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大王

看我名字,捉虫的放过我
有事wb@莱麦塔玫瑰

[喻黄]万事如意(28-29)

00-01 02-03 04-05 06-07 08-09 10-11 12-13 14-15 16-17 18-19

20-21 22-23 24-25 26-27

*1个中期没抽到我的喜悦&动画开播的喜悦

28

  郑轩在初二那年转去了市区的中学,据说那是一所重点率很高的中学,和这里的中学比起来,几乎有天壤之别。

  他搬家的那一天,黄少天抱着喻文州在他家门口和他告别。

  郑轩穿着一条背带裤,裤脚卷得很高,脸颊和小腿上都沾着很多灰尘,大概是搬东西的时候蹭的。

  黄少天指着他的脸哈哈大笑,喻文州也在一边喵喵附和了几声。

  郑轩佯装生气:“我都要走了!你还笑我!”

  “就是好笑嘛哈哈哈,你爷爷奶奶不是还在这里吗?你早晚还是会回来的。”

  郑轩赌气道:“不回来了!”

  “别呀。”黄少天抱着喻文州,让他去蹭一蹭郑轩的脸,没想到喻文州嗅了嗅郑轩的脸颊,又马上把头伸了回来,塞到了黄少天的臂弯里。

  “连文州都嫌弃我!不回来了不回来了,再也不回来了。”

  “你不要吃我家的凉糕啦?”黄少天笑眯眯地问。

  “不要!”

  等到郑轩真的走的时候,黄少天站在他的面前,情绪突然又低落了起来。

  “你会回来的吧?” 他问。

  夕阳落了下来,郑轩的父母远远地催促着他,他想到两个人在海港边奔跑、在巷子里穿梭的日子,忽然就难过了起来。

  可是他长大了,是不好再流眼泪的了。

  于是他吞了一口口水,声音微微变调:“会回来的!”

  他重复保证道:“一定会回来的!”

  “喵——”

  喻文州朝着郑轩叫唤了一声,像是在同他告别一般。

  “再见啦!”

  黄少天看着郑轩越走越远,挥舞着的手臂却一直没有落下来。


  如果说喻奶奶离世的时候,他还懵懂不知生死与离别的含义,这一刻,他却已隐隐懂得了生活不是一条一成不变的直线,相遇、别离随时随地都会发生,而大多时候,他们都没有准备的时间。

  他抱紧了怀里的喻文州,想:文州什么时候会离开我呢?

  可这个念头才生起来,又立刻被他生生地压下去。他发现他不能想,他也不要想。

  

  初三那年,黄少天学习繁忙。

  虽然不想搬到市区,但他却还是想考那儿最好的高中,索性那所重点离他家并不很遥远,单车来去约莫四十多分钟,他也可以接受。

  黄母不想他那么辛苦,在某次饭局提议说不如搬到城里去好了,反正房子都已经准备好了。那是黄少天第一次知道父母心里其实一直想搬到城里去的,但碍于他强硬的态度,一直都没有讲。

  那天他难得吃得很慢,话也很少。到了最后,他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黄母无奈地笑了,她摸着他柔软的头发,柔声问道:“我们知道你舍不得这里,也舍不得让文州只呆在一间屋子里,可你要是考到了那儿,来去那么麻烦,你真的愿意吗?”

  黄少天珍重地点了点头:“妈,我愿意的。只是四十分钟的路而已,我可以起早一点,睡晚一点。我会认真学习的,我只是不想搬走。”

  黄父和黄母交换了一个眼神,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他碗里。

  “吃饭吧。我们尊重你的意见。”

   黄少天感激地朝着父母笑了笑:“谢谢爸妈,你们真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和妈妈!”

