜雨在包厢里头乱窜,兴致看起来十分高昂。

  “这包厢也太穷奢极欲了吧……”黄少天仰头看着挂着虚拟天空的房顶,伸了个懒腰嘟囔道。

  ——比酒店的豪华套房还大的包厢,全自助的点餐服务,全透明的玻璃后面整个赛场都清晰可见,除了不让出门,其它的几乎都好过了头。

  监视手环在进入到包厢以后终于停止了“滴滴”声,没有了信息素的干扰,它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手环。

  黄少天转了两圈手腕,招呼了夜雨一声,而后打开了个人智脑。

  

  “你猜我在哪儿?”

  喻文州还没看清虚拟屏中的画面,黄少天略带兴奋的声音先传进了耳朵。

  身边人群嘈杂,索克在一个通道边绕着几只冰原狼打转,喻文州只看了它一眼,它就展开翅膀飞了过来。

  画面中的黄少天躺在一张雪白的沙发上,穿着一条宽松的浅色长袖,他微微后仰,脖颈呈现一个美好的弧度,眼角带着些慵懒,却又流转过几丝不经意的得意。

  喻文州微微眯眼,手心有些发热,几秒钟后才回答道:“猜不出来。”

  于是黄少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了几步。

  “你等等啊,不过你那怎么这么吵,我和你讲你肯定想不到我在哪里……”

  沙发到全透明的玻璃墙面有些距离,黄少天小跑了几步,然后转过了身。

  “你看!我后面是什么,有没有觉得很眼熟?我和你说你肯定想不到的……”

    虚拟屏中的黄少天笑着,身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汇聚在他额发上,让那几缕头发亮得有些过分。喻文州看见了他身后广阔的场地,同看台上密集的人群与簇拥在一起的五花八门的量子兽。

  他的瞳孔微微放大,嘴巴张了张,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甚至在那人群中看到了自己。

 

  黄少天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问道:“你后面有头冰原狼…… 等等你在哪里啊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量子兽……”

  喻文州笑着问:“你说呢?”

  黄少天猛地转头,看向玻璃后边乌泱泱的人群,几秒钟后,他责怪喻文州道:“我靠,你怎么都不和我说你要来看比赛?”

  “你也没有和我说啊。”喻文州无辜地眨了眨眼。

  -tbc-

评论(15)
热度(583)

© 沈扶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