  黄父和黄母都笑了:“行了行了,吃你的吧。”


  黄少天的余光忽然瞥到正在院子里小憩的喻文州,他在心里悄悄地和他说着话——

  文州文州,我们还能在一起好多好多年。


29

  他们是在周四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降落的,等到两个人在机场行李离开的时候其实已经近十一点了。两个人原本带的行李其实不多,倒是后来买的特产有点多。等到黄少天把几大袋子牛肉干、板栗还有酒水放到车子里的时候,他几乎都快忘了自己是去出差的了。相比之下,喻文州带的东西就少得多了,只有几袋子花糖,还是黄少天买东西的时候店家怂恿他买的。 

  “明天可以晚点儿上班 。”喻文州在车子下高架的时候忽然说道,“实在累的话就周六去加半天班吧,明天在家里休息一天。”

  黄少天打着哈欠,摆了摆手:“没事,习惯了。 以前项目忙得时候加班到两三点都有。昨天瀚文说组里手头那个项目明天要交了,不去不行。”

  喻文州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后只是看了他一会儿,不再说话了。

  由于东西太多,到黄少天家楼下后喻文州提出要帮他把东西拿上去。

  “没事没事,你先回去吧已经那么晚了,大不了我走两趟好了,反正我家在三楼。” 黄少天这下有点后悔了,心想早知道这样就不买这么多东西了。

  喻文州干脆没有理他,笑了笑就把东西提了起来,率先走到了楼道里。

  肯定是叶修那厮,晚上遛完狗不关门。黄少天看着公寓楼下敞开的大门,以及回头示意他快点儿跟上的喻文州,心里也有些无奈。

  “谢谢啊。”他说,“怪不好意思的,还让你帮我提上来,下次请你吃饭啊。”

  楼道里的声控灯有些坏了,亮了之后一直闪闪烁烁,像是下一秒就要暴毙了。喻文州转过头,笑容在闪烁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愉悦,他像是早在等这一句话一般,点头道:“好啊,可不许赖账。”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哪里是什么可以随便一块儿单独吃饭的关系,两个人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带着点莫名其妙的荒唐味道,不明不白,不清不楚。而自己似乎忽然之间就忘了这茬,把喻文州当做了一个普通的同事,相处起来还算愉快的同事。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柔和的眉眼,微微上扬的嘴唇,觉得和刚认识的时候相比,现在和这人相处起来也已不算是什么难事了。只是……两个人应该这么相处下去吗?

  如果说一开始的答案是百分百的否定的话,那现在他却开始摇摆不定了。

  黄少天拉开家门的时候动作很轻,黄父黄母这个时候应已经睡下了,他不想打扰到他们。只是才一拉开门,里屋里的灯很快就亮了起来。一阵窸窸窣窣后,黄母披着衣服走了出来:“天天?回来了?”

  黄少天把行李拿进屋子,应了一声,开了客厅的灯。黄母这才看见门口还站着一个端正的青年,他内里穿着灰色的西装,领带是灰蓝色的,外头还套了一条黑色的风衣 ,手里提了两大包东西。

  青年见到他的时候眼睛弯了起来,笑着打了个招呼:“阿姨好。”

  黄母没由来地觉得这个笑十分熟悉,可又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

  “妈您起来干什么?都这么晚了。”黄少天抱怨了一声才想起来要跟黄母介绍,“啊,对了是我们的总监……”

  黄少天到底还是没能在母亲面前把喻文州的名字给说出口。反倒是喻文州主动开了口:“阿姨您好,我姓喻,叫喻文州。”

  黄母正准备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听到这话差点没拿稳东西,喻文州连忙扶了一把。

  “哎?这么巧?”黄母将东西拎到屋内,说,“我们家从前有……”

  “妈——!”黄少天急忙打断了她,“都这么晚了,他该回去了。”

  “哎呀,”黄母一听,也觉得是有些晚了,“我们家还有空房,要不——”

  黄少天抚着额头,十分头疼。

  喻文州摇了摇头,说:“谢谢阿姨的好意,车子还在下面等我呢。”

  “哎,可惜了,那你一路小心啊。以后常来玩。”黄母和喻文州似乎有点一见如故,她满脸笑容地拍着喻文州的肩膀,转过头和黄少天说,“天天你下楼送送人家。”

  黄少天有气无力地应了声,完全不知道自家太后怎么突然间那么热情好客。


  “你们家从前有什么?”下楼的时候,喻文州问起了黄母没有说完的话。

  “没什么。”黄少天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想让他知道,他只是又重复了一句,“没什么。”


-tbc-

评论(5)
热度(206)

© 错别字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